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formers

所谓好事多磨,命运多舛。

琢磨去看TF足足两个礼拜,直到档期步入尾声仍因琐事繁忙分身乏术。某天路过国图,TF已从公告牌上消失,周董大幅海报矗立,不能说的秘密、导火线、多拉A梦瓜分了各个时间段,心里顿时把凉把凉的——TF就这样弃我而去了。周日打开中影网页,在一排滚动的<今日影讯>里居然还有TF,居然<明日预告>也顽强的耸立着!原来票房飘红档期延长了,虽然一天只两次,好在晚场在大厅,视觉效果丝毫不打折扣。

周一遭遇从天而降bg一枚,趁着茶余饭后某人兴致好拉着同去中影换了8点半场票2张。第二轮放映票源自然充足,但时间尚早无所事事,只好在环路溜达等着时针不紧不慢从容走完一整圈。夜幕笼罩的北京城比白天平和许多,车辆都不似日头高照时如冢突般那么莽撞。进入西二环,80kph的速度有点让人诧异是行驶在这个大城市最繁忙的金融腹地,靠着车窗的手自然探出去,大风于指间急速略过,凉爽又快活。可惜刚到建国门就遭遇区域性晚高峰直到小街桥,考虑到CBD地区白领金领们较其他城区劳动人民工作更辛勤对GDP贡献更加卓越,下班理应更晚,从前有人就是这样,不到十点难着家门,不知现在是否依然。因为和精英们冷不丁凑了个热闹,于是与TF的开场5分钟交臂而失…

好在并不影响后面的观看。如我所料,130多分钟一路小跑下来,和小学看动画片时的聚精会神如出一辙:目不转睛瞪着大萤幕,间或煞有介事的和旁边人耳语一两句。那些熟悉却已落满灰尘的名字一个个从脑海深处鲜活的跑出来列队供我检阅,一些模糊的影像在高科技包裹下延拓为光崭崭铁铮铮的生动画面,“Autobots,roll out”,紧接着一连串急速缭乱到无从辨识的物理变化扑面而来。尽管情节尽在掌握,常常可以推测下一分钟的故事走向,叙事手法和镜头语言都完全无从与石头那种专心讲故事抖包袱的片子比较,但显然粗暴的把TF归到“无极”一类动作大片是对其鲁莽的藐视和愚蠢的污蔑:画面可以渲染成这样,场景可以拼接成那样,高科技运用到天马行空鬼使神差,对构架起一连串精妙绝伦背后的丰盛想象力我们理应怀揣尊敬。

曲终人散后难以避免的泛起一阵跌落凡间的沮丧,回程路上我不断拍打着车子抱怨说:为啥这个不会变形啊!看旁边驶过的一辆辆长相稀疏平常的小轿车,其间有没有一个会忽然变身为一个几十米高的庞然大物于面前顶天而立呢? 这样的念头一个个吐着泡泡在我脑海翻涌,等到热气随着体液蒸发慢慢消散,我终于回到庵里,推开房门,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变化,一切和出发前一摸一样。

意犹未尽,用emule搜,居然找不到可下载的DVD种子,抑郁难以抒发,转而投奔mp3,把sound track和Linkin Park的新专辑一气呵成下下来,又在新开的TF版研究保留区和文摘区,精神亢奋到2点多才爬上床。

可是居然就有人说TF不好看,居然这其间还包括上小学的小小朋友,匪夷所思:难道TF只能在当年播下种子的七零八零后人群产生共鸣获得拥泵?虽然nothing more than meets the eyes,但,仅仅一个meets the eyes还不够吗?看机器人庞大的身躯在帝国逼仄的街道赤膊巷战,看飞机人在空中闪转腾挪身形变换对F22弹指般轻松蹂躏,感官刺激多么强烈,肾上腺素分泌完全可以媲美男女主角挤在车后座时少年情愫的本能冲撞,单单是在霎那完成的变身动作就足以震撼到撩人心魄,难道还要有所他求?

后来才发现是同事的枪版DVD破坏了这场视觉盛宴,烁烁珍珠生生被打磨成涩涩鱼目!

如果周末能起足够早,如果那时我有足够的意志克服懒惰,如果影片还在档期我还在京城,一定要爬到华星或者星美再看一次半价场,是AM的哦!

再一次大片,再一声叹息

黄金甲,不仅仅是形式大于内容。天真的满怀憧憬去了电影院,结果情节堪比英雄,画面也没有任何新鲜之处。即使没看过影评,第一分钟起也能猜到情节copy自雷雨,只好期待叙事手段、剪辑方式有所突破,但我什么都看不到,包括大牌的演技。细节的堆砌难掩内容的空洞,边看电影边看手表,焦急的等待散场。
刘烨同学再次在大片中担当猥琐男角色,我心戚戚!电影最出人意外的是王身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忍者,可见导演对中华武术的探索经过头两部大片的演绎逐渐疲劳,需要新鲜元素来勾引眼球。至于攻城的情节,边看边不由自主和the two towels的经典攻城场面对比,结果是前者不够震撼,不够华丽,不够悲壮,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周董个人show!片中好几位明星采用了儿话音,包括周董,难道唐朝的陕西同学也操这口音?
挑选张艺谋同学做奥运开幕式导演真是英明神武,他能成功的在5分钟内把菊花台下10k的body清理干净,再把整个广场铺陈一新,统筹规划能力着实了得。搞建筑的同学也应该去看看,如何在有限的空间内储藏10k+的士兵+nk太监宫女,并让这些人有条不紊的上场退场,这对今后改善大城市住房紧张问题,对大型公共场所人员疏散问题等,都很有借鉴意义,或许奥运将这些模式照搬即可。
很遗憾去之前没看到Iris同学的blog,幸好没花钱是用兑换卷看的,不看就要过期了,平衡些许。而且周董的片尾曲非常match主题,回来一直用mp3听,绕耳三日。
再叹,因为黄金甲等等大片挤得“三峡好人”这样的国产纪录片没有档期,非常遗憾。

最好的季节,最美的风景

抓住渐行渐远秋天的尾巴去爬山,并要赶在预计周六中午12点到达的4-5级北风席卷京城以前完成一路向北的顶风作案,此行的基调已然垫定:和时间赛跑!对于行事毫无计划行的我来说真是头痛的紧。
刚上路不久就感到提前来到的北风已逐渐露出端倪,脑海里浮现年初形如风第二站解子石的比赛情形,小巧的身体如风雨中飘摇的一叶扁舟般无力挣扎。好在此时并无飞沙走石,风也不如当时那般狂野。爬不多久开始感觉身体的复苏,血液配合车轮在快速流动,一股热气慢慢蒸腾上来,肢体不再瑟瑟发抖可以放松而舒展的进行蹬踏动作,脸蛋舒适的浸浴在微寒的空气里,畅快的呼吸凉爽的空气。天空澄明干净,碧蓝到fz,大块乳白的云彩在空中浮动,被北风吹着走。能见度空前的高,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脉清晰展现在眼前,从未发现有这许多蜿蜒于山脊的长城,感慨早已作古的前人如何仅凭血肉之躯修造这世界奇观。行进中抬头远眺的瞬间脑海中常常闪回去年十一在前往新都桥汽车上的情形,想起当时更纯净的天空,远处更巍峨的群山,还有当时高反带来的晕眩,一如爬山时用力过度到脑缺氧。
磨磨蹭蹭1多小时才骑过黄花城,无奈。这一路总是无尽的缓上,无需小盘却常常要起身摇车才能保持一定踏频和速率,并为了追赶队友要忍耐身体的极度酸痛感,没有大汉淋漓却能感知额头的汗水一层又一层。缺乏锻炼的身体逐渐对爬升感到疲倦和枯燥,但只要上车就不能停下来了,惯性带动着身体开始了四海的攀登。
趁着伙伴下车更换装束的空隙独自前行力图扩大差距争取不会迅速被超越,然而须臾间阳光化为乌有头顶密密匝匝布满阴雨,正在努力与大腿堆积的乳酸抗争感叹骤然增加的坡度为是否要换小盘而犹豫时大颗雨滴砸落下来,高度表显示此时海拔700米。只好调转车头停在路边呆呆的看着雨滴不知何去何从,等待队友上来共同进退。
伙伴并不担心,于是继而前行。他轻快圆润的蹬踏很快消失在弯道,仍是留我一人蜗牛般一步一步往上爬。并不寂寞,脑子中倾泻而出这几日mp3里播放的周董的旧曲陪我一起欣赏雨中的山景。如伙伴预料的,很快雨滴不见,倏忽间阳光失而复得,微微润湿的山路更加一尘不染,偶尔还能看到路边高耸的枝叉间残留略带一分红意的秋叶,远望大约是一簇明亮的黄,鲜艳而不惹眼,孤单却不凄凉,一切都刚刚好。
在比预计要更长的时间以后终于登顶,我料想可以在800多米结束的爬升用900多米的海拔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意外。好在景色宜人我兴致满满,纵然劳累也能乐在其中。山顶与几个车友招呼一声,竟然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原来是头一日在车版灌水的孩子,结果真的碰上了!
鉴于愈来愈大的北风我们放弃了原本的计划直接折返。在肆意挥霍的阳光里我们在南归的路上留下两道被拉得长长的身影,在水库旁边短暂的停留也终于近距离观查到残破的野长城,尽管它们从远处看上去是那么威武雄壮。标牌上说严禁攀登是为了重建,它们真的会被修葺一新成为正式的旅游观光点吗?
临近结束时终于碰上猝不及防的“飞沙走石”,好在目的地就在不远处,赶路也变得不慌不忙。

对奢侈品的向往,我生活的动力

我完全被诱惑了,ipod shuffle

以前的mp3都不能用了,能用的又被抢跑了,虽然换了个MD回来,但是那个东西录歌非常麻烦,和听歌时间相当,想起来就头疼。而且这么重的东西,携带性也差。

本来没想什么ipod的,苹果的东西想来中看不中用,据说音质也一般不算多好。但是某天在品路看到fb同学谈起这个东西,号称非常适合爬坡用,心弦一下子就拨动了。。。。。

首先这个东西长的很简洁干净,这个是苹果的优势,在外观手感这些工业设计上是无出其右者,虽然没有亲手摸过,想来定然很舒服。再看看村里琳琅满目的mp3,俗就一个字!shuffle重量只有22g,22g啊!一个800多的顶级全炭水壶架也有20g了(小强语),在爬坡的时候挂在脖子上基本不会增加负担,却能大大降低疲劳感,多值得啊!shuffle的操作性非常简单,没有什么多余的功能就是放音乐,但是我喜欢这样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设计,相比那些花里胡哨的但我估计懒得去用的功能,shuffle随意播放的特性显然更加适合爬坡。itune软件设计有褒有贬,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太难用吧。

去dealsea上查,1G的ipod最低价格是110$,村里512M最低价格是815,好像还是从米国带回来比较划算。

反正,我开始长草了,但是这个是奢侈品,我没有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