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后越野,乐趣多多

较之上星期路面基本被雪覆盖、80%的上坡路段因为积雪打滑无法骑行的状况,本
周香山绝大多数路面已然清爽干净,酣畅的上山并非奢望而需要的仅是技巧和体力
。天气晴朗得恰到好处,昨天肆虐的北风止住脚步,留下大片瓦蓝的天空和轻如
蝉翼的云彩,更多的时候它们被我想象为多拉A梦的软塌。
在和暖的阳光里从果园上山,逼仄的土路左右都是林木看护,骑行的安全感远胜快
活林小路,后者一边陡峭的山体让人徒增畏惧感。坡度不算太大,偶尔的急上转
眼就紧随一段平路或下坡,借着惯性和良好体能冲上去的成功概率并不算小,在随
机的失败后同行的大小孩们总是心有不甘,再来一次就成为此行反复上演的情节。
征服与追逐是男生的天性,事业如此,爱情如此,玩耍时亦是如此。在后面逐个排
好队,在平缓路段选好齿比增大踏频为坡起提供足够的初速度,在陡坡处牢牢攥紧
车把抵抗地心引力和路面顽固石块的阻挡,选择合理线路力求在有限的最大输出功
率下把一切碾在轮下,而面有严肃的神情轮廓千钧一发的紧张体态被埋伏高处手持
卡片机的队友一一记录。尽管相机性能普普但此刻却能留下弥足珍贵的瞬间,或许
今后还能成为向子孙炫耀的有力佐证:瞧,爷爷年轻时也是个英姿飒爽的xc高手!
不过在一些下坡路段我还是心甘情愿被记录推车情景,纵然一帮大小孩一边吆喝蛊
惑亦无法战胜内心与生俱来的恐惧,再次验证比赛时体会出的真理:DH,首先是心
理,其次才是技巧。
小路确实是能给人带来惊喜的xc路径。如果从宽阔的水泥路面上山考验的平均功率
和耐力,那么小路则更能提供展示技巧和爆发力的舞台,对上肢的要求也变得苛刻
。为了冲上一些陡坡而累得气喘吁吁说不出话,嘀嗒而下的汗水带走了燥热疲倦却
留下了难言的喜悦舒适;在最后一段林间小路从容经过因路陡掉下车的同学,内心
充满沾沾自喜的满足陶醉,虽然不多久我也因路况复杂而不得不下车。反复的挣扎,
上车下车再上车,最终抵达快活林终于累得走不动只想坐在地上晒太阳。小憩,粉
丝同学毫无犹豫扎向DH小路下水库,而另四人则选择相对的康庄大道前往同一个目
的地。对某年夏天我因为超人着急赶路摔得人仰马翻的一幕依然记忆犹新,那时的
我无知无畏而缺乏技巧,当裸露的胳膊膝盖被突兀的石头刻得支离破碎时我还憨憨
的傻笑以期同行的队友不会惊慌。放平心态,轻点后刹,重心放在后轮,双手柔和
有力的控制把横,这样处乱不惊安然放到了水库,愉快!虽然不敢如同伴那样撒开
花往下冲,但在如此颠簸路段能够安稳无乱的通过已然心满意足了。
水库冰冻三尺,阖然安静,偶尔从某处传来咕咚一声,似乎水底有生物在默默移动,
离岸不远的树木泰然肃立。踏雪而过,车辙跃然其上。天空宁静高远,四周山石沉
默不语,从容注视我们一群大小孩在空旷的湖面随心玩耍。在水库边的小桥练习DH,
因为拐弯不够利索蹭到墙面;在裸露的冰面玩漂移,反复试验完成180度的急转,终
于在失去摩擦力的冰面滑倒,所有人不顾矜持哈哈失笑,留下滑倒者还被车身压着一
副狼狈模样。
从模式口畅快的xc下山,接受无数路人的惊叹嘘唏,从容的经过每一处看似惊险的
乱石堆,身后一片狼烟四起。虽然手脚累倒抽痉,内心饱满充实。随后在大鸭梨吃
到鲜美的蚕豆和嫩滑的杭椒牛柳,发觉回城路上又增加一处可以fb的场所,甚为痛快!

另一篇exbluesea的古老游记,非常怀念的旅程!

信区: Cyclone 信人: exbluesea (深蓝的海)
标  题: 何当共湿九月雨,却话西山红遍时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Oct 20 20:15:11 2003)
何当共湿九月雨,却话西山红遍时 1) 乱走东方红
  我翻阅了这几个月的游记,这才意识到关于骑车登山的艰辛已经逐渐淡出了我笔下的文字,如画的美景占据了回忆中的大部分空间。这也许是个小小的失误。
  10月18日早晨我到航天桥的时候,秀秀(shilshil如有异议,请与兔子接洽)已经等在那里了,他要为我们壮行,不过这一壮就壮到了金顶街,估计是这个家伙车瘾犯了,不得不在周末加班前出来遛达一圈。离他不远还有一群欢快的年轻人,花花绿绿的衣服和山地
车惹人耳目。我来的时候,他们向我招手,一问也是去灵山,真奇怪,有这么凑巧的事?后来我认出了admire,还有头天半夜才决定跟队的mv,还有几个人是阿土另外通知的。这才明白,原来他们是我组织来的。
  与此同时,mounmoun和caisson也到了,我们向西进发,在半路和阿土汇合后,原本网上约定的六人小队,变成了浩浩荡荡的大队,在京西招摇过市。经过mounmoun的提醒,队伍停下来,我和众人交待注意事项。在之后的行程中,我一直在和mounmoun商量这个行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因为很多迹象表明,这个队伍绝对不可能完成今天的计划。在整个队伍中,有一男两女从来没有骑车登过山走过长途,其中的两个女孩子还穿了牛仔裤;另外两个经常在香山越野的小伙子,公用一个背包,没有御寒的衣服。很快,一个女孩子的体力出现了比较明显的问题,我和bikeyak断后缓缓地骑行,刚到三家店,我们就晚点了40分钟。
  尽管如此,我仍然觉得这毕竟是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他们能走到哪里就到那里,只要不影响最终的计划。就这样艰难地走到了担礼隧洞,我去追赶前队,在上山前赶上了在小桥边休息的mounmoun和caisson。
  大约40分钟后,bikeyak和wh陪着阿u赶到了,前队和后队都到了,人却没凑齐——这才发现,阿土丢了,还有admire、igrass和mv。打电话才知道,他们奔了王平镇,真是土人啊。经过电话商量,决定让igrass和mv经王平到安家庄等候,让一心要爬东方红隧道的 admire折返,找到阿土后再来追我们。
  于是,我们上山了,mounmoun先行一步一会儿就没影儿了,caisson也已经不是爬青灰岭时的caisson,很快也一溜烟儿踪迹不见。剩下我们三个男生为阿u鼓劲儿。其实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有多少女孩子有勇气骑车跑到京西数十公里开外的山岭上骑车爬山呢?不过最后她还是决定放弃了,让我们先走,准备在阿土追上来后返回。我这才加快速度往前冲。
  在东方红隧道口前我们等到了阿土,得知admire可能状态不好决定返回,正好护送阿 u;一行人下山在安家庄会到了从王平赶来的igrass和mv,bikeyak因为不舒服萌生退意,几个人商议后,他们决定就近转转,不再跟队去灵山——等我再次追上前队的时候,就只剩下mounmoun、caisson、阿土和我四个人了。
2) 斋堂观秋色
  历经早上的混乱,我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今天真是一个格外好的好天气啊。清风送爽,红叶满山,109国道旁金黄的树叶在秋风
中开始飘零,满眼鲜红的蔷薇在路边的石壁上,被阳光照得透亮。远处火车的汽笛和轰鸣声在莽莽群山回荡。
  我们一路飞奔,原本在斋堂吃午饭是不可能了,于是在路过青白口的时候找到一片空地和树阴,开始吃东西。
  阿土拿出每次出行必备的豆腐干、牛肉板筋和豆豉鱼罐头,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爱吃豆豉鱼罐头的人。然后一群饿狼开始瓜分我昨天
刚烤出来的核桃巧克力曲奇,一边狂吃,一边讨论曲奇的热量问题。后来mounmoun似乎发现了什么,忽然把袋子收起来了,对cais
son说:“你不许再吃了,你怎么这么能吃啊,一大半都被你吃了,一片就有42千卡你知道不知道?”caisson马上一付可怜相:“我再吃
一片儿行吗?”不过过了一会儿,装了半天斯文的mounmoun回头对我说:“深蓝你做的面包的确不错啊!”我说:“你想吃直接说不行么
,绕什么弯子啊,”mounmoun于是故作矜持,不带儿化音地说:“再来一点点,一点点。”
  沿着美丽的景色西行,我们一次又一次被这景色感动而驻足。走过青白口到东胡林的峡谷,我们又在骑行在广袤的田野中。阿土和
mounmoun本来在前面领骑,后来就忍不住开始飙车,这两个人上坡加速,下坡减速,实在是变态无比,我和caisson只好不理会他们,在
后面按照自己的速度走。终于,我们走过了斋堂镇,沿着公路盘旋上了山,骑上了斋堂水库大坝。
  红叶遍布的群山,环抱着一池清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好一幅壮阔的画卷。但是,我们不能在这湖光山色中过度眷恋,艰难的历程
还在后面。大家反复琢磨了后续行程的得失,还是做出了按原计划攀登东灵山的决定。
  从清水镇继续西行的路,大部分是缓慢的上坡,这是对意志的一种艰苦折磨。太阳依然照射着美丽的秋色,但角度却越来越低,这昭
示着黄昏即将来临。尽管在前面的路途中抓紧时间,但我们此时还是比计划晚点了1小时40分钟。
3) 夜登东灵山
  慢慢地,我们走过了通往百花山的塔河路口,很快又走到了张家庄。这里的道路分成了两岔,向左经过北子沟直接通向河北涞水,直
行15km则是经过东灵山隘口到达河北涿鹿。由于东灵山没有盘山公路登顶,我们这次行程就设计了从这个海拔1400米的隘口通过的线路。
  从张家庄进山的时候,天还是亮的,但是进山之后,太阳就被山挡住了。经过灵山景区大门,路牌标示离山顶还有12km。我从liyou
的回家游记《书包今夏回家的行程》里大致得知了整个坡度的状况,便和大家做了交待,大家决定每隔 4km休息一次,mounmoun还把c
aisson的背包装在了自己的行李架上,于是登山开始了。
  Mounmoun和阿土也是属于那种看见山就来神儿的主,两个人一边骑车,一边唱歌,狂呼乱叫,引得老乡家里的狗也跟着瞎凑热闹。而
此时,caisson正面临着骑车出行以来最严峻的挑战。两周以前,这个号称“残废兔子”的毛头小丫头在没怎么骑车爬过山的情况下跟着
我们爬了青灰岭和一半的雾灵山,我知道她一定是付出了极大的艰苦和忍耐。而今天之行,我们只有翻越过去这一种选择。
  四个人很快走过了三分之一的山路,肚子开始俄了,本来准备当两天零食的60片曲奇,终于寡不敌众被全部消灭。补充能量后,继续
上路。还是那两个ZT在前面,我和caisso
n在后面。为了分散注意力,我开始东诌西扯关于骑行百花山的奇闻轶事。慢慢地,坡度骤然陡峭起来,这种情况大约维持了四五公里,
一行人在高耸的山峰中间,沿盘山公路曲折向上。
  路上不时能够看见当地的村民赶着羊群,在盘山公路两侧缓缓地徜徉着。那些带着犄角的山羊,在路边悠闲地吃草,还有一只特别小
的小羊,离她的主人很近,我问那放羊的大妈,她告诉我那只小羊是春天才下的。
  伴着均匀而略有急促的呼吸,山地车在路上压出嗡嗡的声响,除此之外,山谷中死一般的寂静。又一段路程走完了,天开始暗了下来
,大家开始穿上冲锋衣御寒,准备最后的冲刺。
  这时,igrass打来电话,说bikeyak和wh已经返回,而她心存不甘,在她的再三怂恿下,mv站到了她这一边,继续前行,现在他们已
经到了张家庄,准备走北子沟到涞水的近路,根据情况骑行或搭车,准备晚上和我们在九龙会合。好一个顽强倔强mm。
  Mounmoun和阿土这一瘦一壮已经冲到前面不见踪影,caisson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经过中间几公里陡坡的消耗,现在的确是对意志
的巨大考验。个中艰辛感受,她却一个字也不说。还好,这最后一段路的陡峭程度略有减缓,骑行也出现了快慢的节奏。看着盘山路在一
面山梁上自盘,这说明山顶隘口就要临近了。
  临近山顶,我开始倒计里程,但是由于路标和自行车码表的误差,当数完了所有的里程后,山顶还不见来临,而这时天已经擦黑,深
蓝色的天空中已经能看见几颗星星在闪烁。我们又休息了一下,她走了几步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就又上了车。后来她说起这段登顶隘口经
历的时候,说她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这个时候她会在这荒郊野外海拔过千的山上,但是痛苦过去以后,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
  天全黑了,前面隘口灯光闪烁,两个人在前面呼喊加油,兔子开始加速,终于我们一行登上了隘口。群山郁郁苍苍,漫天明亮的星星
离我们是那样的近,就像童年见到过的一样。
  我们在山顶北京界检点了行装,安装好各种灯光,几个人瑟瑟发抖地开始下。四周黑黢黢的一片,只有远处山坡上点点工地施工的灯
光。Mounmoun在前面控制速度,我的灯最亮可以照到前方以及几个人经过的地方。由于mounmoun和我都有夜行的经验,对夜行倒不陌生。
很快我们在孔涧村吃了晚饭,暖了身子,然后沿着盘山公路继续向下盘旋。慢慢地,风不再那么刺骨了,我们还能在苍莽的夜色中观赏起
伏的山峰,聆听路边河水动人的涛声。
4) 畅行拒马河
  大概十点多我们到了九龙镇,igrass和mv已经搭拖拉机先到了,还找好了旅馆。阿土又把两个房间共40元侃到了每人5元。一觉天明。
  大概
6:40我们出了门,六个人鱼贯上路。一路轻快地骑行,很快就离开了被山清水秀包围的这个小镇,骑到了繁华的旅游小镇三坡镇。沿着路骑行,路两边除了宾馆就是饭店,已经有早班旅游车送来一批批游人,我们艰难地找到一个早点摊子喝豆浆豆腐脑吃油条,阿土和mounmoun联合出击,结果人家不仅另外赠送了一碗豆浆一碗豆腐脑,而且还在结帐的时候又从13块钱被侃到了12块。
  不能说拒马河风光不美,但是美中不足的却是被当地政府过度开发。我们其实还心心念念地想看看昨天从灵山下来的时候,从谢家堡
到九龙这一路的金华山风光,那条我们不见其容只闻其声的河流,其实是拒马河的一条支流,从紫石头到野三坡这段开发不多的地区看,
自然的风景要远远胜于有着明显雕琢痕迹的地区。
  美丽的山川夹着拒马河水盘旋曲折,时而巍峨耸立,时而温柔秀美。山川的倒影在水面的涟漪下历历在目。
  自行车在山间河旁穿行,除了路边发黄的树叶和满怀秋意的红色灌木丛,还有成片金橙色的柿子林。就在mounmoun爬到路边的坡上偷
柿子的时候,igrass和mv因为怕被我们绝尘而先行一步绝尘而去。此时,秀秀又打来了电话,他说他已经出发赶往石经山,准备去迎接我
们。
  我们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从三坡镇出发,经过北京界后,路面变得坑坑洼洼起来。除了观赏残景,还要留意路面上的石头和小坑。
很快我们路过了十渡、九渡、八渡……一渡,拒马河在我们的右侧逐渐远去了,最终一行六人先后在张坊镇和秀秀会了面。
5) “克隆”石经山
  腐败之后,天阴了下来。糊涂的秀秀居然说石经山只是一些缓缓的上下坡,一时令人郁闷不已。因为按照自行车骑行景点线路的指导
,石经山是个5公里上坡5公里下坡的山头,强度和东方红隧道相仿。
  我们在归途上边走边问,终于知道秀秀来时走错了路,绕到平道上去了。在云居寺路口,大队人马走对了方向,我们穿过了村庄,慢
慢地,身边的山峰和杂草越来越多,一座光秃秃灰蒙蒙的大山横在了我们的面前。
  因为错走王平的igrass和mv终于迎来了登山的机会,据说在运动会上跑完了800再跑1
000的igrass,因为不会调车,用中盘走完了大部分的坡,后来阿土和我帮她调车后,顺利地骑车登上了石经山。而mv因为在出行前训练
过度,据说做了1000个蛙跳,不得不时骑时推,加上 speed-x齿比过大,而且,这个家伙从出发就背了两斤红枣,因为怕口渴没敢吃,而且又在张坊镇买了4斤红薯背在背包里,此行之艰苦也够回忆终生了。
  这石经山的路况很差,路面被大卡车损毁严重,好在大部分人都是山地自行车,也还可以忍受。就这样,我们登坡5公里,又下坡5公
里,完成了石经山之旅。在盘上路上顺利下行,一路冲到了下中院村。
  但是,走着走着,怎么又进山了?是啊,穿过村庄,走过荒芜的公路,眼前是又一座光秃秃的山,隐约能够看见电线杆子一个一个地
通向山顶那遥远的隘口。灰色的山在灰色的天空下似乎在冷笑,让你们爬!那就来爬吧。
  事后我在很多自行车骑行资料中都没能找到这座山的游记,模模糊糊的等高线图也标示不清,而这座山据说就是周口店发现北京猿人
头盖骨化石的龙骨山,那灰蒙蒙的感觉,在我们看来就如同“克隆”的石经山一样——又是一个5公里上坡和5公里下坡。
  两个mm的表现比预料的强得多,这的确有些意外。走下龙骨山,又经过了一片比较陡的丘陵地段,我们终于伴者卡车扬起的尘土,经
过了周口店和良乡,踏上了回京的107国道
6) 夜来风雨声
  由于京石高速路发生严重车祸,107国道被挤出来的车流塞了个满满当当,连自行车都寸步难行,我们不得不在堵塞着的汽车间穿行
,快到京良环岛,路况才有所改善。
  休息的时候,caisson总是一声不响地埋头趴在车把上,原来是一路的胃疼。她不愿因因为她的缘故而影响大家的行程,甚至于翻越
石经山和龙骨山的时候就是这样。吃了秀秀带的面包后,缓和了一阵子,但还是不能骑得太快。
  不过caisson也趁机又严厉批评了mounmoun和阿土昨天骑行的时候上坡快下坡慢的变态行为。在我带队走了一阵子之后,改为
caisson带队,谁知道她埋头骑得比我还快。后来我和秀秀追上去,告诉她左边远处那一串灯光就是卢沟桥了。
  我们在京石路玉泉路口左拐,让前队人马去找饭馆,我和 caisson在后面慢慢骑。嘈杂的卡车和尘土终于远去,这段新修的宽阔的公路和熟悉的城市灯光,多少给人一些宽慰。 Caisson终于说:“的确是有些累了。”后来阿土说,caisson的记录在相当长的时间中是不会有mm超过的,甚至很多男生都将望尘莫及。
  到了玉泉路,原本要腐败的人因有事散去,只剩下mounmoun、
caisson和我。我们在中科院研究生院旁边的一家馆子痛痛快快地腐败了一次。并且研究了自行车登山、西式面点制作、冬季登山滑雪的
若干问题。等我们吃完出门的时候,天开始下起了小雨。我们就在这小雨中,看着北京城美丽的夜色,走完了这次旅途。
  昨天从灵山下山以及今天返程的时候,先后接到了fancyrabbit
、秀秀和bike发来的短信。虽然有些短信事后才看见,但是我们知道,车版的每次郊游出行,都会有许许多多的朋友关心着,记挂着。(
    全文完)

香山香山

白天趁着阳光正好去爬了个香山,而且事先就想好了,不上到疯人院望京楼,到快活林就下来。
仔细的想,原来我竟然没有一个人上过香山,惭愧惭愧。北京周边很多山头我都一个人去过,而且很多不止1、2次,但是近在咫尺(其实也有13.5km。。。)的香山却从没独自跑过,足见我是多么抗拒XC!这个地方啊我是摔过无数次了,两个膝盖层层交叠形态各异的深色疤痕已经完全遮蔽了原本的肤色,可惜我的XC技术并没有随着疤痕的增多而长进,小脑不发达就是这样的。。。。
冬天骑车真是毫无状态可言,在平路上25都呼哧带喘,一个人更可以偷懒放松不用害怕被其他牛人们b4。这样磨蹭了近1h才到了闽庄路尽头,结果一头扎进了相反的方向,找了20min找不到海二的入口,可怜我来过数十次,b4自己。
爬山,慢慢往上蹭,海二虽然坡度不及马道,但是很多段也相当艰难,需要一心一意铆足了劲往上冲。上次和苏三一龙猫2个牛人来的,开始还一直要努力让他们保持在视线内,后来看不见了又着急怕他们等我不耐烦,一直顶着急促的呼吸狂乱的心跳往上爬。今天好了,空寂无人的山路上绝大部分时间只有我和我的影子在较劲儿。我在涔涔冒汗,她也大汗淋漓,我累得耷拉着脑袋,她也没了精气神。好在阳光温和也没有风,有点热但还可以忍受。山地车爬山,常常忘记了刚刚在公路锁上已经熟练的踩踏技术,不断的提醒自己,不断的又忽略的动作细节。就这样不断挣扎着爬升了500多米,一些坡度太大的地方都是摇车上去的,结果路人还凑上来问“男孩女孩?”,真是欠扁!到快活路花了40多分钟,想起来王老师上到望京楼不过1h20min,惭愧不已。
休息了好一会下山,小心翼翼的不敢猛冲,身上还好但是手指脚趾几乎冻掉了,唉。。。。庆幸我没有上望京楼,否则手脚就要不复存在了吧。。。

长城嘉年华比赛纪录

trek公路绕圈赛:失落的一天
比完了以后感觉下来抻腿、喝水,席地而坐,忍不住眼眶就红了,sigh,怎么会比的这么惨不忍睹的呢?
比赛,60%靠体能40%得靠经验,结果这次我从枪声一响就犯了错误,冲在第一个。以往比山地赛总是习惯冲在前面否则上山有人挡道严重影响速度,结果习惯性的公路赛也冲在前头了,没人带风就是浪费体力的。不过马上到了大坡牛人们就开始显示超群的实力了。一身红色trek的奥运冠军Gun rita(比赛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就是奥运冠军!)摇车铿锵有力,而另一个穿这trek衣服的小姑娘赵蕊也一点不弱摇车姿势非常专业,力量极强;我不会也没有力气摇车只能努力增大踏频努力不和她们差开太远,结果这样上到大坡顶时她们俩已经到我前面几米处去了。之后平路下坡我努力把差距弥补回来,基本上这一圈是3个人组成了第一集团,真累啊!第二圈上大坡时我已经没有能力跟住前面2个了,他们继续有力的摇车而我明显感到自己体能不足,只能用小尺比慢慢踩上去,一下子他们就拉了我好远出去,之后就只能望洋兴叹了。在后面那个缓坡处又看到了他们一眼,之后就再也瞅不见了。得,现在又得我一个人骑了。第三圈咬牙坚持,不知不觉忽然发现身后多了一个人,一惊!她能追上来证明实力很强的!有几次她窜到我前头去了,如果有经验的话就应该让她给我带风跟骑,结果很不理智的在下坡处我又超过她了而且妄图加速拉开距离,结果当然是徒劳,反复加速反复发现她还在我身边,sigh。第四圈上大坡时我们相差不算太多,她稍快些在我前面,但在之后的平路我又不知不觉跑到她前面去了。当时也知道给她带风我严重吃亏,但是总想着人家上坡摇车比我强,心慌慌的害怕后面被他落下,结果平路继续想往前拉开距离继续徒劳浪费体力,她像橡皮一样牢牢粘着我,唉。最后一圈我上坡毫无保留的拼命蹬踏,两个人基本挨着上到坡顶。本想着下坡我可以保持这个位置再冲刺拼一把,结果还有半圈的时候右边小腿肚子开始抽筋,虽然没有trek夏夜比赛那么严重但是也明显没有力量加速冲刺了。在最后一段长长的平路这个孩子发起冲刺加快踏频,腿软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跑到前面去了无能为力。赛后才知道她和第一名的女孩是一块儿的,用的都是航轮钛架,配置类似,应该是未注册的二线运动员或者体校的孩子,身体素质和技术都很好啊。不过第二名的孩子连自锁都没有就生生往上摇车,强悍!
结果只拿了第三名,眼瞅着人家把trek的车子还有去瑞典的机会通通拿走了,酸溜溜的,唉!技不如人啊,只能等来年了。
merida山地比赛:意外的惊喜
经过了头一天的打击,我对这次的山地比赛已经没有太多期望了。本来这段时间就一直在骑公路根本没上过香山,我下坡的技术也很糟糕侧滑摔跤一直都是经常的事情,赛前想着能够全身而退就心满意足了。
趁着大学生接力时去看了一圈赛道,一下子就傻了,比原来看的路长了好多好多也难了好多好多,又要爬那个老长老长的大沟了,最后下坡全是大石头小石头,一不小心就可能飞出去,心慌慌回来,发现胎上有n跟刺,比赛的时候扎胎可就前功尽弃了,虽然我垫胎了,还是不放心。。。。
下午2点多钟比赛开始了,我这次没有冲在前面了,世界冠军、奥运冠军、亚洲冠军,几个表演的专业选手还有几个正经比赛的孩子都挤在我前面,结果一上山就开始郁闷。前面的孩子好慢啊挡道啊,迅速超了2个可是赛道太窄剩下一个超不过去了,失策!看她慢慢悠悠的晃着我心里这个急,在上水泥路之前那个陡坡处被她害的不得不下来推车,吐血!只好在公路上超了出去。妄图和我一争高下,没门,不能再让她影响速度了,使劲儿蹬了几脚甩掉了。之后就是长长的迂回赛道,拐弯很急很容易冲出去或者拐不过去,而第二次水泥路的拐弯也很急,基本上是原地180度转弯,考验眼神!我第二圈在神智不清的时候就走错了,大汗~上去就是每圈赛道的中后一段,也是最艰苦的一段,一个缓上坡,然后是长长的排水沟上坡,不仅路很难走而且坡度很大,用小盘慢慢摇也相当吃力,而且这段路的最后一处是拐弯急上,我从来没骑上去过都是用推的。比赛的策略是尽量多骑能骑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只能推了。把这段跑完剩下的都是下坡了,可是下坡也得高度紧张不能松弛。小路上无数石头浮土,有几处坡还很急很难控车,结果保持了一贯的优良传统第一圈就摔了,汗~不过摔了基本没事,迅速上车迅速继续下坡,这时感觉到后面有人,在水泥路前发现这人噌一下超了过去。一看,是gun rita,奥运冠军,哦,不追,追不上,没能力。下坡的时候听见有人喊+U,但是这时候根本不知道是谁是在哪里喊的,除了骑车我的脑子没有任何能力想其他事情了。想起来男子比赛时郝然郝乐还能转头来看看路边草丛里喊+U的俺,牛人就是不一样啊!
第二圈基本是在拼意志,坚持吧!我想出各种事情激励自己少下车速度再快一点精力再集中一点,结果这圈下来我发现和后面拉开了不少距离,有点安心,但也不敢丝毫怠慢,第三圈还好长好长呢!平路时调整呼吸调整节奏调整精力,上山时候的感觉比第二圈还好些,反正最后一圈了就去拼吧!结果几处第二圈下来的地方这圈都多骑了好多,开心!在最长排水沟那里看到阿敏,问我要不要水,我连喝水的力气都没有哪里有能力回答呢?只能继续喘着粗气往上踩,这次基本上上到最顶拐弯处才下车推的,比前面2圈似乎都要好。最后一段的下坡过石头小路,听见有人喊说我要拿车了,不敢多想,只知道现在就是安全第一一定要安稳的下到底,全神贯注小心翼翼的,我终于跑到水泥赛道上了。向终点冲刺的路上回头看,没人,放心。不过冲刺总是要卖力一点显得pro一点,忘记撞线以后有没有振臂了,可能已经累的没有一点力气去做这些花哨的动作了吧。听见主持人说我可以去挪威了,狂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每个人拥抱,原来大赛冠军的感觉这么美妙!
美中不足,merida的冠军奖品居然是一辆warrior,价值1k出头,和之前公布的价值5k以上的山地车相去甚远,还不如亚军的心跳表,不知道郝然同学举着这辆车和世界冠军们留影时是啥心情。。。。。。
anyway,期待着明年去挪威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