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ulta a Xi’an

标题全为应景~

去西安的路途不算太遥远,河北、山西、陕西,区区千里余。不过刚出北京就与撞车事故擦肩而过,前面的马六突然失去控制,左右打轮,随即撞在路边护栏上,好在司机反应及时,狠劲一脚刹车,在祸车半米外停住,没有追尾。迷迷糊糊中被突然的制动弹出又拉回,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定神看,马六前脸已经完全损毁,扭曲的车盖,苍白的发动机,好在乘客毫发无损,走出来绕着车仔细瞧,呜呼哀哉。

继续走,山西境内一段高速封闭,国道上弯弯绕绕走走停停。傍晚前驶入陕西境内,天色愈来愈凝重,雨就唏哩哗啦下下来,进入古都已成瓢泼。后来才得知,雨已经下了一整天。

一路念叨着向往已久的羊肉泡馍和油泼面、岐山面,晚餐却是江山一片红的川菜。味道普普,功效显著,导致之后两天排泄系统完全崩溃。

第二天的比赛过程大约是最不堪的一回了。公路,冲刺前一个弯道,0.1秒的时间,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导致压弯路线完全错误。起因好像被挖去了一般空白,瞬间脑海里的反应和去年太仓如出一辙,只两个字:完了!山地本来信心满满想扳回一局,哪知道比赛完全是在一片烂泥地里抗车玩儿,眼见着从第二落到12、13、14,眼前还是漫无边际的泥塘,身边的姑娘们推车抗车嗖嗖而过,我无望的在泥塘里打转,腰钻心的疼。深一脚浅一脚,步履维艰,有那么几段甚至难以把小腿从泥巴里拔出,想起了野外生存里教人如何渡过沼泽,用的是匍匐前进的招数,于是俺也尽量效仿着斜向发力拖起脚而不是直直的上提。

赛后心情迅速平复,再不像当年的黄山赛,退赛后满腹挫败感,非要亲人绵长的拥抱才能释怀。毕竟只是一场比赛,胜败乃兵家常事,机会还有许多那么多。哪知道随后就是腹部绞痛纠缠,夜晚同学们在回民街满怀闲情逸致的压马路,俺一小时冲进卫生间一回,横加打扰。满街的西安特色,贾三和老孙家从眼前纷纷而过,可惜那些充斥着茴香孜然的烧卡美味这会儿都对俺敏感的消化道都变得辛辣刺激,不堪忍受。

第三天早晨离开时,古城仍然灰蒙蒙一片,不知究竟是阴天还是西部城市恶劣的空气质量所致,遗憾。

2008 cyclocross第二站

温榆河畔已经成为cyclocross公路越野的固定举办地。在白桦林间穿行,落叶厚厚一地,赛道崎岖起伏,加之旁边卖力加油的车手和工作人员,比赛充满乐趣。
 
DSC_1813 
 
初冬,白桦林  和秋天同样漂亮
 
DSC_2151 
 
比赛组织者,一大早就来收拾了,非常辛苦!
 
下面是elite组
 
DSC_1626
 
一出发trek中国区老大麦德宝就一马当先,蒙古小孩也不甘示弱
 

继续阅读2008 cyclocross第二站

白杨沟众生相

 比赛成绩令人沮丧,之字弯拉开差距,通过以后竟然看不到前面人的影子,所幸放弃,按照低5%左右的心率骑行。这完全可以归咎于最近一个月没有认真骑行的结果。照片上看,脸盘圆润(脑袋更大了),身材粗壮。痛定思痛,决心恢复每周的香山常规骑行,周末不再休闲游山玩水;gym加大力量练习,开始做深蹲;认真执行减肥计划,避免吃零食、甜食、夜宵、油炸食品,争取下月恢复去年夏天的体型。

比赛中DarrenPiers从身边悄然无声的经过,迅速消失在视野。之后好一会儿才是look众将。欧美选手体型高大,肌肉修长,线条清晰;黄皮肤的亚洲人通常要矮小很多,虽然同样纤细,但明显力量不及前者。国内能与这两个白种人较量的可能只有广州深圳以三巨子为首的一小撮精英。不知道北京什么时候能够产出更强悍的本土选手,当年的郝然、小强,或者不再骑车,或者远赴蜀地,如果还能维持良好的竞技状态,会不会旗鼓相当上演一场酣畅淋漓的激战?还有Steven,回到美国的他不知道和Darren比较哪个更有胜算。黄山赛起头的一马当先,但后半程不够强劲,被Piers反超,只落得第六。从以往的战绩来看,山地赛表现的确不如轻松游走于各类艰苦的户外赛事的法国人,不知道在公路爬山这样的强项上是不是能够挽回一些?所有北京自产的年轻小将,他们总是从默默无闻到突然爆发,一两年间迅速崛起,在联赛中令人眼前一亮,但巅峰期不过12年,工作、学业、伤病,之后就迅速陨落,颇为可惜。今年look的两员小将,站站都登上领奖台,表现抢眼,不知道在这种半专业团队的熏陶下能否将自己的竞技周期延持到合理的水平,甚至和南方巨子们看齐,3、5年间都有一流水准。这是一个有趣的试验,值得拭目以待。

别人用我的相机抓下了一下冲刺场面,可惜对N+系统的不熟悉导致多张模糊,而之后自己拍摄时,区域对焦模式下的测光也很古怪,很多都是用RAW拉回来的,效果相当一般,做小图的时候批处理,有些pp的颜色过于饱满,懒得调了。技艺有待提高。

 

下面是pp时间。

 

 这个人叫小龙的人,他永远一身红,不论穿夏秋冬,算是标签了吧。

 这应该是全北京最各色的一辆小轮车了吧,车架的样子完全是不被UCI认可的,不过人家就是喜欢,毕竟是亲自设计的嘛

 Darren,他就是Darren!

 Piers一直和Darren并肩作战,直到撞线才分开,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继续阅读白杨沟众生相

China Vélo Adventure

China Vélo Adventure是一个类似MOB(Mountain Bike of Beijing)的组织,召集l老外在北京周边骑车,继续他们喜欢的户外活动,并藉此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同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公路车,没有越野,完全在优质公路上体验速度的快感。这个组织的发起人——比利时人Tom(蓝皓飞),一个在北京的体育记者,同时也在经营自己的自行车运动公司(可能还有其他职业)。Tom是TCR(trek china race team)的一员,在几年间的各种赛事和我逐渐熟识,经常在比赛前后聊两句天,唠唠家常。他的lp是马来西亚人(和瑞士铁人李铂一样!),会说简单的中文和少少粤语。最近他把我加入乐CVA的邮件列表,每次活动前都热情邀请参加他们每周末的骑行活动。

前几周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白杨沟的绕圈活动。那次没有运输车,人丁稀落,高手罕至,混迹在队伍里很是从容。我第一次座上了“使”字头的车,第一次和在mob百公里初识的大使(or领事?)大叔近距离接触,对他强悍的体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这周,在Tom的邀请下,我再一次混迹在一堆操各地口音英文的老外之中,参加他们十三陵-四海的绕圈活动。这次举着peloton的旗号,有分别拉人和车两辆运输车,声势浩大。我也乐得蹭免费车,只是集合时间过早,撞上头天夜里隔壁大娘哭天抢地直到凌晨,早晨5点多爬起来时仿佛梦游。

车上倒头睡觉,迷迷糊糊间听旁人的自我介绍,五湖四海,完全一个小联合国。Tom解释说租车费用由trek公司赞助,他们希望藉此鼓励更多人参加这项运动,同时带动一批高端人群的消费(也的确有人回到城里后马上就去xrf修车或者升级零件的)。

image

原来是16人队伍

从长陵停车场准备出发,开车的座车的聚集一堂,才发现前面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其中一个还穿着TCR队服。揉揉眼睛仔细看,果然是Darren和Piers,TCR最强大的两元猛将。一个是孤身战Look群雄回回都完胜的澳洲铁人,100km超级马拉松7h多完成。另一个则代表了业余XC选手的最高水准,两届黄山赛的冠军,2小时左右的比赛只比李富裕这个在职业队效力的中国国家队顶级选手慢半分钟。倒吸口冷气,心道不妙,有这样的高手,我就是装上马达也不可能跟不上呀。

image  

好看的小腿,我也想要!
继续阅读China Vélo Adventure

贴在cyclone的年终总结

发信人: xxxxxx (比天空还要远), 信区: Cyclone
标  题: 滚动的猪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29 18:35:33 2007), 站内

这一年,如果我在北京,如果没下雨,周末肯定会去爬一次山,也有一天公路一天山地的时候。

年初跟着最亲近的一些人在香山雪地越野,上山下山技术都有显著进步,当时为了黄山赛而努力提高技术,而然香山却不是一个能够锻炼体能的地方。

于是四月去了黄山,第一次自己外出比赛,难度完全超过想象,被很多比赛以外的因素困扰,住宿无法落实,水土不服,心情郁结,全无食欲,赛前还有机械故障,虽然被trek和sram的技师调校,但还是埋下隐患。第二天的比赛果然惨败,一出发就被ltt甩掉,最后因为机械故障退赛。即便没有故障最好也只能是第三,甚至输给最后第二的clarie毛可兰,这个从前爬坡总是比我差很多的美国人。比赛当天立即改签机票深夜赶回北京。好在某人来接,给我很多慰藉,一下子什么都释怀了。

接下来天气愈发暖和,开始专心公路。说来十分惭愧,不要说去年10小时的300km,今年甚至250都没跑过,200出头就开始崩溃。五一和一群人绕了半个白河,午餐的饕餮毁掉骑行节奏,最后回兴寿的引水渠完全是被某人拖回去的,想想去年也是在同一条路上被同一个人拖回去,这段路已经成为我的一处疤痕。不过引水渠之前吃到了今年第一个也是最甜的一个西瓜,两个人在路面一阵风卷残云,惬意油然而生。

夏天赛事慢慢频繁,xrf各站联赛,shimano北京站和沈阳站,金港夏夜狂飙,我喜欢和高手同场竞技的刺激,也被TCR一帮高手绕圈时拉得眼冒金星。今年的金港我已经难以跟上A组TCR几元大将的小镇营了,完全是平时缺乏高速耐力训练的结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的结果很正常。

夏天下班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刷山。每周两三次,在骄阳慢慢褪去的五点半出门,四十分钟后和走山的人们一块儿从海二出发慢慢爬上鬼笑,对着夕阳发呆,默默想一些不知所以的事情,几年之间陆陆续续的零碎片段。第一次把刷山的时间提高到30min以内,但是距某人的27min还是差很多,想来要追上只能是妄想。回城路在固定的小铺子买一瓶可乐。老板慢慢和我熟识,每次都要寒暄半天,称赞我勤劳。他不知道,这其实只是我必须做的一件事,和吃饭睡觉一样。

秋季接二连三输了几场比赛。八达岭滑雪场两次完败,ltt都奇怪我怎么状态这么差。甚至年末的单车工作室爬山赛,郑汝芳,这个昔日的全国冠军似乎又恢复的当年的神勇,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应该在为某项户外赛事积极备战,而忙于学车的我自然无法匹敌。

在比赛随着寒冷的冬季而慢慢蛰伏以后,我重新回到年初的状态,在香山小路慢慢磨练技术。然而琐事缠身,包括家人的病情都令我神伤不已,练车也愈发乏力。不过好在得到杨柳同学的指点,我第一次毫无停顿的从山脊下到水库,第一次信心满满的下了后山到水库的碎石灌木丛小路。就算没有护具,对这些路段我也不再畏惧了。

明年我会有更好的器材,全碳架的公路和山地,不过那些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多乐趣。可能随着未可知的工作变动,比赛将不再占据我大部分休闲时光,不过,无乱如何,我还是会在山路上享受那些汗水挥洒的瞬间,那些不断突破和挑战带来的喜悦。

沈阳两天两夜(1)

在沈阳大街上习惯性扫视车牌,都是辽****,恍然悟到这里是辽宁,不是吉林,我对东北的认识实在混乱!

撇开车牌,从车窗里窥探到的景致和北京实在没有太大分别,有如巨大的北京城我从熟悉的海淀区空降到另一个**区,隔着几个block,楼房建筑道路行人,大都市的各个要素如此雷同,甚至包括韬光养晦的天气、浓墨重彩的污染,走马观花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然而陌生恐惧感还是在之后的五里河公园如期而至。在大片茂盛的草地里开辟出来的xc赛道上,面对满目杂草飞絮凉意丛生,大片郁郁层层摞摞围裹上来,试图用汗水冲刷走,但急速流失的只有水分。伙伴们近了又远,他们还在飞快的跑圈熟悉路况,我处在如同四月初刚刚抵达黄山时相似的窘境里,pretty low,身体随着天色渐暗慢慢颓废下去,蹲在小径上,车歪一边,鼻梁上架着巨大的黑色墨镜,不动声色在夕阳里泪流满面。这座新结识的城市给我的见面礼压得胸口喘不过气来,对北京的想念愈加浓重,一厢情愿的希望就算没什么人在等待那座千里之外的城市也依然能宽厚的记挂我,随时准备接纳我。好在天黑之前男同学们终于结束了骑行,把我从堕落边缘拯救回来,回宾馆了!

晚饭老大请我们在旁边的海鲜大排档,物超所值,个个吃的笑逐颜开。第一次和德曼潘总把杯言欢,又是一个他认得我我不认得他的。饭后在男生房间里看电视,看他们打牌算帐抽烟讲笑话,回屋已经昏昏沉沉难辨南北。

需要很多很多人在周围,用他们的叽叽喳喳打败一切坏情绪!

第二站

周三下午开了一个酝酿已久的会,过程很多转折,冲突不断,导致结局惨痛,更多一些不着边际的工作压过来,不高兴。不过对会议本身很满意,没打瞌睡分神,主动参与到一些小争辩中,原本漫长的午后时光在会议室纯洁而迅速的溜走,向往这种真正的工作状态。
 
往往在这种投入的工作后会很虚脱,不过这次只剩下焦急,盯着指针妄图加快节奏结束讨论。还好,在deadline以前得以脱身,赶上了来接我的王老师。
 
去年也有这样的情况,似乎是9月初trek cirterium最后一场,正好遇到车间重大生产故障,需要我debug。愁眉苦脸听完老总的布置应承说明天做,小跑着到院门口打车回家,一路接到温吞的短信让我莫着急,还是没来得及上楼取车,直接钻进家附近等候多时的另一辆车里,转头,汇进西外滚滚车流。赛后作为总冠军拉回来现在1500最小号车架一枚,它被周到的一直送抵5层顶楼。
 
王老师友情赞助了新内胎,热心的班头儿又帮我更换之,技术不如丑飞熟练但结果同样满意。他们总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在身边默默帮我,完成一些不算太复杂对我却是耗时耗力并纰漏百出的工程,脉脉温情如空气一般被打进车轱辘里,于是我在赛道上能够跑得更加欢快。我为人冷僻并不热忱,和他们搭话总是寥寥数语从不深入,他们也不曾有丝毫疏落,羞愧难当……
 
比赛过程很happy。A组人并不算太多,速度基本40以上,多次出现掉队的危机,好在还算振作,小腿抽筋也只是征兆未曾真正履践。我盯着王老师的pp、丑飞的pp、老麦的pp,甚至还有叫不上名的B组大叔的pp坚持到最后,遗憾的是最后没听见last lap的摇铃,莫名其妙中完成了比赛。据说老麦的pp最后跑到了第一位,他明显有取巧之嫌。赛后发现李富裕居然到场,可见无法参加环法了。还有jzh同学,得知是要转道前往蒙古参加nordic ways为期三天的草原XC赛,不知会不会比黄山赛更有趣?
 
期待下一场。

thank you

我的办公室,外面是狭长走廊一条,由西向东。其实办公室本该也是如此,但入驻以后人为的
分格成许多独立的小单元,只有走廊保留了原本的模样。每次出来,目光从一个尽头直达另一
头,两面白墙,迫在额头的天花板,明亮的顶灯,干净得可以映出人影的瓷砖地,偶尔,空间
透视的立体画面中会突然迸发穿越时空的错觉,恍若隔年。
 
代步换成现在这辆,每天上班需要多花1/3的力气,耗费1/3多的时间,好在也不过3、2分钟。
某天下班从甘家口十字路口经过,一名中年cjss正笑吟吟和一个年轻小伙说话。cjss颇有打趣
的神情,小伙人高马大满脸陪笑,喃喃的重复着“给领导送东西,领导在给我指路”。我骑着
小车缓缓经过,后面的8g不得而知。
 
突然动了想吃鸡翅的念头,在心里惦记许多次未能得逞,终于忍不住买了冰冻翅中拎回家。
但是解冻后再拿起来,湿漉漉、软绵绵,对着这些白白胖胖的小东西忽然觉得很困难,操
作过百十多次的烤鸡翅竟然不知如何下手,愣了一小会,叹一口气,把它们原封不动塞到冷
冻室。从黄山回来后就不再做饭给自己吃,终究是生疏了。
 
周末母亲大人就要北上了,虽然暂时不和我住,还是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thank u-by dido
my tea`s gone cold
i`m wondering why i got out of bed at all
the morning rain clouds up my window
and i can`t see at all
and even if i could it`d all be grey
but ur pic on my wall
it reminds me
that it`s not so bad,it`s not so bad
drank too much last night,got bills to pay
my head just feels in pain
i missed the bus and there `ll be hell today
i`m late for work again
and even if i`m there. they`ll all imply
that i might not last the day
and then u call me
it`s not so bad ,it`s not so bad
and i want to thank u
for giving me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oh just to be with u
is having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push the door,i`m home at last
and i`m soaking through and through
then u handed me a towel and all i see is u
and even if my house falls down now
i wouldn`t have a clue because u`re near me
and i want to thank u
for giving me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oh just to be with u
is having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最近反复听dido,我喜欢她唱歌时的从容不迫,并有些漫不经心,吐字都有半个音节懒懒的留在唇间,仿佛一些人的生活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