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o 2008,Stage 11

(这站的报道稿子太长,累死我了)

本站于中午12:08开赛,因为大雨,大部分车手都非常盼望可以变成一个休息日。三个车手的确没有出发,但都是因为不同的原因,他们是:Andrea Moletta (Gerolsteiner), Geert Steurs (Silence – Lotto)和 Francesco Bellotti (Barloworld)。

比赛开始时节凑还比较轻快,即使没有人突围车手们在这种阴冷的天气里也要为保持体温而战。AG2R车队一开始控制了节奏,之后换成了Tinkoff和Rabobank车队。湿滑的路面在第26km处造成了第一次事故,Mauro Santambrogio (Lampre) 和Serguei Klimov (Tinkoff Credit Systems) 撞车倒地。

29km处车手们正向Tavoleto的爬升进发时,Joaquin Rodriguez (Caisse d’Epargne) 发起了突围。他仅仅领先后面18秒,33km时 David Millar (Slipstream Chipotle Presented By H30)加入进来。然而,这两名车手在Paolo Bettini(Quick Step)处理车子技术故障时并没有跑掉。

42km时,Laurent Mangel (AG2R), Pablo Lastras (Caisse d’Epargne), Tiziano Dall’Antonia (CSF Group Navigare), Jussi Veikkanen (Française des Jeux), 和Alessandro Bertolini (Diquigiovanni)这五人形成了一个新的突围集团。第一小时后均速为42.7km/h。
   
经过不到50km后,Santambrogio因为此前的摔车故事退赛。48km时,领先的5人与后面大集团的差距为2’40。大集团此时安稳的让5人领跑,54km时差距拉大到7’10,61km时上升到8’10。

当五个人经过San Marino的顶点时,差距仍然有7’38。经过比赛的第二小时均速下降到36.4km/h,这要归咎于起伏的山势。

80km时差距扩大到9’10。10km后达到了本日最大的9’20。在距离Monte Csarpegna顶点12km时,领先的选手决定放慢速度,差距回到9分钟以内。

爬升过程中,Rik Verbrugghe (Cofidis – Le Crédit par Téléphone)和Barlowold在总积分榜的希望Mauricio Soler分别退赛。哥伦比亚人因为第二站的摔伤饱受煎熬。

Danilo Di Luca决定缩小与领先者的差距而奋力追赶,这引起了包括Riccardo Riccò (Saunier Duval – Scott), Andreas Klöden (Astana), Gilberto Simoni (Serramenti PVC Diquigiovanni-Androni Giocattoli) 和Alberto Contador Velasco (Astana)的注意。这次加速很快把差距缩短到5分半钟。

  
当突围选手爬上最高点时,他们只剩下5分钟优势。比赛经过第三个小时均速只有34.3km/h。快速的爬升让很多车手掉队,一些小集团逐一经过顶点。7’18后,粉衫选手Giovanni Visconti(Quick Step)经过顶点。

120km后,21个好手聚集的小团体还落后前面的领先选手5’25,粉衫集团落后7’45。

大雨里的下坡路段再次被证明是非常危险的。首先是Alessandro Bertolini (Serramenti PVC Diquigiovanni-Androni Giocattoli) 和Tiziano Dall’Antonia (CSF Group Navigare) 在121km时摔车,但其他3人都放慢了速度等待,于是还是5人的领骑集团。

下一个摔车的是Dario Cataldo,他手肘的血迹证明了这点。还剩75km时,5人集团与后面的34人集团之间差距是5’40,大集团在后面7’52。

比赛第四小时后均速为33.4km/h。此时,Gabriele Bosisio (LPR Brakes) 和Fortunato Baliani (CSF Group Navigare)正努力缩短与前方集团的差距,在137km时后只剩2’15,领骑集团只在在第一个追击小组前方2分钟。
  
而此时的粉衫集团,总排名第二的Matthias Russ(Gerolsteriner)已经没有了踪影。在经过二级爬坡的Perticara后,后面的两个集团合二为一。

143km时,Bosisio和Baliani只落后领先选手55秒。但在湿滑的下坡路段,Bosisio在左弯摔车,只好等待下一个集团上来。此时,他取得了总成绩的暂时领先。

152km后,Baliani在经过一段不可思议的solo后追上了领先的车手。在153km处Expo 2015的冲刺点Veikkanen超过Baliani和Mangel拿走积分。

剩下40km时,Lastras想第二次碰碰运气突围出小集团。然而,再一次,他很快被追回。Liquigas把队伍速度拉高,Bettini扎胎,不过他很快回到大集团。

在后方Riccò最先开始Monte Leone的爬坡,此时到终点还有30km多。Di Luca, Klöden and Contador 迅速回应,其他人从容的跟进。之后,一个20名强手组合领先于Bettini领军的大集团20秒冲过顶点。

Bosisio被追回,Rabobank的Mauricio Ardila Cano独自骑行了一段,不过他很快在一处左弯摔倒。在另一处事故中,一些显赫的名字都纷纷倒下。Pfannberger, Piepoli, Leipheimer, Visconti 和Sella都名列其中。但所有人都没有大碍,很快回到比赛中。

175km处,Baliani加速,其他人紧跟在身后。但这时,又是Lastras,开始本日第四或第五次碰碰运气,力图突围。他成功的到达了领先位置,但并没能走远。Savoldelli带领其他选手追击,两队选手共六人在下坡时汇合。

最后的爬山对Mangel和Veikkanen来说有点吃不消了。而其他四人第一次经过终点,他们还得绕行11km。Mangel和Veikkanen落后了1分钟,领先Di Luca所在的集团4分钟左右。Visconti所在的团队成功收编了其他车手开始努力追击前面的集团。

最后,Dall’Antonia摔车,而Bertolini,Lastras和Baliani继续朝着最后1km进发。此时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这三个车手为最后的冲刺而殊死搏斗,然而Baliani,在Bertolini之后经过最后一个大角度的左弯时因为打滑影响了车速。Lastras与一个伟大辉煌的时刻交臂而失,Bertolini保持住了与西班牙人之间的差距,第一个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