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行

整个穿越,不得不说,最开始20km缓上,爬得我心率焦脆。

背个大包爬坡,起头还好。老或青蛙飞驰而过,我和老刘在后面磨磨蹭蹭。可能因为太过闲散,意志更容易被消耗。老刘骑着青蛙的yeti很不在状态,我不得不放慢的踏频等待。

骑了十来公里,厄运开始层出不穷。扎胎、车座导轨断裂、再扎胎、又一次胎没气,好在旁边还有人帮忙,灵芝、青蛙、老或,一块儿动手帮我解决问题。车座的问题最棘手,导轨断裂,只好在底下塞个内胎,再用另一条内胎缠上固定。勉强可以用了,就是磨得pp生疼,也导致后面一路都受煎熬,再也骑不舒坦。

三叉休整过后再上路,风云突变,老或和禹思浪的离开带走了阳光,乌云被大风卷过来,雨滴劈里啪啦就落下来,天色阴沉,气温骤降。在没有人烟的山里走,找不到一处可供避雨,前途渺茫,心里毛毛的,恐惧比劳累更压迫神经。

继续阅读灵山行

Tour de France

第一次在刷山过程中感到眼前阵阵发黑,如果晕倒在这山上未尝是件坏事,常希望能躺在山顶对着天空发呆看夕阳从山的那边落下,大好时光在身边哗哗流走,但从未实践,如果一时晕眩,明目张胆倒在路边不忌讳卫生条件和只可远观的昆虫们而肆意放松身体也就找到借口了~
 
环法开始了,TVU大部分时候都能流畅运转,我的晚间也就夜夜荒废掉了。借口说可以练听力,但其实能听懂的早就能听懂,听不懂的也还是听不懂,得到满足的完全是近距离观摩大赛的喜悦。从车手的骑行动作到车队战术安排,从Alps的秀美风光到车迷的过分热情(甚至会害得车手time penalty),每次attack如何发起而peloton如何应对,各个分站新人们如何像春分的嫩芽呼呼涌现,被评论认为是明日之星,甚至会带动相应国家的环法风潮(好比lance对米国自行车运动的巨大贡献),他们今后真的能成为Pantani、Amstrong那样笑傲群雄的王者吗?Versus实况转播相当敬业,英国评论员资深而富有激情,关键时刻常常机关枪般吐出大段大段评述听得人热血沸腾,怀疑他们冒汗不比选手们少,观者情绪也随之更好的鼓舞起来。广告张弛有度,较boring的section频繁些,而那些attack、chasing的重点环节从不会戛然而止,相当赞!关于adopping,相信地球人都明白要完成这项世界上最艰苦的赛事能够不嗑药是匪夷所思的,在mass climbing的山区赛段AVS还能39,难道Pro.们都有上帝之脚之类的东西吗?
 
看环法的后遗症就是自己骑车时会忽然冒出片花中那些纤细修长的剪影在公路上以120踏频飞奔的画面,不知不觉,我的速度也比平时高了不少,回家的路似乎短了好些。

雪后越野,乐趣多多

较之上星期路面基本被雪覆盖、80%的上坡路段因为积雪打滑无法骑行的状况,本
周香山绝大多数路面已然清爽干净,酣畅的上山并非奢望而需要的仅是技巧和体力
。天气晴朗得恰到好处,昨天肆虐的北风止住脚步,留下大片瓦蓝的天空和轻如
蝉翼的云彩,更多的时候它们被我想象为多拉A梦的软塌。
在和暖的阳光里从果园上山,逼仄的土路左右都是林木看护,骑行的安全感远胜快
活林小路,后者一边陡峭的山体让人徒增畏惧感。坡度不算太大,偶尔的急上转
眼就紧随一段平路或下坡,借着惯性和良好体能冲上去的成功概率并不算小,在随
机的失败后同行的大小孩们总是心有不甘,再来一次就成为此行反复上演的情节。
征服与追逐是男生的天性,事业如此,爱情如此,玩耍时亦是如此。在后面逐个排
好队,在平缓路段选好齿比增大踏频为坡起提供足够的初速度,在陡坡处牢牢攥紧
车把抵抗地心引力和路面顽固石块的阻挡,选择合理线路力求在有限的最大输出功
率下把一切碾在轮下,而面有严肃的神情轮廓千钧一发的紧张体态被埋伏高处手持
卡片机的队友一一记录。尽管相机性能普普但此刻却能留下弥足珍贵的瞬间,或许
今后还能成为向子孙炫耀的有力佐证:瞧,爷爷年轻时也是个英姿飒爽的xc高手!
不过在一些下坡路段我还是心甘情愿被记录推车情景,纵然一帮大小孩一边吆喝蛊
惑亦无法战胜内心与生俱来的恐惧,再次验证比赛时体会出的真理:DH,首先是心
理,其次才是技巧。
小路确实是能给人带来惊喜的xc路径。如果从宽阔的水泥路面上山考验的平均功率
和耐力,那么小路则更能提供展示技巧和爆发力的舞台,对上肢的要求也变得苛刻
。为了冲上一些陡坡而累得气喘吁吁说不出话,嘀嗒而下的汗水带走了燥热疲倦却
留下了难言的喜悦舒适;在最后一段林间小路从容经过因路陡掉下车的同学,内心
充满沾沾自喜的满足陶醉,虽然不多久我也因路况复杂而不得不下车。反复的挣扎,
上车下车再上车,最终抵达快活林终于累得走不动只想坐在地上晒太阳。小憩,粉
丝同学毫无犹豫扎向DH小路下水库,而另四人则选择相对的康庄大道前往同一个目
的地。对某年夏天我因为超人着急赶路摔得人仰马翻的一幕依然记忆犹新,那时的
我无知无畏而缺乏技巧,当裸露的胳膊膝盖被突兀的石头刻得支离破碎时我还憨憨
的傻笑以期同行的队友不会惊慌。放平心态,轻点后刹,重心放在后轮,双手柔和
有力的控制把横,这样处乱不惊安然放到了水库,愉快!虽然不敢如同伴那样撒开
花往下冲,但在如此颠簸路段能够安稳无乱的通过已然心满意足了。
水库冰冻三尺,阖然安静,偶尔从某处传来咕咚一声,似乎水底有生物在默默移动,
离岸不远的树木泰然肃立。踏雪而过,车辙跃然其上。天空宁静高远,四周山石沉
默不语,从容注视我们一群大小孩在空旷的湖面随心玩耍。在水库边的小桥练习DH,
因为拐弯不够利索蹭到墙面;在裸露的冰面玩漂移,反复试验完成180度的急转,终
于在失去摩擦力的冰面滑倒,所有人不顾矜持哈哈失笑,留下滑倒者还被车身压着一
副狼狈模样。
从模式口畅快的xc下山,接受无数路人的惊叹嘘唏,从容的经过每一处看似惊险的
乱石堆,身后一片狼烟四起。虽然手脚累倒抽痉,内心饱满充实。随后在大鸭梨吃
到鲜美的蚕豆和嫩滑的杭椒牛柳,发觉回城路上又增加一处可以fb的场所,甚为痛快!

最好的季节,最美的风景

抓住渐行渐远秋天的尾巴去爬山,并要赶在预计周六中午12点到达的4-5级北风席卷京城以前完成一路向北的顶风作案,此行的基调已然垫定:和时间赛跑!对于行事毫无计划行的我来说真是头痛的紧。
刚上路不久就感到提前来到的北风已逐渐露出端倪,脑海里浮现年初形如风第二站解子石的比赛情形,小巧的身体如风雨中飘摇的一叶扁舟般无力挣扎。好在此时并无飞沙走石,风也不如当时那般狂野。爬不多久开始感觉身体的复苏,血液配合车轮在快速流动,一股热气慢慢蒸腾上来,肢体不再瑟瑟发抖可以放松而舒展的进行蹬踏动作,脸蛋舒适的浸浴在微寒的空气里,畅快的呼吸凉爽的空气。天空澄明干净,碧蓝到fz,大块乳白的云彩在空中浮动,被北风吹着走。能见度空前的高,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脉清晰展现在眼前,从未发现有这许多蜿蜒于山脊的长城,感慨早已作古的前人如何仅凭血肉之躯修造这世界奇观。行进中抬头远眺的瞬间脑海中常常闪回去年十一在前往新都桥汽车上的情形,想起当时更纯净的天空,远处更巍峨的群山,还有当时高反带来的晕眩,一如爬山时用力过度到脑缺氧。
磨磨蹭蹭1多小时才骑过黄花城,无奈。这一路总是无尽的缓上,无需小盘却常常要起身摇车才能保持一定踏频和速率,并为了追赶队友要忍耐身体的极度酸痛感,没有大汉淋漓却能感知额头的汗水一层又一层。缺乏锻炼的身体逐渐对爬升感到疲倦和枯燥,但只要上车就不能停下来了,惯性带动着身体开始了四海的攀登。
趁着伙伴下车更换装束的空隙独自前行力图扩大差距争取不会迅速被超越,然而须臾间阳光化为乌有头顶密密匝匝布满阴雨,正在努力与大腿堆积的乳酸抗争感叹骤然增加的坡度为是否要换小盘而犹豫时大颗雨滴砸落下来,高度表显示此时海拔700米。只好调转车头停在路边呆呆的看着雨滴不知何去何从,等待队友上来共同进退。
伙伴并不担心,于是继而前行。他轻快圆润的蹬踏很快消失在弯道,仍是留我一人蜗牛般一步一步往上爬。并不寂寞,脑子中倾泻而出这几日mp3里播放的周董的旧曲陪我一起欣赏雨中的山景。如伙伴预料的,很快雨滴不见,倏忽间阳光失而复得,微微润湿的山路更加一尘不染,偶尔还能看到路边高耸的枝叉间残留略带一分红意的秋叶,远望大约是一簇明亮的黄,鲜艳而不惹眼,孤单却不凄凉,一切都刚刚好。
在比预计要更长的时间以后终于登顶,我料想可以在800多米结束的爬升用900多米的海拔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意外。好在景色宜人我兴致满满,纵然劳累也能乐在其中。山顶与几个车友招呼一声,竟然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原来是头一日在车版灌水的孩子,结果真的碰上了!
鉴于愈来愈大的北风我们放弃了原本的计划直接折返。在肆意挥霍的阳光里我们在南归的路上留下两道被拉得长长的身影,在水库旁边短暂的停留也终于近距离观查到残破的野长城,尽管它们从远处看上去是那么威武雄壮。标牌上说严禁攀登是为了重建,它们真的会被修葺一新成为正式的旅游观光点吗?
临近结束时终于碰上猝不及防的“飞沙走石”,好在目的地就在不远处,赶路也变得不慌不忙。

2006GreatWall bike festerval

23号公路赛
和Gunn Rita还有trek车队的Reeves同场竞技,唯一的悬念是6圈的比赛是否会被套圈。毕竟这个是公路赛,被套
圈不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头两圈波澜不惊。2位明星非常敬业的给大家领骑,上坡后遛弯等待后面的同学一一到齐,回头看齐刷刷一排人
,我的心跳也一直在160-170徘徊,很休闲,所以直到第三圈上坡前一直是一团人挤在一起。第三圈到达坡顶后
带头领骑把速度拉起来,明星们自然二话不说紧随其后,拉到第二处上坡后再看,中国人只有3个了,这个战术
是成功的,不过体力也有相当消耗,于是尾随在队伍最后喝水放松,让心跳慢慢下降。第四圈上坡并不慢,不过
2位明星显然无意陪业余选手们继续逛街了,上坡后立刻加速,并在第二个上坡成功甩掉我们单飞出去,从此再
看不见。“别追了咱们自己走”,我对思哲说,于是开始和思哲配合轮流领骑,毕竟还有2圈,我们都不想被身
后的选手追上。其间还和她唠嗑,明年肯定你去瑞典云云,这样本着友好的态度直到最后一圈。“你先走,不用
等我了”,我很有自知之明,思哲平路水平在我之上,分输赢的最后一圈就各人顾各人吧。没想到上坡时候我居
然把她落下了,既然这样就不好意思我先跑了。开始回头看一直没人还有几分得意,没想到最后一个坡前一回头
她已然追至身后,爆汗!吸取经验教训,上坡后主动放慢速度,她一下就冲到前面去。剩下的只有下坡和平路了
,很不厚道的跟在她后面坚决不领骑。思哲看我不上去也没办法,以致最后速度降至32左右。拐过弯去就是终点
了,换小2级飞轮,握下巴起身摇车,冲刺。可惜路面颠簸控车技术又差,冲刺过程中车身居然晃了2下,严重影
响摇车节奏,好在最后终于以非常微弱的优势胜出,毫厘之间。冲刺后才发现终点前有记者们一字排开正在采访
Gunn Rita,齐齐拦住赛道,哭笑不得。
24, 山地赛
已然收获一个冠军,心情轻松很多。山地我本不擅长下坡,只有仰仗体力的优势来竞争,对冠军就不敢太多觊觎
。赛前发现中轴部分嘎达嘎达乱响,高寅同学检查后告知是珠子松了,最坏的可能性是突然被卡死之后蹬不动下
场。换轴是来不及了,那么还是那句话:既来之,则安之,如果碰上中轴卡死或者扎胎等等恶性事故,那就乖乖
在一边给其他选手+U好了。
比赛一开始就被31的习惯传染(我基本没有这样的先例的!),踩不上锁,眼巴巴看着其他人猛冲出去就只能就
地找阿找阿找锁片,等踩上别人也都跑出十几二十米开外了,晕倒。又是讨厌的大上坡,无奈的看着前面几个领
先的同学拐弯不见,算了,猛追也不是办法,三圈呢,慢慢追吧。在小石头坡终于看到思哲,本可以拉近距离可
是一变盘链子就掉了,人生啊!好在对这个有经验了,快速推上去然后推前拨上档,链子上去了,耽误不少时间
,起身上车,追吧!在这圈最后的下坡路段又看到思哲了,不知道为啥慢慢悠悠的,顾不了许多从她身边经过,
这样第一圈下来我已然追到中国车手第一位了。第二圈原本一切正常,上坡小心翼翼换档没有掉链子,可是下坡
路段心里突然慌乱起来,仅仅片刻的分心车子就失控了,在一个右拐的死弯朝左边飞出去,好在有树档着,并没
有摔出什么毛病,一骨碌爬起来,车子也正常,快走。这时发现后面的白鹭追上来了,并且在之后的下坡路段超
车过去。好吧,那就先在第二的位置呆着吧。原本她领先不少,结果第三圈刚开始就在上坡途中追上了,似乎她
正在同自己的车子较劲,那我先上吧。白鹭显然是有备而来的,立刻在之后的下坡再一次超车(每次都
在这种我肯定会小心谨慎的大下坡超车)。不过这个赛段简直就是为我这样的爬坡型选手(惭愧惭愧,只是比她
们稍为好那么一点点)设计的,长长的水泥bt坡我再次建立起自己的优势,可以放心大胆的跑土路了。虽然上圈
刚刚摔过,但这次采用心理暗示,不断告诉自己能行能行,一定不会摔。这招很有效,快速安然下去并没有任何
意外。回到水泥路面时紧张的回头看,空无一人,冠军肯定不会旁落了,很兴奋。
山地俱乐部接力
所有比赛的最后一项,上午虽然摔了大腿还肿着车子也毛病不少,但为了单车工作室的集体荣誉还是要奋力一搏
的。最大对手是四川的老车迷车队,而我这棒需要对抗的正是郑汝芳。虽然这两天她表现欠佳但是一圈的比赛又
是山地她的强项,我丝毫没有把握只能尽力而为了。第一棒大川以绝对优势领先回到起点,第二棒出现意外跌至
第二,交棒出发时郑早已不见踪影了,卯足了劲到水泥坡终于看到个小小的背影随即拐弯消失,还能追上吗?顾
不了许多加快踏频往上爬,大腿乳酸堆积如同头一天跑公司接力时的感觉,不过只有一个想法:坚持就是胜利!
上坡竭尽全力下坡聚精会神,现在不容有任何一点失误了,绝不能因为我的疏忽影响团队成绩!终于在最后的排
水沟大上坡追上了她,似乎也很累了,速度不太快,这是最后超人的机会了!一看有空隙毫不犹豫的从旁边驶过
,下面就是下坡了。之后的下坡异常谨慎,把优势一直保持到最后,总算没有在我这棒上出问题。最后一棒再次
发生意外,由于套圈选手的阻挡我们队员摔车被超,最终成绩是第二,但每个人都已完全尽力,并无遗憾。
比赛结束后丝毫没有兴奋,即使拿到梦寐以求的两个冠军也丝毫没有去年极致的激动,可能因为出国比赛的大奖
和我无缘了,也可能审美疲劳了?

2006 shimano bikers’ festerval

如果把每周三的trek夏夜狂飙当作一节训练课,那么shimano车迷节则更像个大型show。全国上下的帅哥美女们携爱车来到老山会场参与到这场大型show中,而每组比赛的参赛者们则是不同时段的主角。作为一个大型商业活动,shimano在赛事组织方面已经验丰富,整个比赛紧凑饱满而井井有条,姑且不论比赛内容,但就各个场次的准时准点而没有慌乱已足见其功力。
女子山地比赛被安排在上午的第二项,到达老山时广播里竟然传出了检录的通知,而在报名登记一项上又生出意外,好在最后一一解决,终于在出发前赶到了赛道上。一看,全国的高手都来了,很多人是耳熟能详却未曾谋面更别说同场竞技,充满新鲜感。好在自己心态平和,没有非要拿到**的雄心壮志,上上周在模式口的意外已经让我对山地比赛没有太多觊觎了,交流和提高足以。
果然比赛一开始就发觉遭遇到老山比赛以来最激烈的一场,几名选手争相骑到前面,速度很具冲击感。不过并不着急,没有马上追上的欲望,2圈的比赛,路还那么长,急什么?果然在后面的上坡路段一一追上先前跑远的对手们,不过下坡依然是心有余悸,继续葬送掉所有上坡段积累的优势。一圈下来,我排在第五。第二圈开始不断在超人,包括之前颇为畏惧的毛可兰,对于她勇猛流畅的下山我只能望洋兴叹了。杭州的思哲也在碎石上坡路段出现意外,比第一圈经过此处时更糟糕,看来运气不佳。白芷或许远道而来身体尚未调整好,并未发挥应有的水平,于是轻松追至第二。不过下坡时候被广州的选手赶上,而平路冲刺时因为技术不佳没有保持好优势被其以微弱距离胜出,最后获得第三名。不过自己很满意,毕竟山地比赛已成我的一块心病了。
随后是男子的一系列比赛,高级组里大川运气不佳,因为头天身体抱恙比赛时全无体力,终于没有完赛。另一个热门选手杨威则是车子出现故障,一出发就跳链子最后只能郁闷推完第一圈而下场。郝然同学表现尚可,已然疏于练车的他最后获得第七。冠军被广东的阿照拿走,北京的各路山地高手只能感叹虽然地利却没有天时只好等下月嘉年华再一较高下了。山地初级赛呈现了一种有趣的局面:不少公路高手都掺合到这组,包括基本没骑过山地的小强同学。比赛前抢走我的voodoo,简单的教授了SID team锁死或是不锁的操作,告之这根叉子性能的优越可以放心大胆的下坡。赛前又临时抢走鞋子,可怜一双40的大脚要努力塞进38的锁鞋里,除了忍耐只有无奈。比赛开始后小强果然表现神勇,一圈下来位置处于第四,细细看肩头沾满黄土显然是摔跤了,后来得知是被其他选手推挤而致。第二圈冲刺再看到时已跃升为第一,难以想象一个从未骑过山地车比赛才第一次踏上山地赛道的他能获得初级组的冠军,假以时日多加练习提高技术前途更加不可限量了。赛后才看到其右半身伤痕累累,车把也被摔歪了,车座据说是生生用pp掰正的,原来第二圈再次摔车,又据称第二圈控制了强度为下午的重头戏保存体力,然而仍然是第一!
团体比赛颇为被动的上场了,参加了单车工作室一队。本来强大无催的男队因为人员不整而实力大减,而本身对山地毫无斗志的我为了单车工作室的荣誉也只能勉为其难披挂上阵了。前几棒男生表现相当出色,接棒时虽身处第四但和前面两位差距甚小。然而一出发就被前面的思哲和zrf落下,上坡觉得颇为吃力,主要是胳膊酸软无力,似乎是头场比赛的积劳显现出来,爆发力差的弱点在这种一圈的比赛中更为致命,和个人比赛一样没有追赶的欲望,慢慢腾腾的骑到终点,此时胳膊似乎就要断掉,不是自己的了。交棒之前第三位,途中总算是追上一名先头出发很久的女车手。最后获得团体第三,也在情理之中,隐隐小小的自责。
下午的公路比赛成为车迷节的重头戏。因为本身条件所限公路比赛总比山地赛更能吸引眼球。从单位取车回来公路团体各队正在进行,金牌一队蓄势待发准备出击。咔嚓咔嚓为各个队员拍了几张后就离场休息准备待会儿自己的比赛。然而结束后却听到小强被队友别倒再次摔车的“噩耗”,更为严重的是车子,后勾基本报废,轮子也龙了。看到小强神色凝重的样子也为5.9的命运感到惋惜。杨哥调教一番,车子勉强能上场,却为后来小强后拨的分离埋下了隐患。
女子公路比赛只两圈,基本刚刚上场热身就开始冲刺的感觉,不过因为水平相当的选手众多,也算是个不错的交流机会。上大坡没有摇车而是靠提升踏频,总算比去年力量有所提高不需要走S型也不会太费劲儿了,然而依旧比其他三人慢一拍,好在这点距离不算什么后面的平路马上追回。第一圈波澜不惊跟在他人后面很是轻松心率怀疑只有160多。第二圈上坡时终于又落下一些人,形成四人领骑的第一集团。然而就在赛道最后一个上坡终于又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态领先冲了出去然后准备自己单飞。但之后的直道过于漫长一人单飞过于吃力,本身体重小身体瘦弱平路TT能力差的我采用这种战术更是死路一条。果然在最后直道拐弯前被其他三人超越,看看也无力追赶上索性放弃,结果获得第四。同样的错误犯了2次,从去年的嘉年华到今年的shimano,无可忍耐。赛后被石教练称为心理不成熟,一针见血。
经过几场比赛的较量基本对全国几个女子选手都有了大致的了解。作为业余选手并没有谁是鹤立鸡群,实力都相差无几。平路或是老山这样的综合比赛不仅是体能的较量,更多是头脑是战术。这样的游戏开始趋向于男子比赛的味道,真是让人兴奋。期待下月的嘉年华,在更为艰苦的赛道上比赛会更有悬念。
之后的重头戏男子公路公开组意外丛生,小强在爬坡时的后飞脱落让人扼腕,临时借来阿敏的车完成比赛,然而最后并没有得到中立圈,成绩也是DNF。广州的钟悫获得第一,再次坚定了巨子们在全国业余公路比赛中无可动摇的地位。
赛后颁奖,曲终人散,一场热闹的show终于谢幕。比赛的成绩已成过往,能从中有所启迪对未来的训练有所指引,才不枉费这一整个桑拿天流下的涔涔汗水……

这几天的确很多倒霉事

雨季到来,而且雨水似乎比往年更加频繁,或者,落的更加不适时宜,总是在上下班时候把我逮个正着,变成落汤鸡已经不是1、2回了。对于戴眼镜的我,在雨里赶路实在是件麻烦事。车子也不争气,稍微用劲儿踩就掉链子,上链条已经是我的熟练工种了。
单位本本上的pdf打印软件总也装不上,可能和adobe卸的不彻底有关,折腾了2天没搞定,又是一大耻辱。
模式口站比赛摔车,输了毛可兰n分钟。输得心服口服,她下坡控车技术比我好太多,上坡路段因为对瞬间爆发力、力量要求很高,我也不及173cm的她,所以冠军旁落毫无疑问。我自己状态差,比赛之前心情复杂,充满不想出门的欲望,期间颓废,摔车后更丧失斗志,非常想退出,但是最终还是完赛了,全然不知自己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伤口不疼,汩汩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大腿还有衣服,是让旁人看着恐怖,我都没太在意,只是觉得丢人。车子的损失严重,水壶丢了,水壶架断了,踏频器也丢了,速度感应器线松了,头盔也摔掉了一块,唉。
终于被办公室空调吹感冒了。大家都觉得热我也不好关掉,结果自己就扛不住了,喷嚏一个接一个,稀里哗啦的,抵抗力突然变弱了?
还有上礼拜,去吃饭但是没带钱包,饿着肚子去健身房。我熟悉的教练不在,借5块钱都找不到人。
还有上次坐车,座过800次的路线居然鬼使神差的上错车,差点没赶上班车!
不知道射手座最近是不是运势太差?或者我的个体问题,是rp太差?
可能我又应该去街头义务献血了。。。。。。
写文章的须臾又生事端,何以堪!!!

风雨摇曳的高崖口

行如风的联赛终于迎来了一次雨战,淅淅呖呖的雨中爬山在各类Grand Tour赛事中并不少见,环青海湖的比赛去年也有雨战,风雨无阻才是自行车运动的一大特色,也给了骑士更大考验。

果然,看到各路高手一一到场,而国际友人也不少,包括上站冠军美国人Shang,还有老朋友Joesha2Australia友人,其中一个还骑着单肩山地,架子的造型也很独特。后来问,他居然说没怎么下过山,还没感觉到和普通叉子的区别,ft

当比赛正式开始后我就没怎么感到雨的存在了。好像上天的眷顾雨一下子小了很多,只是路上仍然湿滑摇车会倍感吃力。开始跟了大部队2分多钟。由于下雨选手比蟒山少了很多很多,而来到的大部分都是水平较高的选手,速度一下子就被拉得很高;高崖口的山路一开始就是陡坡,要跟着这些强壮的男生好比登天。不过发现我并没有落单,旁边有个金牌的选手和我速度相当,心想正好,2个人总可以不偷懒配合着爬山了。

不过令我郁闷的是这个男生好像觉得和我配合是件不光彩的事情,每当我赶到他身前想领一段时他就加速跑开,可是努了几下速度又骤降,很快被我赶上,于是又加速,周而复始。这时骑山地的老外赶上来了,他一直用小盘爬坡,踏频比我还高。这时金牌的选手在反复的加速中耗费了大量体力,我超过他紧跟上老外,不久以后回头看,已经不见了身影。

之后就是高崖口最陡峭的路段,路面看不出上升的坡度速度却直线下降,老外依靠更小的齿比保持高踏频前进,渐渐的我有些跟不上了,距离慢慢被拉开,从开始的5米,10米到最大处的30来米,明显感到体力衰竭,非常想扔下车放弃比赛坐下来休息,赛前吃的香蕉似乎消化不好,一阵阵感到反胃想吐,这些都是以前的比赛没有过的,可能与最近缺乏爬山训练有关,平时不努力的结果!

这样熬到小树林坡度稍稍变缓,身体的状况也没有进一步恶化下去。开始借助对路线的熟悉看准时机加速追击。换成42的牙盘在某些小下坡处提前加速,终于在小树林的末尾追上老外。之后就是最后几公里的陡坡了,靠近山顶的弯道风也大了很多,迎面吹来的山风一下子让速度降低下来,只好默默躲在身材高大的老外,占了个便宜。在看到600米连续弯道的路牌后,我知道加速冲刺的时机到了。开始加大齿比提高踏频发力往上冲,老外似乎并没有跟上来,可能是刚刚为我挡风耗费了很大的体力或者不屑和公路车拼冲刺。于是我独自冲完比赛,下来感到阵阵恶心,终于没有吐出来。因为路滑天冷大家都被安排进汽车,我独自坐上宽敞的999,感觉挺好。

这场比赛基本一直在于老外死磕,虽然过程异常痛苦但更有比赛的意味,希望下一次同样能这样有苦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