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高崖口

形如风联赛高崖口站,一切尽在掌握。

准备户外赛的芳芳不在状态,也没用其他相当的对手,6、7km后甩开所有人开始solo,oh,也不是solo,今天全场都有无私奉献默默领骑的绅士帮我减负。开始是速伟,之后无亮,体贴的在前面挡风,很好的掌握了节奏,让我有压力但还可以坚持。其间还给了不少tips,惯用的低踏频休息策略被一再喊停。要适应更科学的骑法,小腿的力量需要持续加强。

成绩着实一般。不差的装备,还可控制的体重,长时间被领骑,耗时却越花越多。心律清晰的反应了生理机能的下降,岁月不饶人,可见并不仅仅显著的显现在白头发上。90后的小姑娘青春可人纤细羸弱,和俺高一时相若。

赛后,一路陪伴的无亮同学,其间帮车友指正了摇车错误动作,攒足了好rp,在10人入围的情况下一举胜出,抽中了全场大奖,一辆价值5位数的Fuji山地车。天那,这般的好运气,啥时候我也能撞上?

暖洋洋,喜洋洋

形如风联赛,第一站依旧是解子石,差点没报上名,走后门,费了点周折,总算摆平了。

结果周六一大早就赶上了清明大塞车,八达岭高速,还没进收费站已经开始蠕爬,看看表,时间还算早。人算不如天算,莫名其妙错过了高速出口,再来个折返跑,通往十三陵的路还是被扫墓的塞得满满当当,看着时间花花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过了正点赶到,人黑压压一片,居然还没发抢!刚刚整理了整理,山地和女子混合组已经鸣枪出发了,来不及找号码牌,跨上车子生疏的找自锁,望着一堆背影,追! 继续阅读暖洋洋,喜洋洋

高崖口的狂风

11月的高崖口并不可爱,周六尤甚。刚到山脚就能感到阵阵北风呼啸而过,奔向山顶的征程充满未知数。

头天在gym作出汗运动时候还思考战术,准备牺牲自己全力保护友队夺冠。于是今天一改以往的沉稳,出发不多久便一马当先开始领骑,将速度拉起来。大风天,领骑尤其辛苦,对抗逐渐提高的势能之时还要应付阵阵随时可能把车掀翻的狂风,不敢有丝毫松懈。然而队友仅仅跟随了2km就被拉下,我在头前全然不知,仍然奋力前行。半晌过后456大姐慷慨的换下我,回头看,才发现紧跟的3个人里没有她,无奈。她并不在视线内,即便牺牲自己也不可能再将她带上来,只好改变战术开始一个人的征程了。

合力的小姑娘身材壮硕,力量十足,原本身材尚属清瘦的我在大风天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更容易被风吹倒。在4-5km的陡坡她发力加速,我因为之前的领骑耗费过多体力,节奏难以转换。换口气想追,但马上被大风粉碎,车子几乎失速,只能勉强维持平衡。进入小树林,456大姐居然又追了上来,吓了我一大跳。今天的她表现异常强悍,之后一路领骑,我猫身在后注视她发达的小腿,线条已能分割出三部分,往往这样的小腿总是男生们的专属。在最后2km的一处风口,她成功的跟上男B的选手离我而去。而当时我一不留神被风吹倒解锁下车,只能眼睁睁看着前面4人渐行渐远,再上车,他们已经在数十米开外,在大风中完全无法追赶。临近隘口的大风更加狂暴,明显能感到大风从辐条间穿过,轮子摇摇欲坠。终点前被卡西追上,刚刚起身想发力摇车,大风袭来,车子差点反向后退。于是体重更大的卡西后发制人,领先我几个身位到达。最后冲线的两三米花了不止5秒,人几乎定在风中,下车时被阎总抓住才没被吹走。后来发现xrf的工作人员在大风里体贴的保护好每一个撞线选手,大家伙才没像风筝那样被吹跑了。很多之后抵达的选手明智的选择了推车,低头猫腰推着车前进,即使这样也并不轻松。 继续阅读高崖口的狂风

长假流水

周五,第一次因为清明沉淀为节日,阳光普照、暖意融融,全不是江南雨纷纷欲断魂的氛围。出门已是午后,从冷清清的屋子里爬出来置身明晃晃的阳光里才发觉有点燥热,过马路时看到最熟悉的591,转过弯来,想了想,不过是幻象,因为早晨还未起床就开始琢磨什么时候买台坐架抗车出城的缘故。

出城的路总是坑洼不断尘土飞扬,到禅房脚下才吸进了第一口新鲜空气,想不起来上次用公路爬是什么节奏什么齿比,每个弯道都觉得吃力和无奈,下到水库时喝光了一壶水,真不明白王老师那样的骆驼车手是怎么维持的。

水库仍然很好,和从前一样静谧,水纹把阳光切碎,从各个角度抖落出来,宛若钻石。四周偶有沿墙根晒太阳的村民,听不到说笑喧哗。想起去年冬天,坐在石头护栏上,看一副透亮的Okelay里映出另一副墨镜架在大脑壳上,空气清透,脸颊的坑坑洼洼暴露无遗。

路过村口,一片小树林上系满了白色塑料袋,才恍然触到清明的氛围。这样的日子缅怀亲朋故友,拂去墓碑的黄土,献上鲜花或者一摞纸钱,一边回忆音容笑貌和过往的细节。修葺工整的墓地或者绵长幽怨的思念,不知道哪种方式才能被感知。两个世界的个体交流总是这样困难,不论一街之隔或是阴阳两界,只怕总是鸡同鸭讲,目光无处交汇。

山路的最上段极其陡峭,比高涯口6-7km处的弯道更甚。黝黑的柏油路看上去沉稳又宽厚,但想爬上去却全然没有气定神闲的从容,飞轮换到最大片,座下去站起来,反复交替,急促的呼吸,后脑勺灼热又沉重。

沈教练在讲座里提起100%心率下的减压训练,说瞬间冲击这个心率再马上放松可以刺激大脑皮层从而忘却繁忙的工作或琐碎的家事,大脑得到有效放松,是很好的减压方式。可惜俺在这样的训练中完全没有类似的愉悦和松弛,心跳越来越快,脑袋越来越沉,全身都在做功,四肢共同参与爬升,躯干成为能量传导中枢,但这些都完全无关大脑壳什么事儿,它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外冒汗。轻快的身体带着个不会做功的实心铅球,大脑壳的人可谓吃尽苦头,尤其被旁人看做“体重轻爬山有优势”的典范,其实能够参与做功的部分较他人少了好几个百分点!

转日搭了王老师的车去高崖口,自己转圈时漫无目的的骑,进入白杨沟的路上甚至停下来休息静坐,一副休闲作风。好在第二趟爬高崖口时赶上look车队计时,终于有了紧张感,心率达到合理的训练区间,梦想着这个春天第一次在关门时间以内完成14km爬升,可惜好景不长,刚出小树林链条就被踩断,呆呆看着断掉的链子,庆幸这不是一个人solo时发生,也不是在气喘吁吁的比赛中间。

这周的刷山,成绩轻松提高到30min出头,接近于上个夏天的最短时间了,可见体能还是只能在公路车上恢复。

温暖舒适的空气里,换成短装的双腿蹬踏轻盈而有力量。想到院子里已经有杨絮漫天飞扬,被阴霾雾霭占据的春天慢慢过去,夏天已经迫在眉睫。那些在温柔的夜风里慢慢啃西瓜的日子,忽然就期待了起来。

愚人节的彩蛋

一瓶现磨的纯黑芝麻酱,香喷喷、滑润润,在我想象它变成麻酱油麦菜、陕西凉面、小肥羊涮肉的调味主心骨以前,哗一声,在进门前半分钟cei4了。袋子里的生冷熟食通通近墨者黑,披上了沥青般难以消除的外衣,漏下来的小雨点滴滴答答沾满了客厅到厨房的必经之路。从腻呼呼的袋子里抢救出其他食品,洗呀洗,涮呀涮,还要收拾地面台面,一边闻着馥郁的芝麻香,一边在崩溃前展开了强大的心理暗示工作:幸好没cei4在屋子里,幸好也不是在大马路上,幸好。。。。

鉴于第二日是愚人节,俺非常应景的企图从罐子残骸里打捞出一些剩余物,挖了一小勺,小口嘬一下,浓香幼滑,不对,有微小固体,原来是玻璃茬儿,小心翼翼吐出来,咂巴咂巴,怎么牙齿缝还咯吱咯吱响呢?

周日难得的晴空万里,有大风,所以郊外的蓝天就愈发清透。爬山时草丛里都是一小撮一小撮的白雪,给青黄不接的春天添了笔色彩。公路车不过100km就累得头皮发麻,爬高崖口时溃不成军,遥想几年前第一次山地到此一游,耗时尚不及今日,唏嘘感叹,臀大肌抽搐,再没有激情燃烧的糖分了。

昨天有人说想买车,伊的证儿据说要夏天才能拿到,问价位,说在QQ和focus之间。俺当时就想给伊寄块儿豆腐过去,不过路途遥远,收到时可能已经是臭豆腐了。本着舍不得拿臭鸡蛋拽我的原则,估计伊也会将其继续酿成霉豆腐。 (太丢人,俺就不说是哪个小朋友了)

下午接到了前两周刚刚在赛场认识的91.5的朋友的电话。赛后他们问“你听国际台么?”俺轻松对出了“easy morning飞鱼秀”的暗号,于是在网站上俺赫然被贴上了“小飞的超级粉丝”这样的标签。

“周五有空吗?我们要去白杨沟”
“哎呀,最近正好有事儿,假期我出不去。”
“是吗?太可惜了,小飞喻舟也去。”
“啊(提高8度),不带这样的”
“他们昨天刚从非洲回来(嗯,这个我知道,两人跑去开普敦参加国际音乐节了),小飞还没订,有可能去。喻舟去,下午我去小飞他们家。”
“啊?你和他们那么熟,我只知道我和喻舟是校友。”
“哦,真的?你也是理工的?我和她是亲戚,她大一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她在学校也是广播站的,你没听过?”
“没注意过,我都把学校广播当背景声。她能骑那么远?”
“有后援车啊!现在国际台的主持人每人都有一辆车,我拉的赞助,louis garniu的。小飞的是你们那个UCC碳纤维的山地(难怪跟俺的赞助商那么近乎,原来和俺用一样的车架)。”“都是光年赞助的。”
“那个传媒公司啊。”
“对,还有下午夏雨也去”
“夏。。。雨。。。?”
“就是演电影那个。见过么?”
“在电梯打过照面,不过我没注意,他出去以后旁边人才说,刚刚那个是夏雨。”
“他和小飞是哥们,确切的说,是小飞的粉丝。”
“感情跟俺一个级别啊。”
“对了,周日有个飞鱼秀的听众见面会,下午3点到5点,在万达广场的咖啡厅,免费的。”
“oh,这个时间还不错,可以考虑。”
“那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
“好啊。”

晕晕乎乎的接完电话,看到

同学发过来的人肉搜索页面,激动的敲了几个字母进去,心想传说中的8g站点终于出现中文版了,不过回车以后,发现又被涮了。。。。

image

一个男歌手说:“今天是4月1号,离我4月20日的北京演唱会还有21天。”俺的第一反应是掰开指头算,结果发现不够用。。。

煎蛋号称要关站;水木已经当掉了,只剩下凋敝的灌水站;Google出现了人肉搜索。愚人节,你被整蛊了没?


——————————————————————————————————————

人肉搜索招聘需求

人肉搜索志愿者管理专员

组织和领导以志愿者为核心的超大规模人肉搜索团队,整合来自数千万搜索志愿者的小道消息,从茫茫人海中发掘信息背后的奥秘。严格管理,制止人肉搜索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扯皮、造假、谣传、起哄、攻讦、谩骂等不文明行为,创造合理、有序、创新、务实的人肉搜索新秩序。

能力要求:

  • 博士以上学历
  • 管理学、传播学或相关专业毕业
  • 掌握五种以上方言
  • 有八卦主义精神和凡事不着调作风者优先

请将您的中英文简历以文本或HTML的格式发至renrou-jobs@google.com, 并在邮件的标题中注明“人肉搜索志愿者管理专员”。邮件正文请使用中文,所有英文信息请以附件形式提交。

人肉搜索志愿者(兼职)

在业余时间为人肉搜索引擎奉献智慧、汗水和好心情。利用谷歌研发的人肉搜索平台,与其他数千万志愿者并肩工作,使用并行人肉计算的方式,对疑难问题坚持不动摇、不软弱、不抛弃、不放弃的肉骨茶原则,为广大网民提供第一手的,带有人情味儿的,具有震撼力和可传播性的搜索结果。

能力要求:

  • 学历不限,专业任选
  • 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 对常人无法获取的信息有敏锐的感知能力和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坚定信念
  • 自备联网电脑一台,电话机一部,粉笔若干,餐巾纸一箱,《八卦人物风云榜》16开大字本一套共40册

请将您的中英文简历以文本或HTML的格式发至renrou-jobs@google.com, 并在邮件的标题中注明“人肉搜索志愿者(兼职)”。邮件正文请使用中文,所有英文信息请以附件形式提交。

致猎头公司:对于未签约的猎头公司提供的简历,谷歌将不支付任何费用。

exbluesea的雾灵山游记-2003

一切历历在目仿佛昨天,真想再去一次阿,弥补上次没有登顶的遗憾。
发信人: exbluesea (深蓝的海), 信区: Cyclone
标  题: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Wed Oct  8 19:45:41 2003)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_          10月6日 雾灵山骑行概要
  ,-__ ;         
 ╭\ \╮                      ┌───────┐
 ╰╯`╰╯                      │ 骑车游山玩水 │
┌─────┬────────────────────┴───────┤
│ 活动时间 │ 2003年10月6日
├─────┼────────────────────────────┤
│ 骑行路线 │ 北京-平谷-黄崖关-青灰岭-兴隆-雾灵山歪桃峰-兴隆-密云-北京
├─────┼────────────────────────────┤
│ 天气情况 │ 阴,多云,小阵雨,雾,平原10℃,山区约5℃以下
├─────┼────────────────────────────┤
│ 骑行强度 │ 大,两日320km,骑行攀登海拔2116米的雾灵山主峰歪桃峰
│      │ 根据骑行后的大致主观感受,青灰岭大致相当于一个半东方红
│      │ 隧道东坡,雾灵山大致相当于两个半高崖口
├─────┼────────────────────────────┤
│ 道路状况 │ 公路,路上山上都是很不错的公路。
├─────┼────────────────────────────┤
│ 参加人员 │ bike, caisson, exbluesea, fancyrabbit, lyflyf
│      │ 荣誉陪同: mounmoun
└─────┴────────────────────────────┘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1)风雨上征途
  西爬百花,东登雾灵,这是这个夏天以来一直潜心琢磨的两个计划。登上海拔1991米
的百花山是在一个阴雨雾霾的日子,没曾想时隔两个多月有机会骑车爬雾灵山,又遇到了
绵绵细雨。2003年10月6号,这是国庆节休假的最后两天。本来雾灵山一直算是给阿土留着
,非等这个ZT一起去,好不容易阿土说没问题了,谁知道他自己出事故,这就怪不得我啦
  六点一刻我从通州出发,一路大雾,能见度只有十米,寒冷的天气一直让我担心这次
出行能不能成功。到了顺义,我才想起来攻略里面的数据是旧数据,bike他们一行人可能
要比计划多走10km才能到,我只好找到一个麦当劳喝热咖啡,在温暖的屋子里面看着外面
的浓雾逐渐散去。而路边的温度指示牌报告室外只有10℃。
  不久兔子、caisson、lyflyf和bike他们一行从远处鱼贯而来,惊诧的是号称弹药箱
caisson的残废兔子居然是个小mm。从凌晨四点给我发短信到现在水米没打牙的兔子,也
终于可以吃到汉堡了。一喊兔子,两个回头,晕。
  从顺义到平谷,再从平谷到金海湖,总共70km路程,笔直的道路连个弯儿都没有。路
上两只兔子在前面“绝尘”,我等只有追赶的份儿。前半程还是在细雨中冒雨前进的。我
们在平谷广场吃午餐,被当地保安以自行车不能入内为理由而到处遭到驱赶。当笔直的公
路出现了拐弯,把金海湖抛在后面的时候,我们才刚刚进山。
  从金海湖到黄崖关,一路丘陵连绵,虽然还有些雾色,但依然山清水秀,秋风送爽。
路边的小孩子不时高呼“老外,老外,加油”!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到了天津蓟县
的王庄子,向北一拐,便进入了莽莽群山,逐渐秀丽起来的景色伴随着有些寒意的山风迎
面扑来。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2)青松岭传奇
  慢慢看见美丽的黄崖关长城了。弯弯曲曲的城墙在两侧山脊上盘旋,一行人在两山间
曲折骑行。一路缓慢地上坡,除了在平谷上堡子和蓟县王庄子遇到的两个小坡外,期待中
应该翻越的黄崖关山梁却没有出现,而是代之以不断起伏的小丘陵。就这样,一行人一直
走到茅山镇,在那里休息、补食,等待攀登传说中的青灰岭。
  长影1965年拍摄的《青松岭》,在那个年代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哎哟喂、哎哟喂、
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的歌曲,也曾经在中国广为传唱。而这个故事就是在这茅山发
生的。果然,我们在爬过一个小坡后,看到了后人用钱广的名字命名的“钱广大酒店”,
算是“资本主义”最终战胜“社会主义”的见证吧。
  继续向前,山路陡峭起来。兔子说他从来还没有在骑行100km之后开始爬山。一个坡,
又一个坡盘旋起来。这个差不多强度是一个半东方红隧道的山梁,在骑行100km之后出现,
真是天赐大礼。抬头望去,盘山公路在对面山梁上往复折叠,缓缓行驶的卡车就像模型中
的玩具。
  一边艰苦地骑行,一边我们几个不断受到从坝上赶往兴隆的mounmoun打来问寒问暖电
话的袭扰。一会儿说还有三十公里,一会儿说是十公里,一会儿说是手机没电了,一会儿
询问我们的住宿标准,于是我们在感激之余不得不一次次从艰苦的爬行中掉下来。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2)青松岭传奇续
  半山腰上我们等两个mm。残废兔子猫着腰,按照兔子的话就是用大齿比练习力量,一
会儿身穿一身红的lyflyf也出现了。不知该用什么话表示怜香惜玉,倒是后来公共汽车司
机在东直门问候caisson的语气颇为关心和贴切:“姑娘,你多大了?跟他们这么骑车你受
得了吗?”
  继续上爬,就看见了山梁顶上道路两侧放满了鲜花,虽然暮色将近,但山花烂漫依然
。路边一块大石上刻着鲜红的“青松岭”三个字。骑过梁顶,一路下坡,慢慢地又出现了
村庄,不久,我们经过了黄酒馆,走上了宽阔的密兴公路,兴隆县城就在眼前了。
  到了兴隆县政府打听招待所,却没有门卫,冲进院子,走上台阶,县政府大楼传达室
也没有人,走到楼道里高声呼喊,没有回应。2003年10月6日下午6时30分,我们经过150k
m长途跋涉,顺利攻占了兴隆县政府大楼。
  出了县政府大楼,政府招待所原来就在斜对面。专程从承德赶来等候多时的mounmoun
从大堂的座椅上站起来,亲自开门,代表兴隆县人民欢迎我们。:-)
  晚上是要腐败的。热水沐浴后积聚的一天的疲劳也不能抵挡火锅的诱惑。六个人在黑
灯瞎火的兴隆县城溜达着,看到小肥羊都不约而同地往里走。火锅桌上兴致盎然,从旅游
版到减肥版,从骑车到方言话题,边吃边谈。不一会儿,mounmoun已经吃完了一碗芝麻酱
。残废兔子递过自己的那一份说:“我的没怎么动,你不嫌弃吧”,谁知道mounmoun得便
宜卖乖,说:“那我吃了你还吃吗?我不嫌弃你,你会嫌弃我吗?”一桌人暴笑,槽牙立
刻酸倒。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3)雾登雾灵山
  清晨从梦中醒来,天还是黑的。我们就要上路了。留mounmoun一人在兴隆独自郁闷,
其余的都上路。由于时间紧迫,看来不可能等所有的人都登顶了。不久lyflyf发来短信,
她独自在后面溜达,让我们别等。后来得知她也顺利登上了坡度陡峭的中古院山门。
  到了中古院山门,居然不让自行车进。这岂不是白来一趟?掌管此处的一位姓牛的站
长说是因为安全原因,山路陡峭,修了公路后,自行车和摩托车就不能进了。几个工人在
旁边帮腔。我们只好诚恳请求,后来我发现牛站长脸上隐约写着犹豫二字,于是又晓之以
理动之以情,最后写了安全保证书,这才得以通行。门票也是这里买,每人71元。杀人不
见血啊!
  从兴隆火车站到山顶一共33km,前13km 主要是缓坡,但是过了眼石后坡度忽然急剧陡
峭起来。兔子和bike在前面,我怎么也追不上,心中纳闷,难道他们不累么?后来bike回
忆说,之所以爬得快,就是因为“一回头就看见兔子,怎么也甩不掉,特别讨厌,于是就
拼命骑。”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3)雾登雾灵山续
  进了山门,还有20km。这才发现坡度格外陡峭。我迫不得已一开始就用最小齿比,这
在一般的爬山路上还是非常罕见的。回头看,bike已经开始大口喘气,兔子的脸憋得通红
,残废兔子在最后猫着腰顽强地吭哧着。不久我开始冒汗了,一半是热汗,一半是冷汗。
多半冷汗是被这阵势吓唬住了。
  本来约定的是5公里一休息,到了3km就不得不停下来。后来发现,这种陡坡从中古院
一直维持了5km。后面的道路间歇出现了一些稍为平缓的情况,但也是松一阵,紧一阵。越
向上越冷,停下来两分钟就会感到寒彻肺腑。不久,猛烈的山风不时裹挟着浓云,从我们
身边呼呼刮过,有时车把会在大风中猛地歪斜出来,骑车人就在云雾中时隐时现。
  只有在休息的片刻,才忽然感到,我们的身边已经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好一番感人
的深秋雾灵山的美景。过了莲花池,我不得不在长骑行裤外面再套上冲锋裤,三个人继续
向上骑行。偶尔浓雾还随风甩出豆大的雨点。渐渐地,需要仰视的层峦叠嶂开始尽收眼底
,头顶飘过的云雾被踩在了脚下,我们用3个小时终于登上了海拔2116米的雾灵山主峰歪桃
峰。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4)叶红胜春花
  到山顶时收到mounmoun的短信,他已经开始安排给我们在山下订餐,这封热情洋溢的
短信立刻让我们感到饥肠辘辘。于是,我们只做了短暂的停留和拍照,开始下山。
  寒风越来越大,呼啸的浓雾像海浪一样在山间的小路上激荡着。我的两腿身不由己地
瑟瑟发抖,我生怕两手失去知觉,于是过几秒就动一下,以确保应该刹车的时候,手指头
还能听使唤。
  同时,美丽的雾灵山变成了感人的电影。漫山的红叶就像春天盛开的花朵在燃烧,鲜
黄的柏树在丛林中仪态万方。偶尔还能看见美丽的山鹰在山谷里扑朔迷离、展翅飞翔。蜿
蜒的山路在红叶中曲折蛇行,小径通幽。迷雾在红叶中缭绕,白霜在树梢上纷飞,落叶在
路边起舞,单车在小径里飞奔。
  如果不是饥肠辘辘,没准会忘却寒冷,最后被定格在这美丽的图画中,回归在河北兴
隆县的大自然里。
  回到中古院,已经爬了十公里山路的残废兔子已经恭候在那里了,据说她几乎就要在
这美丽的画卷中寻梦回归了。下山途中,由于屡次拍照的缘故,我不得不让他们多等了几
乎半个小时。
  四个人冻红了鼻子,在回兴隆县的路上飞奔。这回是我和残废兔子绝尘在前,bike和
兔子颓废在后,即便如此,还是让mounmoun、lyflyf伴随着土豆烧牛肉和豆腐汤多等了半
个小时。后来兔子问残废兔子为什么回来这么有劲儿,答曰:跟上深蓝有饭吃。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5)归途历险记
  要回北京了。早晨开始猛刮的西南风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一行人走到黄酒馆,就
被风顶得不行。Bike的膝盖不慎发生机械故障,于是和lyflyf决定坐车,我和mounmoun决
定至少走到密云,残废兔子和兔子“心心相印”,所以就等兔子的决定。20分钟过去了,
兔子经过思想斗争,决定跟着骑行。一队变两队。
  上路不久便走进黑咕隆咚的黄酒馆隧道。我和mounmoun在后面停下来装车灯,两只兔
子头也不回地就扎进去了。我们出来后,在外面等兔子,据说这家伙在里面撞了台阶、掉
了水壶、劈了指甲、扣不上自锁。
  沿着一路下坡西行,才发现这里是别样的山水风光。我们又在细雨蒙蒙中前行,快到
北京界的时候,bike和lyflyf坐的车才赶上我们。走过北京界,爬过老庙沟门的小山梁,
在山谷中又经过了大城子乡,眼看有望在六点钟前赶到密云。
  行至巨各庄乡离密云还有11km的豆各庄村的时候,队形变成了caisson在前,兔子、m
ounmoun和我跟随依次在后,我看见caisson从兜里掏手机接电话,忽然,对向缓缓驶来一
辆大卡车,把窄窄的小路占去大半。只见残废兔子一趔趄,从车把前方翻滚了出去,倒在
地上,随后整个自行车压在了她身上。我忽然觉得那个时刻,时间停滞了。
  大卡车及时刹住了车,我冲到前面拿掉caisson身上的自行车,发现她还能动唤,后来
发现还能说话,然后她乐呵呵地爬起来了。就是还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
  这时候,时间又恢复了流动,我看见卡车开走了,兔子和mounmoun围了上来,周围一
些村民在各自家门口张望。因为有头盔、厚衣服和皮手套的保护,残废兔子才没有变成真
的残废兔子,甚至皮也没有破,真是万幸,这个家伙居然还纳闷自行车为什么没有摔坏。
  我们在六点半到达了密云汽车站,在腐败王mounmoun的倡议下,我们只先垫了一点饼
干,然后连人带车上了末班980公共汽车,路上我们收到lyflyf和bike发来的平安短信。车
到东直门后,我们在左家庄mounmoun曾经无数次浪漫过的地方品尝苦椒茄条、红烧排骨、
水煮鱼、鲫鱼豆腐和蒜茸油麦菜。 :-) (全文完)

风雨摇曳的高崖口

行如风的联赛终于迎来了一次雨战,淅淅呖呖的雨中爬山在各类Grand Tour赛事中并不少见,环青海湖的比赛去年也有雨战,风雨无阻才是自行车运动的一大特色,也给了骑士更大考验。

果然,看到各路高手一一到场,而国际友人也不少,包括上站冠军美国人Shang,还有老朋友Joesha2Australia友人,其中一个还骑着单肩山地,架子的造型也很独特。后来问,他居然说没怎么下过山,还没感觉到和普通叉子的区别,ft

当比赛正式开始后我就没怎么感到雨的存在了。好像上天的眷顾雨一下子小了很多,只是路上仍然湿滑摇车会倍感吃力。开始跟了大部队2分多钟。由于下雨选手比蟒山少了很多很多,而来到的大部分都是水平较高的选手,速度一下子就被拉得很高;高崖口的山路一开始就是陡坡,要跟着这些强壮的男生好比登天。不过发现我并没有落单,旁边有个金牌的选手和我速度相当,心想正好,2个人总可以不偷懒配合着爬山了。

不过令我郁闷的是这个男生好像觉得和我配合是件不光彩的事情,每当我赶到他身前想领一段时他就加速跑开,可是努了几下速度又骤降,很快被我赶上,于是又加速,周而复始。这时骑山地的老外赶上来了,他一直用小盘爬坡,踏频比我还高。这时金牌的选手在反复的加速中耗费了大量体力,我超过他紧跟上老外,不久以后回头看,已经不见了身影。

之后就是高崖口最陡峭的路段,路面看不出上升的坡度速度却直线下降,老外依靠更小的齿比保持高踏频前进,渐渐的我有些跟不上了,距离慢慢被拉开,从开始的5米,10米到最大处的30来米,明显感到体力衰竭,非常想扔下车放弃比赛坐下来休息,赛前吃的香蕉似乎消化不好,一阵阵感到反胃想吐,这些都是以前的比赛没有过的,可能与最近缺乏爬山训练有关,平时不努力的结果!

这样熬到小树林坡度稍稍变缓,身体的状况也没有进一步恶化下去。开始借助对路线的熟悉看准时机加速追击。换成42的牙盘在某些小下坡处提前加速,终于在小树林的末尾追上老外。之后就是最后几公里的陡坡了,靠近山顶的弯道风也大了很多,迎面吹来的山风一下子让速度降低下来,只好默默躲在身材高大的老外,占了个便宜。在看到600米连续弯道的路牌后,我知道加速冲刺的时机到了。开始加大齿比提高踏频发力往上冲,老外似乎并没有跟上来,可能是刚刚为我挡风耗费了很大的体力或者不屑和公路车拼冲刺。于是我独自冲完比赛,下来感到阵阵恶心,终于没有吐出来。因为路滑天冷大家都被安排进汽车,我独自坐上宽敞的999,感觉挺好。

这场比赛基本一直在于老外死磕,虽然过程异常痛苦但更有比赛的意味,希望下一次同样能这样有苦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