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越野

早起看,没风没雪,路上比较干,出门是可行的。

越走到山脚下路越湿,轮子溅起的泥水,黑黑的溅满了后背的头盔,想起来山西的第三天,个个沦为矿工,风雨兼程,还有后来在澡堂氤氲的腾腾热气,我赶在闷死前冲出来,却发现谁也不在。
入口碰到西瓜还有另一枚同学,打了个招呼,还是走自己的。另一个男同学始终在看手机,他们还要等人,磨磨蹭蹭,与我不合拍。

云蒙峡谷

白河绕了许多次,从谷底穿越还是头一遭。

切入点是大片河滩,大石头小石头堆了一地,路线不清晰,前途未卜。灵芝探路并没有带来太多可参考的信息,突然冒出的看门人还盯着我们吆喝着要买票,一切充满了不靠谱。三脚猫couple当机立断不再贸然前行,带走了山鸡,六人的队伍刷刷少了一半。 继续阅读云蒙峡谷

2008 cyclocross第二站

温榆河畔已经成为cyclocross公路越野的固定举办地。在白桦林间穿行,落叶厚厚一地,赛道崎岖起伏,加之旁边卖力加油的车手和工作人员,比赛充满乐趣。
 
DSC_1813 
 
初冬,白桦林  和秋天同样漂亮
 
DSC_2151 
 
比赛组织者,一大早就来收拾了,非常辛苦!
 
下面是elite组
 
DSC_1626
 
一出发trek中国区老大麦德宝就一马当先,蒙古小孩也不甘示弱
 

继续阅读2008 cyclocross第二站

石家庄,嘉年华

直到骑行在城市二环路上,我才意识到之前种种美好的憧憬都是无稽的,这里完全不是宽阔夯实京城二环路。不仅空气质量恶劣,路面状况更是惨不忍睹。因为车胎问题,临时换了西瓜的山地车。硬邦邦的车座和完全锁死的叉子,蹬踏找不到合适的齿比没有节奏感,公路越野对身体的折磨就此展开。55km的环城赛道,一路呼吸着从对面车道铺天盖而来的呛鼻尾气,时刻需要提防星罗棋布的沙石坑洼。好在骑行本身并不困难,女子组单独出发,因为没有各个车队的集团较量,完全消极怠工,速度好比蜗牛。后程男子民用车们慢慢加入,吆喝、叫嚷一路不断,民用车和山地车挤作一团,队伍混乱不堪,直到终点冲刺。
 
即便是人数不多的女子组,主办单位也分成了18-25H2,26-35H3,36-45H4三个组别,所有实力稍强的对手都在年龄最小的H2组,而H4则汇集了不少妈妈级人物,单单是我所在的H3组稀稀落落,放眼望去甚至没有一个穿着锁鞋的。比赛后程,四周围绕的也都是H2的小mm,包括四名河北队的teeager。间或零星点缀了几个H4的阿姨,不仅仅有456大姐,还有不认识的,单单H3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比赛冠军没有任何悬念。

继续阅读石家庄,嘉年华

易县行

随手re了个挂牌组队的帖子,我就真的被编进了水木铁三接力的队伍。之前抱着开眼界的想法,没想到高手们都在河南雎县参加铁联国际赛事,党旗、李铂、Darren、Tony等等一干高手们的缺席着实遗憾。
 
半天在比赛,却需要在外面睡两个晚上,错过老刘青蛙丰盛的国庆长线越野,旁边也没有熟识的朋友,行程并不理想。
 
28号,拖拖拉拉的大巴半夜才抵达宾馆,组委会的mm把俺当成男生,和本队另一名男生同编在一个房间 -_- 。只好去argue,那个mm盯着俺,又看看名单,问:你是女生?旁边的队友当场笑倒,我无语…
 
在经历了漫长的折腾之后,在我终于可以把自己摆成大字型随意放在床上以后,极度的疲劳和及其的清醒交织在一起,把脑袋撑得满满的,我只好一片空白的等待瞌睡虫的到来,一直等到凌晨…
 
下午比赛状态极差,出发不久大腿后侧就有抽搐的隐患,连续的上坡和恶劣的路况缺不给人丝毫放松机会,折返以后的下坡稍作休息,但杨威的超越再次把心率拉到极限的高度。最后几公里的solo如同梦魇,没有码表,不知道换项区还有多远,一次次被路边的工作人员误导,在全力冲刺以后发现目的地仍然遥不可及,以致最后岔气,这在我不短的骑车生涯中几乎从未出现过…最后终于看到等待的人群,我翻身下车,踩着公路锁鞋跌跌撞撞的跑去和sunny击掌交接,脑袋有些不听使唤,只好呼呼喘气,吓坏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赛后得知我们拿到接力组第二,这样的成绩完全超出我的预期,被队友抱起来呼呼转圈,很开心。
 

一篇关于自行车运动员营养补充的科普文章——自行车运动员的营养补充 [作者:胡艳龙] -1

对于一个有长期运动习惯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了解这些运动营养学专业知识是大有裨益的,帮助建立良好的饮食习惯,不仅对运动成绩,对身体素质的提高甚至体重控制都是有指导性的。

    毫无疑问,自行车项目是运动生理学家和运动营养学家最为关注的一项运动。最早报道不同膳食对自行车运动能力影响的是Christensen和Hansen(1939),当时他们的报道就证实了碳水化合物(CHO)对提高或保持运动能力有重要的作用。在这之后,针对此项目营养补充的研究也不断深入,至今形成多种多样的营养补充方式与方法。
    自行车运动有多种类型,如公路赛、计时赛、场地赛、山地车、自行车越野赛。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根据每一个类型的特点来进行针对性的营养补充,并且要根据一般营养补充的方法随机应变的应用于不同的训练方式与内容,这样才能真正达到营养补充的奇效。否则,你要是对正在进行的营养补充提出质疑,觉得它只是起到了一点心理作用的话,我们一点也不会感到意外!
继续阅读一篇关于自行车运动员营养补充的科普文章——自行车运动员的营养补充 [作者:胡艳龙] -1

China Vélo Adventure

China Vélo Adventure是一个类似MOB(Mountain Bike of Beijing)的组织,召集l老外在北京周边骑车,继续他们喜欢的户外活动,并藉此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同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公路车,没有越野,完全在优质公路上体验速度的快感。这个组织的发起人——比利时人Tom(蓝皓飞),一个在北京的体育记者,同时也在经营自己的自行车运动公司(可能还有其他职业)。Tom是TCR(trek china race team)的一员,在几年间的各种赛事和我逐渐熟识,经常在比赛前后聊两句天,唠唠家常。他的lp是马来西亚人(和瑞士铁人李铂一样!),会说简单的中文和少少粤语。最近他把我加入乐CVA的邮件列表,每次活动前都热情邀请参加他们每周末的骑行活动。

前几周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白杨沟的绕圈活动。那次没有运输车,人丁稀落,高手罕至,混迹在队伍里很是从容。我第一次座上了“使”字头的车,第一次和在mob百公里初识的大使(or领事?)大叔近距离接触,对他强悍的体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这周,在Tom的邀请下,我再一次混迹在一堆操各地口音英文的老外之中,参加他们十三陵-四海的绕圈活动。这次举着peloton的旗号,有分别拉人和车两辆运输车,声势浩大。我也乐得蹭免费车,只是集合时间过早,撞上头天夜里隔壁大娘哭天抢地直到凌晨,早晨5点多爬起来时仿佛梦游。

车上倒头睡觉,迷迷糊糊间听旁人的自我介绍,五湖四海,完全一个小联合国。Tom解释说租车费用由trek公司赞助,他们希望藉此鼓励更多人参加这项运动,同时带动一批高端人群的消费(也的确有人回到城里后马上就去xrf修车或者升级零件的)。

image

原来是16人队伍

从长陵停车场准备出发,开车的座车的聚集一堂,才发现前面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其中一个还穿着TCR队服。揉揉眼睛仔细看,果然是Darren和Piers,TCR最强大的两元猛将。一个是孤身战Look群雄回回都完胜的澳洲铁人,100km超级马拉松7h多完成。另一个则代表了业余XC选手的最高水准,两届黄山赛的冠军,2小时左右的比赛只比李富裕这个在职业队效力的中国国家队顶级选手慢半分钟。倒吸口冷气,心道不妙,有这样的高手,我就是装上马达也不可能跟不上呀。

image  

好看的小腿,我也想要!
继续阅读China Vélo Adventure

在兔子、松鼠、山鸡出没的季节

下班高峰期,经过白石桥、紫竹桥、四季青桥、杏石口桥,如织的滚滚车流,伴随着浓烈刺鼻的尾气,铺天盖地。立夏以后连日的低气压,氤氲在城市上空从来不曾挥散开去的固体悬浮物更加厚重。即便在心跳迅速加快的爬坡时也不敢张开嘴巴。香山南路的状况丝毫没有好转,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挖掘机推土机,这里也不例外。大风带起的漫天沙土,破旧的平房和废墟一片的拆迁地带,这个城乡结合地的模样和河北、辽宁的小县城丝毫没有差别,虽然一墙之隔就是高档别墅区,纵横着结实的水泥路和人工浇灌的青草地。

香山上总能看见成群结队的民工,秋天的时候他们是林木工人,大卡车拖下一车车他们合力辛苦修剪砍伐下的树干枝叶;夏天他们又变成了铺路工人,原本平整的水泥路被一块块的挖开,碎石黄土散落了一地,可以在水泥路上cyclecross。

太阳向南移步,日照逐渐变长,花更多的时间在果园小路也不觉得紧迫。几个月没越野,技术重新归零,前几日的大雨,小路仍然湿滑,撞树一次,车体调转180°一次,下车数次。初夏,植物生长最为活跃的季节,道路变窄,叶子和灌木刮着裸露的手臂、小腿,有点痒痒,爬山变得更加有趣。雨水丰富季节里,石头松动,泥土被冲刷出沟壑,路线选择更加模糊。有时莫名的被石头阻隔前轮戛然而止,停下来喘口气,无所顾忌的大口呼吸,自由和畅快的如同我旁边的树木。

泥土和灌木的充满腥气,但如果把他们变成浓缩在绿色瓶子里的香水,我仍然会每天乐滋滋的喷上几下。无顾忌的呼吸时,脑海里我有限的人生经历里凸显出来总是初到Stockholm的那一夜,6月里,晚上7、8点太阳仍然明晃晃的挂在天上。街道两旁满眼的绿树浓荫,遮天蔽日,气味和小路如出一辙。

下山时,宽阔的土路边,一只小动物一顿一顿向前蹿出,隐没在丛林里。我凝视了几秒,没分清是兔子还是松鼠。后来回想,似乎有长长的耳朵。转天下山时又见到一只,狭路相逢,对望几秒,随后它施展飞檐的轻功,急匆匆的向上跳走。我看清了是一只极为清瘦的兔子,苗条得好像一只蜥蜴(神似,神似~),肯定不好吃。下山时还听到粗哑嘹亮的叫声,推断那是山鸡。

据说这里还有小鹿,不知出没在哪片区域,好想和她们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