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空写一笔

工作的时候经常有恐慌,脑子里全是珍珠港被轰炸的画面,弹如雨下,建筑成为废墟,黑色的血涂满地,哀鸿遍野;背景声是creep里面那句: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

于是情绪又一次崩溃,冲到洗手间,整理好,再回来,沉默很久都说不出话。

我的blog上不去了,表象很像被墙了,翻墙试了试,仍然只有空白。考虑要不要去name.com问问,明明刚刚续费了,就这样。

某位小朋友在多伦,环湖赛。问,北京很爽吧?我在39度的天气里熬着,他们在美丽的草原,和pro们在不同的时区比赛;可怜我连versus都连不上,更别提骑车比赛了。他前几次公路赛没比好,说“心态不好”。我没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小朋友,觉悟还挺高。

这两天TDF跌宕起伏,不知道谁是赢家,变数太多,只能静观其变。

TDF 2009

7月4日,美国独立日,这一天,在摩纳哥,TDF2009打响了第一站。

15.5km,比往常的揭幕战距离长了一倍多,爬坡达到200m的ITT。虽然小康“飞”过了第一计时点,但Cancellara再次凭借超人的下坡和平地技术,用最短时间完赛。胜利就像奥运的重演,瑞士大个子再次证明了自己不可战胜的ITT实力。

接下来的若干天,环法上演了诸多令人兴奋的跌宕起伏。安道尔、西班牙、瑞士、意大利、德国,第三站HighRoad在最后20km的突围,第四站Astana豪华阵容上演的TTT,第五站法国人突围拿下分站冠军,第7赛段Ryreness小康无以伦比的爬坡实力完成最终的attack,微笑着抵达山顶,直到第15赛段颇具王者风范的车上舞蹈完胜Andy穿上黄衫,从此黄衫恐怕再难易主。

中间的一大段GC争夺战都相当波澜不惊,倒是green jersy和poker dot jersy,异常惨烈。绿衫以后恐怕再不能叫冲刺王了,时间上公认冲刺最快的Mark Cavendish只能望着绿衫兴叹,决定GC们命运的stage17,一个冲刺车手在最艰难的爬坡赛段于前方solo一半赛程,世事难料,无奇不有。

TDF最后一周,忙碌又充实的每个晚上就快告一段落了。
bettiniphoto_0041601_1_full_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