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天三场

火辣辣的妙峰山
虽然没有何平,但是Jenny的现身让俺郁闷不已,她怎么也骑公路呢!

前7km休闲,摘录DFH上雪兔的帖子:
“女子组发枪的时候就慢悠悠的出发
骑了一阵还是排成一条整齐的队伍很河蟹的前进着
到后来更是神奇的排成两列开始边聊边骑
前面两位女老外领骑
后面大家井然有序
女老外用英语聊天
大家用汉语聊天
一路保持着22-23的速度完成了头七KM” 继续阅读俩天三场

2008 shimano车迷节

今年的车迷节,北京站设在金港,只有公路赛,无疑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对我胃口的。不过赛前公路车也有近一月没碰过,底气不足也是必然。

经过两年的trek夏夜狂飙,这条F3赛道已经烂熟于胸,宽阔的赛道过弯完全可以不减速安心压过,动量损失降到最低。但是女子公开众人水平良莠不齐,而90min耐力赛人多势众,为了避免刮蹭摔车事故,神经一直高度紧张,不得松懈。

女子公开赛波澜不惊,7圈的比赛路途短暂刷刷经过,来不及喝一口水就完结了。中间试图突围一次,但几个队友配合并不默契,未果。最后冲刺腿软乏力,再次被东北胖大妈超越,最后第三。我的冲刺一贯缺乏力量,启动极慢,这样的结果倒在意料之中。 继续阅读2008 shimano车迷节

沈阳两天两夜(3)

周日比赛日,早早收拾妥当开赴赛场,继头天错过之后再次浪费早餐券,这次是太早了吃不上…

第一项就是全体总动员——山地接力,检录的只6个队,有人笑称人人有奖,就位之后又急忙忙夹进了两队人马,扎堆儿挤在赛道转角狭小的草丛里倒也不算太挤。北京站已经数次登上领奖台的几个专业车手再次现身实属意料之中。打招呼,小姑娘总是腼腆寡言。对于一个高中生,实在不能指望在骑车之外还能处处周全。

就东北人民的XC水平实在不能苟同。第一次经历全程用大盘的赛道,海拔落差不超过3米,一干操着东北口音的选手们都说很难,居然还有人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会摔车(他们叫“zhuai3了”)。据说该现况与当地人性格密不可分,相对而言南方的公路山地算是齐头并进的,不知是不是南方人民事实求全一个舍不得放的精明性子使然?

比赛进行平稳,接棒时处于第三位,成功的落后于两队专业选手,没有太大迎头赶上的欲望,后面的本地选手也丝毫不能构成危险,不紧不慢往前跑,赛后看心率Max170,消极怠工可见一斑。不过半道发现高中小朋友扎胎了,不费吹灰之力晋级为第二,队友们光顾着兴奋,完全把这归功于我的实力强劲-_-,为避免良心谴责还是主动交代了事实真相。个人赛在不久以后上演,两专业队小mm齐头并进在赛道漫长的平路阶段落下我n米远最后并排冲线,包括一个倒数第二圈才找到超车机会的。怪不得没有爬坡,怪不得半程坦途,完全个人能力逊色,输得合情合理。而前三又把后面无数东北车手甩得无影无踪,第三圈末尾开始遭遇n个被套选手,因为赛道狭窄经常无法顺利超车,并不是她们不愿让,但能力有限人在车上歪歪扭扭把都操控不稳,在后面的我也不敢无所顾忌,万一她们受干扰而zhuai3了顺便把我连带上就不合算了,的确是一群没玩过XC的同志呀。上午的比赛队友们均出色发挥,在各个组别拿到一二的名次,而处在前面的均为专业选手。

早先预报有雨,感叹今年的车迷节大水泛滥,早起天色朦胧略带灰色,中午时分已然烈日当头。躲在帐篷里休息,墨镜后人头泱泱攒动车轮往来如梭,影子们都压得短短的贴着脚跟。热浪随着空气四下流动搅得胃口全无,只好不停灌下运动饮料:宝矿力水特(什么名字啊!)、脉动、红牛,最后一场比赛遥遥无期,一边为随着时间慢慢褪去的焦灼庆幸,一边又担心腹内越发空洞能量尽失,最后的结果是水喝太多检录时一趟趟往WC’跑,可怜的锁鞋……跑了3趟WC,赛前还是觉得腹胀憋屈-_-

结果公路赛败得一塌糊涂。赛道又是一马平川只两个u型弯需稍留心,几个喜得胜的队员战术混乱组织不起有效的attack,但从其中一位大妈的眼神里看出想在弯道别我(或者是我太敏感了),于是进弯前特意喊了句“注意安全”。最后一弯道出来后因为冲在内道最前,一时糊涂提前发力,明显这个距离超过我的能力范围,缺乏旱河路平路训练的我实在难以把冲刺距离拉大到150米以上,结果最后崩盘被大妈超过落后一身位过线,奇怪2个专业小mm最后居然没了踪影。赛后被杨威同学耻笑,说大妈足有150斤套着骑行服肚子上褶子一道一道的上下起伏,这话被他一路说到北京,顿感前途晦暗此世难以翻身,天天都在上演的人生长恨呀!

 赛后全队总计得到9面奖牌,参加的所有组别基本都登上领奖台,老大乐得嘴合不拢,站一堆奖品后面挂上所有奖牌摆了n个pose,我在一旁长舒一口气,总算我们不虚此行完成任务了。

车迷节,07

早上推车出门,一闪念,这是我第几次参加车迷节呢?算年份,似乎应是第四次,可是,为何印象里只留了2次的情节呢?果然是老了。

到场地,去王老师办公室换车、检录,粉丝同学参加的初级组在我前面,因为挤在等待出发区没瞅见他冲刺,后来据说是第三,还不错。

然后就是我自己的公路了。放眼望去,专业队、体校的幼齿小朋友分布四周,还有鼎鼎大名的前全国冠军赵伶燕,还有老对手思哲,不知道会混乱成什么样子。

心砰砰跳着听裁判鸣枪,出发以后也就安静下来,专心比赛再无暇顾及其他。专业队的小朋友生猛彪悍,一上来就妄图在老山第一大坡上甩掉所有人,我心下暗自吃惊,风格如此彪悍待会儿我还有的玩儿吗?落后2、3米才上到顶点,好在立刻追回到那一框小孩儿中间,她们经过这一轮发力速度也慢了下来,不知是否在思索以后的局面该如何控制。第一次大组比赛遭遇团队战术,有人突围,有人在后压速度,轮番上阵,或者想在下坡突然加速甩人。不过经历了金港系列赛事,即便男生们在平路突发性attack都不畏惧,何况这些小朋友?压弯更是轻松自如,我甚怀疑比她们在弯道更具优势。第二圈上坡她们变得保守,磨磨蹭蹭我甚至不感觉太费力。不过自己孤军奋战,要想突围显然还未具备过人的TT实力,只能紧跟在后。小朋友们不断耍心眼,想把我放出去耗费体力,或者集体突围,相互不断喊着“走”“上”这样的字眼,来来往往几回合冲刺前只剩了3个幼齿小朋友和我。无奈她们把队形压得太紧我无法占据有利位置,最后冲刺也被旁边小朋友死死卡住,担心被她们蹭倒并不敢太近身,最后和第三的小朋友几乎并行冲过,差距为小数点后第三位。

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平路作战团队配合的重要,如果今后有2、3人编队相互掩护形势才有可能转变,这种体力头脑并用的比赛想起来就让人兴奋,但何时才能掌握主动呢?

下午的山地是个失败,经过公路、团体比赛消耗身体不仅疲劳更无可抑制的懈怠下去,精神难以集中。第一圈下坡落后竟没有追赶欲望,平路眼睁睁看她们走掉全是茫然。第二圈上坡甚至比第一圈更利索,明显是之前不够卖力。第三的成绩,比思哲慢,比专业队小朋友慢,看看心率表,Max190多点,avs183,这样的心率对于两圈一刻来钟的比赛相当休闲,与以往山地赛avs190多而Max动咎200以上相比实在汗颜。

“想来是没人中场给按摩恢复吧”,我这样对自己说,也就找到很好的借口不为消极怠工自责了。

赛事以外的流水:

UCC北方区老板不知对我表现满意否,赛后聊了几句,双发都保持友善和谐的态度,达成多项共识,毕竟我已尽力,而他们也找不到更好的女车手。对于赞助商基本态度是不卑不亢,做好份内事,其他不多想。关于赞助的车,有当然好,没有也无所,但绝不要把我当比赛机器经常跑外地就成,除非给我发工资管到老!另外UCC天蓝骑行服和红色voodoo实在不协调,需要赶紧换车或者换衣服!

赛后西瓜同学对我说:成绩好的人里就咱俩算是清白的。显然他把今天被中国官员们拒之门外的一摞老外们给忘了。即使这样仍有所偏颇,虽然如今比赛的确到处充斥着专业车手们。换个角度想,他们的到来无疑使整体速度有一定提升,给业余车手更多和高手同场竞技的机会,未尝是件坏事。想想专业队孩子们也并不容易,世界原本没有绝对公平,把能控制的部分做好,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背了10D,自己比赛一结束立刻变成场地摄影记者,躲在上坡处对同学们一一扫射。 拍男子山地公开时,旁边举着20D+小白的另一名摄影师同学突然说“我还有你前年比赛在这个坡上摔跤的照片呢,很惨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即便他操相似于某个我心仪DJ的声音,还是很想用眼神杀死伊。看人家白白净净斯斯文文还戴眼镜,我只好礼貌的说:“是啊,那时技术很差,现在好点了,虽然还是很烂。”之后记下了人家手机号以便发邮箱过去索要原片。被某个sg以这般印象记心里,除开一声叹息也没啥念想了。

拍山地精英时郝乐小朋友经过刚刚中级组比赛又上来了,真是体力超人!郝氏兄弟帅得人神共愤堪称门头沟乃至北京地区最上镜哥俩并不稀奇,他们不仅帅且骑车快也情有可原( 住在妙峰脚下,可以每天晚饭后来一趟),问题是人家为啥比赛极端辛苦时还神态自若面似桃花?想想自己不是喘气吁吁就是咬牙切齿五官狰狞,人和人差距咋这么大捏?

一个叫吕诺斯的小朋友,因为穿单车工作室的队服,因为去年比赛结束曾经被他捎过一段,更因为人家算是大sg,印象有一点。但是他自己帅也就罢了,怎么还带了超级pp的女朋友过来?他女朋友pp也就罢了,还肌肤胜雪窈窕婀娜!身材好也就罢了,还穿了件低胸露脐无袖小马甲和同色系小热裤打扮堪比影视明星!引得旁边孩子已高中的某男士哭天跄地说要流鼻血。低头看看自己,撞豆腐去……

王老师给我们提供存放自行车的场地、加餐的桃子、午餐和可乐,比赛给我们拍照,赛后又把我和两辆车驮回家,甚至帮我抗上楼,无以为报呀无以为报!好在奖品中有把带指针的气筒一枚可以放小蓝里公用,总算我一点绵薄之力,希望经常有机会做贡献。老程评选为最佳后援,赛前赛后端茶送水,冰冰小朋友在赛后最虚弱时递上凉爽爽饮料一瓶,争取下次我bg全体家属吧!

晚餐吃的是杨老师包的肉粽(偷偷的说,肉不够多呀)!

这篇完全流水账,谢谢观赏!

2006 shimano bikers’ festerval

如果把每周三的trek夏夜狂飙当作一节训练课,那么shimano车迷节则更像个大型show。全国上下的帅哥美女们携爱车来到老山会场参与到这场大型show中,而每组比赛的参赛者们则是不同时段的主角。作为一个大型商业活动,shimano在赛事组织方面已经验丰富,整个比赛紧凑饱满而井井有条,姑且不论比赛内容,但就各个场次的准时准点而没有慌乱已足见其功力。
女子山地比赛被安排在上午的第二项,到达老山时广播里竟然传出了检录的通知,而在报名登记一项上又生出意外,好在最后一一解决,终于在出发前赶到了赛道上。一看,全国的高手都来了,很多人是耳熟能详却未曾谋面更别说同场竞技,充满新鲜感。好在自己心态平和,没有非要拿到**的雄心壮志,上上周在模式口的意外已经让我对山地比赛没有太多觊觎了,交流和提高足以。
果然比赛一开始就发觉遭遇到老山比赛以来最激烈的一场,几名选手争相骑到前面,速度很具冲击感。不过并不着急,没有马上追上的欲望,2圈的比赛,路还那么长,急什么?果然在后面的上坡路段一一追上先前跑远的对手们,不过下坡依然是心有余悸,继续葬送掉所有上坡段积累的优势。一圈下来,我排在第五。第二圈开始不断在超人,包括之前颇为畏惧的毛可兰,对于她勇猛流畅的下山我只能望洋兴叹了。杭州的思哲也在碎石上坡路段出现意外,比第一圈经过此处时更糟糕,看来运气不佳。白芷或许远道而来身体尚未调整好,并未发挥应有的水平,于是轻松追至第二。不过下坡时候被广州的选手赶上,而平路冲刺时因为技术不佳没有保持好优势被其以微弱距离胜出,最后获得第三名。不过自己很满意,毕竟山地比赛已成我的一块心病了。
随后是男子的一系列比赛,高级组里大川运气不佳,因为头天身体抱恙比赛时全无体力,终于没有完赛。另一个热门选手杨威则是车子出现故障,一出发就跳链子最后只能郁闷推完第一圈而下场。郝然同学表现尚可,已然疏于练车的他最后获得第七。冠军被广东的阿照拿走,北京的各路山地高手只能感叹虽然地利却没有天时只好等下月嘉年华再一较高下了。山地初级赛呈现了一种有趣的局面:不少公路高手都掺合到这组,包括基本没骑过山地的小强同学。比赛前抢走我的voodoo,简单的教授了SID team锁死或是不锁的操作,告之这根叉子性能的优越可以放心大胆的下坡。赛前又临时抢走鞋子,可怜一双40的大脚要努力塞进38的锁鞋里,除了忍耐只有无奈。比赛开始后小强果然表现神勇,一圈下来位置处于第四,细细看肩头沾满黄土显然是摔跤了,后来得知是被其他选手推挤而致。第二圈冲刺再看到时已跃升为第一,难以想象一个从未骑过山地车比赛才第一次踏上山地赛道的他能获得初级组的冠军,假以时日多加练习提高技术前途更加不可限量了。赛后才看到其右半身伤痕累累,车把也被摔歪了,车座据说是生生用pp掰正的,原来第二圈再次摔车,又据称第二圈控制了强度为下午的重头戏保存体力,然而仍然是第一!
团体比赛颇为被动的上场了,参加了单车工作室一队。本来强大无催的男队因为人员不整而实力大减,而本身对山地毫无斗志的我为了单车工作室的荣誉也只能勉为其难披挂上阵了。前几棒男生表现相当出色,接棒时虽身处第四但和前面两位差距甚小。然而一出发就被前面的思哲和zrf落下,上坡觉得颇为吃力,主要是胳膊酸软无力,似乎是头场比赛的积劳显现出来,爆发力差的弱点在这种一圈的比赛中更为致命,和个人比赛一样没有追赶的欲望,慢慢腾腾的骑到终点,此时胳膊似乎就要断掉,不是自己的了。交棒之前第三位,途中总算是追上一名先头出发很久的女车手。最后获得团体第三,也在情理之中,隐隐小小的自责。
下午的公路比赛成为车迷节的重头戏。因为本身条件所限公路比赛总比山地赛更能吸引眼球。从单位取车回来公路团体各队正在进行,金牌一队蓄势待发准备出击。咔嚓咔嚓为各个队员拍了几张后就离场休息准备待会儿自己的比赛。然而结束后却听到小强被队友别倒再次摔车的“噩耗”,更为严重的是车子,后勾基本报废,轮子也龙了。看到小强神色凝重的样子也为5.9的命运感到惋惜。杨哥调教一番,车子勉强能上场,却为后来小强后拨的分离埋下了隐患。
女子公路比赛只两圈,基本刚刚上场热身就开始冲刺的感觉,不过因为水平相当的选手众多,也算是个不错的交流机会。上大坡没有摇车而是靠提升踏频,总算比去年力量有所提高不需要走S型也不会太费劲儿了,然而依旧比其他三人慢一拍,好在这点距离不算什么后面的平路马上追回。第一圈波澜不惊跟在他人后面很是轻松心率怀疑只有160多。第二圈上坡时终于又落下一些人,形成四人领骑的第一集团。然而就在赛道最后一个上坡终于又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态领先冲了出去然后准备自己单飞。但之后的直道过于漫长一人单飞过于吃力,本身体重小身体瘦弱平路TT能力差的我采用这种战术更是死路一条。果然在最后直道拐弯前被其他三人超越,看看也无力追赶上索性放弃,结果获得第四。同样的错误犯了2次,从去年的嘉年华到今年的shimano,无可忍耐。赛后被石教练称为心理不成熟,一针见血。
经过几场比赛的较量基本对全国几个女子选手都有了大致的了解。作为业余选手并没有谁是鹤立鸡群,实力都相差无几。平路或是老山这样的综合比赛不仅是体能的较量,更多是头脑是战术。这样的游戏开始趋向于男子比赛的味道,真是让人兴奋。期待下月的嘉年华,在更为艰苦的赛道上比赛会更有悬念。
之后的重头戏男子公路公开组意外丛生,小强在爬坡时的后飞脱落让人扼腕,临时借来阿敏的车完成比赛,然而最后并没有得到中立圈,成绩也是DNF。广州的钟悫获得第一,再次坚定了巨子们在全国业余公路比赛中无可动摇的地位。
赛后颁奖,曲终人散,一场热闹的show终于谢幕。比赛的成绩已成过往,能从中有所启迪对未来的训练有所指引,才不枉费这一整个桑拿天流下的涔涔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