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下东山村

周六有雾霾,随便在街上刷了刷,结果阴沟翻船,被马路牙子绊倒,踝骨结结实实磕在水泥地上,划了个口子,疼到现在。

传说中汹涌磅礴的北风周六晚上终于来了,于是周日晴空万里阳光灿烂,看窗外喜气洋洋,可刚下楼就发现情形不对,新衣服有点薄,气温比昨天骤降,冻得瑟瑟缩起来,一直到山脚下都没有太舒适。

为了节约时间直接走马道上。新马道停车场居然多了一道门,宽度比车把还窄,据说是为了防止自行车上。在大多数人眼里,自行车运动依然是危险的、极少数人的运动。 继续阅读三下东山村

雪地越野

早起看,没风没雪,路上比较干,出门是可行的。

越走到山脚下路越湿,轮子溅起的泥水,黑黑的溅满了后背的头盔,想起来山西的第三天,个个沦为矿工,风雨兼程,还有后来在澡堂氤氲的腾腾热气,我赶在闷死前冲出来,却发现谁也不在。
入口碰到西瓜还有另一枚同学,打了个招呼,还是走自己的。另一个男同学始终在看手机,他们还要等人,磨磨蹭蹭,与我不合拍。

坏天气

从水库反爬回快活林时,粉老师乐呵呵的说,又圆满了。经过了1、2、3号坡的锤炼,如今俺的mentor已经在体力和技巧上日臻完善,我只能仰望的出神入化之境。茶棚对面小路的反爬,我一边感叹自己体力差,一边又觉得,即使体力足够,对于最后的难度路线,间或还会冒出一个树根来挡路,俨然就是难于上青天。mentor说抬一下把就好,后来我在回家路上练习了十几遍抬把提后轮的动作,胳臂累断了。

之前的下坡表现也很一般。一直在思考怎么改进动作让胳膊在下山时不那么吃力,想来想去,可能是身体不能完全顺应车的变化,需要消耗大量体力调整车的状态,身体和势能较劲,结果必然是惨烈。下后山尝试让车自己走,放开多一点刹车,不做太多动作,身随车动,结果车子直接朝树奔去。好在今天完全没摔着,每次都能及时停下,比起上周直接用胯骨磕石头强多了。

墙根路第二次走,总算有完整的认识。起头一段仍然是无解,大落差,急弯,这些在虎头也有,但路上还有3寸厚的土,情况就变得复杂多了,一路都在后轮暴死、前轮转向不足之间平衡,结果就是撞树、撞石头。后半段的陡坡又完整的推了一遍,没印象里那么吓人,横下心来就能骑了。下回可以尝试着下下看,压力很大。

下完墙根,在大路的出口,mentor从横着的栏杆的一头与墙壁一人来宽的缝隙轻松的快速穿过,“没问题的!”我不敢效仿,妄图蜗牛速度挤过去,好不容易车头过去了,脚踏又被绊住了。。。

MTB教程里说,low\look\lean\turn,过弯很重要的一点是turn your hip,在车上才发现,臀部根本就是一块僵硬的木头,下山时完全不会动。扭屁股这件事我双脚着地时尚不会做,突出的例子就是当年在gym上了一节肚皮舞,忍了一半掩面而逃,结果现在还是躲不掉,得学习在车上跳舞。小康经常被评论是dancing on his bike,估计这家伙山地技术也很好!

周末的北京刚刚经历了一场沙尘,城市被苍白又浑浊。我想,可能很多人的生活就有如这北京的春天。

节日的骑行

说起来很丢人,果园这条初级路线,朋友们早就平趟了,唯独我落伍,经常能遇到很棘手或者偶然因素,难以圆满。结果今天,当我搞定了果园也没觉得费了多大劲儿的时候,哈哈哈就得意的笑了出来。

上山前碰到一个头发长到腰的男同学,骑硬架车还带着头包,他从海二上果园下。问我:这儿(果园)能骑上去吗?我点点头。“我大腿力量不够”。他的确挺单薄,腿和麻杆差不多细。“不光靠腿,还有腰腹,和躯干的力量,全身性的”。“哦,才半年呢,慢慢练。要多练,在这条路上练,一次进步一点点”。时间有限,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

EZFM有个广告:我动感但不动摇,我执着但不执迷,我傲气但不傲慢,我激情但不激动。我就不明白,这些人咋就这么自信爆棚觉得自己是好的呢?今天在快活林和最后一段乱石坡死磕,上上下下十几回。是不是要成功蹬上去了,我就是执着,百折不回;没成功呢,就变成屡战屡败,死心眼了?

可惜的是,我在成功的门槛上被绊了一脚,头都探进胜利的大门最后又被拖了出来。

来来回回十几趟下来只有些负面结果:大腿小腿都抽筋,胳臂抬不起来,体力透支。于是下水库到最后5米,全线崩溃,一头撞向路基。粉丝每次都奇怪,怎么下山还需要体能呢?大个子的同学们以及粉丝这样手和身高完全不成比例的,永远体会不到我等手指短胳膊短腿短的人下山的痛苦,哪儿都不够用,哪儿都在较劲,恨不得回到娘胎里把自己抻长点再出来。

Mastering MTB里说,不要动不动就刹车,要想清楚必要的时候才捏闸。下山时一直在琢磨这个尺度的问题,结论是:捏闸主要是为了留出时间来调整车的角度和身体姿势。我的动作为啥比别人慢呢?想来想去,除了先天小脑不灵光反应迟钝,还有一部分是习惯导致的。骑车的时候眼睛永远只盯着前面1、2米,鼠目寸光对下山是个大忌讳。解决的办法很接单,眼睛往远处看!

不过习惯这种东西总是很难改,尤其是我这种顽固认死理的,经常百折不回犯同样的错误。

想到这里就很忧愁。

早春二月

本来是和粉老师一块儿的。不过我的兔年第一骑完全使不上劲儿,慢慢悠悠让同伴们等得心烦,于是把他们先打发走了。他们还要跑马拉松路线,我想到模式口漫长的反爬就灰心,精疲力竭蹬不动的时候又不能指望什么看不见的手助一臂之力。老老实实跑小圈。

很久不骑车,体力的确是和想象的那么糟。刚爬了快活林就恶心,没搞清是粉老师给我带的鸡蛋饼吃的太快了还是骑的强度太高。事实上,进树林前几个连续的陡坡都没爬上去。

本来周日人算不上多,骑车的更没碰到一个人。不过下坡的时候总有行人在不对的位置。下拦车杆如此,下水库还是如此。我速度放得快了点,怕躲闪不及,只好急刹车停下来。

去后山的路,背阴面还有一段积雪,被压实的地方结成光溜溜的冰面。某年的冬天,也是在这里,我很没经验的妄图骑上类似的冰面,结果在即将成功时还是没挺住,滑倒在地,上面的哄笑应声而起。原来那些家伙们预料到了有这么一幕,也不提醒,直接停下来看好戏。鉴于那次的经验,即便没别人,还是毫不犹豫的下了车。

下后山,没走几米就滑到了。作为一个实验的结果倒是很值得:下回在树根上坚决不压弯。后面的路段都正常,下完了觉得速度不够快,再一看,叉子是锁上的。我在爬后山摇车时犹豫了半天给锁上的,当时心说估计会忘了开,一语成谶。

 今天天气极好。温度适宜,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如果没有3-4级的北风就完美了。坐在后山的林子里,听着山风吹过树林,我的nano里放着nicola conte的acid Jazz,风声有如曲子里的一轨,贴合得很自然。早春的树林还只有脆瘪的枝,可能随时会断。但仰头张望,在黑色枝干的映衬下,天空的颜色更加饱满,阳光也更有生机,炫目。过两个月,这里就该是另一番光景了。从光秃的枝丫变成枝叶繁茂,自然的生长在每一天的孕育里滚滚向前无可阻挡,情不自禁想融化在这繁衍壮大里,和他们一同强韧、壮硕起来,采天地之精华。

回到果园,熟人们的车扎堆,他们正在上面的某条小径上玩耍,热火朝天的吹牛,排队过坎,开怀的笑。

我和他们即近又遥远。

2010年的骑行生活

上半年没怎么骑车。忙两个公司的活,被无数人追债,一周工作七天的日子很辛苦。

夏天终于尘埃落定,结果比上半年还忙碌,鸭梨一箩筐!不过无论如何,总算每周能骑一次车了。

公路车今年一共骑了1h,白杨沟走了一遭,之字坡还能上得去。比赛一次,石家庄环了一遭,到头成绩还被没收了。

好在下半年每周一次的xc是坚持了下来。 香山的好处在于,不论水平如何,总能找到合适的路。 夏天慢慢开始恢复骑行,重新找车感。起头是果快茶棚迎面坡,其他地方都因为生疏不敢去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果快成绩停留在1h+俱乐部里,最长的一次是90min。大热的天,爬呼哧带喘头顶生烟,干脆坐在路边边纳凉边看走山的人一个个路过。有时候是坐在快活林里睡觉,听着音乐昏昏沉沉的浪费掉时光。后来偶尔还爬个望京楼,跑到更高的地方,然后停下来看电子书,也不亦乐乎。

某个周六下班后去偷练了一回,长期停留在6系俱乐部,突然创造了一个42min-的破纪录成绩,自己都不敢相信。可能是那天凉爽,土壤干燥,天时地利人和。于是对秋天的果快争先赛有了点底气。 果快争先赛前认真的骑了几次,结果比赛那天一路飞奔,该下的不该下的地方一一落马,不过还是创造了进入三系的历史新高。赛后立刻被小马戏称为“胡哥”,我狠狠的踹了回去。好在这个称谓没有流传开来,但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姐”。无奈啊无奈。

天慢慢转凉以后又玩了一次团体赛,几个好哥们拖着我跑了一路。为了不让大家白忙活一场我只好一路狂奔,赛后咳得震天动地的。粉老师说,你心肺不行啊。我摇摇头,一周工作70h+,不能要求太多了。

之后就是追随着mentor开始慢慢恢复技术。起初还是常规线路,水库后山等等,我突然发现reba在高速下山过程中有小的晃动,非常不稳定。好在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根fox120,抢过来换上,感动的内牛满面啊内牛满面。在mentor的悉心教导下,在fox120强大的支撑下,果园也圆满了,三级台阶也不会颠的太厉害了,我的口味越来越重了。

山地马拉松路线的发明俨然有着划时代的意义。这种上坡推、下坡也要推的bt路线,汇集了三条DH比赛线路,其中一条还是反爬,打破了以往在香山上转半天不出里程的惯例,一走就是30km+(当然和老霍他们备赛期间的50km还是有差距的)。起初俺还只是听闻不敢尝试,最后终于忍不住,要求粉老师带路走了一圈。第一次走很有状态,那些头次经历的难度路线基本都一次成功,观佛下车2、3次,虎头下车1、2次,表现超过预期。就在我自信心无限膨胀的节骨眼,回程路上,在常规线路,俺因为信心过分膨胀来了个前空翻,磕了胯骨,好在伤的不太严重。这个教训直接给了我巨大的警示:永远不可轻敌!

之后一段时间就是持续在山地马拉松线路上磨练。有的时候状态奇差,比如用腮帮子撞树,导致现在嘴还不能张太大。有的时候状态又还不错,观佛也没觉得太bt。期间还去了模式口北线,以前死活拐不了的弯第一次慢慢悠悠的过去了,北线也终于史无前例的全线贯通了。 不过随着技术的熟练,新的挑战也在不断出现。比如子明路。至今俺还没有尝试过鱼背,并且在子明路出来后一个很不起眼的入口侧滑撞树,后脑勺磕了个包出来。想想,全盔还是很好的,就是带上太吓人。

明年还是继续磨练技术,练习基本功。第一目标是上坡,我很清楚现在的瓶颈在哪里,但是迫于工作的压力,也没法要求太多。anyway,明年希望山地马拉松路线能跑得更熟练些,下坡少下车,上坡少推车,跟人骑少让人等。

只要我还在车上,一切就都好办!

my video

中秋假期约了小葱香山,没想到在果园入口最先碰到的是禹思浪。难得老霍不在,他欣然加入我们,把平时刻苦的拉链变成了一次秋游。幸好最近他没有比赛计划。

他的头盔摄像机,后面的沉重的控制系统背了一路,相当辛苦。所以,摄像机还是装在别人的头盔上比较好!

摄像师一路服务到底,还帮我剪辑,把自己的电脑折腾的快坚持不住了,满腹谢意,下次果园碰到,俺决定深深的鞠一躬,反正也不花钱 -.-

一开始选音乐我发了两首,‘1979’偏电子些,另一首就是everlong的acoustic版本,后来老禹问,能不能再找个快点的?我毫不犹豫,把原版的everlong发过去,现在看,还真是给力!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I1ODI1NjQ4.html

某日香山

一大早就就被电话挖起来,粉丝同学的。还在睡?醒了啊?我们8点半果园集合,一块儿吧,好久没见了,我们可以等你!没早餐?我帮你带鸡蛋灌饼,一个还是俩?说的我没啥借口了,赶紧爬起来洗漱收拾,使劲儿往果园奔,还好,就比集合时间晚了不到十分钟。

车刚装好发现后刹完全被夹死了没有空隙,幸好有隆猫技师,三下五除二调好。换了新叉子新前刹,也不知道啥表现。结果果园上的非常顺利,好像叉子高了,整个车感提升了不少,小石头也没啥感觉,大坎完全被滤波,连每次都把我卡在中间的树都过去了!当然,也离不开粉丝老师的认真教导,我甚至怀疑是粉老师隔空发力,把我推过去的!快活林继续了良好表现,就是体力透支,最后的乱石仍然上不去。推鹰嘴的时候正碰上李昂大师下山,他居然来xc练体能!看着他下鹰嘴,流畅的就像路面没有石头一样,到底了还定车跳了一下。感慨,这辈子做技术型选手是无望了。

之后山脊、DH小道。好久没下DH道了,居然所有最难的地方都顺利下了,让我感慨,原来前刹也这么好使。之后去后山,追着猫师傅的后轮下的,非常不厚道。他二个月不骑车了,感觉还得重新培养,自然是吃亏的

反爬三叉,准备继续下三号道。犯了很严重的错误,继续跟在猫师傅后面,有些地方他下的太小心了,不得不停下来等,很悲剧的,停下来的时候路边有酸枣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腿从缠绕的酸枣枝中间拔出来,猫还说,刺刺痒痒的感觉不错吧@#¥#¥%%

下三号道时,除了两个难以逾越的落差急弯,基本都下来了。路上我甚至产生了错觉,有些沟沟坎坎,经常是后避震有了动作才意识到他们的存在!

下山吃面、休息,反爬1号道,碰到了几个正在练习的DH车手。有人很面熟,想不起名字,聊了一会儿,问要不要试试,拿他的车下。我其实还挺有心玩玩的,无奈体力不支,实在不想再反爬一遍。他还说,回头1号道搞个女子组,我说我一定来捧场!

回到三叉,常规路线下山,最后的路段隆猫同学带着走到了山脊上,很野的路线。推了若干段,以后有机会可以磨磨,难度还是不小的。

下山时候已经3点多了,在山上转了大半天,好累。不过回到家还是很激动,决定买叉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