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亲爱的yuanyuan

cb4648ef0c69c2490be76ff2ff1042fd

我和yy是高中同班同学。

yy身为校广播站一员,声音甜美,普通话和南昌话都吐字清晰发音标准且切换自如(每每听到此我总是自愧弗如)。英文很好,身为团支书,和所有同学关系融洽,颇具领导才能。彼时我在班上只是一介平民,毫不起眼,从成绩到才艺都没有可圈可点之处,英文极差,只有在球场上才会生龙活虎、意气风发。 继续阅读献给亲爱的yuanyuan

易县行

随手re了个挂牌组队的帖子,我就真的被编进了水木铁三接力的队伍。之前抱着开眼界的想法,没想到高手们都在河南雎县参加铁联国际赛事,党旗、李铂、Darren、Tony等等一干高手们的缺席着实遗憾。
 
半天在比赛,却需要在外面睡两个晚上,错过老刘青蛙丰盛的国庆长线越野,旁边也没有熟识的朋友,行程并不理想。
 
28号,拖拖拉拉的大巴半夜才抵达宾馆,组委会的mm把俺当成男生,和本队另一名男生同编在一个房间 -_- 。只好去argue,那个mm盯着俺,又看看名单,问:你是女生?旁边的队友当场笑倒,我无语…
 
在经历了漫长的折腾之后,在我终于可以把自己摆成大字型随意放在床上以后,极度的疲劳和及其的清醒交织在一起,把脑袋撑得满满的,我只好一片空白的等待瞌睡虫的到来,一直等到凌晨…
 
下午比赛状态极差,出发不久大腿后侧就有抽搐的隐患,连续的上坡和恶劣的路况缺不给人丝毫放松机会,折返以后的下坡稍作休息,但杨威的超越再次把心率拉到极限的高度。最后几公里的solo如同梦魇,没有码表,不知道换项区还有多远,一次次被路边的工作人员误导,在全力冲刺以后发现目的地仍然遥不可及,以致最后岔气,这在我不短的骑车生涯中几乎从未出现过…最后终于看到等待的人群,我翻身下车,踩着公路锁鞋跌跌撞撞的跑去和sunny击掌交接,脑袋有些不听使唤,只好呼呼喘气,吓坏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赛后得知我们拿到接力组第二,这样的成绩完全超出我的预期,被队友抱起来呼呼转圈,很开心。
 

Giro 2008, Stage 18(属于Voigt和CSC的一天)

 (Click for larger image)

Voigt帮CSC拿到了今年首个Giro分站冠军

今天13:30开赛,比昨天早了15分钟,不过时间还是蛮合适的,车手们可以多睡一会儿,再起来冲杯espresso(意式咖啡)提提神。Yuriy Krivtsov(AG2R La Mondiale)一定是喝了不少,6km后就突围了。他马上就被追回来了,不过这点燃了车手们突围的导火索。世界冠军Paolo Bettini,显得觉得这里是自己的福地,因为今天比赛是目的地是2008、2009年世界杯赛道,他是第二个突围的,马上11个人和他一起组成了领骑集团。

出乎意料的Daniele Bennati也在其中,显然他是想避免和一堆冲刺选手比如Cavendish,Greipel等人正面较量。突围集团人员包括Gabriele Bosisio (LPR Brakes), Rinaldo Nocentini (AG2R La Mondiale), Félix Rafael Cárdenas Ravalo (Barloworld), Joaquin Rodriguez (Caisse d’Epargne), Alan Perez Lezaun (Euskaltel – Euskadi), Simon Spilak (Lampre), Bennati, Bettini, Giovanni Visconti (Quick Step), Mauricio Alberto Ardila Cano (Rabobank), Jens Voigt (Team CSC) 和Nikolay Trusov (Tinkoff Credit Systems)。

前粉衫得主、今年的赛段冠军都在突围队伍里,(Bosisio, Bennati 和Visconti),他们实力非凡,20km后已经领先2分钟了。

很快,差距被继续拉大。Bennati在Clivio取得了中途冲刺积分,此时差距是5分钟。下一个冲刺点是在Porto Ceresio,50km处。这次是Bettini第一个冲过。

在Luino设有Expo 2015冲刺点,又是Bennati冲在Perez和Bettini前面。73km后差距达到6分钟。

今天唯一的分级爬坡赛段是在90km后的Brinzio 。Ardila在Rodriguez和Nocentini之前首先抵达。10km后突围集团地道Varese的世界杯赛道,Erik Zabel收到了一个不详的先兆,扎胎了。这时候的差距是6’15。

正当德国人Zabel回到大集团尾部,另一个德国人Voigt发起了突围,冲出队伍,这时还有36km。他在终点线前方1km,然后还得在Varese的赛道上转两圈。道路很滑,后面11个人穷追不舍,在这种双重不利局面下他还是很快把差距拉大到半分钟。 

在后方,小分队还没决定谁来起头,把Voigt追回来。Nocentini和Spilak都试图突围缩小差距,不过都没成功。和Voigt的差距拉大到38秒,大集团在后面还有6分钟。

最后,Nocentini, Bosision, Visconti和Ardila Cano挺身而出,20km时紧紧追赶Voigt。然而Ardila Cano在此期间掉队了。意大利三人组慢慢缩小了和Voigt的差距,现在他们之间只有30秒了。Bettini集团在后面23秒,而大部队完全丧失了优势,还落后7’30。

Bosisio在一处上坡掉队,但马上又追了回去。然而,横下一条心的Voigt不断发力,在12km时领先优势变成了43秒。

在最后5km标志时,德国人领先52秒了。Bettini集团开始分裂,但最后还是回到一起,他们和意大利三人组保持着30秒左右的差距。

Voigt的领先优势非常明显,他像旋风一般前进,比后面的苦苦挣扎的Visconti, Nocentini和Bosisio快了1分钟,后面Bennati取得了冲刺胜利,慢乐2分钟多。大集团8分钟过后才撞线,包括总积分第一的Contador,他也参与了最后的冲刺,拿到了冲刺时间奖励。

Results

1 Jens Voigt (Ger) Team CSC                                                        3.22.46 (43.5 km/h)
2 Giovanni Visconti (Ita) Quick Step                                                  1.07
3 Rinaldo Nocentini (Ita) AG2R La Mondiale                                                
4 Gabriele Bosisio (Ita) LPR Brakes                                                       
5 Daniele Bennati (Ita) Liquigas                                                      2.04
6 Paolo Bettini (Ita) Quick Step                                                          
7 Félix Rafael Cardenas Ravalo (Col) Barloworld                                           
8 Alan Perez Lezaun (Spa) Euskaltel - Euskadi                                             
9 Mauricio Alberto Ardila Cano (Col) Rabobank                                             
10 Joaquin Rodriguez (Spa) Caisse d'Epargne                                           2.06
11 Simon Spilak (Slo) Lampre                                                          3.41
12 Nikolay Trusov (Rus) Tinkoff Credit Systems                                        5.19
13 Lilian Jégou (Fra) Française des Jeux                                              7.51
14 Alberto Contador Velasco (Spa) Astana                                                  
15 Laurent Mangel (Fra) AG2R La Mondiale                                                  
16 Danilo Di Luca (Ita) LPR Brakes                                                        
17 Riccardo Riccò (Ita) Saunier Duval - Scott                                             
18 Jurgen Van Den Broeck (Bel) Silence - Lotto                                            
19 Emanuele Sella (Ita) CSF Group Navigare                                                
20 Nicki Sørensen (Den) Team CSC

China Vélo Adventure

China Vélo Adventure是一个类似MOB(Mountain Bike of Beijing)的组织,召集l老外在北京周边骑车,继续他们喜欢的户外活动,并藉此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同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公路车,没有越野,完全在优质公路上体验速度的快感。这个组织的发起人——比利时人Tom(蓝皓飞),一个在北京的体育记者,同时也在经营自己的自行车运动公司(可能还有其他职业)。Tom是TCR(trek china race team)的一员,在几年间的各种赛事和我逐渐熟识,经常在比赛前后聊两句天,唠唠家常。他的lp是马来西亚人(和瑞士铁人李铂一样!),会说简单的中文和少少粤语。最近他把我加入乐CVA的邮件列表,每次活动前都热情邀请参加他们每周末的骑行活动。

前几周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白杨沟的绕圈活动。那次没有运输车,人丁稀落,高手罕至,混迹在队伍里很是从容。我第一次座上了“使”字头的车,第一次和在mob百公里初识的大使(or领事?)大叔近距离接触,对他强悍的体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这周,在Tom的邀请下,我再一次混迹在一堆操各地口音英文的老外之中,参加他们十三陵-四海的绕圈活动。这次举着peloton的旗号,有分别拉人和车两辆运输车,声势浩大。我也乐得蹭免费车,只是集合时间过早,撞上头天夜里隔壁大娘哭天抢地直到凌晨,早晨5点多爬起来时仿佛梦游。

车上倒头睡觉,迷迷糊糊间听旁人的自我介绍,五湖四海,完全一个小联合国。Tom解释说租车费用由trek公司赞助,他们希望藉此鼓励更多人参加这项运动,同时带动一批高端人群的消费(也的确有人回到城里后马上就去xrf修车或者升级零件的)。

image

原来是16人队伍

从长陵停车场准备出发,开车的座车的聚集一堂,才发现前面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其中一个还穿着TCR队服。揉揉眼睛仔细看,果然是Darren和Piers,TCR最强大的两元猛将。一个是孤身战Look群雄回回都完胜的澳洲铁人,100km超级马拉松7h多完成。另一个则代表了业余XC选手的最高水准,两届黄山赛的冠军,2小时左右的比赛只比李富裕这个在职业队效力的中国国家队顶级选手慢半分钟。倒吸口冷气,心道不妙,有这样的高手,我就是装上马达也不可能跟不上呀。

image  

好看的小腿,我也想要!
继续阅读China Vélo Adventure

Giro 2008,Stage 15(Sella表现依旧神勇!)

 中午12:30,车手们从群山之间出发。但车手们马上因为第一个突围而对风景无暇顾及。昨天14站的冠军Emauele Sella(CSF Group Navigare)像预料的那样也在突围的骑手中。意大利人马上回应了Joaquin Rodriguez (Caisse d’Epargne)的动作,昨天JR也参与了突围。在他们的引领下一阵旋风般的突围和反突围就此展开,直到一个13人组成的小集团在5km处形成。

José Rujano Guillen (Caisse d’Epargne)突围,Sella紧跟,他唯恐有人抢走了自己的爬山积分。9km后,他俩经过Passo Pordoi最高点,今天的第一次经过GPM时,座次并没有变换。下山后Vladimir Karpets (Caisse d’Epargne)和Fortunato Baliani (CSF Group Navigare)马上追了上来。Rujano有点顶不住了,不久退回到大部队。换成Paolo Bettini (Quick Step)和Joaquin Rodriguez (Caisse d’Epargne)加入领骑集团。

此时差距不过6秒,很多车手们都有机会往前冲。Félix Rafael Cárdenas Ravalo (Barloworld), Jens Voigt (Team CSC), Vladimir Miholjevic (Liquigas) 和Evgeny Petrov (Tinkoff Credit Systems)按耐不住冲上前去,坚固的9人组就此成形。他们中包括很多昨天已经动作过的车手(Sella, Bettini, Voigt, Rodriguez)。

31km处,差距已经有2分钟,优势还算明显。但大集团此时并不打算让他们跑得更远,因为对他们中的Bettini, Sella和Rodriguez都得严加提防。Karpets在总成绩棒也不过是落后10分钟。

 

接下来该爬San Pellegrino了。突围集团此时必须找到自己的节奏,此时差距也并没有变化。Sella是第一个经过顶点的,拿到10个积分。大集团1’54″之后经过,然后大家都穿上风衣抵御下降过程中的大风。

接下来的爬坡跟其他地段相比更像是路上的一块隆起。San Tomaso Agodino只有4km长,最大的坡度达到了11。领先集团优势已经有2’10″,Sella再次拿到最高分,超过Cárdenas和Karpets。

75km处是今天唯一的平路赛段。今天的Expo 2015冲刺积分点就设在此处,Bettini在Baliani和Miholjevic之前经过。这里也是最理想的补给点,接下来的地段都不合适,不是太陡的爬升就是太陡的下降。

接下来该爬Passo de Giau了,前面的集团开始加速。Joaquin Rodriguez (Caisse d’Epargne), Fortunato Baliani 和Emanuele Sella (CSF Group Navigare)首当其冲,后面的人很快被Simoni-Di Luca-Contador所在的大集团吞没了。

之后,Charly Wegelius为他们车队核心Franco Pellizotti做出了巨大贡献。意大利人在顶点前3km发动了强大攻势。Bruseghin带动了一批人紧追。Di Luca再次发动进攻,Riccò和Simoni 迅速回应,而此时Contador已显出疲势。他暂时跟在Van Den Broeck后面,不过在抵达顶点前跟上了前面的队伍。17个车手开始下山,他们在领骑集团之后不到2分钟。

Sella领着Baliani经过顶点,后面是Rodriguez。他们比后面的选手领先1分钟。目前的粉衫Gabriele Bosision(LPR Brakes)已经落后4分半钟,而且他显然并不喜欢今天的一个个陡坡。

 Francis De Greef (Silence – Lotto) 和Maxim Iglinsky (Astana)3’45″后经过顶点。Iglinsky在下山时成功的追了上来,De Greef此时正在等待他的队友Mattew Lloyd。

最终,沉寂的一对追了上来,追击集团由这些人组成:Marzio Bruseghin and Sylvester Szmyd (Lampre), Franco Pellizotti and Vincenzo Nibali (Liquigas), Danilo Di Luca, Jure Golcer and Alessandro Spezialetti (LPR Brakes), Félix Rafael Cárdenas Ravalo (Barloworld), Denis Menchov (Rabobank), Domenico Pozzovivo and Julio Alberto Perez Cuapio (CSF Group Navigare) (CSF Group Navigare), Riccardo Riccò (Saunier Duval – Scott), Gilberto Simoni (Serramenti PVC Diquigiovanni-Androni Giocattoli), Alberto Contador Velasco and Maxim Iglinsky (Astana), Tadej Valjavec (AG2R La Mondiale), Francis De Greef, Jurgen Van Den Broeck and Matthew Lloyd (Silence – Lotto), Evgeny Petrov (Tinkoff Credit Systems) 和Jens Voigt (Team CSC).

下山后Nibali突围,Perez Cuapio紧跟着他。两人马上比Di Luca集团领先30秒,并于前方3人的差距缩小。还有40km时,Nibali和Perez Cuapio在后面1‘20“,比后面的好手们领先2分钟。

在倒数第二个爬坡,Fzlazrego,又是Sella,冲在Balinai和Rodriguez之前,他无意和CSF车手们争夺积分,只不过是想不被后面的车手追上罢了。在湿滑的下山CSF车手们穿上了他们的标志性红色外套,虽然并不完全符合空气动力学,但皮包骨一样的爬山车手们显然更不愿意被风刮走。

之后58秒双人组经过,比后面的队伍还是领先2分钟。BettiniNoè 和Savoldelli所在的队伍4’50”后经过,Bosioni所在的集团5’30后抵达,这个集团还包括Andreas Klöden (Astana)。

高速追击给Nibali带来了回报,他加入了领先阵列的车手,Perez Cuapio却没有跟上意大利人的车轮。现在领先的五人集团三个是CSF车队,这对其他人来说就非常艰难了。事实的确如此,在下山时CSF车手们明显放慢速度等待他们的队友上来。他们在还有21km时会师。

下山结束前,Leonardo Piepoli (Saunier Duval – Scott)发生严重事故,坐在路边,Quick Step对车上来帮忙。他的环意赛就此结束,Ricco失去了一个得力助手。

最后的爬坡开始了,此时还有12km,Sella对他的旁边的Rodriguez和Nibali说再见,然后马上冲了出去。很快他离开Cparile镇,经过最后10km的标志。另外两个51秒后到达,此时Contador-Di Luca集团还有2’30″的差距。

Szmyd和Spezialetti引导着队伍,Sella稳步朝陡坡前进。粉丝队伍们沸腾了,在今天最后爬坡路段的山脚雨小了些。

粉衫此时已经完全退败,他已经落后8分钟。很快,Sella可以看到RV熟悉的山色,他知道自己今天表现不错。道路越来越窄,越来越多的人在路两边一字排开,推动着Sella向前。还有7km时他已经领先主要对手们2’40″。

此时Szmyd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坐回了车座上。在第一追击集团,Nibali和Baliani坐在车上,让Rodriguez和Perez Cuapio领骑。后面又是Pellizotti,他在最后5km时第一个发起进攻。

Riccò之后尝试了2次。第一次Menchov和Contador都立刻回应。但第二次就不是这样了,不过后面的Simon和Di Luca都在加速。最后,4个车手们加在一起也没能追上Riccò。最后时刻,公路过于陡峭,队形完全散架,所有车手都只能一一通过。Contador丢掉了一些时间,但他最后还是成功的拿到了粉衫,并且明天山路ITT对于他保住粉衫应该不会有多少隐患。

戊子年,春分已是过去时

头前儿还说了今年暖得比往年都早,但是暖气刚停就风云突变,干旱了大半年,贵如油的春雨终于放下矜持慢吞吞的滴嗒下来,幸好是从夜间开始,泥点子对大家伙儿的侵扰得到最小化。温度随之骤降,才意识到前两日还热得被踹开的被子其实非常轻薄,只好裹紧再裹紧。

每个下午都想去刷山,可每每看见阴郁污浊的天色顿觉兴趣索然,要不要买个3M口罩?这个问题真是很头疼,于是愈发想拥有一辆可以带着我和车迅速抵达山脚的运输车。

如果不是xrf联赛,很难想像北京城原来已经有这么多投身于自行车运动的爱好者,观战或者参赛,或只是经过,从海淀车队5、6旬余的长者到刚刚长出胡茬的高中生,这个群体的人数和他们的购买能力都在以比GDP的增长更加迅猛的速度膨胀。今年联赛第一站已经省略了逐个喊号排列次序的环节,这个过程的冗长会让已经热身完毕短衣襟小打扮的车手们肌肉紧缩瑟瑟发抖。他们胯下的战车色彩斑斓,很多国际一线品牌都可以找到,完全不是两三年前只有giant、trek以及一些低端品牌的局面。

“这车架多少钱?”

“六万”

颇为震惊,怀疑是定制产品,循声望去,原来是辆time,而他的主人,一个陌生的小男孩,在背包上贴着大大的“磨合”二字,并有两行“请勿靠近,随时趴窝”的注解。

车手在装备上的投入与他们的玩儿车年限或是水平并不是正比关系(就像摄影爱好者们)。不只是上面这个time小男孩,我熟悉的一个xc高手,某车店销售,他把价值nw配件炫目而精良的山地车向那些家境殷实的中学生们推销,并以俱乐部的形式组织他们去老山、香山的小径——这些通常是有经验的山地骑手们经常出没的场所,感受俯冲在丛林间颠簸的快感,接受路人好奇甚至羡慕的目光,让他们迅速建立起从事山地车运动的热情,成为铁杆粉丝。当然,事情并不总在掌控之间,我听到的事故已有2、3件,对于这样缺乏循序渐进过程的阶越,意外是难以避免的,尤其对这些年幼缺乏准确而强大控制力的小朋友。

今年联赛,A组前六都是熟悉的老同志。除却piers、darren这些年轻生猛的老外,本地车手的平均年龄在30以上(34?),其中甚至有应该参加B组(45以上)的。而正是这个前六中的最长者,他在老外突围的关键时刻把第一集团的几个人带上去,才使得年近不惑的另一个双胞胎爸爸最后能拿到第二名,而这几个和老外抗战到最后冲刺的车手,他们刚刚加入了一个新成立的俱乐部中。DFH的广告贴里,几个人站在明黄的后援车前,双手抱怀,踌躇满志。而前六中唯一的毛头小伙,我的队友,他虽然血气方刚前途无量,但和我一样疏于练习,把学业和玩乐放在第一位,荒废了一个冬天。

自行车运动是老少咸宜的运动。好的业余车手,竞技生命极长,他们可以依仗战术、技巧和经验使得自己比年轻人跑得更快,更稳健。而团队战术的排布也是这项运动的魅力之一(仅指公路车)。竞赛不再停留在初级的靠单打独斗仅仅比拼个人能力的时代(当年郝氏兄弟独占鳌头其实也和他们哥俩儿的配合有关,他们有过一个当兔子牺牲另一个拿冠军的案例),科学的训练和配合使得在体能或器材上处于劣势(部分的)的个体有了和国外高手较量的资本,赛后就连另一个老外也有些惊讶:中国人竟然也可以训练的这样好(没听清,大致是类似的意思)!

与男车手红红火火逐渐壮大的欣欣向荣相悖的是,女车手在这两年并没有稳健的扩大。女子组,解子石作为俺今年公路车的处女骑(是骑不是比赛哦!),俺毫无意外的滑落到第三(赛前赛后n多人冲我打招呼:冠军!羞死人了)。第一是芳芳,这个现就读体育大学的前全国冠军,第二并不认识,但无论是听说还是目测(结实的大腿和黝黑粗糙的面孔)都是专业队下来的运动员。并不是给自己找借口有理由退步,接下来的认真训练希望能帮助我完成第二站的“the return of the king”,我纳闷的只是为什么还没有一个像我一样只是爱好者出身的年轻女孩子能够取代我的位置。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俗语同样适用此处,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精力的转移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是男生恐怕今天不仅是无法站上领奖台,而应该在n拾开外(比如当年的冠军张雨硕),然而,领奖的女生依然只有几个熟悉的面孔(除了第二),仍然继续着只要参赛就差不多能上领奖台的局面(取前六啊!),是什么浇灭了年轻女孩们参与的热情呢?

玩户外的女生不在少数,这个群体的数量和男生应该是可比拟的。玩儿攀岩的女生也不少(按照总体的比例来说,虽然这又是个小众项目),但为什么自行车运动就是彻底的阳盛阴衰呢?需要强健的体能?很多爬山的女生都比俺好。怕风吹日晒?爬山并不强多少。更危险?小五台和白杨沟,哪个更容易出事故呢?其实俺就是最好的例子,体能一般(力量奇差,耐力稍好),脑子不发达(山上摔的一塌糊涂),金钱投入有限(并不比户外烧钱),但还是坚持了这么多年,并且把这个当成生活的一部分。那么,是我脑子里有什么cycling基因还是她们缺乏骑车神经?

比赛结束时接受了Tom一个几分钟的interview,他正在试图让更多的女性老外加入到这项运动的中(生意人!)。我对"骑车有什么乐趣"的答案是:自由。这种自由在某种程度上是无可比拟的,是完全可控切实在手的。或者有一天,俺也会从事一些“吸引女生骑车”的活动,比如写一篇鼓动性的或指南性的blog 🙂

冬季XC装备指南

为cyclone写的命题作文,好像也没啥信息,愣是码了这么多字,admire俺自己!

(不谈公路。冬天实在不太适合公路,路面结冰爬坡危险,而且下山因为速度太快更容易失温。我一直向往能坐后援车下山,暂时还没实现的条件。)

冬天很多人就挂车猫起来了,来年春天复出。不仅仅是整个冬天的时间浪费掉,而且来年再骑需要很长一段的恢复期,并不划算。

北京冬季漫长,从11月初到来年3月下旬,漫漫严冬对cycling的确是很大的障碍,想出去动弹时总是对着窗外白茫茫的世界望洋兴叹,害怕室外寒冷难以忍受。其实,在合理的时间和适当的装备的保证下,冬季的骑行并不算太困难。

首先请选择好出行时间,应该在8点以后至下午4点以前。早晚寒气逼人,这段时间气温慢慢回升较适宜户外运动。其次是最好在无风有阳光的天气,午后沐浴在阳光里欣赏西山晴雪是件惬意的事,尤其是在经过辛苦的爬升之后。拜北京干燥的大陆性气候所赐,这样的天气并不算稀罕。

好吧,现在切入正题,开始谈装备。基本结构是这样的:

上身:内衣+长袖骑行服+风衣

内衣:排汗内衣or短袖骑行服(可以考虑要不要加袖套)

购买场所:各大户外店

长袖骑行服:根据气温选择薄厚。不太冷的时候可以穿带薄绒的骑行服,decathlon或者淘宝上都有,价格150-250之间,更冷的时候穿厚绒的骑行服(比如俺现在的UCC长袖),或者用更常见的抓绒代替。因为爬坡时穿在身上,绒别太厚,且最好选择开衫以便散热。

外套:薄或厚的风衣,这个是为下山预备的,不太冷的时候可以选择薄膜型的风雨衣(捷酷有款130的,据说还成)。我曾经买过nike的GTX风衣送人,也是薄款,非常轻便,不过价格也非常可爱。气温更低时可以用正常的冲锋衣代替,就是背起来比较麻烦,我从不穿。去年冬天穿的是平时上班也可以穿的一款普通防风衣,当然很不专业,就是图他相对轻,n年前打折不过100多的东西。今年添置了捷酷的防风外套,正常折扣价是300出头,款式效果都不错。decathlon还有防风mj也很实用,200不到。

薄厚抓绒和薄厚风衣应该根据天气合理搭配,保证下山能保暖不透风。

下身:薄、厚骑行裤+防风外裤,根据天气搭配

单品都可以在淘宝找到。从前冬天都是1条骑行裤,根据气温选穿不同厚薄的,但下山时透风还是冷。今年在淘宝掏到一条sobike防风骑行裤,200不到,前面防风后面透气,居然正好是俺的尺寸,12月里面穿短骑行裤+腿套配这条,上下山都热,最冷的时候里面换成薄绒长骑行裤,整个冬天应该没问题了。

帽子+头巾+手套+鞋套,极其重要的配件

帽子用抓绒的,带盔时可以用护耳或者头巾先罩住耳朵或者整个脑袋,更冷时脸上也可以蒙上头巾,trek200左右的长指轻薄又防风,或者也可以在普通骑行手套外面加一副抓绒,肯定更暖和。没有鞋套的话多穿双袜子,事实上我穿上鞋套还是冷,可能没有找到好的鞋套。如果没上自锁问题会简单些,登山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低帮的轻便些更好。

这些都是在春节期间最冷的情况下的配置,应该可以保证你整个冬天没有后顾之忧了。

冬天骑车千万记得要背包,上山前把外套和配件都塞进包里,呼呼冒汗时不会闷热难受不会让内衣湿透,下山前再一一穿上,并趁着身体还热时出发。这些都是简单的道理,但却是让你有一次愉快骑行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