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后越野,乐趣多多

较之上星期路面基本被雪覆盖、80%的上坡路段因为积雪打滑无法骑行的状况,本
周香山绝大多数路面已然清爽干净,酣畅的上山并非奢望而需要的仅是技巧和体力
。天气晴朗得恰到好处,昨天肆虐的北风止住脚步,留下大片瓦蓝的天空和轻如
蝉翼的云彩,更多的时候它们被我想象为多拉A梦的软塌。
在和暖的阳光里从果园上山,逼仄的土路左右都是林木看护,骑行的安全感远胜快
活林小路,后者一边陡峭的山体让人徒增畏惧感。坡度不算太大,偶尔的急上转
眼就紧随一段平路或下坡,借着惯性和良好体能冲上去的成功概率并不算小,在随
机的失败后同行的大小孩们总是心有不甘,再来一次就成为此行反复上演的情节。
征服与追逐是男生的天性,事业如此,爱情如此,玩耍时亦是如此。在后面逐个排
好队,在平缓路段选好齿比增大踏频为坡起提供足够的初速度,在陡坡处牢牢攥紧
车把抵抗地心引力和路面顽固石块的阻挡,选择合理线路力求在有限的最大输出功
率下把一切碾在轮下,而面有严肃的神情轮廓千钧一发的紧张体态被埋伏高处手持
卡片机的队友一一记录。尽管相机性能普普但此刻却能留下弥足珍贵的瞬间,或许
今后还能成为向子孙炫耀的有力佐证:瞧,爷爷年轻时也是个英姿飒爽的xc高手!
不过在一些下坡路段我还是心甘情愿被记录推车情景,纵然一帮大小孩一边吆喝蛊
惑亦无法战胜内心与生俱来的恐惧,再次验证比赛时体会出的真理:DH,首先是心
理,其次才是技巧。
小路确实是能给人带来惊喜的xc路径。如果从宽阔的水泥路面上山考验的平均功率
和耐力,那么小路则更能提供展示技巧和爆发力的舞台,对上肢的要求也变得苛刻
。为了冲上一些陡坡而累得气喘吁吁说不出话,嘀嗒而下的汗水带走了燥热疲倦却
留下了难言的喜悦舒适;在最后一段林间小路从容经过因路陡掉下车的同学,内心
充满沾沾自喜的满足陶醉,虽然不多久我也因路况复杂而不得不下车。反复的挣扎,
上车下车再上车,最终抵达快活林终于累得走不动只想坐在地上晒太阳。小憩,粉
丝同学毫无犹豫扎向DH小路下水库,而另四人则选择相对的康庄大道前往同一个目
的地。对某年夏天我因为超人着急赶路摔得人仰马翻的一幕依然记忆犹新,那时的
我无知无畏而缺乏技巧,当裸露的胳膊膝盖被突兀的石头刻得支离破碎时我还憨憨
的傻笑以期同行的队友不会惊慌。放平心态,轻点后刹,重心放在后轮,双手柔和
有力的控制把横,这样处乱不惊安然放到了水库,愉快!虽然不敢如同伴那样撒开
花往下冲,但在如此颠簸路段能够安稳无乱的通过已然心满意足了。
水库冰冻三尺,阖然安静,偶尔从某处传来咕咚一声,似乎水底有生物在默默移动,
离岸不远的树木泰然肃立。踏雪而过,车辙跃然其上。天空宁静高远,四周山石沉
默不语,从容注视我们一群大小孩在空旷的湖面随心玩耍。在水库边的小桥练习DH,
因为拐弯不够利索蹭到墙面;在裸露的冰面玩漂移,反复试验完成180度的急转,终
于在失去摩擦力的冰面滑倒,所有人不顾矜持哈哈失笑,留下滑倒者还被车身压着一
副狼狈模样。
从模式口畅快的xc下山,接受无数路人的惊叹嘘唏,从容的经过每一处看似惊险的
乱石堆,身后一片狼烟四起。虽然手脚累倒抽痉,内心饱满充实。随后在大鸭梨吃
到鲜美的蚕豆和嫩滑的杭椒牛柳,发觉回城路上又增加一处可以fb的场所,甚为痛快!

Birkebeiner, a brand new start2

转弯过来进入一道峡谷中,一边是如屏障般的深绿色大山,另一边是翠绿如茵的草地,中间夹一条欢快流淌的小河。路在草地间蛇形,旁边流水潺潺,神清气爽,如入仙境。很快钻入小树林,路也被分作两条,都是一人来宽的羊肠小路,并不好走,石头树根杂草密布,好在坡度不大,可以缓慢驶过。这样的路也不长,一会儿一条小溪横亘眼前,踩着石头推车趟过,路面变成了陡峭的烂泥地加大石头,抬眼望前方冗长缓行的人流,只好尾随着推车了。推车爬山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在石头上迈大步跨越还要照顾车子不被刮曾;路面尽是烂泥,暗自担心锁片被糊住待会儿无法上车。须臾感到腰痛,3.5kg的背包果然是个不小的负担,也没有更好的法子缓解这种酸痛,只好辛苦的跟随人流继续推车。时间变得漫长而难以度量,步履也愈发沉重艰难。几乎在走过无法计算的时间后我才又回到可以骑行的路面上,而这段推车爬山路也消耗了我无数能量和热情。再次跨上车后发现锁居然还能扣上,深感这对自锁对我的眷顾,可惜此时腰部状况已不容乐观了。

很快经过另一处补给站,虽然不太渴还是抓过一杯运动饮料,为了保证后面的状态专门停下把水壶里的白水换成了运动饮料,再捡一根香蕉,出发!总计1、2分钟时间。这次比赛的补给和瑞典的并不相同,基本上选手可以在车上完成补给,每站都有工作人员在一旁递水和食物,而其他几站我都直接在车上完成了食物补给,非常节约时间。在后半程上坡路段还有小志愿者不断向疲惫的车手递送葡萄干等小食品补充能量。

接下来依然是熬人的爬坡,好在每次只是几公里并伴有短暂的下降来舒缓酸痛的肌肉。左侧腰间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连带左大腿到整个半身都乏力绵软无法发力,苦苦支撑着上坡时更加专注于爬坡以便忘记身体的不适。一直不太懂得长途XC如何放松,如果是公路可以在下坡顺风路段找到足够的空隙来伸展抖动大腿减少乳酸堆积,而XC即使在下坡路段由于路况复杂也得全神贯注,腿部处于紧张状态无法缓解疲劳感,只能靠自身良好的耐力维持着。

此时一直在800米以上的海拔起伏,似乎已然来到山顶一侧,景色与先前在峡谷山腰穿行风格迥异。大片树木草丛湖泊尽收眼底,阳光给这些都渡上一层金,原本高大林木深沉的绿也眩目起来。湖和路紧挨着,呼呼的山风掠过湖泊,平静安详的水面旋出层层涟漪直逼岸堤,湖边一圈水草也顺势低了头歪在一边。很想跳下车到水里洗洗刷刷,不过从湖面颜色可以感到水温并不宜人。此是能坐在湖边发呆晒太阳打瞌睡就是最大奢望了,讨厌的stopwatch却还在催促我赶路的节奏不能放慢。

根据路标还剩2、30km时终于有专业选手以迅雷不及掩耳到铃之势噌噌从后面赶超了。当时正是上坡,正是倦怠木然只能依着惯性前进之时,2个背后写着 “ME”的车手瞬间呼啸而过,一切都没来得及看清,只有望其项背了。这些选手应该是在我们出发2小时左右才发车的,他们也需要背负3.5kg,不过为降低风阻都把包藏在骑行服里,看过去背上鼓出一小块来。之后陆续不断有精英组车手超越,当他们以30好几的速度在坡路上飞速行进时我只能望洋兴叹了。

最后20km愈发遥远无终。腰已经完全不能用力,上坡只能起身摇车;路面不再宽阔平坦,取而代之的是典型的xc小路,容不得半点分神,有些地方完全是硬着头皮下来的,如果不是比赛很难不临阵脱逃。再次感谢我性能卓越的SID,没有发生任何一起摔车事故功不可没。安然回到Lillehammer的终点 Olympic hall时stopwatch显示4小时30分钟多。后来得知排名40多,差58秒进前25%。想来如果不在休息点做过多停留,如果开赛紧张些加快节奏,这点时间应该很容易追回,不过,这都只是如果了。

Birkebeiner, a brand new start

从住地Lillehammer出发乘2小时大巴抵达比赛起点Rena不过10点来钟,距离我们比赛时间尚早。跟随人流来到赛场,不大的广场上塞满了人和车,还有售卖自行车用品的大帐篷。出发区被分为两部分,单双数组别的选手分别从不同的方向进入引导区,有效提高了狭窄赛道的通行能力。赛道旁红色T-shirt衫的工作人员着装统一很好辨认,他们指引我们去了正确的出发点。

参赛人数众多达到11,000之巨,从他们背包的白色不干胶可以清楚的辨识年龄,从16到60多,男女老少形形色色,车辆装备各种品牌也应有尽有,其间不乏许多令人口水狂流的好车,顶级装备丝毫不逊于专业选手;似乎80-90%的参赛选手都配有自锁,奇怪的是至少有一半使用的是单面自锁,看他们穿着锁鞋才辨认出那并不是普通踏板。出发是从早上8点到中午12点由快到慢排列下来,并不按年龄组而是按照水平把实力相当的选手安排在同一组出发,参照标准则是先前的比赛成绩或其他相关赛事成绩,而我们这种没有成绩的选手理所当然被安排在最后。选手被安排在各自的年龄组计算名次,每5岁是一个界限,背后背包上的标牌 K代表女子,M代表男子,例如M50就是男子50-54这组的选手。

出发点设有好几杆秤,只有一个秤砣应该是3.5kg,也就是选手们需要背负的重量,背包能够让秤砣翘起就是合格的,旁边还有些砂石供选手们配重。常常可以看到有人不断增减塑料袋里的砂土使包包能够刚好达到要求又不至于太重。我因为担心重量不够还临时捡了两个空罐子准备加水配重,最后终于没有用上。出发点的补给不够完善,只有白水而没有运动饮料或者蜜糖水等等,这点不如瑞典的比赛周到。无奈只好灌满一瓶白水准备出发,原先预备的水袋后来才发觉嘴部已经裂开无法正常使用,全当个摆设了。好在天气并不炎热,对水的需求量不算太大。

来挪威后总是连绵不断的阴雨天,偶然太阳露了头可转眼又是乌云密布,气温也只有可怜的16、17度,晨昏出门都能能感到阵阵寒意需要添加薄外套。周五 Lillehammer终于见到了几小时的阳光,然而晚上却又哗哗的下起大雨,人人都为周六的比赛担心起来。不曾想周六抵达Rena居然是阳光普照温暖舒适的好天气,邻近中午竟然有“晒”和“灼热”的感觉,气温也上升到25度以上,可以毫无顾忌的把袖套腿套脱掉了,仿佛上帝为了这个比赛特意安排了个一周难遇的好天气,否则雨中比赛不仅道路湿滑危险而且下山也会因为寒冷消耗更多的体力,甚幸。

12:25分是我们55组的出发时间。隐身于密密匝匝的车手里蓄势待发免不了阵阵心慌,毕竟这是个比赛,最后会有清楚的成绩单打印出来post在网页上。虽然丝毫没有染指前n名的奢望,但捧回个倒数第几的成绩也实在无颜父老,于是心潮阵阵悸动无法平复。突然想到走之前大川的话:“就当是玩儿吧”,也是啊,何必这么在意成绩,能够安然抵达终点完成比赛就是胜利了。于是安心许多,91km的赛程,慢慢来吧。

一出发就是好几公里的柏油路上坡,从开始的缓上到后来可以明显看到上升,坡度在逐渐增长。我们这组是业余选手里出发最晚也是最慢的一组,上坡时充分感到旁边选手的吃力,用小齿比高踏拼不断超越人群时还有丝丝得意以为自己很迅猛,后来才意识到其实是能力强的选手早在好几个小时前已经出发了。虽然是柏油路却不枯燥。天空湛蓝纯净,乳白轻薄的白云如蝉翼般,或舒或展;道路两旁的树木田地小house处处精巧,因为空气清新颜色格外明快鲜艳,一切如同连绵不绝的卷轴画般慢慢掠过,身在其中倍感惬意。

不久柏油路到了尽头开始真正的越野赛道。虽然是土石路但路面十分宽阔,大部分都很平整石头砂子并不多,多砂石的路段中间也会有一人来宽干净些的小道,大约是被前面的车手压出来。上升的坡度不算太大,选择小齿比高摆速省时省力。在这些无休无止的上升中又在不断的超越其他选手,心率也能控制的很好始终保持平稳。可惜没有码表,对速度没有准确的辨识。

本以为一直都是这样初级难度的越野赛道,一个转弯后赛道骤然变成窄小陡峭的下坡路,不仅遍布大石头小石头还有纠缠交结的树根错落在路面中,一边把前叉解锁一边起身离座压低重心小心翼翼往下放,然而前面不少推车的选手夹杂在道路上,只好慢一点再慢一点从他们身边绕开继续下降。好在这段路并不太长,下到底时长舒一口气,总算是安全的下来了!之后是很长的一段狭窄的放坡,高速行进带来强烈的颠簸感也是xc的一大乐趣。到底前看到指示牌,告知选手们及时减速以便顺利通过前方90度短促的弯道。依着路标转入急弯,突然出现一座木制拱桥,伴随着较高的速度一跃而起很有飞包的感觉。而下桥后,我已然驶入另一个天地了。

GRD XC赛模式口站

06开春的第一个比赛,而且是北京难得的越野赛,虽然冬天基本没XC过,还是跃跃欲试想去玩玩。
到了赛场,人还真是不少,很多熟悉的面孔,在接下来的赛季又能常常看到了。趁着离开赛还有一段时间去看赛道,后来证明这点太重要了。网上照片虽然看了路况却不真切,自己骑在路上才知道用什么样的齿比合适。起点不远就有2个接近180度的拐弯,用中盘实在不可能蹬动,结果失速摘不开自锁直接扑地,好在这不是比赛。之后行到网上看到的那个大石头上坡小窄道,推上去。再后面似乎就是正经的防火道了,和之前一段比算是康庄大道了,走过很多遍没什么可探的,于是下山,准备正式比赛。
没想到是女子先发,虽然之前看到报名表我这个年龄段的(20-30岁)就本小姐一枚,心中阵阵窃喜了半晌,发令以前还是很配合的心慌慌,心率达到一百7、80,无比汗颜。。。。。开始了没什么好说的,一马当先跑在前面,年轻力壮就是好。一路上坡,之前掉下来的几个地方都顺利通过,包括大石头小窄道,欢喜。很快到了正儿八经的防火道,天气正是大好,徒步的老年人青年人少年人三五成群的散落在盘山道上,苦了我这个打头阵的,只好一边骑一边喊“借过借过”。不时的旁边路人还会加油,很有礼貌的我丢下句谢谢,一脚不敢怠慢的往前赶路。回头看,这时后面已经没有人了。其实模式口似乎我基本没从这里上过,以往都是下山,上一次还是去年6、7月和苹果三角猫他们走了一号道,结果下山后三个人齐刷刷奔往村里的卫生所,洗伤口上药打预防针,整齐划一。记忆中的排水沟已经填平,大大小小的石头沙砾却是一点不少,很多地方得用小齿骑大马力往上踩,否则就会掉下来;上到山腰以后开始有不少下坡,速度一下可以拉到很高,结果某处为了躲避一颗大石头发生侧滑,好在及时拉住车头没有摔倒。不得不提一下比赛组织的混乱,岔道口没有任何标志,完全凭着印象找路,而直到看上去是终点的栏杆处也看不到一个赛会组织人员,迷茫。。。只好继续往前骑,路上逮着个路人就问前面有没有骑车的,结果稀里糊涂就骑到八大处公园入口,仍然没人,狂晕。。。。只好原路返回,终于在码表显示9km多的时候看到男同学们密密匝匝人头攒动,各种机动车也塞满了山道,终于踏实了。
然后是颁奖,男子冠军大川同学得到价值5k的fox前叉一根,口水无数,我多么需要的东西啊,虽然可能装在俺的车上有点大材小用,但至少够poser!俺的奖品居然是汽车用自行车顶架一副,郁闷,谁能赞助我四个轮子烧汽油的车车一部呢?

香山香山

白天趁着阳光正好去爬了个香山,而且事先就想好了,不上到疯人院望京楼,到快活林就下来。
仔细的想,原来我竟然没有一个人上过香山,惭愧惭愧。北京周边很多山头我都一个人去过,而且很多不止1、2次,但是近在咫尺(其实也有13.5km。。。)的香山却从没独自跑过,足见我是多么抗拒XC!这个地方啊我是摔过无数次了,两个膝盖层层交叠形态各异的深色疤痕已经完全遮蔽了原本的肤色,可惜我的XC技术并没有随着疤痕的增多而长进,小脑不发达就是这样的。。。。
冬天骑车真是毫无状态可言,在平路上25都呼哧带喘,一个人更可以偷懒放松不用害怕被其他牛人们b4。这样磨蹭了近1h才到了闽庄路尽头,结果一头扎进了相反的方向,找了20min找不到海二的入口,可怜我来过数十次,b4自己。
爬山,慢慢往上蹭,海二虽然坡度不及马道,但是很多段也相当艰难,需要一心一意铆足了劲往上冲。上次和苏三一龙猫2个牛人来的,开始还一直要努力让他们保持在视线内,后来看不见了又着急怕他们等我不耐烦,一直顶着急促的呼吸狂乱的心跳往上爬。今天好了,空寂无人的山路上绝大部分时间只有我和我的影子在较劲儿。我在涔涔冒汗,她也大汗淋漓,我累得耷拉着脑袋,她也没了精气神。好在阳光温和也没有风,有点热但还可以忍受。山地车爬山,常常忘记了刚刚在公路锁上已经熟练的踩踏技术,不断的提醒自己,不断的又忽略的动作细节。就这样不断挣扎着爬升了500多米,一些坡度太大的地方都是摇车上去的,结果路人还凑上来问“男孩女孩?”,真是欠扁!到快活路花了40多分钟,想起来王老师上到望京楼不过1h20min,惭愧不已。
休息了好一会下山,小心翼翼的不敢猛冲,身上还好但是手指脚趾几乎冻掉了,唉。。。。庆幸我没有上望京楼,否则手脚就要不复存在了吧。。。

20051029 nightmare

其实用噩梦都不足以形容周六的骑行,想起来就心疼我的肺,但更糟糕的是我车,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简单的说,我们走了一条满是拉煤车的垃圾国道,坑坑洼洼的路面和1000%超标的空气消磨掉我所有骑车的兴趣,在2排高高的车轮缝隙间穿行,唯一的信念就是赶紧离开这该死的G108国道。1个多小时以后好不容易看到了曙光来到新修的盘山公路,本以为可以开始惬意的爬坡了,没想到没爬几公里路就越来越越来越恶劣,沿途无数大大小小的煤矿合理的展示了路面残破的理由!由于担心堵车无法疏通只能横下一条心往上爬,结果呼哧带喘的爬上去才发现通往山顶的路并没有修通,哇哇哇哇!心碎!
下来才是真正的噩梦,本来是XC的路面却要公路车来完成,可怜我的michelin和bontrager啊!还有open pro的圈,估计都得龙了,下了没多久就发觉车子某个部分松动了开始异常的响动,后来才知道是水壶架的螺丝松了。下山基本无法控制车速,夹器好像失灵了一样,怎么捏都不管用,心里惴惴不安。终于发现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公车,居然可以带我们去河北镇,居然招呼着让我们上车,唉,激动啊!不管下面堵车否,座一段是一段啊!座下来看看,伙伴都和矿工一般,脸上黑乎乎的或者眉毛都连成了一线。。。
之后一直座到河北镇,G108神奇的疏通了,一路在车车颠来颠去,不可想象这路就是我们上午骑过来的路面。。。。。。下车,整装,已经4点多了,赶紧出发回程,连着爬潭柘寺戒台寺两个小坡,只有一个想法,天黑以前要回城!
到阜石路天已经全黑了,身体精神都处于迷离状态,两个膝盖都在隐隐作痛,回家的路又变得那么远很么长,摆速只能维持50多。我痛恨在这样的状态下骑车,可是,自行车运动就是这样,没人能帮你,再苦再累也得自己拼命踩回家。
回到家已经7点了,在外面骑车差不多12个小时。看码表,170km,并不算很远。不过一路基本都是自己骑的,并没人带风,还要背着包忍受剧烈的腰疼,唉!1个月不骑车然后跑长途的结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