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化学反应

一周都是阴雨天,据说周六阴天,周五担心会不会被雨淋,结果转天变成了日头火辣辣,我差点晒成了猪肉干-_-

晃到禅房已经比正常时间慢了半小时。十一点的山路被烤得冒出青烟,雾气浓重,远处只有粗犷的轮廓,细节全凭记忆拼凑。乏力的蹬车,气若游丝,心跳平稳的维持在70%+,负担最小的有氧区域,没有任何心肺负担,然而在每个弯角还是忍不住想躲进稀罕的一小方树荫享受弥足珍贵的过山风。

经过30+min激烈的心理斗争终于抵达禅房的小杂货铺。下车买水,躲在树荫下狂灌1000ml可乐,仍然不过瘾,又管大爷要了根1块大洋的冰棍,吃到透心凉。碳酸饮料的气体断断续续从咽喉缓释出来,头前被汗水浸透的沉重身体重新轻盈起来,无奈的望望明晃晃的大路,开拔。
继续阅读身体的化学反应

春光花花白河游

前几日,上班路上,对面东来顺路口游龙般停了若干辆高大的“旅游巴士”,服装整齐的小朋友列队等候,叽叽喳喳很大一群,“春游”,脑海中立刻浮现这个词儿,“什么时候我也能去呢?”

结果这周就被三脚猫夫妇忽悠去石塘路烧烤。

“有sg么?”“大把大把的!”事后证明这完全是蒙人不打草稿的典范。

活动及其fb,烧烤物资一应俱全(热烈表扬gecko同学的统筹和精力),绰绰有余到铺张浪费,俺辛辛苦苦洗出来的韭菜香菇后来都证明无暇顾及。擅长技术工作的同学并不太多,从点炉子到烤串,烟熏火燎,人人都被呛红了眼睛。三脚猫小朋友忙前跑后照顾炉子,活脱脱一张黑猫警长的脸蛋儿。俺在一旁翘首以盼,时刻准备加入盯着炉子哄抢的人群,瓜分小批量生产的肉串和鸡翅,还要忍受随机出现未来得及烤熟生肉,和鸟蛋同学有感而发:还是锣鼓巷好啊~

深夜继续杀人、搓麻,三点以后女生们纷纷困倦难以忍受,上床睡觉。俺继续为失眠纠缠,一边又有如雷的鼾声,辗转难以入梦。临晨听见有人陆续起身开门,直到天光大亮,日上三竿,爬将起来,不过8点。

烩过昨夜剩余的大量生冷,完成了琳琅的非典型性早餐,大家开始分拨分批的离去,火车、汽车、自驾,剩下最后的五个fb核心分子,开始一小撮人的白河游,我的春游,才刚刚开始。

之前很想把车捎来,想象天蒙蒙亮时在水汽氤氲的山谷里骑车会多么惬意畅然,然而此刻才庆幸没这么做。两日糟糕的睡眠,精力耗费一空,大腿酸软无力,坐在车上吹风听笑话,这是大约是最适合享受春光的方式了。

去年的白河游是在五一,这年又提早了半月,景色尚未到最好的时候。路旁大片大片盛开着梨花,漫山遍野,不过颜色浅淡,四周缺少深色绿叶植物的衬托,并不好看。水势更是吝啬,下游都是干枯裸露的河滩,沿途的各个景区,号称“瀑布”的地方只有缓缓流动的一小挂水帘,黄灰的色调很不讨喜。好在城里人总是给足了面子,景区旁还是七七八八蜿蜒停泊了很多车子。

经过白河岩场,零星看见几个背着大包带白手套的人,可能正在寻找路线或者热身,没赶上他们做壁虎状趴在岩壁的摸样,可惜。

指路犯了迷糊,骑车经过数十次的道路居然走叉了,不过旁边有空旷少人的河滩,一车人决定索性停下来嬉水。

好久没有这样在河滩边耍了,像小学生那样打水漂、扔石头、累水坝捞鱼。三脚猫从口袋里摸出几张车票和小票,众人开始折纸船比赛负重漂流,相互扔石子,在浅滩里溅出大片水花,俺的头脚无一幸免。夏天已经悄然而至,阳光灼热无遮拦,河水(其实是溪水)清凉,石子光洁,很想脱了袜子下去走一走,不过无人附和只得作罢。眯起眼睛向远处眺望,流动的水花和丰盛的阳光,白色鹅卵石和一片片带叶而吐青黄相间的小树林,依傍的小山分割出蔚蓝天空的一角。

image

同学们,让我们来观察石头的自由落体运动。

image

装货,准备启航啦!

image 

顺流而下,结果很快就翻了。。。

恍惚浮现出当年在贡嘎寺到八王海穿越的小路上,缓慢流动的河滩和大片落叶乔木,今天的司机大猫彼时背着大大的包袱,负重在高海拔地区行进,他像驮着我的包袱的马儿一样不知疲倦的走。我轻装在后,举起相机,抓拍一个进行中的背影。当时更蓝的天空和比天空还蓝的浅滩,人生第一次身临其境,不由得惊叹巴蜀奇景,四目(俺是眼镜妹嘛!)迎接不暇。

image

河滩,水真的很少,绿色也有限。

image

只有在郊区才能看见这样的蓝天

转到抵达山吧时太阳已准备收工。想起去年五一前最后一次的日本料理鱼生宴,感慨时光流逝并不由人。后来,在这天夜里,呛鼻的wasabi给了回到大床的我一个怅然长梦。

得快乐时尽欢颜吧。

愚人节的彩蛋

一瓶现磨的纯黑芝麻酱,香喷喷、滑润润,在我想象它变成麻酱油麦菜、陕西凉面、小肥羊涮肉的调味主心骨以前,哗一声,在进门前半分钟cei4了。袋子里的生冷熟食通通近墨者黑,披上了沥青般难以消除的外衣,漏下来的小雨点滴滴答答沾满了客厅到厨房的必经之路。从腻呼呼的袋子里抢救出其他食品,洗呀洗,涮呀涮,还要收拾地面台面,一边闻着馥郁的芝麻香,一边在崩溃前展开了强大的心理暗示工作:幸好没cei4在屋子里,幸好也不是在大马路上,幸好。。。。

鉴于第二日是愚人节,俺非常应景的企图从罐子残骸里打捞出一些剩余物,挖了一小勺,小口嘬一下,浓香幼滑,不对,有微小固体,原来是玻璃茬儿,小心翼翼吐出来,咂巴咂巴,怎么牙齿缝还咯吱咯吱响呢?

周日难得的晴空万里,有大风,所以郊外的蓝天就愈发清透。爬山时草丛里都是一小撮一小撮的白雪,给青黄不接的春天添了笔色彩。公路车不过100km就累得头皮发麻,爬高崖口时溃不成军,遥想几年前第一次山地到此一游,耗时尚不及今日,唏嘘感叹,臀大肌抽搐,再没有激情燃烧的糖分了。

昨天有人说想买车,伊的证儿据说要夏天才能拿到,问价位,说在QQ和focus之间。俺当时就想给伊寄块儿豆腐过去,不过路途遥远,收到时可能已经是臭豆腐了。本着舍不得拿臭鸡蛋拽我的原则,估计伊也会将其继续酿成霉豆腐。 (太丢人,俺就不说是哪个小朋友了)

下午接到了前两周刚刚在赛场认识的91.5的朋友的电话。赛后他们问“你听国际台么?”俺轻松对出了“easy morning飞鱼秀”的暗号,于是在网站上俺赫然被贴上了“小飞的超级粉丝”这样的标签。

“周五有空吗?我们要去白杨沟”
“哎呀,最近正好有事儿,假期我出不去。”
“是吗?太可惜了,小飞喻舟也去。”
“啊(提高8度),不带这样的”
“他们昨天刚从非洲回来(嗯,这个我知道,两人跑去开普敦参加国际音乐节了),小飞还没订,有可能去。喻舟去,下午我去小飞他们家。”
“啊?你和他们那么熟,我只知道我和喻舟是校友。”
“哦,真的?你也是理工的?我和她是亲戚,她大一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她在学校也是广播站的,你没听过?”
“没注意过,我都把学校广播当背景声。她能骑那么远?”
“有后援车啊!现在国际台的主持人每人都有一辆车,我拉的赞助,louis garniu的。小飞的是你们那个UCC碳纤维的山地(难怪跟俺的赞助商那么近乎,原来和俺用一样的车架)。”“都是光年赞助的。”
“那个传媒公司啊。”
“对,还有下午夏雨也去”
“夏。。。雨。。。?”
“就是演电影那个。见过么?”
“在电梯打过照面,不过我没注意,他出去以后旁边人才说,刚刚那个是夏雨。”
“他和小飞是哥们,确切的说,是小飞的粉丝。”
“感情跟俺一个级别啊。”
“对了,周日有个飞鱼秀的听众见面会,下午3点到5点,在万达广场的咖啡厅,免费的。”
“oh,这个时间还不错,可以考虑。”
“那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
“好啊。”

晕晕乎乎的接完电话,看到

同学发过来的人肉搜索页面,激动的敲了几个字母进去,心想传说中的8g站点终于出现中文版了,不过回车以后,发现又被涮了。。。。

image

一个男歌手说:“今天是4月1号,离我4月20日的北京演唱会还有21天。”俺的第一反应是掰开指头算,结果发现不够用。。。

煎蛋号称要关站;水木已经当掉了,只剩下凋敝的灌水站;Google出现了人肉搜索。愚人节,你被整蛊了没?


——————————————————————————————————————

人肉搜索招聘需求

人肉搜索志愿者管理专员

组织和领导以志愿者为核心的超大规模人肉搜索团队,整合来自数千万搜索志愿者的小道消息,从茫茫人海中发掘信息背后的奥秘。严格管理,制止人肉搜索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扯皮、造假、谣传、起哄、攻讦、谩骂等不文明行为,创造合理、有序、创新、务实的人肉搜索新秩序。

能力要求:

  • 博士以上学历
  • 管理学、传播学或相关专业毕业
  • 掌握五种以上方言
  • 有八卦主义精神和凡事不着调作风者优先

请将您的中英文简历以文本或HTML的格式发至renrou-jobs@google.com, 并在邮件的标题中注明“人肉搜索志愿者管理专员”。邮件正文请使用中文,所有英文信息请以附件形式提交。

人肉搜索志愿者(兼职)

在业余时间为人肉搜索引擎奉献智慧、汗水和好心情。利用谷歌研发的人肉搜索平台,与其他数千万志愿者并肩工作,使用并行人肉计算的方式,对疑难问题坚持不动摇、不软弱、不抛弃、不放弃的肉骨茶原则,为广大网民提供第一手的,带有人情味儿的,具有震撼力和可传播性的搜索结果。

能力要求:

  • 学历不限,专业任选
  • 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 对常人无法获取的信息有敏锐的感知能力和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坚定信念
  • 自备联网电脑一台,电话机一部,粉笔若干,餐巾纸一箱,《八卦人物风云榜》16开大字本一套共40册

请将您的中英文简历以文本或HTML的格式发至renrou-jobs@google.com, 并在邮件的标题中注明“人肉搜索志愿者(兼职)”。邮件正文请使用中文,所有英文信息请以附件形式提交。

致猎头公司:对于未签约的猎头公司提供的简历,谷歌将不支付任何费用。

wonderwall

02-(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

Today is gonna be the day that they’re gonna throw it back to you
By now you shoulda somehow realized what you gotta do

等车的时候我还是把nano转到wonderwall这首上,并且用了单曲重复模式,尽管这是手工实现。

如果非要找一个什么词才形容oasis,那我只好说“不朽”了。我钟爱的乐队大半来自英伦岛国:Beatles、U2(好吧,他们是爱尔兰的)、blur、the verve、coldplay、suede,而oasis则是他们中我曾经最为狂热的追捧过的(与blur并列,尽管他们是冤家),可能与荷尔蒙分泌旺盛激情泛滥时与《(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e?》狭路相逢一见钟情有关,可能是Liam极尽傲慢又张力十足的唱腔深得我意,于是,就像时下小朋友们对周董的热爱一般,oasis的所有专辑都被我一一收录并奉为经典,而blur与oasis争锋相对的唱片大战成为我最乐于看到的8g新闻。Blur在1999年的专辑《13》成为这场硝烟弥漫的娱乐大战的句号,完全脱离brit-pop走上电子,这样的转变让当时的我甚是沮丧。

I don’t believe that anybody feels the way I do about you now

这段旋律我哼唱了十年,总在不经意时脱口而出,慢慢成为一种习惯。secret里小雨说“十年已经是很长的时间了”,我相信这是真是,因为除了这些音乐,很少有什么我喜爱的东西可以维持一个decade仍然鲜活,而不仅仅是从照片里找一些零散的碎片。

And all the roads we have to walk are winding
And all the lights that lead us there are blinding

这个冬日的中午阳光丰盛而饱满,传说中4-5级大风不见踪影,杨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安静的伫立在缓慢流动的空气里。家门口的这条路,双向四车道,车流不算大,开得也都不太快,因为两个红绿灯间隔不太远的缘故。崭新的102和103路电车忙碌的不断进站出站,对面有庄严肃穆的灰色长方形大楼,顶上是红色的字。所有一切,我闭着眼睛也能想像出来,丝毫不差。

There are many things that I would like to say to you
But I don’t know how
Because maybe
You’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
And after all
You’re my wonderwall

旁若无人的模仿起Liam的英伦发音,努力的把嘴角拉长再拉长,然而结尾并没有激动雀跃起来,而是轻轻靠在旁边的大树上。看见一个清晰十字,刻在硬梆梆缺少水分的树皮上。

一味的重复过去是多么可怕,然而改变又有多么困难。如果可以重来一次,谁会是你的wonderwall?

放到第四遍时,双层车来了,我跳上车,在十字路口左拐。底层的窗户视线狭窄,我看不见头顶的天空。

——————————————————好吧,我就是分割线————————————————

搜到下面这段话,真是崩溃:

你看一些对OASIS的采访就会知道,这两个兄弟实际上都很不喜欢这首WONDERWALL,他们觉得这不是一个典型的摇滚TUNE,也觉得歌词太柔弱了,甚至我在看他们STOP THE CLOCKS的采访时才知道这歌竟然差点没收进精选集里,后来还是因为商业考量才加进去的。所以有时候经典这东西,跟细心准备或者什么深刻的含义是没关系的,大多只是出自艺术家的偶然一次灵感,并且他很可能自己一直都不意识到他创造出了这个经典。否则,当NOEL在采访里说,WONDERWALL原来取名叫WISHING STONE的时候,你会不会崩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