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o 2008,Stage 10,ITT

车手们逆序出发,排名最后的Ermanno Capelli(Saunier Duval车队)在当地时间中午13点准时出发,这天亚得里亚海岸风雨断断续续。Capelli的时间是1’07’43,这个成绩很快被Mikhail Ignatiev(Tinkoff)超越,但不久High Road车队的Tony Martin把成绩刷新到58’54.

第五个出发的是Rabobank的Graeme Brown,他最后跑出今天最慢的1’09’05。

Tinkoff车队的Vasili Kiryienka表现抢眼,他超越了好几个前面出发的车手,闪电般的经过中途时间测算点。但是白俄罗斯人在最后的爬坡阶段备受煎熬,最后比Martin慢了10秒。

在预期中Astana车队西班牙无敌战舰的反击之前,Vladimir Gusev已经把Martin的成绩提高了8秒。俄罗斯人并没有领跑太久,High Road车队的意大利TT冠军Marco Pinotti经过欢呼的人群,以1’29的领先优势把Gusev甩在身后。

接下来是Astano的Levi Leipheimer。美国人看上去沉着而专注,但他途中不得不因为一辆迷糊的摩托车而分心,最后第9个,落后了1’01。

但Pinotti并没有太长时间品尝胜利的喜悦中。Astana的Andreas Klöden和Lampre的Marzio Burseghin不断刷新着中间点最快成绩。意大利人在最后的爬坡中显示了强劲的实力,以56’41,当日的最好成绩结束。

Klöden以57’01的成绩经过终点,获得第二。LPR的Paolo Savoldelli本有望获得第三,但他在最后的爬坡时链条掉落,不得不换车。耗费了44秒的时间,但最后还是得到了第五名。

Astana的Alberto Contador在这周开始时被诊断出肘部断裂,很多人怀疑他今天能否有良好表现。但环法冠军给予了所有质疑强有力的回击,他只比Bruseghin落后8秒,Astana今天全面胜利,获得了本站第二、三名。

最后剩下的疑问就是粉衫拥有者Giovanni Visconti(Quick Step)能够在总积分榜上领先Mattias Russ(Gerolsteiner)多少时间。年轻的意大利小伙子在途中超过德国小伙儿,把他的领先优势扩大到将近3分钟。Contador的今天的另一个胜利者,他的总成绩成功的从第八提高到第三位。

Giro 2008, Stage 5

第五站是突围最漫长的一站,这主要得归结于赛道的绵延起伏。头42km前往Praia的道路上车手们饱览了沿海美景,之后转向内陆,翻越80.2km处的Fortino。

本站203km,只有190名车手从起点处出发,11:42在Belvedere Marittimo时,经过一夜治疗的比利时人Nick Nuyens (Cofidis)还是离开了91届环意,源于头天在终点前1km处摔断锁骨。

在包括头一公里瑞典人Magus Backstedt(Slipstream Chipotle – H30)在内的几次尝试后,一小组人成功脱离了大部队。Luis Felipe Laverde (CSF Group Navigare), Johannes Fröhlinger (Gerolsteiner) 和Theo Eltink (Rabobank)在17km处突围出去。德国人Eltink之后掉队,而David Millar (Slipstream Chipotle – H30), Pavel Brutt (Tinkoff Credit Systems) 和Francisco Pérez (Caisse d’Epargne) 在20km处成功的加入进领骑集团。

35km处差距已经拉大到 3’28″。

去年Spoleto的分站冠军,哥伦比亚人Laverde,超过西班牙人Francisco Pérez (Caisse d’Epargne) ,第一个翻越了Fortino GPM山脉(Gran Premio della Montagna)。这时已领先6’52″。在90km时,差距拉大到7’20″。经过Casalbuono后几公路正好达到8分钟。

到Polla中间时,苏格兰人Millar已领先大集团7’20″,大集团由Liquigas和Quickstep控制着速度。这时下起了小雨。

在翻越Buccino时还剩下40km。Pérez目前看上去还是本站的粉衫拥有者,而5人的小集团在奋力骑行想保住5’50″左右的优势。

剩下45km时,在Buccino的下山处,差距剩下4’31”;大集团在迅速逼近,但速度并不足以追上前方的进攻选手。此时快步的世界冠军Paolo Bettini看上去极富进攻性。意大利人加入了Liquigas的车手中拉动大集团向前。

最后30km时雨逐渐变大。粉衫看上去有些黯淡了,因为Millar身着全英国家冠军服经过了Pellizotti,这时领先优势还有3’40”.

在距Contursi Terme还有22km时差距剩下3分钟整。Pérez此时仍冲在最前。LPR的车手们因为他们在总成绩棒领先的选手Paolo Savoldelli和Danilo Di Luca,在还剩下20km的下山处冲到了最前。

在最后几公里时,Paolo Bailetti (LPR Brakes) 和AG2R的 Rinaldo Nocentini及Laurent Mangel一起摔倒。

最后3km是一处上坡,5人小集团仍然保有1’42″的优势,他们似乎都可以品尝到胜利的喜悦了。

Raffaele Illiano (Serramenti PVC Diquigiovanni-Androni Giocattoli)察觉到在上坡处自己有机会,此时前面的五人都疲于盯着彼此。意大利人发动了一次短暂的进攻,但大集团的速度极快,他很快又被带了回来。

在上坡的一处发卡弯,德国人Fröhlinger在五人中首先发动进攻,Pérez和更具进攻性的Millar马上跟进。之后有了一段相对的平静,五个人谁也无法突围,大集团在慢慢逼近。最后1km时,Brutt发起了最后致命的进攻,而此时厄运降临Millar。飞速前行的车手链条突然断裂,这另他非常恼怒和极度郁闷,把车扔向了护栏。

Brutt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瞬间,拉开了与其他三人的差距。26岁的俄罗斯人在经过5小时3分钟的奋战后,成功的保住了与Fröhlinger和Laverde的差距。 Pérez 第四。Bettini第五,带领Riccardo Riccò (Saunier Duval-Scott), Daniele Pietropolli (LPR Brakes) 和Pellizotti 在30秒后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