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路进行时——环城赛

整场比赛,考虑的问题只有两个:
how to survive?
how about my work?

第一个问题非常棘手。旁边黑压压一片,山地车粗壮的车圈碾压马路,嗡嗡声不绝于耳,气势如虹,有如男子赛。比赛这么多年,女子组有这架势还是头一遭。经验不足又跃跃欲试的姑娘们轮流领骑,队伍行进速度很高。事实上,出发才几公里就感到吃力。五十五公里的赛程,怎么跟下来,还真头疼。

第二个更麻烦。过去一周十二到十四个小时工作制,不堪重负。周一,工作到12点多;周二,12点多;周三工作到1点多;周四快2点。每个白天都是被两大杯咖啡支撑着,痴痴呆呆的盯着两台电脑画图,只在机器死机的片刻看一眼群里fan香山的同学们热火朝天的讨论,话没插一句又接着画图去了。今天偷偷溜出来比赛,想着同事们随时可能来电话,一堆问题还待解决,惴惴不安。 继续阅读主路进行时——环城赛

TaiCang Race

精英组女生虽然只有区区12人,但全国的业余高手悉数到场,混迹在黑压压一片的男子精英选手之间,完成了65km的平路赛事。跟着男选手跑,毫无团队战术可言。突围、追赶,车队配合和勾心斗角,基本都是男选手的事情,和女孩子们无关。我们只需要老老实实跟在大队伍中不被落下就好。虽然avs达到41km/h,但有前方浩浩荡荡的大队伍劈开空气,隐身大队伍里倒还算舒服。
 
和男生比赛总是易于精神亢奋。金港的磨砺,自以为跟车、过弯都可以从容应付,甚至最后一圈还和几个兔子一起突围一次。然而在体能下降时对面突发状况还是缺乏应对能力,在终点前一个弯道犯下致命错误,不仅自己走错路,还牵连后面的男选手,并造成其中一位摔车,羞得无地自容。因为这个愚蠢的错误,也彻底失去争夺前三的竞争机会。本来颇有信心的爬坡冲刺,眼睁睁看着前方几米的llt踩着大碳刀蹭蹭向上窜,距离并没拉开,但腿部已经力竭无从追赶。提高紧张压力下应对能力,又是一个新的课题。

继续阅读TaiCang Race

2008 shimano车迷节

今年的车迷节,北京站设在金港,只有公路赛,无疑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对我胃口的。不过赛前公路车也有近一月没碰过,底气不足也是必然。

经过两年的trek夏夜狂飙,这条F3赛道已经烂熟于胸,宽阔的赛道过弯完全可以不减速安心压过,动量损失降到最低。但是女子公开众人水平良莠不齐,而90min耐力赛人多势众,为了避免刮蹭摔车事故,神经一直高度紧张,不得松懈。

女子公开赛波澜不惊,7圈的比赛路途短暂刷刷经过,来不及喝一口水就完结了。中间试图突围一次,但几个队友配合并不默契,未果。最后冲刺腿软乏力,再次被东北胖大妈超越,最后第三。我的冲刺一贯缺乏力量,启动极慢,这样的结果倒在意料之中。 继续阅读2008 shimano车迷节

贴在cyclone的年终总结

发信人: xxxxxx (比天空还要远), 信区: Cyclone
标  题: 滚动的猪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29 18:35:33 2007), 站内

这一年,如果我在北京,如果没下雨,周末肯定会去爬一次山,也有一天公路一天山地的时候。

年初跟着最亲近的一些人在香山雪地越野,上山下山技术都有显著进步,当时为了黄山赛而努力提高技术,而然香山却不是一个能够锻炼体能的地方。

于是四月去了黄山,第一次自己外出比赛,难度完全超过想象,被很多比赛以外的因素困扰,住宿无法落实,水土不服,心情郁结,全无食欲,赛前还有机械故障,虽然被trek和sram的技师调校,但还是埋下隐患。第二天的比赛果然惨败,一出发就被ltt甩掉,最后因为机械故障退赛。即便没有故障最好也只能是第三,甚至输给最后第二的clarie毛可兰,这个从前爬坡总是比我差很多的美国人。比赛当天立即改签机票深夜赶回北京。好在某人来接,给我很多慰藉,一下子什么都释怀了。

接下来天气愈发暖和,开始专心公路。说来十分惭愧,不要说去年10小时的300km,今年甚至250都没跑过,200出头就开始崩溃。五一和一群人绕了半个白河,午餐的饕餮毁掉骑行节奏,最后回兴寿的引水渠完全是被某人拖回去的,想想去年也是在同一条路上被同一个人拖回去,这段路已经成为我的一处疤痕。不过引水渠之前吃到了今年第一个也是最甜的一个西瓜,两个人在路面一阵风卷残云,惬意油然而生。

夏天赛事慢慢频繁,xrf各站联赛,shimano北京站和沈阳站,金港夏夜狂飙,我喜欢和高手同场竞技的刺激,也被TCR一帮高手绕圈时拉得眼冒金星。今年的金港我已经难以跟上A组TCR几元大将的小镇营了,完全是平时缺乏高速耐力训练的结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的结果很正常。

夏天下班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刷山。每周两三次,在骄阳慢慢褪去的五点半出门,四十分钟后和走山的人们一块儿从海二出发慢慢爬上鬼笑,对着夕阳发呆,默默想一些不知所以的事情,几年之间陆陆续续的零碎片段。第一次把刷山的时间提高到30min以内,但是距某人的27min还是差很多,想来要追上只能是妄想。回城路在固定的小铺子买一瓶可乐。老板慢慢和我熟识,每次都要寒暄半天,称赞我勤劳。他不知道,这其实只是我必须做的一件事,和吃饭睡觉一样。

秋季接二连三输了几场比赛。八达岭滑雪场两次完败,ltt都奇怪我怎么状态这么差。甚至年末的单车工作室爬山赛,郑汝芳,这个昔日的全国冠军似乎又恢复的当年的神勇,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应该在为某项户外赛事积极备战,而忙于学车的我自然无法匹敌。

在比赛随着寒冷的冬季而慢慢蛰伏以后,我重新回到年初的状态,在香山小路慢慢磨练技术。然而琐事缠身,包括家人的病情都令我神伤不已,练车也愈发乏力。不过好在得到杨柳同学的指点,我第一次毫无停顿的从山脊下到水库,第一次信心满满的下了后山到水库的碎石灌木丛小路。就算没有护具,对这些路段我也不再畏惧了。

明年我会有更好的器材,全碳架的公路和山地,不过那些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多乐趣。可能随着未可知的工作变动,比赛将不再占据我大部分休闲时光,不过,无乱如何,我还是会在山路上享受那些汗水挥洒的瞬间,那些不断突破和挑战带来的喜悦。

the fifth

二环路,小篮里,外面暴雨铺天盖地。王老师聚精会神的开车,无眠看手机,在短暂的沉寂里素听车外雨声哗哗响雷滚滚,闪电在顷刻间短暂的照亮城市。煞那,闪出高中同桌blog里那句——下大雨的宁静。

原来,就是这样的。

比赛毫无状态。从沈阳回来的疲劳期,雨夜被困的狼狈,夜晚的难以安枕入眠,累积到金港,身体疲倦肌肉酸痛,第一次犹豫要不要跟着group A,结果也就势在必行出发了。后面的情节毫无悬念,被落下,和水平相当的几个人绕圈绕到心脏难以负担,冲刺被辛胜利歘歘超越,他真是不厚道,在我后面跟了百米。不过还是有所突破的,几站里领骑最多的一次,每次都能坚持半圈多,最后还能保留冲刺的气力,心率居然蹦到了200多…

晚饭照例在粥铺。第一次喝甜粥,第一次忘了点肉,第一次要了汤,这么多的第一次没一个让我失望的,可见把这家店作为fb基地是有理有据的。不过店面有点架不住这场罕见的雷阵雨,后半程身后一直在嘀嗒落水,继而石灰陀噼里啪啦砸下来,这个惨剧夜里又在我家上演,幸好是客厅,幸好不太严重,顶楼的隐患呀。

每次路过北边路口都有难以抑制的小紧张,很远处就开始忍不住朝对面眺望一如从前。对于这场埋伏前方的遭遇战尽管已然心中有数,真正碰到还是有如钝钝一击,从无例外。

Transformer档期即将过去,我仍然只有心动没有行动。明天还要请客,一堆人并有家长,希望会是宾主尽欢。

在每一个可能的路口阔步往前走,其实并不知道会不会是条死胡同,但是,在这些无法回头的赌局里,我从来没有犹豫过。

黯淡的环法

Vino药检阳性,Astana withdraw了,Moreni positive,Confidis也退赛了,Rabobank终于抗不住了组委会、UCI、丹麦国家队的言论,弃卒保帅了,Rasmussen同学可以在HC级爬坡赛段应对毛头小将Contador数次生猛的attack,可以在最后1km把Levi甩掉20s多,Contador 30s多,还是在舆论压力下被车队sack掉了,另一个24岁不会英文的西班牙小伙子原本已经基本终结的黄衫梦想转眼唾手可得了,Levi如果在最后的ITT发挥出色,Discovery Channel就有可能包揽前两名了(目前至少有两名podium finish了),Lance退役后新的领军人物终于在DCP冉冉升起了。
 
白衫、黄衫于一身,这究竟是神话还是笑话?
 
偶像崇拜盛行的今天,自行车爱好者们有没有新一代明星像可以追捧?还有多少王者可以笑傲这个时代?下一个Lance、Pantani在哪里呢?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Lance一样患山上癌症的。
 
昨天金港赛后,王老师提及沈金康,说上次一起吃饭还说到我,半开玩笑的让我去参加Giant女子车队。且不说能力相差悬殊,即使真有那实力也不能做职业运动员啊,即使做职业运动员也不能搞自行车啊。艰苦不说、收入微薄不说,搞不好就身败名裂前途尽毁,以后的人生黯淡一片,多么凄凉的结局…
 
在这个黯淡的社会
在这个黯淡的时代
只好人人自求多福了
 
昨天金港大风呼啸,第三圈就有5人attack出去,队尾的我发现时已然跑出去10来米,想追,刚出来就碰上刮得七荤八素的大风,算了吧,老老实实呆在peloton里(哈哈,用了这个词,其实也就8个人呢),60分钟不到的比赛因为天气累得快虚脱,冲刺维持在52的瓶颈上,从不练spinning,不会扶下把摇车,也正常。不过党旗同学实在太强了,后半程基本都在领骑,平路还不断加速到40好几,几次差点没跟上。专业游泳运动员出身的他如果跑步能快些,不知铁三比赛里和Patric谁高谁低(不过现在已然伯仲了吧)?
 

车迷节,07

早上推车出门,一闪念,这是我第几次参加车迷节呢?算年份,似乎应是第四次,可是,为何印象里只留了2次的情节呢?果然是老了。

到场地,去王老师办公室换车、检录,粉丝同学参加的初级组在我前面,因为挤在等待出发区没瞅见他冲刺,后来据说是第三,还不错。

然后就是我自己的公路了。放眼望去,专业队、体校的幼齿小朋友分布四周,还有鼎鼎大名的前全国冠军赵伶燕,还有老对手思哲,不知道会混乱成什么样子。

心砰砰跳着听裁判鸣枪,出发以后也就安静下来,专心比赛再无暇顾及其他。专业队的小朋友生猛彪悍,一上来就妄图在老山第一大坡上甩掉所有人,我心下暗自吃惊,风格如此彪悍待会儿我还有的玩儿吗?落后2、3米才上到顶点,好在立刻追回到那一框小孩儿中间,她们经过这一轮发力速度也慢了下来,不知是否在思索以后的局面该如何控制。第一次大组比赛遭遇团队战术,有人突围,有人在后压速度,轮番上阵,或者想在下坡突然加速甩人。不过经历了金港系列赛事,即便男生们在平路突发性attack都不畏惧,何况这些小朋友?压弯更是轻松自如,我甚怀疑比她们在弯道更具优势。第二圈上坡她们变得保守,磨磨蹭蹭我甚至不感觉太费力。不过自己孤军奋战,要想突围显然还未具备过人的TT实力,只能紧跟在后。小朋友们不断耍心眼,想把我放出去耗费体力,或者集体突围,相互不断喊着“走”“上”这样的字眼,来来往往几回合冲刺前只剩了3个幼齿小朋友和我。无奈她们把队形压得太紧我无法占据有利位置,最后冲刺也被旁边小朋友死死卡住,担心被她们蹭倒并不敢太近身,最后和第三的小朋友几乎并行冲过,差距为小数点后第三位。

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平路作战团队配合的重要,如果今后有2、3人编队相互掩护形势才有可能转变,这种体力头脑并用的比赛想起来就让人兴奋,但何时才能掌握主动呢?

下午的山地是个失败,经过公路、团体比赛消耗身体不仅疲劳更无可抑制的懈怠下去,精神难以集中。第一圈下坡落后竟没有追赶欲望,平路眼睁睁看她们走掉全是茫然。第二圈上坡甚至比第一圈更利索,明显是之前不够卖力。第三的成绩,比思哲慢,比专业队小朋友慢,看看心率表,Max190多点,avs183,这样的心率对于两圈一刻来钟的比赛相当休闲,与以往山地赛avs190多而Max动咎200以上相比实在汗颜。

“想来是没人中场给按摩恢复吧”,我这样对自己说,也就找到很好的借口不为消极怠工自责了。

赛事以外的流水:

UCC北方区老板不知对我表现满意否,赛后聊了几句,双发都保持友善和谐的态度,达成多项共识,毕竟我已尽力,而他们也找不到更好的女车手。对于赞助商基本态度是不卑不亢,做好份内事,其他不多想。关于赞助的车,有当然好,没有也无所,但绝不要把我当比赛机器经常跑外地就成,除非给我发工资管到老!另外UCC天蓝骑行服和红色voodoo实在不协调,需要赶紧换车或者换衣服!

赛后西瓜同学对我说:成绩好的人里就咱俩算是清白的。显然他把今天被中国官员们拒之门外的一摞老外们给忘了。即使这样仍有所偏颇,虽然如今比赛的确到处充斥着专业车手们。换个角度想,他们的到来无疑使整体速度有一定提升,给业余车手更多和高手同场竞技的机会,未尝是件坏事。想想专业队孩子们也并不容易,世界原本没有绝对公平,把能控制的部分做好,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背了10D,自己比赛一结束立刻变成场地摄影记者,躲在上坡处对同学们一一扫射。 拍男子山地公开时,旁边举着20D+小白的另一名摄影师同学突然说“我还有你前年比赛在这个坡上摔跤的照片呢,很惨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即便他操相似于某个我心仪DJ的声音,还是很想用眼神杀死伊。看人家白白净净斯斯文文还戴眼镜,我只好礼貌的说:“是啊,那时技术很差,现在好点了,虽然还是很烂。”之后记下了人家手机号以便发邮箱过去索要原片。被某个sg以这般印象记心里,除开一声叹息也没啥念想了。

拍山地精英时郝乐小朋友经过刚刚中级组比赛又上来了,真是体力超人!郝氏兄弟帅得人神共愤堪称门头沟乃至北京地区最上镜哥俩并不稀奇,他们不仅帅且骑车快也情有可原( 住在妙峰脚下,可以每天晚饭后来一趟),问题是人家为啥比赛极端辛苦时还神态自若面似桃花?想想自己不是喘气吁吁就是咬牙切齿五官狰狞,人和人差距咋这么大捏?

一个叫吕诺斯的小朋友,因为穿单车工作室的队服,因为去年比赛结束曾经被他捎过一段,更因为人家算是大sg,印象有一点。但是他自己帅也就罢了,怎么还带了超级pp的女朋友过来?他女朋友pp也就罢了,还肌肤胜雪窈窕婀娜!身材好也就罢了,还穿了件低胸露脐无袖小马甲和同色系小热裤打扮堪比影视明星!引得旁边孩子已高中的某男士哭天跄地说要流鼻血。低头看看自己,撞豆腐去……

王老师给我们提供存放自行车的场地、加餐的桃子、午餐和可乐,比赛给我们拍照,赛后又把我和两辆车驮回家,甚至帮我抗上楼,无以为报呀无以为报!好在奖品中有把带指针的气筒一枚可以放小蓝里公用,总算我一点绵薄之力,希望经常有机会做贡献。老程评选为最佳后援,赛前赛后端茶送水,冰冰小朋友在赛后最虚弱时递上凉爽爽饮料一瓶,争取下次我bg全体家属吧!

晚餐吃的是杨老师包的肉粽(偷偷的说,肉不够多呀)!

这篇完全流水账,谢谢观赏!

trek criterium

因为可能的雷雨,trek把今天的夏夜狂飙退后一周,思前想后如何撂开手头一摞工作从公司
早退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至少可以延后一礼拜再想。
 
去年也有过类似情况,开赛在即金港上空已然乌云滚滚,大雨迫在眉睫。于是原本1小时的
比赛被压缩到50分钟,last lap的铃声不期而遇。不过上天眷顾,直到回城路上才看到窗外稀
里哗啦下猫下狗。记得很清楚,那场比赛是座形如风的小客车回来,车内寥寥几人,好心的
司机把车停在动物园外,回家的路只剩匆匆几百米,我一路逆行,小心翼翼避开打着雨伞的
行人和路面的小水洼,背后被零星的雨滴敲打得潮乎乎,和汗水混杂,分不清彼此。再后来
不座那车了,胖乎乎挺着小肚子的司机还是在每场前后和我打招呼侃大山,操着儿话音热情
称赞我的表现优异,我推荐他也来加入这项健康又环保的运动。
 
去年的比赛因为出国错过三场,那时我挂念的小孩已成这个系列赛事的主角,实力远在其他
人之上。在异国他乡的酒店大堂,在一屏中文乱码里看到一张小朋友站在讲台上被亚季军选
手托起的照片,他的个字太小,即便站在最高处仍然比不过旁边修长身材的老外,开怀大笑
,眼睛眯成一条线,唇角舒展,露出歪歪扭扭两排牙,后面是沉沉暮色。我被闪光灯下的这
张面孔深深吸引,喜悦感盈满胸腔,外面正是阳光绚烂的上午,茂密的绿色植物簇拥着整个
酒店,一时间,美好的有些晕眩。
 
太美好的东西往往不真实,太痛苦的东西又过于真实,比如霍香正气水。王老师说这东西慢
慢会有回甘,我还是宁愿在白开水里体验没有起伏的平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