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

三八上香山,小路被厚厚一层积雪覆盖,骑行艰难轮胎常常空转。一个月后的黄山赛,犹豫再三还是舍
不得换成短衣襟小打扮,中午的阳光灼热无遮拦,行走在停车场空地上,身体绵软如同一条士利架般可
以化开融进土壤。五一长假,某个傍晚沿袭从前刷山的路线蹬上鬼笑石,眺望夕阳慢慢落在山的那一边
,记录晚霞的姿态、城市缩影,呆望,下山,沉沉暮色中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从冬末到立夏,其实并不到2个月。
 
三月初公司搬回城里,告别了十一学校、雕塑公园,原本每个清晨我会从它们身边次第经过,想到未来
并没有机会再和它们说你早,也有一丝怅然,尽管那个校门口每到下班都会车水马龙挤成一锅粥。曾经
为取个包裹在附近小区四处打听某个邮局,经过很多从未涉足的小胡同,路过刚刚拆迁的一片废墟,最
后在浓荫蔽日的社区深处找到那座不惹眼的房子时已耗费了大半钟头,无奈的载着未曾料及的20kg大纸
箱骑回公司,小心翼翼在每个红绿灯路口等待,再起步,晃晃悠悠。
 
某个五一长假的夜晚辗转不能眠,听王菲的声线气若游丝乎远乎近,愈发清醒。于是起来,开电脑,看
24小时,听听不懂的标准美语。从很深的夜到天色微明,再到日光普照小鸟在外面高高低低的吟唱,不
过几个钟头,我在安静的小屋里经历了劫匪射杀人质、神经性毒气在公共场所释放、飞机被劫持等一系
列紧张刺激的情节,看到无辜的人们一个个死去,丝毫没有倦意,只是忽然想到下午还应该去旱河路刷
几个来回,放弃真相大白天下的最后结局,上床倒头,昏昏沉沉也就睡着了。
 
这几日每个清晨去旱河路绕圈,夏天的装束还挡不住初夏的微凉,好在蹬车不多久就有热气升腾,有如
一件外套护住裸露的大腿胳膊。平路练习时分,太阳缓缓升起,旁边纤细的小树在地上投下颀长的影子
,在车轮下飞快压过,有如无法重来的人生,尽数后退。休息时转头朝向东方,一片耀眼的光芒,即使
眯起眼睛仍然看不清什么。默默对着空气说声早上好,如果谁听得见,是否会对我微笑?

远去的黄山赛

如果可以很想把上周四到周六夜里的62小时从记忆里抹去,如同我的相机没有留下任何黄山掠影,脑海也没有任何关于这次的比赛的回忆。然而最终的成绩单末尾处始终还是留下了我的名字,网上甚至还能搜到比赛中劳累的身形,历史已然铸就,我无法篡改。犹如身上的伤口,即使愈合不再疼痛,新鲜的痕迹依旧醒目。可能在太多的一帆风顺后偶尔的挫败愈加羞愧难当,同时也更发人深省。
 
火车上的20小时并不如预想那般度日如年,虽然空气混浊噪音嘈杂,读书听音乐聊天睡觉时间消逝总算正常,然而下火车后噩梦渐渐袭来。首先是扛着20多公斤辗转n百米,精疲力竭到头晕目眩,之后行程与预想不符开始惴惴不安心神烦躁,而清晨微寒的空气里身体不由的瑟瑟发抖继而胃口一落千丈从此没有在黄山正常进食一顿,而肚子却开始咕咕囔囔只得不断往卫生间跑。所有的不完满悄悄心头压下砝码而沉重暗自滋生。在到达比赛地点后住宿又无法落实,不断更改计划,导致之后的夜晚在各个旅社之间奔波。待暂时安定后金陵宾馆的车友们早已离去,只得独自一人骑行10多公里前往比赛场地,午饭也因为时间紧迫而省略掉。然而试完一圈就暗自担心起来:赛道平路太长,而狭窄的下坡对技术要求很高,无疑我会因为技术薄弱丧失很多时间,而唯一能够建立优势的上坡路段长度有限且坡度平缓,能够赢得的时间少之又少。晚上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安定下来,而姗姗来迟的晚餐虽然可口的徽菜种类繁多我却几乎难以下咽,就着汤水勉强塞了半碗饭下去。来之前的一点小小的信心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在夜晚睡觉时已消耗无几,夜晚不断从梦中醒来,对任何的小动静敏感异常。
 
比赛日清晨几乎是看着闹钟起床,早饭变成了填鸭式,一边想吐一边摇头晃脑给自己一点动感节奏假装它们是美味珍馐。之后去朋友房间取落下的眼镜、上大巴,很快到达比赛场地。赛前试车,前拨头天晚上仍然没调好,上大盘不够流畅,甚至有时上不去。找技师调车,反反复复好多次,仍然达不到最佳状态,不过凑合能用了,却为后来的比赛埋下了陷阱。
 
心怦怦跳的同时终于发枪,道路狭窄前面男选手泱泱一片挤作一团找路也变得困难,要不被其他选手落下只得在夹缝中左右游走超越其他人。几个主要对手在前后分布,本以为自己跟住了最重要的竞争者,许久才发现这只是穿同样服装的洋鬼子,估计对手早已蹿得无踪影了,只好继续郁闷无奈的随大流跑在土石路上。
 
经过无法骑车的竹林终于开始了上坡,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段,可是坡度不大,我的状态也很一般,没有和对手拉开太大差距。不过鉴于要跑两圈体能必须有所保留不敢全力以赴,缺少心率表的指示,只好跟着感觉走了。有限的上坡之后很快是山顶的平缓路段和紧随而至的下坡,claire马上超了过去让我有些吃惊,之后ff也在一处下坡冲在前面,于是心慌起来,不过很快发现在这段松软土路陡坡我并不算太吃亏,居然能够紧跟专业选手,这完全归功于冬季跟着粉丝混迹香山小路的磨练。不过终究还是弱了几分,隧道后的羊肠小路,复杂的地形和遍布的小落差,在这一车宽小径我还是无法随心自如,速度明显迟缓被后面的洋鬼子gogogo逼的无处可让狼狈不堪,于是他们在后面的小上坡反过来成为我的障碍也不好抱怨。此时我落到第四位处境不算太好,下一圈23km其实不算太长,我有信心追回到第三但不知赶超claire是否还有希望,不论如何此刻只有按照自己的节奏往前跑了。
 
在本该一马平川纵车疾驰的田埂缓下土路上,在换成大盘的瞬间终于发生意外,链子跑到压盘外面去了,一刹那心凉了半截,头脑一片空白,机械故障——我最害怕的状况,还是发生了。无奈的下车上链条,之后眼睁睁看着广东深圳的选手一个个过去,着急却无能为力。上链条变成如此复杂的工作,我几乎在过去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才完成,欲哭无泪。
 
耽误了大概2、3分钟终于把传动系统恢复,爬上车时心里一片凄凉。不过实在不甘心就此放弃,暗自鼓励自己:我爬坡好,耐力好,一定能把她们追回来。就这样走没几百米,我又一次按动了前拨,链子再一次义无反顾的掉了出去。
 
这一次心理彻底崩溃,完全没有任何继续比赛的心情了,看着旁边的选手逐一鱼贯而往我只有无奈地叹息,或许继续比赛还能拿到名次,或许我还能用较好的能力证明些什么,但我已经完全没有比赛的动力了。于是,在这离第一圈终点近在咫尺的油菜花地里,我决定放弃。骑到终点出退赛,我竟然没有一点疲劳感。
 
鉴于心情极其沮丧,当晚就改签机票回京了,相机都还没拿出包,来不及欣赏任何秀美的黄山风光。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只在这里睡了一晚,背包却重达8、9kg。

春风得意解子石

今天的比赛并没有多少新鲜之处,30来分钟的比赛虽然奖金不高但大家依旧兴致勃勃争先恐后,完全乐在其中。天公作美,成绩都比去年好了些。领奖台上人物有不小的变化,去年的前六今天大部分都在其他角落做着自己的事情,意料之中,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竞赛只是一小部分。今天的第一是Darren,这个澳洲人来中国并不久,去年是陆士运,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否在美国参加职业联赛?
 
我的比赛感想也愈发乏善可陈,和男生们较劲,不断给自己加油,排除杂念只想不断追赶超越,然后顺理成章拿到冠军,没有更多的精彩。比完了对成绩挺满意,比去年提高的2min(很大部分归功于没有去年的大风),比对手快了6min,对黄山赛更有把握。不过这时再看成绩单,男子第一是惊人的29’41”,天壤之别,又沮丧起来,这辈子估计没有希望进35′,前途渺茫…
 
比赛最高兴的还是见到许多熟悉的车友和他们的家人,人人脸上都有随意流露的舒适,在这个初春晴朗的天气如同枝头含苞的桃花一般融入漫溢周围的暖意里。赛后场边休息,默默站在旁边四下张望瞥见一张张微笑的脸也有酣畅的满足感,更胜于第一名带来的惊喜。王老师的夫人依旧沉稳安宁,从容不迫端着大炮充当王老师摄影师的角色;无眠的丈夫继续履行司机的职责克尽职守,一路给夫人加油助威;丑飞和mm正处于热恋区,可以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可以不知道自己的成绩是多少,但是对mm的寒暖尽在掌握;老沈说自己胖了五斤,上上下下细细观察了300眼我只能归结为长到肚子里去了;李铂同学又生病了,得知他114斤的确切体重再打量一下他弱可凭风的竹竿身材我不知道该羡慕还是同情。还有依旧帅气的张宇硕,裤子带两块大布丁的崔凯,瘦下来精神不少的笑笑,一张张脸孔都很熟悉生动,应接不暇,打招呼的简短两三个字也有不加掩饰的热情。
 
活动结束后4辆汽车载着14个人前往传说中的柳沟吃豆腐,痛快的一顿美餐吃得生龙活虎。回城路上终于在温暖得有些燥热的车厢里疲倦的闭上眼睛,任凭身体随着飞奔的骑车微微晃动,有酒醉般的不由自主,然而蜷在车架下的双脚竟然偷偷肿胀起来。

突然发生的中奖事件

绝对是本年度最大的意外,就好像天生掉下的馅饼,一不小心就砸到我了,百年不遇的,嗯。
黄山赛无法成行,郁闷不已。就算我可以不考虑比赛对未来身体可能造成的潜藏后遗症,这两个礼拜体力也的确下降的利害,今天刚刚爬了个G109上几个小缓坡身体开始抗议了,于是上东方红的时候索性完全休闲,陪阿敏慢慢溜达。之后他们继续绕大圈zn,我老老实实晃悠着回家吃饭。这样的身体状况,即使可以去黄山也不会有任何好成绩的,估计会受打击,信心受挫,从此不敢出去见世面了。。。。。
继续说意外吧。
昨天下午nordic way公司的夏云小姐给我打电话,觉得她可能是要说8月挪威比赛事情。开头说到黄山赛(也是他们公司办的啦),我坦白不去了,她说没事,话锋一转,谈到六月去瑞典参加环瓦藤湖300km的那个赛事。本来应该是trek公路精英赛的冠军赵蕊去的,没想到这个小孩不到18岁,而第二名是她的同门,均为密云体校的孩子,同样不满18岁,都达不到出国比赛的年龄门限,这样,去比赛的名额就堂而皇之落在我这个第三的头上啦!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我听的晕晕乎乎的,夏姐让我下礼拜黄山赛结束她回来以后把护照号告诉她,要开始办手续了。
本来今年的嘉年华公路赛我有明确的目标—努力取得冠军明年去瑞典,没想到不费吹灰之力,他自动跑上门了,呵呵,这样我今年岂不是什么动力都没有了?
anyway,10个多小时连续骑300km,这样艰苦的比赛能完成就是最大的光荣,接下来的时间要好好准备了,不想太丢人,到时候!

不一样的一周

这周注定会与众不同。
从来没有一个礼拜从来不去gym练力量,不用骑车,不考虑哪天要早起骑车逛老山,晚上下班以后去溜黑陈路。就这样空洞没有运动的一周,可以懒散到下班就回家,并且是晃晃悠悠时速不超过15。虽然感到肥肉在腰间默默累计,筋骨受迅速失去活力,我也无能为力了。
既然完全放弃了黄山的赛事,更可以心安理得享受在家看电视啃猪蹄和yy游戏的fb生活。不得不说放弃其实需要很大决心,一直在去与不去之间挣扎,如今医生帮我下了结论,我也就不用耗费更多脑细胞了。
天天吃某种怀疑和猪蹄有关的小片,忍不住我想自己炖几个猪蹄好好啃啃了!对海底捞的猪蹄还记忆犹新,自己做应该味道会一样的好吧,一切有待下一步实验了。

同工不同酬!

女权运动展开这么多年了,中国更从来都是“妇女能顶半边天”,但是现在男女不平等是随处可先,比如2006横空出世的黄山山地越野比赛。男女同样是90Km,赛道一模一样的,但是女子奖金仅仅是男子1/3左右,完全不顾女生需要付出的更多时间和汗水。四大满贯都男女奖金相同了,这个小小的业余自行车越野赛居然相差如此悬殊,气愤!
不过总好过另一个奖金颇高的公路爬山赛–衡山赛。后者根本不设女子组,巾帼们都去和小子们一拼高下吧,这个叫open r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