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天三场

火辣辣的妙峰山
虽然没有何平,但是Jenny的现身让俺郁闷不已,她怎么也骑公路呢!

前7km休闲,摘录DFH上雪兔的帖子:
“女子组发枪的时候就慢悠悠的出发
骑了一阵还是排成一条整齐的队伍很河蟹的前进着
到后来更是神奇的排成两列开始边聊边骑
前面两位女老外领骑
后面大家井然有序
女老外用英语聊天
大家用汉语聊天
一路保持着22-23的速度完成了头七KM” 继续阅读俩天三场

新闻稿事件

早上开会,接到吴老板的电话,火急火燎让俺帮shimano官方网站写一篇新闻稿,要求立刻发给他。好在篇幅并不要求,写个短小精悍的糊弄过去就好。

难得碰上的忙碌,会开到1点,下午又有培训,还要接着把会议文档写完,一下字忙到4点多。之后抽了20分钟,刷刷刷写完,发过去,晚上的时候,发现已经贴出来了

郁闷的是,就在这20min,刚出差回来的部门经理突然跑到俺身后,盯着俺的电脑。。。。。

怒了!这么不尊重俺的隐私,之前连直接给我布置工作的VP也从来没这么干过。对这个新近扶正的领导,俺们的怨气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领导不得法,几个同事都很有意见,经常干丢西瓜捡芝麻的事情,整天还忙忙碌碌很辛苦,发号施令时拿腔拿调,可能因为威信内心虚弱所致。

下回他再这样俺就撂挑子!

2008 shimano车迷节

今年的车迷节,北京站设在金港,只有公路赛,无疑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对我胃口的。不过赛前公路车也有近一月没碰过,底气不足也是必然。

经过两年的trek夏夜狂飙,这条F3赛道已经烂熟于胸,宽阔的赛道过弯完全可以不减速安心压过,动量损失降到最低。但是女子公开众人水平良莠不齐,而90min耐力赛人多势众,为了避免刮蹭摔车事故,神经一直高度紧张,不得松懈。

女子公开赛波澜不惊,7圈的比赛路途短暂刷刷经过,来不及喝一口水就完结了。中间试图突围一次,但几个队友配合并不默契,未果。最后冲刺腿软乏力,再次被东北胖大妈超越,最后第三。我的冲刺一贯缺乏力量,启动极慢,这样的结果倒在意料之中。 继续阅读2008 shimano车迷节

贴在cyclone的年终总结

发信人: xxxxxx (比天空还要远), 信区: Cyclone
标  题: 滚动的猪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29 18:35:33 2007), 站内

这一年,如果我在北京,如果没下雨,周末肯定会去爬一次山,也有一天公路一天山地的时候。

年初跟着最亲近的一些人在香山雪地越野,上山下山技术都有显著进步,当时为了黄山赛而努力提高技术,而然香山却不是一个能够锻炼体能的地方。

于是四月去了黄山,第一次自己外出比赛,难度完全超过想象,被很多比赛以外的因素困扰,住宿无法落实,水土不服,心情郁结,全无食欲,赛前还有机械故障,虽然被trek和sram的技师调校,但还是埋下隐患。第二天的比赛果然惨败,一出发就被ltt甩掉,最后因为机械故障退赛。即便没有故障最好也只能是第三,甚至输给最后第二的clarie毛可兰,这个从前爬坡总是比我差很多的美国人。比赛当天立即改签机票深夜赶回北京。好在某人来接,给我很多慰藉,一下子什么都释怀了。

接下来天气愈发暖和,开始专心公路。说来十分惭愧,不要说去年10小时的300km,今年甚至250都没跑过,200出头就开始崩溃。五一和一群人绕了半个白河,午餐的饕餮毁掉骑行节奏,最后回兴寿的引水渠完全是被某人拖回去的,想想去年也是在同一条路上被同一个人拖回去,这段路已经成为我的一处疤痕。不过引水渠之前吃到了今年第一个也是最甜的一个西瓜,两个人在路面一阵风卷残云,惬意油然而生。

夏天赛事慢慢频繁,xrf各站联赛,shimano北京站和沈阳站,金港夏夜狂飙,我喜欢和高手同场竞技的刺激,也被TCR一帮高手绕圈时拉得眼冒金星。今年的金港我已经难以跟上A组TCR几元大将的小镇营了,完全是平时缺乏高速耐力训练的结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的结果很正常。

夏天下班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刷山。每周两三次,在骄阳慢慢褪去的五点半出门,四十分钟后和走山的人们一块儿从海二出发慢慢爬上鬼笑,对着夕阳发呆,默默想一些不知所以的事情,几年之间陆陆续续的零碎片段。第一次把刷山的时间提高到30min以内,但是距某人的27min还是差很多,想来要追上只能是妄想。回城路在固定的小铺子买一瓶可乐。老板慢慢和我熟识,每次都要寒暄半天,称赞我勤劳。他不知道,这其实只是我必须做的一件事,和吃饭睡觉一样。

秋季接二连三输了几场比赛。八达岭滑雪场两次完败,ltt都奇怪我怎么状态这么差。甚至年末的单车工作室爬山赛,郑汝芳,这个昔日的全国冠军似乎又恢复的当年的神勇,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应该在为某项户外赛事积极备战,而忙于学车的我自然无法匹敌。

在比赛随着寒冷的冬季而慢慢蛰伏以后,我重新回到年初的状态,在香山小路慢慢磨练技术。然而琐事缠身,包括家人的病情都令我神伤不已,练车也愈发乏力。不过好在得到杨柳同学的指点,我第一次毫无停顿的从山脊下到水库,第一次信心满满的下了后山到水库的碎石灌木丛小路。就算没有护具,对这些路段我也不再畏惧了。

明年我会有更好的器材,全碳架的公路和山地,不过那些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多乐趣。可能随着未可知的工作变动,比赛将不再占据我大部分休闲时光,不过,无乱如何,我还是会在山路上享受那些汗水挥洒的瞬间,那些不断突破和挑战带来的喜悦。

偶遇

之前下了整天雨,上午太阳就格外勤快,妄图把每个角落捂得热乎乎。对这样的执着难免有点招架不住,把骑车的计划一再推后,直到黄昏迫在眼前。
 
很高兴在上山途中与下山的毛可兰狭路相逢,因为毫无准备更觉欣喜,对着老朋友忙不迭的打招呼,她同样热烈回应。继而,马上抱怨shimano北京站不让外籍人士报名参赛的事实,我也是前两天在网站查询deadline无意撞见这个大号字符打出的信息,倍感困惑,凭什么呢?难道担心外籍人士会提前熟悉奥运场地占了便宜?clarie、steven等等高手都无法参赛,多么无趣呀!又随便闲聊几句,她说晚上还有饭局要走了,我也准备继续上了,挥挥手,别过。
 
事实上,clarie是我很羡慕的一种人,只身远赴他国,有自己喜欢但薪水不算太高的工作(她在美国应该赚的更多),住租来的小公寓的一间,不缺朋友,周末夜夜笙歌,整晚泡在bar里,酒醒以后不忘从东向西穿过大半个北京城上香山。她身材高挑匀称,有白皙的肤色和甜美的笑容,换上便装就是个迷人的金发女郎(穿骑行服也是美的,但是身上难免到处是泥不够干净)。从未见过她与男友同行,不知是否存在这个人,或者是否分隔两地?whatever,她总是一副洒脱的样子,enjoy自己的生活。
 
难得在小路没有多少走山的行人,免去大声嚷嚷“借过,谢谢”的口舌之劳,不必担心路人对我不时打滑侧摔或磕绊停顿的嘲笑(换做是我一定会在内心恶毒的耻笑),但沮丧的心情仍然难以排遣。太多处难以克服的地形,比春天通过率下降n十个百分点,左思右想找各种客观条件作借口,直到最后理屈词穷, 不得不承认个人技术和体力大幅度下降,连同最近至衰之极的情绪一并决堤,这种out of control的状态令我在内心一边歇斯底里一边奄奄一息(靠,这算不算当众抒情,真矫情)。
 
下水库,雨后的土路石块更加凌乱突兀,硬架下的结果就是身体作人肉减震,很有全身性按摩效果,如果不介意双手随时可能颠离车把的危机。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之后的20分钟我得以独享整片波光粼粼的水库一隅。绿树成荫,蝉虫嘶鸣,在臭氧离子空前丰富以后身心就不由得愉悦,所有感觉都和记忆里的童年时代类似。小鸟在很近的地方发出一组急促的叫声,然后骤然停止,间隔随机的时段,同样频率、音调的声响再次传来,因为过于清脆划一,不由让人觉得像是人工合成。清凉的山风从遥远的地方吹过来,燥热慢慢褪去,水面不为所动,并未泛起涟漪。默默注视绿色的、下面满是浊泥、石块、水草的水面,几颗柳树安逸的扎根在离岸不远的水下,枝叶舒展浓密以后和冬天的干瘪样子大相径庭。时间在头顶缓慢流过,毫无头绪的想起一些遥远的人物和画面,那些场景似乎还有温热熟悉的气味,但仿佛又是几个光年以前的故事了。我完全可以一一临摹那些构成画面的细节,例如彼时天色、人物表情、服装动作,但其实,很多东西已经斑驳得不再能够触摸,如同近在咫尺的这几株树木。
 
如果不再能够触碰了,是不是可以认为那些美好的东西只存在臆想中?All are fake?(我又矫情了,sigh)
 
下山以前吃到甜蜜蜜的冰棍一枚,冰凉到胃里,渐渐也就淡忘了这些困惑,连同爽快的山风,一并落在它们曾经驻留的时空里。

2006 shimano bikers’ festerval

如果把每周三的trek夏夜狂飙当作一节训练课,那么shimano车迷节则更像个大型show。全国上下的帅哥美女们携爱车来到老山会场参与到这场大型show中,而每组比赛的参赛者们则是不同时段的主角。作为一个大型商业活动,shimano在赛事组织方面已经验丰富,整个比赛紧凑饱满而井井有条,姑且不论比赛内容,但就各个场次的准时准点而没有慌乱已足见其功力。
女子山地比赛被安排在上午的第二项,到达老山时广播里竟然传出了检录的通知,而在报名登记一项上又生出意外,好在最后一一解决,终于在出发前赶到了赛道上。一看,全国的高手都来了,很多人是耳熟能详却未曾谋面更别说同场竞技,充满新鲜感。好在自己心态平和,没有非要拿到**的雄心壮志,上上周在模式口的意外已经让我对山地比赛没有太多觊觎了,交流和提高足以。
果然比赛一开始就发觉遭遇到老山比赛以来最激烈的一场,几名选手争相骑到前面,速度很具冲击感。不过并不着急,没有马上追上的欲望,2圈的比赛,路还那么长,急什么?果然在后面的上坡路段一一追上先前跑远的对手们,不过下坡依然是心有余悸,继续葬送掉所有上坡段积累的优势。一圈下来,我排在第五。第二圈开始不断在超人,包括之前颇为畏惧的毛可兰,对于她勇猛流畅的下山我只能望洋兴叹了。杭州的思哲也在碎石上坡路段出现意外,比第一圈经过此处时更糟糕,看来运气不佳。白芷或许远道而来身体尚未调整好,并未发挥应有的水平,于是轻松追至第二。不过下坡时候被广州的选手赶上,而平路冲刺时因为技术不佳没有保持好优势被其以微弱距离胜出,最后获得第三名。不过自己很满意,毕竟山地比赛已成我的一块心病了。
随后是男子的一系列比赛,高级组里大川运气不佳,因为头天身体抱恙比赛时全无体力,终于没有完赛。另一个热门选手杨威则是车子出现故障,一出发就跳链子最后只能郁闷推完第一圈而下场。郝然同学表现尚可,已然疏于练车的他最后获得第七。冠军被广东的阿照拿走,北京的各路山地高手只能感叹虽然地利却没有天时只好等下月嘉年华再一较高下了。山地初级赛呈现了一种有趣的局面:不少公路高手都掺合到这组,包括基本没骑过山地的小强同学。比赛前抢走我的voodoo,简单的教授了SID team锁死或是不锁的操作,告之这根叉子性能的优越可以放心大胆的下坡。赛前又临时抢走鞋子,可怜一双40的大脚要努力塞进38的锁鞋里,除了忍耐只有无奈。比赛开始后小强果然表现神勇,一圈下来位置处于第四,细细看肩头沾满黄土显然是摔跤了,后来得知是被其他选手推挤而致。第二圈冲刺再看到时已跃升为第一,难以想象一个从未骑过山地车比赛才第一次踏上山地赛道的他能获得初级组的冠军,假以时日多加练习提高技术前途更加不可限量了。赛后才看到其右半身伤痕累累,车把也被摔歪了,车座据说是生生用pp掰正的,原来第二圈再次摔车,又据称第二圈控制了强度为下午的重头戏保存体力,然而仍然是第一!
团体比赛颇为被动的上场了,参加了单车工作室一队。本来强大无催的男队因为人员不整而实力大减,而本身对山地毫无斗志的我为了单车工作室的荣誉也只能勉为其难披挂上阵了。前几棒男生表现相当出色,接棒时虽身处第四但和前面两位差距甚小。然而一出发就被前面的思哲和zrf落下,上坡觉得颇为吃力,主要是胳膊酸软无力,似乎是头场比赛的积劳显现出来,爆发力差的弱点在这种一圈的比赛中更为致命,和个人比赛一样没有追赶的欲望,慢慢腾腾的骑到终点,此时胳膊似乎就要断掉,不是自己的了。交棒之前第三位,途中总算是追上一名先头出发很久的女车手。最后获得团体第三,也在情理之中,隐隐小小的自责。
下午的公路比赛成为车迷节的重头戏。因为本身条件所限公路比赛总比山地赛更能吸引眼球。从单位取车回来公路团体各队正在进行,金牌一队蓄势待发准备出击。咔嚓咔嚓为各个队员拍了几张后就离场休息准备待会儿自己的比赛。然而结束后却听到小强被队友别倒再次摔车的“噩耗”,更为严重的是车子,后勾基本报废,轮子也龙了。看到小强神色凝重的样子也为5.9的命运感到惋惜。杨哥调教一番,车子勉强能上场,却为后来小强后拨的分离埋下了隐患。
女子公路比赛只两圈,基本刚刚上场热身就开始冲刺的感觉,不过因为水平相当的选手众多,也算是个不错的交流机会。上大坡没有摇车而是靠提升踏频,总算比去年力量有所提高不需要走S型也不会太费劲儿了,然而依旧比其他三人慢一拍,好在这点距离不算什么后面的平路马上追回。第一圈波澜不惊跟在他人后面很是轻松心率怀疑只有160多。第二圈上坡时终于又落下一些人,形成四人领骑的第一集团。然而就在赛道最后一个上坡终于又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态领先冲了出去然后准备自己单飞。但之后的直道过于漫长一人单飞过于吃力,本身体重小身体瘦弱平路TT能力差的我采用这种战术更是死路一条。果然在最后直道拐弯前被其他三人超越,看看也无力追赶上索性放弃,结果获得第四。同样的错误犯了2次,从去年的嘉年华到今年的shimano,无可忍耐。赛后被石教练称为心理不成熟,一针见血。
经过几场比赛的较量基本对全国几个女子选手都有了大致的了解。作为业余选手并没有谁是鹤立鸡群,实力都相差无几。平路或是老山这样的综合比赛不仅是体能的较量,更多是头脑是战术。这样的游戏开始趋向于男子比赛的味道,真是让人兴奋。期待下月的嘉年华,在更为艰苦的赛道上比赛会更有悬念。
之后的重头戏男子公路公开组意外丛生,小强在爬坡时的后飞脱落让人扼腕,临时借来阿敏的车完成比赛,然而最后并没有得到中立圈,成绩也是DNF。广州的钟悫获得第一,再次坚定了巨子们在全国业余公路比赛中无可动摇的地位。
赛后颁奖,曲终人散,一场热闹的show终于谢幕。比赛的成绩已成过往,能从中有所启迪对未来的训练有所指引,才不枉费这一整个桑拿天流下的涔涔汗水……

升级大花钱

山地车终于换架子了,从17”的四星变成14”的giant XTC team,不仅仅是重量减轻了,关键是大小更合适了。也许不是最合适,会稍小,但可以通过把立长度稍作调整,毕竟小架子应该会更自如,我再也不用趴在架子上骑车了,开心!
限于资金压力,终于没有升级前叉,毕竟2k多的SID race还是很奢侈的,而对我速度提升是否会有很大帮助还未可知。现在manitou重量是3斤多一点,已经算是很轻的东西了,继续凑合用吧。
前叉既然不换了,那么省下来一些银子用来升级一些小配件吧,相对来说可以花稍少的钱得到更高的性能。才知道我原来的车座把横把立座杆这样沉重!放在电子秤上一称,吓了一大跳,一个车座竟然有700多g,这样光是车座就能减掉500g的重量呢,一斤阿!新车座虽然不像原来那个硅胶的柔软舒适,但穿骑行裤尚可忍受。还有把横把立座杆,新的Ameaba Scud系列总共530g,又轻了不少,不过1g1¥,价格也很好啊~ 新把横由原来的燕把换为现在58的直把,据说上山更好发力,但下山拐弯我是否适应还是个问题,需要慢慢磨和了。原来的前拨口径和新架子不配合,在大川的忽悠下换了“世界上最好的前拨”Sram X“,试车的时候好像还不是很习惯,上大盘会有点问题,也许是不适应吧,希望以后它能表现出“世界上最好的前拨”的优越性。让人忍无可忍的刹车换成了物美价廉的shimano***,装车后才发现,原来刹车可以这样轻巧-_-,用2个手指轻轻一按就ok,完全不像原来那般粘涩,下山刹车刹到手抽痉。。。。
这样下来给车减重将近3斤,费用也高达2.7k多,每g需要2¥,我好纨绔啊!
如果骑这样的车还比原来慢比原来成绩差,我可以直接一头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