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化学反应

一周都是阴雨天,据说周六阴天,周五担心会不会被雨淋,结果转天变成了日头火辣辣,我差点晒成了猪肉干-_-

晃到禅房已经比正常时间慢了半小时。十一点的山路被烤得冒出青烟,雾气浓重,远处只有粗犷的轮廓,细节全凭记忆拼凑。乏力的蹬车,气若游丝,心跳平稳的维持在70%+,负担最小的有氧区域,没有任何心肺负担,然而在每个弯角还是忍不住想躲进稀罕的一小方树荫享受弥足珍贵的过山风。

经过30+min激烈的心理斗争终于抵达禅房的小杂货铺。下车买水,躲在树荫下狂灌1000ml可乐,仍然不过瘾,又管大爷要了根1块大洋的冰棍,吃到透心凉。碳酸饮料的气体断断续续从咽喉缓释出来,头前被汗水浸透的沉重身体重新轻盈起来,无奈的望望明晃晃的大路,开拔。
继续阅读身体的化学反应

北京的天空

从密云到兴隆的山间砂石路面,轮胎抓地困难时常空转,埋头苦骑一心一意增大扭力,前方人影渐渐渺茫再难以追赶,心里暗自郁闷焦躁丛生。旁边途经的某人说“天空真蓝”。下意识抬起头,透过黑色镜片看到的是山峰切割的一角蔚蓝的天空,没有云彩,一碧如洗。我立即联想到薄薄甜蜜蜜一块玻璃糖,照片里见过的马尔代夫海天一色(详见D80+18-135炮制的n天前水木十大之马尔代夫mm),继而又想到不用打飞的去欧洲就可以在类似的美轮美奂里筋骨劳顿体验越野的乐趣。新鲜空气和丰富地貌,即使偶尔尘土飞扬,并不影响京北山区成为放松休闲的宝地。

途中背着宽大高耸一摞柴火墩向村子走的妇女一边迅速闪出道来一边吆喝:“多热啊!”我把谢谢留在身后。

03年夏季满怀了好奇与期待第一次参加绿野经典的入门穿越活动:香八拉。无意间翻到那天满是流水和感叹词的游记还觉得可笑,隐约记着的那些遥远得如同几光年外的细节有时又显得比尽在咫尺的昨天更真切。在爬上虎头山顶朝东眺望时,我第一次目睹了北京的城区,毫不是一览众山小的愉悦:城市上空被厚厚一层黑云笼罩,混浊一片分不清细节,如同电击一般被shock到了。空气质量预报里那些愈发漂亮的详尽描述,固体悬浮物、二氧化硫浓度等等粉饰太平的排排数据,原来纸面上无关痛痒的信息掩藏着这些难以承受之轻。想到接下又将回到那些灰蒙蒙的社区里行走睡眠延续循规蹈矩的轨迹,走路的脚步也愈发沉重和麻木。

一周前登上阳台山,在高处鸟瞰城市全景时见到的仍是预期的浊气氤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远处门头沟山区的清爽干净,如今对面这些早就习以为常不再大惊小怪了。曾经在stockholm的街道行走时突然对北京“绿色奥运”的口号感到苍白可笑,如今08迫在眉睫,生态环境仍如从前一般不二,难怪好运北京测试赛后在传说中“风景最好的赛道”骑行过后车手们会生出“呼吸困难”的抱怨。比赛当天从八达岭高速经过,天色阴霾,空气沉闷,植物晦暗,堡垒静默。

第一次野外扎营是在小五2100米的传统营地(那也成为至今惟一一次小五高海拔处过夜),暮色缓缓浸透山野以后星星逐渐明亮起来,从起初零星的一两颗到迅速连成片,此生第一次亲身证实了银河的存在,浩淼的星空,它们在几万(还是几百万?)光年以前发出的光芒抵达我的眼球,中间经历的黑暗与冰冷永远无从想像。躺在草丛里仰望,它们又真切的仿佛伸手就能触摸。

城市里见到的多半都是灰调的,春分暮秋,仲夏冬至,那些深红或浅蓝,鹅黄或雪白,原本热烈的、冷静的、舒缓的、急切的,因为都穿上灰的衣裳,感触也开始趋同不再棱角分明。在高层看得见绿地公园的大扇茶色落地窗前,在咖啡店阳光从树影婆娑后投落的卡座上,在二环路发丝逆风飞扬指尖凉爽似有抵触的车窗边,那些沉醉其间流连忘返的场景背后,其实我们都是Matrix密封在胚胎里做梦和呓语的小萝卜头!

如果周末都不能在那些金黄翠绿里自由呼吸,如何有力气继续处处需要提防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