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越野

早起看,没风没雪,路上比较干,出门是可行的。

越走到山脚下路越湿,轮子溅起的泥水,黑黑的溅满了后背的头盔,想起来山西的第三天,个个沦为矿工,风雨兼程,还有后来在澡堂氤氲的腾腾热气,我赶在闷死前冲出来,却发现谁也不在。
入口碰到西瓜还有另一枚同学,打了个招呼,还是走自己的。另一个男同学始终在看手机,他们还要等人,磨磨蹭蹭,与我不合拍。

俩天三场

火辣辣的妙峰山
虽然没有何平,但是Jenny的现身让俺郁闷不已,她怎么也骑公路呢!

前7km休闲,摘录DFH上雪兔的帖子:
“女子组发枪的时候就慢悠悠的出发
骑了一阵还是排成一条整齐的队伍很河蟹的前进着
到后来更是神奇的排成两列开始边聊边骑
前面两位女老外领骑
后面大家井然有序
女老外用英语聊天
大家用汉语聊天
一路保持着22-23的速度完成了头七KM” 继续阅读俩天三场

09山地联赛第一站

在与Jenny半年多的交战史上,俺保持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顽强作风,望其项背,灰都吃不着。这无疑是开天辟地了,按照普适的唯物辩证法,后继者必然滚滚而来,俺最终会被拍死在沙滩上动弹不得。

其实被Jenny打败也完全有客观因素可以抱怨。洋鬼子被黄油奶酪喂养,身高马大,可以在俺和姚明之间构成等差数列。腿尤其修长,和亚洲跳高冠军1.87m的崔凯同学估计相当。贴个对比图吧。 继续阅读09山地联赛第一站

暖洋洋,喜洋洋

形如风联赛,第一站依旧是解子石,差点没报上名,走后门,费了点周折,总算摆平了。

结果周六一大早就赶上了清明大塞车,八达岭高速,还没进收费站已经开始蠕爬,看看表,时间还算早。人算不如天算,莫名其妙错过了高速出口,再来个折返跑,通往十三陵的路还是被扫墓的塞得满满当当,看着时间花花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过了正点赶到,人黑压压一片,居然还没发抢!刚刚整理了整理,山地和女子混合组已经鸣枪出发了,来不及找号码牌,跨上车子生疏的找自锁,望着一堆背影,追! 继续阅读暖洋洋,喜洋洋

云蒙峡谷

白河绕了许多次,从谷底穿越还是头一遭。

切入点是大片河滩,大石头小石头堆了一地,路线不清晰,前途未卜。灵芝探路并没有带来太多可参考的信息,突然冒出的看门人还盯着我们吆喝着要买票,一切充满了不靠谱。三脚猫couple当机立断不再贸然前行,带走了山鸡,六人的队伍刷刷少了一半。 继续阅读云蒙峡谷

牛年,第一次刷山

下班时风已经停住,虽然空气浑浊,但想去刷山的愿望还是战胜了一切,在心里膨胀起来。飞奔回家收拾出门,到海二已经18点了。来不及果园,就顺着水泥路上吧。

水泥路又在施工,不知道哪里需要修整,路面尽是沙石,隔不远路边就有一摞石头码得齐整,还有铲车从山上下来,带着耳机没听见轰隆隆,好在警惕性高,都及时发现了。

室内空气浑浊,山上也并不好。几株树上已经长满浅浅一片的桃花,不过山上土大,看不出生气。阔叶植物还在酝酿,没有足够的能力净化空气,只能掰着指头算,等着昆虫繁衍的夏天快快来。

虽然已经半年多,不过对每个计时点的耗时记得一清二楚,看看表,果不其然。右膝不适,不敢太过发力,和预想差不多的时间达到鬼笑,比去年第一次刷山时惊人的四十多分钟强了不少,都是一个冬天满香山转悠的结果。

下山时光线已经非常微弱,想xc,勉强走了上次虾米带着走过的一小段,停顿数次,不知道是天色太暗还是换回硬架的原因。回到大路时已经很难清楚辨识路况了,只得顺着来时的路继续。沿途看到零星几个路人往上走,可能夜爬香山也别有情趣,但骑车就麻烦许多了。

来回2小时余,和游一次泳或者健一次身时间相仿,但对我而言就有趣味多了。

I’m outta time

oasis沉寂若干年后居然重出专辑,真是件令人诧异的事情(但还没有the verve出新单曲更令人睁大眼睛倍觉神奇)。I’m outta time用美妙柔软的外衣包裹了Liam不羁张狂的声线和内里,迈步中年的成功人士仍然保有着青年时代的才情睿智,并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抒发出来,同样令人着迷,宛若十年前。
 
周六天气并不恶劣,虽然最高也在零下,但平静无风。爬果快时的感到冻手冻脚,但坐在水库西边的水泥台子还是可以眯起眼睛来晒太阳,浮想几周前一大群人分食麦粒素巧克力,热热闹闹不亦乐乎,调笑犹在耳畔。

继续阅读I’m outta time

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1

鱼羊为鲜
出城晚,虽然一路交通顺畅,到沿河城也已经快九点了。刘大厨下午采买齐了生鲜,但一袋袋的蔬菜还都带着泥土腥气,清洗切削,繁复的工作还有一摞。老韩家的电源也临时罢工,把电火锅撂在一边不干活,又是一通折腾。开饭时人人都已经前心帖后背,望着咕嘟咕嘟冒泡泡的火锅,我两眼发指。。。

青蛙老家带回来的麻酱香气扑鼻,羊羔肉肥美鲜嫩,活虾肉质紧实富于弹性,间或塞下的莲藕爽脆,据说还能补心,每个轮回总是在开锅以前菜肉被抢购一空,无一例外。俺挥动筷子的频率完全是公路车水平,在一堆山地车手之间鹤立鸡群。老刘嘬着二锅头慢悠悠的说:一看就是过惯了集体生活的。顾不得那么多,红彤彤的虾壳在羊汤里上下翻滚,俨然是在向俺招着小爪,开始集中火力,造出整桌子最高的一堆残骸。老刘第二天反复抱怨一只没吃到,可他光顾着喝酒唠嗑,能怪我么。。。。

出师未捷

昨夜经过的沿河城在青天白日下才露出她的本来面目,厚厚的围墙和青石板路,但这里仅仅是外衣,内里的韵味完全没来得及细品。出城时一位同学一马当先抢在头前,没有在路口等待大部队而是独自先行。结果这一别就是3h+。

从水泥路拐上xc路不多久发觉伙伴丢了,老毛青蛙二话不说回头去找,我和cl继续前进追早先出发的老刘叮咚。缓上的石子路还算平整,也没有毒辣的阳光,凉爽的天气里骑行并没有负担,但队友们现在四分五裂,形势并不喜人。 继续阅读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