抱怨一打

目光呆滞,大脑麻木,右手抽筋,并在第二天全线瘫痪酸痛软弱,三小时的zuma给我带来了超过48h的后遗症,原来我真的不是三两年前那个为了通关整晚和泡泡龙死磕像吃豆子一样简单的小朋友了,指尖轻点,准确中的,出球速度永远比新球涌出的速度快,笑傲全家,人人景仰(妈妈骂!)。如今,当年勇已完全不复了,唉~

暖气来了以后和冬天的距离感被逐渐放大,对俺家的眷恋也日益强烈(单位还没供暖!)。办公室的温度总是诡异的低下,每次从卫生间、楼道回到座位就有如步入冰库,时不常的还有北方在耳边生起,相比之下楼下事业部朝南的大开间完全是个大温室,即使阴天也有如沐春风的暖意,只能一边羡慕一边感慨想做敝伟大祖国的花朵还真不是人人都有福分的!

上周几个日本人过来做seminar,两个工程师对着英文ppt照本宣科还结结巴巴半天鼓捣不出一个词儿来,到了Q/A阶段他们更是常常对着工程师的问题睁着迷茫的眼睛缄默着微微笑,好不容易“oh”了出来结果还是个不得要领的答复,我在一边哭笑不得,最后只好退居二线让同行不懂技术的日文翻译——一位朝鲜族东北小伙上阵摆平。不过日本同行态度倒是相当谦和,有问必答(不管答什么),不厌其烦(问一遍他们是很难知道所以的),其中一位还在午餐后回office的路上向我请教了如何学好英文,实在是三人行必有吾师的典范。伊带的cookie包装精美酥松香甜,会后迅速被同事们瓜分一空。那位日文翻译精通3国语言(母语是中文和韩文,日文专业)和据说soso的英文,令俺羡慕不已,早知道小时候也该去西藏班学点藏语,旅游时还能和当地人套套近乎加深民族感情促进祖国和睦团结啥的。

这周去金源大饭店开会,出乎意料的大会议室一屋子人挤得满满当当。荷兰律师在上面侃侃而谈,blabla把EU市场的状况描述了个遍,从税收到IP,临近午餐时我在暖色灯光和异国鸟语的催眠下渐渐目光离散眼皮沉坠,勉强竖立的脑袋像听摇篮曲一样完全不知演讲者在说什么。好在转眼即午餐时间,鱼虾蟹肉一应俱全,可惜都做得乏善可陈食之无味,愧对4星级饭店的水准。不过最爱的dessert有丰富的种类和甜糯的口感,比多宝鱼和粉丝扇贝都得到了我更多的垂青。下午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一口气灌了3杯coffee下去,苦呀苦!

我在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方面是越来越有天赋了。周六随着杨柳、三脚猫一干人下水库途中在数次平安通过的山脊土路上莫名其妙的脱把冲出,像以往那样旋即翻身而起继续跨车下山,n分钟后发觉腰部有异:原来这偷偷摸摸的一跤在胯部留下了一片擦伤。虽然轻微到血尚渗不出来,可惜位置恰好在系皮带处,于是此后数日移动总是动作僵硬,同事关切的问是不是脚摔坏了,我支支吾吾的解释是自己小脑不发达…

户内户外游戏活动都是如此危机四伏,该怎么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