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行

整个穿越,不得不说,最开始20km缓上,爬得我心率焦脆。

背个大包爬坡,起头还好。老或青蛙飞驰而过,我和老刘在后面磨磨蹭蹭。可能因为太过闲散,意志更容易被消耗。老刘骑着青蛙的yeti很不在状态,我不得不放慢的踏频等待。

骑了十来公里,厄运开始层出不穷。扎胎、车座导轨断裂、再扎胎、又一次胎没气,好在旁边还有人帮忙,灵芝、青蛙、老或,一块儿动手帮我解决问题。车座的问题最棘手,导轨断裂,只好在底下塞个内胎,再用另一条内胎缠上固定。勉强可以用了,就是磨得pp生疼,也导致后面一路都受煎熬,再也骑不舒坦。

三叉休整过后再上路,风云突变,老或和禹思浪的离开带走了阳光,乌云被大风卷过来,雨滴劈里啪啦就落下来,天色阴沉,气温骤降。在没有人烟的山里走,找不到一处可供避雨,前途渺茫,心里毛毛的,恐惧比劳累更压迫神经。

继续阅读灵山行

牛年,第一次刷山

下班时风已经停住,虽然空气浑浊,但想去刷山的愿望还是战胜了一切,在心里膨胀起来。飞奔回家收拾出门,到海二已经18点了。来不及果园,就顺着水泥路上吧。

水泥路又在施工,不知道哪里需要修整,路面尽是沙石,隔不远路边就有一摞石头码得齐整,还有铲车从山上下来,带着耳机没听见轰隆隆,好在警惕性高,都及时发现了。

室内空气浑浊,山上也并不好。几株树上已经长满浅浅一片的桃花,不过山上土大,看不出生气。阔叶植物还在酝酿,没有足够的能力净化空气,只能掰着指头算,等着昆虫繁衍的夏天快快来。

虽然已经半年多,不过对每个计时点的耗时记得一清二楚,看看表,果不其然。右膝不适,不敢太过发力,和预想差不多的时间达到鬼笑,比去年第一次刷山时惊人的四十多分钟强了不少,都是一个冬天满香山转悠的结果。

下山时光线已经非常微弱,想xc,勉强走了上次虾米带着走过的一小段,停顿数次,不知道是天色太暗还是换回硬架的原因。回到大路时已经很难清楚辨识路况了,只得顺着来时的路继续。沿途看到零星几个路人往上走,可能夜爬香山也别有情趣,但骑车就麻烦许多了。

来回2小时余,和游一次泳或者健一次身时间相仿,但对我而言就有趣味多了。

手机丢失的日子里

年初二,在香山,手机遗失,一去不复返,连同存在里面的若干短信永远消失。这个手机按键迟滞严重,拍照偏色明显,还是我讨厌的滑盖,但是,它有收音机!

于是,在接下来的这一个多月,每天早晨我只能干巴巴的骑车上班,浏览路人甲乙丙丁,斜睨汽车伍兹庚戌。没有飞鱼秀,没有各种版本掉沟里的故事,没有好歌不期而遇,一天生活的开始回到索然神游的状态。早餐吃的很饱,我很无聊。

没有任何多余功能的老手机慢慢暴露疲态,信号总是只有一辆格,练最基本的打电话发短信都不能胜任了,怎么办?办办办!

高崖口的狂风

11月的高崖口并不可爱,周六尤甚。刚到山脚就能感到阵阵北风呼啸而过,奔向山顶的征程充满未知数。

头天在gym作出汗运动时候还思考战术,准备牺牲自己全力保护友队夺冠。于是今天一改以往的沉稳,出发不多久便一马当先开始领骑,将速度拉起来。大风天,领骑尤其辛苦,对抗逐渐提高的势能之时还要应付阵阵随时可能把车掀翻的狂风,不敢有丝毫松懈。然而队友仅仅跟随了2km就被拉下,我在头前全然不知,仍然奋力前行。半晌过后456大姐慷慨的换下我,回头看,才发现紧跟的3个人里没有她,无奈。她并不在视线内,即便牺牲自己也不可能再将她带上来,只好改变战术开始一个人的征程了。

合力的小姑娘身材壮硕,力量十足,原本身材尚属清瘦的我在大风天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更容易被风吹倒。在4-5km的陡坡她发力加速,我因为之前的领骑耗费过多体力,节奏难以转换。换口气想追,但马上被大风粉碎,车子几乎失速,只能勉强维持平衡。进入小树林,456大姐居然又追了上来,吓了我一大跳。今天的她表现异常强悍,之后一路领骑,我猫身在后注视她发达的小腿,线条已能分割出三部分,往往这样的小腿总是男生们的专属。在最后2km的一处风口,她成功的跟上男B的选手离我而去。而当时我一不留神被风吹倒解锁下车,只能眼睁睁看着前面4人渐行渐远,再上车,他们已经在数十米开外,在大风中完全无法追赶。临近隘口的大风更加狂暴,明显能感到大风从辐条间穿过,轮子摇摇欲坠。终点前被卡西追上,刚刚起身想发力摇车,大风袭来,车子差点反向后退。于是体重更大的卡西后发制人,领先我几个身位到达。最后冲线的两三米花了不止5秒,人几乎定在风中,下车时被阎总抓住才没被吹走。后来发现xrf的工作人员在大风里体贴的保护好每一个撞线选手,大家伙才没像风筝那样被吹跑了。很多之后抵达的选手明智的选择了推车,低头猫腰推着车前进,即使这样也并不轻松。 继续阅读高崖口的狂风

TaiCang Race

精英组女生虽然只有区区12人,但全国的业余高手悉数到场,混迹在黑压压一片的男子精英选手之间,完成了65km的平路赛事。跟着男选手跑,毫无团队战术可言。突围、追赶,车队配合和勾心斗角,基本都是男选手的事情,和女孩子们无关。我们只需要老老实实跟在大队伍中不被落下就好。虽然avs达到41km/h,但有前方浩浩荡荡的大队伍劈开空气,隐身大队伍里倒还算舒服。
 
和男生比赛总是易于精神亢奋。金港的磨砺,自以为跟车、过弯都可以从容应付,甚至最后一圈还和几个兔子一起突围一次。然而在体能下降时对面突发状况还是缺乏应对能力,在终点前一个弯道犯下致命错误,不仅自己走错路,还牵连后面的男选手,并造成其中一位摔车,羞得无地自容。因为这个愚蠢的错误,也彻底失去争夺前三的竞争机会。本来颇有信心的爬坡冲刺,眼睁睁看着前方几米的llt踩着大碳刀蹭蹭向上窜,距离并没拉开,但腿部已经力竭无从追赶。提高紧张压力下应对能力,又是一个新的课题。

继续阅读TaiCang Race

骑车五年,五个十一

2003年 第一次长途骑行,也是此生第三次真正骑运动自行车。燕山山脉的第一高峰雾灵山,顶峰遥遥不可及。此生唯一一次公路爬山基本靠推,沿途风景完全无视,脑袋昏昏沉沉只想睡觉。走到半山腰,在路边坐下小憩,然后放弃登顶直接下撤。十一的雾灵寒气逼人,穿着冲锋衣还是冻得浑身打哆嗦,手指完全失去知觉。

2004年 第一次去喇叭沟门 这一两年间一直用山地骑公路,走遍了京郊各个山川河流,并乐此不疲。喇叭沟门的白桦林有如画卷,色彩斑斓。这个北京最北端的森林公园了就藏着北京最美的秋色,遗憾常年被灌输香山红叶的人们大多没有听说过。期待来年继续去那里拍照,戏耍。

2005年 贡嘎,蜀山之王。徒步对我来说是艰苦的,近5k的子梅隘口,高反让我溃不成军,最后几公里乘上了摩托车。夜晚滴米未尽,只是呕吐。不过第二天日光普照云蒸霞蔚,我的高反就完全蒸发了。贡嘎寺幸运的拍到了主峰,惊叹八王海蔚蓝的湖水,美不胜收

2006年 回家了,什么也没干。适逢中秋,明月千里寄相思。想念,就慢慢长在了脑子里,再也拔不掉。

2007年 ’24hours’成了主旋律,间或去香山,往返于海二和鬼笑,驾轻就熟。习惯了一个人骑行享受自由和静谧,享受植物的腥味和空气的清冽,没有负担的呼吸。

2008年 有了赞助商,就得卖力去比赛。易县铁三和UCC,两场比赛,三个回合,有赢有输,有朋友有娱乐。付出和获得,不勉强不思索,得快乐时尽欢颜,人生不过如此。

忙碌而无趣的十一假期

两场比赛,占据了假期的头尾两端。

29日,铁三接力,一趟40min+的TT训练课。平均心率没有达到爬坡赛时的高度,应该还有提升的空间。比赛日温暖和煦,在乡间光影斑驳的林荫道骑行,旁边流水哗哗,婉转舒适的秋日迎面而来。可惜是在比赛,身体在极限边缘挣扎,再美的风景也无暇顾及了。

30号回到北京,还没进家门就被西瓜拉去老山跑圈。因为自锁的问题上坡时哗哗摔跤,屁股膝盖争先恐后的自残。不过西瓜更威武,刚下坡就把前轮辐条摔坏,我们只好灰头土脸的打道回府。 继续阅读忙碌而无趣的十一假期

易县行

随手re了个挂牌组队的帖子,我就真的被编进了水木铁三接力的队伍。之前抱着开眼界的想法,没想到高手们都在河南雎县参加铁联国际赛事,党旗、李铂、Darren、Tony等等一干高手们的缺席着实遗憾。
 
半天在比赛,却需要在外面睡两个晚上,错过老刘青蛙丰盛的国庆长线越野,旁边也没有熟识的朋友,行程并不理想。
 
28号,拖拖拉拉的大巴半夜才抵达宾馆,组委会的mm把俺当成男生,和本队另一名男生同编在一个房间 -_- 。只好去argue,那个mm盯着俺,又看看名单,问:你是女生?旁边的队友当场笑倒,我无语…
 
在经历了漫长的折腾之后,在我终于可以把自己摆成大字型随意放在床上以后,极度的疲劳和及其的清醒交织在一起,把脑袋撑得满满的,我只好一片空白的等待瞌睡虫的到来,一直等到凌晨…
 
下午比赛状态极差,出发不久大腿后侧就有抽搐的隐患,连续的上坡和恶劣的路况缺不给人丝毫放松机会,折返以后的下坡稍作休息,但杨威的超越再次把心率拉到极限的高度。最后几公里的solo如同梦魇,没有码表,不知道换项区还有多远,一次次被路边的工作人员误导,在全力冲刺以后发现目的地仍然遥不可及,以致最后岔气,这在我不短的骑车生涯中几乎从未出现过…最后终于看到等待的人群,我翻身下车,踩着公路锁鞋跌跌撞撞的跑去和sunny击掌交接,脑袋有些不听使唤,只好呼呼喘气,吓坏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赛后得知我们拿到接力组第二,这样的成绩完全超出我的预期,被队友抱起来呼呼转圈,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