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香山游

去年这天是第一次蟒山,和海子一起。这个带路人居然找不到地方,终于找到了也无心恋战了,很郁闷;今年换了人换个地方,走的比去年更郁闷。
 
其实开始一段相当兴奋,熟读多遍的山地技巧由于上周末的下雨降雪失去理论联系实际的机会,磨拳霍霍就等着这个下午在熟捻的土路上小试牛刀。头一段一个人走的大汗淋漓,绝大部分都能一次通过,并且某些下坡更为流畅,某些上坡还有新突破。然而很快出现第一次受挫,没办法冲过有石头做铺垫的树桩。过程颇为辛酸,第一次在桩子跟前停下没敢起步,第二次卯足了劲儿却被铺垫的石头硌住戛然而止,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都是前轮过去了后面却没办法带上来卡在树中间。无奈,继续走下去,到达无法逾越的syj坡,犹豫再三还是没敢下,害怕这只恶魔战胜了挑战欲,原路返回迎接后出发的朋友。
 
二次上坡,体力逊色半分上坡就纷纷掉下,叹口气,接着追前面的朋友。这次被友情赞助了护具,然而树桩子还是依然如故被卡在中间,被评价“完全是心理问题,自己主动掉下来的”,只好留到下次再来了。
 
今天的主要目标是syj坡,看着朋友下了两次,动作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一边暗自打鼓,不过既然有了先例我也就不妨豁出去试一试了,况且带着护具又有朋友站在关键点一边给我壮胆一边做保护。上车、挂锁、呲着刹车来到坡前,按照被指导的路线慢慢重蹈覆辙,控制好车头,重心尽量靠后,信心安放肚里,眨眼工夫,竟然已经安然通过,谢天谢地,我还完好无损!眼前事实难以确信,敲敲同行友人,好像是真的。于是再来一遍,结果还是顺利通过,一切尽在掌握,结果可以预期,这感觉真好!
 
乐极生悲,第二次受挫马上来到,这次轮到了朋友。在宽阔的土石路上毫无预期的链条断了,两个人都没有上链条的经验,好在工具齐备。手忙脚乱一番折腾,链子很给面子的重新装好,时间却也消耗无几。赶着下山的朋友很快匆匆年别过,我继续小路的征途。
 
没想到此后完全变成了香山徒步,上周末的大雪茫茫一片,路面松软湿滑,轮胎无所依附,摩擦力几近忽略,最后和徒步的中年妇女一起走完剩下的一段,腰疼无可忍耐。往常半小时不到的路程今天走了一小时多,长叹一声,即使正在落山的夕阳洒落暖色余辉浸浴整片山脊傍出一副西山晴雪的美景都无法抵御郁闷的心情。空气正是清爽,朝水库小路方向张望一番,择铲过雪的水泥路悻悻下山。
 
途中接电话,把“女人节快乐”听成“愚人节快乐”,想到居然四月真是时光飞逝,而冬天仍然挣扎着不忍道别,我也期望人生犹如一场没有终结的盛筵,欢愉的人儿永无离别之苦。
 

风雨摇曳的高崖口

行如风的联赛终于迎来了一次雨战,淅淅呖呖的雨中爬山在各类Grand Tour赛事中并不少见,环青海湖的比赛去年也有雨战,风雨无阻才是自行车运动的一大特色,也给了骑士更大考验。

果然,看到各路高手一一到场,而国际友人也不少,包括上站冠军美国人Shang,还有老朋友Joesha2Australia友人,其中一个还骑着单肩山地,架子的造型也很独特。后来问,他居然说没怎么下过山,还没感觉到和普通叉子的区别,ft

当比赛正式开始后我就没怎么感到雨的存在了。好像上天的眷顾雨一下子小了很多,只是路上仍然湿滑摇车会倍感吃力。开始跟了大部队2分多钟。由于下雨选手比蟒山少了很多很多,而来到的大部分都是水平较高的选手,速度一下子就被拉得很高;高崖口的山路一开始就是陡坡,要跟着这些强壮的男生好比登天。不过发现我并没有落单,旁边有个金牌的选手和我速度相当,心想正好,2个人总可以不偷懒配合着爬山了。

不过令我郁闷的是这个男生好像觉得和我配合是件不光彩的事情,每当我赶到他身前想领一段时他就加速跑开,可是努了几下速度又骤降,很快被我赶上,于是又加速,周而复始。这时骑山地的老外赶上来了,他一直用小盘爬坡,踏频比我还高。这时金牌的选手在反复的加速中耗费了大量体力,我超过他紧跟上老外,不久以后回头看,已经不见了身影。

之后就是高崖口最陡峭的路段,路面看不出上升的坡度速度却直线下降,老外依靠更小的齿比保持高踏频前进,渐渐的我有些跟不上了,距离慢慢被拉开,从开始的5米,10米到最大处的30来米,明显感到体力衰竭,非常想扔下车放弃比赛坐下来休息,赛前吃的香蕉似乎消化不好,一阵阵感到反胃想吐,这些都是以前的比赛没有过的,可能与最近缺乏爬山训练有关,平时不努力的结果!

这样熬到小树林坡度稍稍变缓,身体的状况也没有进一步恶化下去。开始借助对路线的熟悉看准时机加速追击。换成42的牙盘在某些小下坡处提前加速,终于在小树林的末尾追上老外。之后就是最后几公里的陡坡了,靠近山顶的弯道风也大了很多,迎面吹来的山风一下子让速度降低下来,只好默默躲在身材高大的老外,占了个便宜。在看到600米连续弯道的路牌后,我知道加速冲刺的时机到了。开始加大齿比提高踏频发力往上冲,老外似乎并没有跟上来,可能是刚刚为我挡风耗费了很大的体力或者不屑和公路车拼冲刺。于是我独自冲完比赛,下来感到阵阵恶心,终于没有吐出来。因为路滑天冷大家都被安排进汽车,我独自坐上宽敞的999,感觉挺好。

这场比赛基本一直在于老外死磕,虽然过程异常痛苦但更有比赛的意味,希望下一次同样能这样有苦有乐。

沙尘暴中的解子石爬山赛

翻看今天的心率时速数据,平均心率比上一站蟒山低了5下。
这次是大组出发,由于天气关系比赛的选手远远少于上一站,包括很多很有实力的国外选手都没有到场。出发时吸收上一站的教训一开始就紧紧跟随大组,跟了差不多5km以后被甩开。不过之后很快跟上实力比以前大幅度下降的张宇硕。小张并不介意我跟车,还好心指点让我骑在他左边风阻更小。回想当时的情况他的速度始终比较平稳,然而我在某处上坡时经再三考虑还是换成小盘,结果由于齿比不合适一下子被他落下好几米。由于改变齿片飞轮,踏频力量均需要重新调整,这样就在小张后面7、8米了。经过一番调整后慢慢速度回升,感觉还有可能追上,然而今天5、6级的北风不适时宜的刮起来,我体重轻的优势变成了劣势,仿佛汪洋中的一条船,只能勉强保持平衡,看到前面的张宇硕和另一个车手越来越远,无能为力。越往上爬风越猛烈,尤其在一些拐弯处几乎让我失速,眼看着心率慢慢往下掉,之后如何用力踩踏都上不去,在这样的状况下被另一位男车手超过。大约赛段9、10km左右碰到形如风的后援车,看到拍照的gg神情专注一丝不苟,我也不好意思懒洋洋只好又卯足力气往上努,他们的车子陪着我爬了好长一段时间,于是心率终于上升到190,摆pose如此耗费体力,心里默默盼望那汽车快走吧快走吧!大约几百米后汽车终于加速跑掉了,我呼呼的喘气开始偷懒慢慢溜达。最后1、2km左右时突然发现一个大叔窜到我身边,郁闷,要是被大叔灭了太没面子了。开始加速,转过3、4道弯后腿已完全酸软无力,不久终于看到终点,起身摇车撞线。还好,大叔没有再追上来,算是给我个面子了。
最后1km左右甩人加速耗费过多体力,到终点居然精疲力尽居然无法解锁,溜出去很远试了n次终于解开没有拍在地上,否则真是丢人啊!
如果没有该死的风,如果我变速的技术更好些,或者我有机会跟上小张同学或者至少能跟车更久一些,这样成绩一定会有很大提升,毕竟一个人爬山不偷懒是需要强大精神意志的!

形如风06年联赛第一站:蟒山赛

蛰伏了一个冬天,06的第一场公路赛事的确是车手们的一大节日,各路高手纷纷携自己的爱驹来到蟒山摩拳擦掌。车子们大都光鲜亮丽焕然一新,车手们更是意气风发准备一显身手。男子高手们竟数到场,遗憾的是去年的女子冠军并没有来,据我所知是似乎是因为器材的缘故。她现在专攻铁人三项,训练十分刻苦,如果能来想必是个巨大的挑战。她的缺席不禁让我有淡淡的失落感,毕竟这种与高手过招的机会并不十分多见。而且以往我们各自参加爬坡赛往往变成个人计时,今天恐怕还是要沦落到这种境地了。

比赛发枪有点混乱,等我们后面的女孩子到达山脚已经鸣枪许久,男选手们大部分都没有了踪影。真糟糕,从一开始就变成了个人赛,完全不能沾到大组出发的光了。只好咬牙起身追,心率马上提高到180多,扛着吧。

正如我所预料的,这场比赛又变成了我的个人单发计时或者说个人追逐赛,一路上都是自己均速输出,追赶前面体力逐渐减弱的男选手。没有女孩子和我竞争,只好把目标锁定在前面那个男车手,超过一个以后就改为更前面那个。这样的比赛不能说不激烈,事实上我的心率也一直很高,当然这也和无人配合及当天较大的北风有关,但总缺乏一分紧张感,因为毕竟没有必须追赶的对手。一直很渴望女子比赛能像男子高手们那样有鲜明的第一集团,大家实力相差无几要靠战术靠智慧靠团体配合来争夺冠军,然而这些在女子比赛里只能是yy,唉。

最后在这样的匀速输出下进入冲刺,毫无悬念的取得了冠军。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的成绩并不理想,33分多,全场排名32。后面的女孩子年级比我大器材比我差,如果能有水水或者冬天或者全国其他高手一同比赛,我想赛后我就不会仅仅是喘了几口气就恢复了。

比赛中踏频一直在70上下,不算很高。心率在190左右,很是让人苦恼。心肺功能的薄弱无遗显示了未来提升空间的狭窄,如果真正和高手对峙,恐怕我将是那个被鱼肉的……

赛后发生的撞车事故给整个比赛蒙上一层阴影,当时激烈的撞击场面和伤者血肉模糊的惨状让其他车友们都心惊胆颤,好在事后听说那个车手竟无大伤,真是万幸。否则必然给自行车运动的发展带来沉重的包袱,联赛能否继续可能都会成为一个悬念。

警钟长鸣吧。

38, 蟒山

为了记录蟒山的海拔里程等等数据,牺牲一下午在家与yy共享天伦的宝贵时光,踩车赶往昌平。
路上无话,和海子2人一路向北。天公作美,顺风顺水可以一路飚车。不过这厮带的太狠,33、35、3738一直加速,后来竟然冲到40多,状态欠佳的我很快赶到疲惫不堪,一下子就落了单。海子有所察觉,之后速率一直压在35左右,这样1h左右赶到了昌平县城。
根据海子的回忆穿过昌平上了环湖路。环水库是崭新的柏油马路,平坦而几乎没有石子,配上波光粼粼的湖水和两旁整齐的树干,享受。可惜水位太低,之后看到大片干涸的河床,可想而知北京缺水的严重,未来环境必然遭受更大挑战。很快来到蟒山森林公园入口,我开始纳闷,难道大家平时上山还要卖票不成?不符合逻辑啊。。。。结果海子在旁边悠悠答道:入口不是这里,但我想不来是哪里了。晕倒。。。他开始茫然四顾,东西南北回想了一圈,之后又是电话又是上水木想找地图,均无果。实在没有头绪只好沿着环湖路四处打探,往返几次均以失败告终。不禁仰天长叹,看来今天是爬不了蟒山了。准备打道回府,结果海子心有不甘,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拐上了另一条不知去向的路上。一路听他一惊一乍的“好像是这里,好像是这个路”,我只当他王小二。结果居然在出山以前真的找到正路,看表,已经快4点了。
这时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爬山的兴趣,晚上还有fb饭局,心中又牵挂yy,但都到山脚了,不爬实在对不起自己。于是两个在犹犹豫豫的气氛中开始晃晃悠悠上山。看路牌,这边并不是蟒山,而是天池自然风景区。比起先前心旷神怡的环湖路,这边却是坑坑洼洼石子遍布的水泥路,即使上山亦能感到路面的不平整,骑手都完全提不起想要征服它的欲望。不过坡度的确很缓,居然一路用42的牙盘就能上了,陡峭的地方站起来摇两下就过去了,中间掺杂着很多地势平缓的区域,完全可以想象男车手们一路25、6冲上去的迅猛。可惜我的速度只有他们一半左右,不久看到海子已经行到我头上了,在一条长长的缓坡快速移动,转一个弯就完全消失。而我这边好几通电话骚扰,完全流畅不起来,就好像倾泻下来的瀑水遭到岩石的阻击,不断改变着方向节奏,入潭之前已经支离破碎。即使假象前面有个对手都提不起精神,可以想见未来的比赛中被其他人鱼肉的情景,sigh。漫长的42min后,看到海子座在回廊下发短信,我坐下来默默喘气。
回到昌平已经5点,为了赶回去上课,海子选择了大公共,我也欣然上车。回到城里6点半,赶上了朋友们的饭局,庆幸。
里程差不多100km,或者更少?我的码表好像未清零或者在路上抽风了,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