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在一起

想换手机,但是CDMA制式下搜索不到一款性能价格都心仪的;想攒台式机,结果这礼拜村里
的内存涨幅堪比楼市。上天永远不能随人愿,好在,今天我们在一起。
 
心爱的人们一次次分离,我们像种子一样被散播到没有交集的土壤里,在手机网络触手可得
的年代愈发疏于联络,甚至想不起来在节日纪念日对彼此问一句好。我把这归咎于没有言语
也可以用心灵交流的默契,但其实只是深入骨髓的懒惰和一点点沉溺于小宇宙的自我陶醉。
 
所以,当有大院以后,我愿意在这里唠家常,有几个喜欢的朋友和舒服的气氛,仿佛一个弥
漫着温柔音符的小酒吧,一圈友人近在咫尺,抿一口酒,谈笑风生,微醺的夜,昏暗的灯,
夏夜的风,帷幔飘逸。
 
大院的第一次骑行活动,虽然人员不齐整,想来在不远之处和万里之外的两颗心一定也是蠢
蠢欲动恨不能行。最佳后援车再次同往全程护送,路线新鲜又熟悉。从门头沟前往109,不
多久即遭遇堵车,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雁翅。跟在大货车后面很焦虑,在一串小轿车超越的
间隙也跟上去,但速度太慢,整个动作被大幅拉长,想要快速超越并线的须臾前方有车辆驶
来,我抓紧时间急速转向,后面大车尖锐的几声急刹车,车身最终跨越了一条单车道回到马
路右边缘,心里阵阵发慌,担心大车司机后来经过时会大声教育我几句,好在并没有发生,
毕竟发动机的轰鸣下,嘶喊都是徒劳。
 
菩萨鹿道路宽阔延绵,骑很久并碰不到一辆车,偶尔一辆路过,尾气都来不及留下已然消失
不见,就好像它们从没来过。和王老师交替领先,我们都有不在状态的理由:天太热!阿壮
的书:重返艳阳下。而此刻,我们感同身受。黑色的袖套最大幅度吸收了热能,灼烧感刺激
着胳膊每寸皮肤,爬坡的时候会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干这件事,下坡的时候风声四起,
飞速升高的码表数字带来了原始的感官刺激,刚刚的疑惑被抛在脑后视而不见了。
 
返爬高涯口依旧是在和阳光、海拔这些自然因素做斗争。丑飞出发不多久用自己的声音手势
模拟了形如风的发枪过程,然后嗖一下窜了出去,很快再见不到。起先剩下的三人挤在一团
,慢慢队伍逐渐拉开,大家各自为营再顾不上其他人。在光秃秃的道路上我努力找寻零星分
布的一点点树荫,看汗水从镜框斜斜划出一条线,有时候它们义无反顾的流进眼眶了,眼睛
不由自主的眨巴两下,很不舒服,但渐渐也就习惯了。超级后援车里的后勤同学开始发挥主
观能动性,不仅出现了横躺在马路上的摄影师(当然,并不提倡),继而构图画面上又增加
了在一边摆pose喊口号的围观群众。这组生动活泼的照片后面其实经过了摄影师的精巧构思
和参与人员的反复彩排,所以谁看到了,在骑手之外其实更应该留心图片后方那些由衷绽放
的笑脸。
 
之后的路线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雁翅餐厅的面条,东方红山脚的小桥,所有可以历数的细
节我们一一实践,所有出人意料的故事都没有发生。回到龙泉宾馆将近五点,但阳光依旧丰盈,
这个盛夏,后面会有多少酷暑难当呢?
 
回城路上,王老师的小篮在大卡车小汽车的缝隙里穿梭,我们的身体不断发生着水平多个角
度的位移。无眠说:“我那是亲孩子”,我紧跟:“我还没有孩子”,丑飞补充:“我还没
娶媳妇!”全车一阵爆笑。
 
所以,如果乘坐小篮,请您先买999!

传说中的东大高

来仔细的写一个游记吧,我想等我老了再看看现在的游记会很幸福的
东大高是很恐怖的,一天6个坡总上升不知道有没有2.5km,起初不敢想象,但是看到东方红上不少人都能完成,包括44岁的王老师,我就开始心动,想挑战一下
为了这次的骑行我作了小小的功课,先是参考王老师和运动的计划,给自己准备了一个鸡蛋和3小块dove;头天晚上还象征性的检查了一下车子打了点气;早上出门稍带上气筒备胎,虽然我并不会换胎,也不会有会修车的人陪伴。。。。
在楼下狠狠的塞了2个包子1个鸡蛋,毕竟这是此行我必须依靠的,很撑,我只好郁闷的上路了
记得东方红mm团是6:40出发的,我比他们晚了1个多小时,心想这下碰不上了吧,结果从龙泉饭店开始就碰上一拨一拨东方红的人,晕~爬上苇店和东方红时超了无数人,实在不是故意的,他们休闲游可是我还得赶路,心理没底不知道晚上几点才能回城。。。。
第一次休息是在雁翅,买水,喝水,发呆,我一路都很慢,一方面有意压着速度另一方面脑子也不太能集中精力,像放电影一样想东想西想工作想生活,不得安宁,就在这样混乱的状态下开始爬大村了
这里的景色还和记忆中一样好,似乎上次我不是一个人的,一路有人和我说话。不过一个人其实更好,调整好齿比摆速就安静的往上踩。上次来的时候还是早春,树并不多,到了上面更是满眼的土黄让人烦闷;现在却是生机盎然,很深的绿色填满了山野,泛着油光散着清香。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在压马路,整齐的柏油路和路边的葱郁构成了一幅优美的画面,加上蓝的天白的云,这个世界真和谐。幸福的享受这山色,我开始下坡了。。。
来过3次了可是我还是很路痴,问了2次才确定没走错。按照计划我在爬高崖口之前休息第二次,吃掉鸡蛋和一个巧克力,接下来我不会缺糖了。。。其实这买3的最后一个坡很小,不过是东方红级别的,只是有的地方比较陡,我的速度一度掉到了10以下。也不着急,毕竟今天的目标是完成而非速度。以前的几次我都是一个人先登顶的,然后吹吹风等着后面的人,他们常常在拍照或是流连于古长城的残砖间,只是我眼神不好,从来看不到这些东西。这次没人需要等待了,我一口气下到流村,速度终于high到了60,感觉有点飘。。。。
补水以后马上开始反爬了,还背了一桶饼干以防万一,结果这桶饼干一直被我背回了家。。刚才下坡的时候一直寻思这个HC级别12km多的坡我能否一口气上去,或者我能否不推车上去:毕竟已经爬了3个坡身体已经比较疲劳了。只是本着慢慢晃的宗旨一点点的往上爬,摆速也一度徘徊在60以内我自认为的垃圾摆速。也许是心理暗示,一直想着还有好长好长还要费好大好大的劲儿,结果不知不觉就登顶了,虽然是68min超出了比赛的关门时间,但我还是很满意的。基本上登顶的时候大气都没出,我果然很会控制节奏啊。。。。。
继续不停的下到大村,赠二之前吃掉了最后的巧克力,我的体能保持的还不错。其实这段基本是丘陵,很容易上速度,没费劲就上去了,欺骗观众啊,还号称一个坡。。。
到雁翅时才3点,比我预计的大大提前了,又看到了mm团,休闲游回撤了。吃了这辈子最难吃的面条,扒了了2口就放弃了,还好,只要2.5¥
反爬东方红之前一个小插曲,在我一点不觉得疲劳的时候左腿内侧突然抽筋,不理解啊不理解,只好停车放松一下,看来都是今天没喝牛奶惹的祸。。。。。。反爬很轻松,继续验证了今天一个奇怪的感觉:这个是东方红吗?除了少数几个地方,我基本都没费大力气,感觉整个比原来缓了2个坡度!
继续超了n个有gg陪伴的mm,没办法,没人陪我说话只能闷头爬坡呗~冲刺冲晚了,结果是14min多了一点点,想来按照今天的体能应该达到13min半的
6个坡爬完了,人一下子就松弛了,平路慢慢踩回家。突然感到很疲劳了,但是没饭吃,唉
一点数据,我的时间统计
爬坡时间
去-东:15min 大:48min 高:20min
返-高:68min 大:?    东:14min
dist/day:188km ridetime:8h55min avgspeed:21.34 maxspeed:60.8

灵山隘口狂奔记1

这是一次很神奇的骑行
在妙峰上无意中听海子说想去灵山,正合我意啊,对我的车车很有信心
然而之后的工作日才发现我很难抽空,而海子已经约好他的两个同学了
忙的像陀螺,天天加班直到头天晚上才赶出活来为第二天的狂奔腾出一天时间,不容易啊
早上7点20多我才赶到航天桥西北角,海子和我前后脚,才发现海子的那两个同学都不来了,这一路只有我们两个啊
这个zt和我沟通有问题,前一天晚上n个短信的交流结果居然带了2把气筒,
好吧,和面包巧克力通通塞到我的水袋包里,出发
城里的道路很拥挤,n个红绿灯,不着急,慢慢溜达着吧
骑着骑着发觉后轮不对劲,一颠一颠的,没气了?找个地方补点吧
可是在模式口打气以后仍然是这样,跟在海子后面这个郁闷啊,终于搞明白是外胎龙了
明显鼓了个包出来,哭~~ 控诉lbs的正新垃圾胎!
过了龙泉开始编队赶路了,其实就是海子领骑我老老实实跟着
第一次公路跟骑,慢慢搞懂了海子的手势:跟上、绕开、有障碍,我是土人啦!
一会儿来到了东方红脚下,找了个树丛扔了把气筒下去,出发
之前我一直怀疑海子的状态,前个周末居然在妙峰山下睡觉,ft
不过上了东方红我就放心了,这个孩子一路摇啊摇啊就摇到我的前面几百米,然后慢慢消失
在视野里
想想不能追,也追不上,后面还有13km的爬坡呢
大概15min左右上去了,海子据说是13min,嗯,我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