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季节,最美的风景

抓住渐行渐远秋天的尾巴去爬山,并要赶在预计周六中午12点到达的4-5级北风席卷京城以前完成一路向北的顶风作案,此行的基调已然垫定:和时间赛跑!对于行事毫无计划行的我来说真是头痛的紧。
刚上路不久就感到提前来到的北风已逐渐露出端倪,脑海里浮现年初形如风第二站解子石的比赛情形,小巧的身体如风雨中飘摇的一叶扁舟般无力挣扎。好在此时并无飞沙走石,风也不如当时那般狂野。爬不多久开始感觉身体的复苏,血液配合车轮在快速流动,一股热气慢慢蒸腾上来,肢体不再瑟瑟发抖可以放松而舒展的进行蹬踏动作,脸蛋舒适的浸浴在微寒的空气里,畅快的呼吸凉爽的空气。天空澄明干净,碧蓝到fz,大块乳白的云彩在空中浮动,被北风吹着走。能见度空前的高,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脉清晰展现在眼前,从未发现有这许多蜿蜒于山脊的长城,感慨早已作古的前人如何仅凭血肉之躯修造这世界奇观。行进中抬头远眺的瞬间脑海中常常闪回去年十一在前往新都桥汽车上的情形,想起当时更纯净的天空,远处更巍峨的群山,还有当时高反带来的晕眩,一如爬山时用力过度到脑缺氧。
磨磨蹭蹭1多小时才骑过黄花城,无奈。这一路总是无尽的缓上,无需小盘却常常要起身摇车才能保持一定踏频和速率,并为了追赶队友要忍耐身体的极度酸痛感,没有大汉淋漓却能感知额头的汗水一层又一层。缺乏锻炼的身体逐渐对爬升感到疲倦和枯燥,但只要上车就不能停下来了,惯性带动着身体开始了四海的攀登。
趁着伙伴下车更换装束的空隙独自前行力图扩大差距争取不会迅速被超越,然而须臾间阳光化为乌有头顶密密匝匝布满阴雨,正在努力与大腿堆积的乳酸抗争感叹骤然增加的坡度为是否要换小盘而犹豫时大颗雨滴砸落下来,高度表显示此时海拔700米。只好调转车头停在路边呆呆的看着雨滴不知何去何从,等待队友上来共同进退。
伙伴并不担心,于是继而前行。他轻快圆润的蹬踏很快消失在弯道,仍是留我一人蜗牛般一步一步往上爬。并不寂寞,脑子中倾泻而出这几日mp3里播放的周董的旧曲陪我一起欣赏雨中的山景。如伙伴预料的,很快雨滴不见,倏忽间阳光失而复得,微微润湿的山路更加一尘不染,偶尔还能看到路边高耸的枝叉间残留略带一分红意的秋叶,远望大约是一簇明亮的黄,鲜艳而不惹眼,孤单却不凄凉,一切都刚刚好。
在比预计要更长的时间以后终于登顶,我料想可以在800多米结束的爬升用900多米的海拔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意外。好在景色宜人我兴致满满,纵然劳累也能乐在其中。山顶与几个车友招呼一声,竟然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原来是头一日在车版灌水的孩子,结果真的碰上了!
鉴于愈来愈大的北风我们放弃了原本的计划直接折返。在肆意挥霍的阳光里我们在南归的路上留下两道被拉得长长的身影,在水库旁边短暂的停留也终于近距离观查到残破的野长城,尽管它们从远处看上去是那么威武雄壮。标牌上说严禁攀登是为了重建,它们真的会被修葺一新成为正式的旅游观光点吗?
临近结束时终于碰上猝不及防的“飞沙走石”,好在目的地就在不远处,赶路也变得不慌不忙。

喇叭沟门1

按照计划7:40出发,一路南风轻拂,到达茂陵解子石比赛出发地点正好2小时。

按照舒服的齿比爬升解子石,路上碰到几个骑山地车郊游的大爷,看衣服是战友自行车俱乐部。一边爬坡一边和小强谈笑风生,为了照顾我这蜗牛般的队友这次小强又要创造一个最慢上解子石记录了。一个大爷跟在我们后面好一会儿,不过他骑的毕竟是沉重的山地车,转过几道弯再回头,大爷已经落在身后蜿蜒的山路上很远了。一路尝试用小盘配合高摆速上升,的确比42的齿盘节省力气,受小强的指点,意识到比赛时变速时机的确有问题,顶死已后自然转不起来,换小盘小飞速度掉下来也理所当然了,争取下次吸取教训在更合理时候变换速比。登顶之前几个弯道小强换成大盘小飞摇车快速冲上去,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中,我自然不会浪费力气跟上,保持自己的节奏走。到顶又看到几个大龄车友,来不及打一声招呼直接从他们身边略过。

从未走过解子石之后的公路,本以为到永宁都是一路下坡,下降才100多米速度骤然下坠,抬头看又是弯弯绕绕盘旋而上的山路,模样和刚刚的解子石并没有分别。小强已经不再按压着速度配合我,他轻盈而有节奏的踩踏,很快就离我而去。山路上又回到只我一人的状态,天色并不晴朗,没有眩目阳光的陪伴,不仅仅可以降低皮肤被灼伤的危险还能够大大降级耗水量。这边的山路远比国道清爽,路面平整且没有鱼贯的汽车往复,就算景色千篇一律也不至于烦闷。十几的速度随着坡度的变化略有不同,30min多上到隘口,小强又在下坡途中等我。一直很羡慕他优美的压弯姿势,快速平稳,如燕子在天空滑翔,酣酣畅淋。而一到自己过弯就变得我心戚戚,无论如何都忍不住要狠按刹车减慢速度,这样才有安全感。

虽然没有路标,还是认定了我们经过的镇子就是永宁。抬头看不到路标指示,只好找到一家小铺一边补水问路一边。这是我们途中休息最长的一次了,可能达到15min,小强用蹩脚的普通话问路,老板认真的给我们笔画了路线:去四海是这么走,去千家店是那么走。可是出发后不久就看到了去四海的路标,生生把人弄晕,四海可是我们计划中第二天的路线啊!智慧的小强同学摇头晃脑的告诉我他早就预见到我们走的并不对,本应向西北方进发的我们现在却扎向东北,不过看地图还是有路可以折回去的。于是这样犹犹豫豫的前进了不久,我们从一条“文明样板路”插了进去,大大的标牌显示:进入山区!

这时候我已倍感劳累,虽然不到100公里,但跟着小强这样一刻不停向前行进的骑法实在疲惫不堪,就连午饭也是在车上匆匆塞进几个蛋黄派和能量棒,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若不是在永宁补水问路得到了宝贵的10多分钟下车休息,恐怕我的腰早已直不起来了。这一段山路坡度和解子石类似,并不算陡,似乎爬升的高度300多米,然而此时已不再能保持当初的踏频,只好小齿比小摆速的输出,而小强依旧在前面轻快的摇车,对比之下我只能算是蜗牛在爬了。

艰苦的上坡之后是轻松愉悦的放坡。2部车穿行于长长的峡谷间,很长时间都是我们独占整条曲折没有尽头的马路,可以悠然自得的欣赏两旁多种不同形态的地质风景。“这个叫背斜”,惊奇的发现小强居然说得和之后看到的标牌一模一样,而我对此一无所知,全无概念,于是被耻笑初中地理不过关,颜面扫地。

很快到达一处三叉,记忆中曾路过此地,国家硅化林森林公园的标志更肯定了我的想法。只是之前是从此地返回北京,这次却是反方向进发。而后前往千家店的道路异常舒适,不仅顺风并伴有缓下,速度一直保持在33-37之间,想慢下来都困难。“人家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桃花换成了杨絮在山路间纷纷扬扬,虽然平添几分诗意,但时不时飘进风镜中,十分碍事。阴沉的天空这时候飘下小雨点,两人一声不吭,加快了前进的节奏。

千家店转眼就到了,这个破落的小镇巴掌大的地方还和过去一样,我认出了曾经留宿的小旅馆,来不及多看两眼,它已被我们远远的抛在后头。为了赶时间,我们决定改在汤河口补水。

这一段虽然不是国道,但路面却非常宽阔,外侧还有围栏的保护,“要能拉到这里办个比赛就好了”,小强由衷的感叹。汽车稀少,还能看到不少骑车的老乡,甚至还有把车子停在马路中间的。码表显示已经170km多了,今年最长跑的距离不过160来km,而这里离目的地还有3、40km,腰酸腿疼的症状阵阵袭来,只能强忍。宝山镇到了,宝山镇过了,看到去四海的路标了,西海也完全抛在后面了,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汤河口镇,这是天空也逐渐明亮起来。

这里算是一路第二个10min休息点,也是最后一个了。马不停蹄的赶路,时间显示已经15点多了。“8小时搞定”!小强的要求真是高啊。

过了长哨营之后就是目的地了,由于对里程的错误估计,体能严重下降的我们一次次遭到惨痛的打击:“还有5km”,之后变成了5km*2,5km*3;一次次看到村落,一次次发现那些只是喇叭沟门之前散落的小村庄。这段路是缓上,伴随连绵起伏的小山坡,为了消除疲劳增加乐趣我们开始了爬坡点积分争夺比赛,当然,如果不是小强为了保护积极性恐怕我一个积分都拿不到。

码表显示到达喇叭沟门的最终距离是215km,骑行时间8h**min,polar纪录的总共骑行时间是9h多一点,avs:25.4,这样的强度已经完全背离了我当初游山玩水的初衷,真是fz啊!

沙尘暴中的解子石爬山赛

翻看今天的心率时速数据,平均心率比上一站蟒山低了5下。
这次是大组出发,由于天气关系比赛的选手远远少于上一站,包括很多很有实力的国外选手都没有到场。出发时吸收上一站的教训一开始就紧紧跟随大组,跟了差不多5km以后被甩开。不过之后很快跟上实力比以前大幅度下降的张宇硕。小张并不介意我跟车,还好心指点让我骑在他左边风阻更小。回想当时的情况他的速度始终比较平稳,然而我在某处上坡时经再三考虑还是换成小盘,结果由于齿比不合适一下子被他落下好几米。由于改变齿片飞轮,踏频力量均需要重新调整,这样就在小张后面7、8米了。经过一番调整后慢慢速度回升,感觉还有可能追上,然而今天5、6级的北风不适时宜的刮起来,我体重轻的优势变成了劣势,仿佛汪洋中的一条船,只能勉强保持平衡,看到前面的张宇硕和另一个车手越来越远,无能为力。越往上爬风越猛烈,尤其在一些拐弯处几乎让我失速,眼看着心率慢慢往下掉,之后如何用力踩踏都上不去,在这样的状况下被另一位男车手超过。大约赛段9、10km左右碰到形如风的后援车,看到拍照的gg神情专注一丝不苟,我也不好意思懒洋洋只好又卯足力气往上努,他们的车子陪着我爬了好长一段时间,于是心率终于上升到190,摆pose如此耗费体力,心里默默盼望那汽车快走吧快走吧!大约几百米后汽车终于加速跑掉了,我呼呼的喘气开始偷懒慢慢溜达。最后1、2km左右时突然发现一个大叔窜到我身边,郁闷,要是被大叔灭了太没面子了。开始加速,转过3、4道弯后腿已完全酸软无力,不久终于看到终点,起身摇车撞线。还好,大叔没有再追上来,算是给我个面子了。
最后1km左右甩人加速耗费过多体力,到终点居然精疲力尽居然无法解锁,溜出去很远试了n次终于解开没有拍在地上,否则真是丢人啊!
如果没有该死的风,如果我变速的技术更好些,或者我有机会跟上小张同学或者至少能跟车更久一些,这样成绩一定会有很大提升,毕竟一个人爬山不偷懒是需要强大精神意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