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洋洋,喜洋洋

形如风联赛,第一站依旧是解子石,差点没报上名,走后门,费了点周折,总算摆平了。

结果周六一大早就赶上了清明大塞车,八达岭高速,还没进收费站已经开始蠕爬,看看表,时间还算早。人算不如天算,莫名其妙错过了高速出口,再来个折返跑,通往十三陵的路还是被扫墓的塞得满满当当,看着时间花花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过了正点赶到,人黑压压一片,居然还没发抢!刚刚整理了整理,山地和女子混合组已经鸣枪出发了,来不及找号码牌,跨上车子生疏的找自锁,望着一堆背影,追! 继续阅读暖洋洋,喜洋洋

解子石兔子游

顶楼,南向,完全不通透,不仅有能连厨房卫生间都能晒到太阳的良好采光,也有夏天醍醐灌顶的酷热难当,就连早晚也不能幸免。我在每个窗外清爽的凌晨被室内积攒的浊气热醒,开窗开门,通风透气,逐一完成,再迷迷糊糊倒在床上,日复一日。

发丝粘在额头,空气氤氲。短暂的两三个小时,在晨光的陪伴下我被一个缱绻长梦缠绕,恍惚间回到被割裂的过去,在梦境里重拾那些早已湮灭的往昔,触不到的人和事。被闹钟叫醒很久,晕晕沉沉,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哪一个更真实。

我以为已经被岁月铲平的残迹,原来他们仍然驻扎在潜意识的某些角落不肯走开。忘记一段回忆或者背下一整本红宝石,究竟哪一个更困难,这是一个问题。

周日陪小兔子去解子石,创下了11小时的往返最高纪录。参加人员比我想象的要多,其间竟然还有中国象棋大师,周围卧虎藏龙呀!为了让小兔子跟上,一路心率控制在120上下,爬山期间提供饮料补给,还要不断从队尾冲到队头给大家拍纪录照,最后一张到此一游合影,小兔子脑袋上真的长出了长耳朵!回城路看到她疲惫不堪,于心不忍,干脆拉到M记吃甜筒聊天,舒舒服服的看马路上的人来人往。
 
路上看到她精神游离目光呆滞的样子,忽然想到自己的若干年前。

继续阅读解子石兔子游

China Vélo Adventure

China Vélo Adventure是一个类似MOB(Mountain Bike of Beijing)的组织,召集l老外在北京周边骑车,继续他们喜欢的户外活动,并藉此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同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公路车,没有越野,完全在优质公路上体验速度的快感。这个组织的发起人——比利时人Tom(蓝皓飞),一个在北京的体育记者,同时也在经营自己的自行车运动公司(可能还有其他职业)。Tom是TCR(trek china race team)的一员,在几年间的各种赛事和我逐渐熟识,经常在比赛前后聊两句天,唠唠家常。他的lp是马来西亚人(和瑞士铁人李铂一样!),会说简单的中文和少少粤语。最近他把我加入乐CVA的邮件列表,每次活动前都热情邀请参加他们每周末的骑行活动。

前几周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白杨沟的绕圈活动。那次没有运输车,人丁稀落,高手罕至,混迹在队伍里很是从容。我第一次座上了“使”字头的车,第一次和在mob百公里初识的大使(or领事?)大叔近距离接触,对他强悍的体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这周,在Tom的邀请下,我再一次混迹在一堆操各地口音英文的老外之中,参加他们十三陵-四海的绕圈活动。这次举着peloton的旗号,有分别拉人和车两辆运输车,声势浩大。我也乐得蹭免费车,只是集合时间过早,撞上头天夜里隔壁大娘哭天抢地直到凌晨,早晨5点多爬起来时仿佛梦游。

车上倒头睡觉,迷迷糊糊间听旁人的自我介绍,五湖四海,完全一个小联合国。Tom解释说租车费用由trek公司赞助,他们希望藉此鼓励更多人参加这项运动,同时带动一批高端人群的消费(也的确有人回到城里后马上就去xrf修车或者升级零件的)。

image

原来是16人队伍

从长陵停车场准备出发,开车的座车的聚集一堂,才发现前面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其中一个还穿着TCR队服。揉揉眼睛仔细看,果然是Darren和Piers,TCR最强大的两元猛将。一个是孤身战Look群雄回回都完胜的澳洲铁人,100km超级马拉松7h多完成。另一个则代表了业余XC选手的最高水准,两届黄山赛的冠军,2小时左右的比赛只比李富裕这个在职业队效力的中国国家队顶级选手慢半分钟。倒吸口冷气,心道不妙,有这样的高手,我就是装上马达也不可能跟不上呀。

image  

好看的小腿,我也想要!
继续阅读China Vélo Adventure

戊子年,春分已是过去时

头前儿还说了今年暖得比往年都早,但是暖气刚停就风云突变,干旱了大半年,贵如油的春雨终于放下矜持慢吞吞的滴嗒下来,幸好是从夜间开始,泥点子对大家伙儿的侵扰得到最小化。温度随之骤降,才意识到前两日还热得被踹开的被子其实非常轻薄,只好裹紧再裹紧。

每个下午都想去刷山,可每每看见阴郁污浊的天色顿觉兴趣索然,要不要买个3M口罩?这个问题真是很头疼,于是愈发想拥有一辆可以带着我和车迅速抵达山脚的运输车。

如果不是xrf联赛,很难想像北京城原来已经有这么多投身于自行车运动的爱好者,观战或者参赛,或只是经过,从海淀车队5、6旬余的长者到刚刚长出胡茬的高中生,这个群体的人数和他们的购买能力都在以比GDP的增长更加迅猛的速度膨胀。今年联赛第一站已经省略了逐个喊号排列次序的环节,这个过程的冗长会让已经热身完毕短衣襟小打扮的车手们肌肉紧缩瑟瑟发抖。他们胯下的战车色彩斑斓,很多国际一线品牌都可以找到,完全不是两三年前只有giant、trek以及一些低端品牌的局面。

“这车架多少钱?”

“六万”

颇为震惊,怀疑是定制产品,循声望去,原来是辆time,而他的主人,一个陌生的小男孩,在背包上贴着大大的“磨合”二字,并有两行“请勿靠近,随时趴窝”的注解。

车手在装备上的投入与他们的玩儿车年限或是水平并不是正比关系(就像摄影爱好者们)。不只是上面这个time小男孩,我熟悉的一个xc高手,某车店销售,他把价值nw配件炫目而精良的山地车向那些家境殷实的中学生们推销,并以俱乐部的形式组织他们去老山、香山的小径——这些通常是有经验的山地骑手们经常出没的场所,感受俯冲在丛林间颠簸的快感,接受路人好奇甚至羡慕的目光,让他们迅速建立起从事山地车运动的热情,成为铁杆粉丝。当然,事情并不总在掌控之间,我听到的事故已有2、3件,对于这样缺乏循序渐进过程的阶越,意外是难以避免的,尤其对这些年幼缺乏准确而强大控制力的小朋友。

今年联赛,A组前六都是熟悉的老同志。除却piers、darren这些年轻生猛的老外,本地车手的平均年龄在30以上(34?),其中甚至有应该参加B组(45以上)的。而正是这个前六中的最长者,他在老外突围的关键时刻把第一集团的几个人带上去,才使得年近不惑的另一个双胞胎爸爸最后能拿到第二名,而这几个和老外抗战到最后冲刺的车手,他们刚刚加入了一个新成立的俱乐部中。DFH的广告贴里,几个人站在明黄的后援车前,双手抱怀,踌躇满志。而前六中唯一的毛头小伙,我的队友,他虽然血气方刚前途无量,但和我一样疏于练习,把学业和玩乐放在第一位,荒废了一个冬天。

自行车运动是老少咸宜的运动。好的业余车手,竞技生命极长,他们可以依仗战术、技巧和经验使得自己比年轻人跑得更快,更稳健。而团队战术的排布也是这项运动的魅力之一(仅指公路车)。竞赛不再停留在初级的靠单打独斗仅仅比拼个人能力的时代(当年郝氏兄弟独占鳌头其实也和他们哥俩儿的配合有关,他们有过一个当兔子牺牲另一个拿冠军的案例),科学的训练和配合使得在体能或器材上处于劣势(部分的)的个体有了和国外高手较量的资本,赛后就连另一个老外也有些惊讶:中国人竟然也可以训练的这样好(没听清,大致是类似的意思)!

与男车手红红火火逐渐壮大的欣欣向荣相悖的是,女车手在这两年并没有稳健的扩大。女子组,解子石作为俺今年公路车的处女骑(是骑不是比赛哦!),俺毫无意外的滑落到第三(赛前赛后n多人冲我打招呼:冠军!羞死人了)。第一是芳芳,这个现就读体育大学的前全国冠军,第二并不认识,但无论是听说还是目测(结实的大腿和黝黑粗糙的面孔)都是专业队下来的运动员。并不是给自己找借口有理由退步,接下来的认真训练希望能帮助我完成第二站的“the return of the king”,我纳闷的只是为什么还没有一个像我一样只是爱好者出身的年轻女孩子能够取代我的位置。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俗语同样适用此处,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精力的转移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是男生恐怕今天不仅是无法站上领奖台,而应该在n拾开外(比如当年的冠军张雨硕),然而,领奖的女生依然只有几个熟悉的面孔(除了第二),仍然继续着只要参赛就差不多能上领奖台的局面(取前六啊!),是什么浇灭了年轻女孩们参与的热情呢?

玩户外的女生不在少数,这个群体的数量和男生应该是可比拟的。玩儿攀岩的女生也不少(按照总体的比例来说,虽然这又是个小众项目),但为什么自行车运动就是彻底的阳盛阴衰呢?需要强健的体能?很多爬山的女生都比俺好。怕风吹日晒?爬山并不强多少。更危险?小五台和白杨沟,哪个更容易出事故呢?其实俺就是最好的例子,体能一般(力量奇差,耐力稍好),脑子不发达(山上摔的一塌糊涂),金钱投入有限(并不比户外烧钱),但还是坚持了这么多年,并且把这个当成生活的一部分。那么,是我脑子里有什么cycling基因还是她们缺乏骑车神经?

比赛结束时接受了Tom一个几分钟的interview,他正在试图让更多的女性老外加入到这项运动的中(生意人!)。我对"骑车有什么乐趣"的答案是:自由。这种自由在某种程度上是无可比拟的,是完全可控切实在手的。或者有一天,俺也会从事一些“吸引女生骑车”的活动,比如写一篇鼓动性的或指南性的blog 🙂

小光节的海底捞和柳沟火盆锅豆腐宴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正洒蒙蒙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Jay的新专辑,只这首"青花瓷"还算可圈可点,看来真是太忙了,才思总有个限度,处处都能泛滥就是非人类了。

天冷后对热气氤氲的食物就越发想念,于是同事请客想当然就是海底捞。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几乎把这地方同火锅店划上等号,三两年间前后去了七七八八十来回也并不腻味。未必有多少美味珍馐,但因为各个方面做得都不错,去那里总归会是人人尽欢,且不用担心钱袋子被洗劫一空,于是便为我这般的朴素拮据的群众喜闻乐见了起来。

为了南北东西城的同事们都便利去了新开张的西单店(反正以前我没听说过),比牡丹园和大慧寺店装修都更符合西单这个著名地标华丽的表象和丰硕的内里:大开间,红黑调子,墙面壁砖精致,地面光可鉴人,宽厚整洁的大理石桌面摆上锅底地方还绰绰有余,杯子盘子一一摆开,鲜红的手切羊肉和清脆的莴笋,在柔和的橘色灯光下饕餮必然是水到渠成放松惬意的,所幸点的两个半份都断货,否则眼高胃小的同志们面对大批等待着红白汤洗刷的荤食们难免陷入进退维谷食之乏力弃之可惜打包回家还嫌麻烦的尴尬境地。在路灯明亮空气寒冷的夜色里借着牛羊肉的高热量吭哧吭哧蹬回家,完全没被冻着,totally成功的fb!当晚以回家太晚为名心虚的放弃了1h的骑行台时间,另一方面又继续为脂肪积累而忧心忡忡难以入眠。

总觉得这一季的秋天着实短暂,仿佛不为人知就早谢的爱情一般转瞬即逝,不过周末在舒朗的上午与十三陵沿途满树的柿子徒然遇见,它们确凿无疑的证明了秋天曾经在此驻扎的真相。

深感周五晚上放弃香山XC接受王老师的邀请去爬解子石是多么英明!公路车结束了长久以来只能于骑行台上原地踏步憋屈的室内生活来到山里和我一起呼吸清凉的空气,有了难以言语的自在惬意,滚动的轮胎和培林似乎都比晚上润滑了许多。在稍陡的路段摇车而起,在小下坡御风而行,阳光、空气、树木、鸟类,身材尚还肥硕的喜鹊从杨树高耸的树干上俯冲而下,迅速横穿过马路,在用一个急拉而上结束迁移,安稳的停靠在另一丛低矮的枝头。满树的柿子橘红色一片压弯了树枝,像小灯笼、像笑脸、像任何能够被联系起来的美好物质。第一次没用到小盘爬上解子石,Jay的新专辑从耳机缓缓淌进耳朵时依然不知所云,但就在那么一两段旋律里还是觉得情绪和海拔一样high了起来,哪怕汗水滴滴嗒嗒迷糊了眼睛也要摇车追上节拍。

阳光、山色、蹬踏、汗水,幸福的元素还是可以和金钱或爱情无关,虽然无法逃离完全为数字化衡量的物质标准继续抗争的生活轨迹,但能够在此间偶尔大脑缺氧情绪亢奋忧患困窘通通忘记只是单纯的沉溺在臭氧离子丰富的空气里毫无杂念,这感觉足以温暖我到下一个周末,在每一个没有暖气和其他生物体温的夜晚。

劳顿的骑行以柳沟豆腐宴为终点和目标,这当然也是极大缓解肌肉疲劳的有效心理暗示,小幅度的涨价并没有让人生出太多抱怨,而在王老师的特供五粮液刺激下辘辘饥肠给暖洋洋的豆腐腾出了更大空间。

火锅,总是个讨好嘴巴撑坏肚子的奸诈角色。

春风得意解子石

今天的比赛并没有多少新鲜之处,30来分钟的比赛虽然奖金不高但大家依旧兴致勃勃争先恐后,完全乐在其中。天公作美,成绩都比去年好了些。领奖台上人物有不小的变化,去年的前六今天大部分都在其他角落做着自己的事情,意料之中,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竞赛只是一小部分。今天的第一是Darren,这个澳洲人来中国并不久,去年是陆士运,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否在美国参加职业联赛?
 
我的比赛感想也愈发乏善可陈,和男生们较劲,不断给自己加油,排除杂念只想不断追赶超越,然后顺理成章拿到冠军,没有更多的精彩。比完了对成绩挺满意,比去年提高的2min(很大部分归功于没有去年的大风),比对手快了6min,对黄山赛更有把握。不过这时再看成绩单,男子第一是惊人的29’41”,天壤之别,又沮丧起来,这辈子估计没有希望进35′,前途渺茫…
 
比赛最高兴的还是见到许多熟悉的车友和他们的家人,人人脸上都有随意流露的舒适,在这个初春晴朗的天气如同枝头含苞的桃花一般融入漫溢周围的暖意里。赛后场边休息,默默站在旁边四下张望瞥见一张张微笑的脸也有酣畅的满足感,更胜于第一名带来的惊喜。王老师的夫人依旧沉稳安宁,从容不迫端着大炮充当王老师摄影师的角色;无眠的丈夫继续履行司机的职责克尽职守,一路给夫人加油助威;丑飞和mm正处于热恋区,可以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可以不知道自己的成绩是多少,但是对mm的寒暖尽在掌握;老沈说自己胖了五斤,上上下下细细观察了300眼我只能归结为长到肚子里去了;李铂同学又生病了,得知他114斤的确切体重再打量一下他弱可凭风的竹竿身材我不知道该羡慕还是同情。还有依旧帅气的张宇硕,裤子带两块大布丁的崔凯,瘦下来精神不少的笑笑,一张张脸孔都很熟悉生动,应接不暇,打招呼的简短两三个字也有不加掩饰的热情。
 
活动结束后4辆汽车载着14个人前往传说中的柳沟吃豆腐,痛快的一顿美餐吃得生龙活虎。回城路上终于在温暖得有些燥热的车厢里疲倦的闭上眼睛,任凭身体随着飞奔的骑车微微晃动,有酒醉般的不由自主,然而蜷在车架下的双脚竟然偷偷肿胀起来。

another week

周三中影,20块钱兑换卷换来长达145min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的英文原版,整个对号入座的大厅寥寥数人环境极佳。我承认之前对影片认知为零纯粹冲着Brad Pitt 和Cate Blanchett两个大牌去的,尤其是后者在Lord of the Ring之中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女王形象念念不忘。本着kill time的原则入场,结果看到一部叙述复杂剪辑紧凑角色众多气氛紧绷的非大场面影片,灰暗的镜头之下一个个悲剧接踵令人几近崩溃,而最后导演在情节的极度压抑之后给了个还算不错的结局慰藉大众,长舒一口气的同时我还是对结尾献给小朋友的字幕表示深切的困惑。大牌的形象这次相当平易近人,Brad皱纹一把把于之当年Legend of the Fall里年轻俊朗的大男孩形象判若两人,而镜头拉近之下的Cate失去精灵圣洁光辉的笼罩皮肤如所有白种女人一样缺乏细腻感,虽然他们对人物塑造都很到位。故事里几个其他主要角色刻画也是丝丝入扣。朋友说喜欢那个胖胖的中年墨西哥保姆,而我对摩洛哥小孩的眼神更加难以忘怀。回家google了babel一词,果然是宗教词汇,果然看完了片名还是对影片的意义琢磨不透,但是古怪的海报就一目了然了。
 
周四晚上空闲,骑车往返50min跑到著名的世纪金源,没有在环境舒适的冠军冰场溜冰,没有在京城为数不多的五星级影院–星美看电影,更没有在上下四层的豪华shopping mall里购物,仅仅是为了一碗满大街都是的卤煮火烧!卤煮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崇高啊,以至于众多其他美食场所如肥牛火锅、巴西烤肉等等都一叶障目地视而不见、见而不入!
 
周六去爬解子石,作为下周的比赛场地这里人满为患,包括n多来做*2,*3,*4等高强度训练的车友。做了小小的自我测试,在天气晴朗无风的环境下和去年比赛的成绩相仿,不算太满意,也没有不满意,随它去了。
 
周日终于有了换成碳纤维车座的第一次香山越野。一如既往在上山途中刚出发就被男同学们甩下老远,而在少数小上坡以几个身位的优势为自己赢回两三个set满足了小小的虚荣心。然而今天最大的突破却是在下坡路段,由粉丝同学引领着涉足了几条新鲜的XC小路,包括令人望而生畏的陡峭山脊,满是树枝荆棘和乱石的林间,以及一人来宽的山间横切小径。粉丝同学下坡如履平地般迅速消失,好在前面还有硬架同学开路能够得到示范,手肘膝盖关键部位又套上了坚硬无催的护具,我也就放开胆子从那些大小石头上揣着大无畏的勇气跳了下去。学习把身体放在车座以后身体拉成个弓形,捏着车闸费力的控制方向,发觉很多时候勇敢的往下冲反而比畏手畏脚随时准备倒地的扭捏着往下蹭要安全很多,事实上最后摔的两跤一次是因为拐弯过于缓慢谨慎,另一次是被树枝钩倒,完全没有任何危险性。艺高人胆大,或许在这里反过来更适用,期待下一次能够更加胆大心细。遗憾的是硬架大叔在一个陡坡突然仆地,裸露没有保护的膝盖不幸重伤,瞬间肿起一大块并在之后的爬升中无法发力,同时骑行裤也被戳出大窟窿,如果不是把护具带在我身上,沦落为“独行侠”的那个就是我了……
 
PS:摩洛哥?摩纳哥?
“摩洛哥是西非的一个阿拉伯国家,信仰伊斯兰教。在二战中,摩洛哥是同盟国和轴心国集团在非洲交战的一个主战场:著名的二战电影《卡萨布兰卡》就是在这里拍摄的摩洛哥的旅游业很不错,特别哪里赌场很多。”
babel教育我们轻易不要去这种落后地区旅游。
 
“摩纳哥是欧洲面积很小的一个国家,只有不到2平方公里,陆上三面与法国相邻,南临地中海。摩纳哥只有一块足球场,而且一半还在法国境内;在摩纳哥,不能随便打枪因为很容易引起国际争端。由于面积太小,所以摩纳哥人谨小慎微。”
巴掌大的地方也能办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