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 close

高涯口,2005年成为我所有形如风联赛的起点。彼时下巴伤口正在愈合,尚未拆线,包裹的
纱布多少有碍观瞻,内心亦有些许惶惑,但比赛时也就不以为意了。转眼2006年来时已是风
雨摇曳,犹豫再三我换成短袖上车,比赛伊始细雨渐尽,然而大风依旧猛烈,一些风口我只
能跟在大个子老外后面寻求庇护。今年,第三次,艳阳下我换上了最朴素的长袖已减少水分
流失,途中依然累到缺氧崩溃数次想要放弃,跟丢了原本近在咫尺的纤细身材小哥一枚,放走
了年长许多的B组选手,耗费比steven多出整整10分钟的成绩才到达终点。虽然三次都是冠军,
但成绩永远不能尽如人意。
 
颁奖时得到了尺码合适的05款环法黄衫一件,虽然色彩明艳靓丽但何时能穿多少是个尴尬问
题,后来被提醒可以独骑车时套上作为安全服,茅塞顿开,喜滋滋。看到难得一现的日晕,七
彩光影在天空印下巨大一个圈,外侧还有更大的光环围绕,中间贯穿一条飞机划过的白烟,用
拳头挡住中心的日头,咔嚓咔嚓一阵扫射,这般景色不知何日能再见。
 
仪式结束后开始寻找"僻静处"野餐。王老师的小蓝和我们的Jetta架着7辆车8个人在菩萨
鹿山路上奔驰旋转,不多久在大路边找到了静谧阖然一条小径,似乎通向某个小村落,汽车
罕至,人迹稀疏。路边正好有几棵大树遮蔽出一块空凉地,摆上小桌小櫈,铺上各色冷食饮
料,塑料小叉子码码齐,勤快的几位同学又从路边草丛里找来几摞板儿砖叠罗汉充作两个能
座人的小凳子,于是所有人都能安稳的放置下身体,甚至还有想我这般能够翘起二郎腿用胳
膊肘撑起下巴颏的,自然又惬意。
 
各种野餐的美食、肉类和蔬菜,从嫩绿色小冰箱里取出的冰凉可乐、啤酒,碰一下杯,面包
片配着肉肠酸黄瓜夹成个三明治状迫不及待被塞进饥饿的肚皮,在灌多了碳酸饮料之后不由
自主发出一声“咯”,尾音拖了好长,无法掩盖。空气里充满了山野的土腥和阳光的热忱,
我们大声的说话、谈笑,头顶一把遮阳伞不仅屏蔽了小飞虫的骚扰,也把所有快活的气氛聚
拢起来,不会随着汗水被阳光带走。我眯起眼睛注视的伙伴们,10D在车里睡觉,我的瞳孔
变成DV的sensor,贪婪的想要把一切刻录进脑子里。王老师说那一声“咯”就表示幸福了,
我一口气出了3声。原来,我离幸福已经这么近了。
 
回来路上晕晕沉沉没有了知觉,再睁眼,竟然不认识回家的路了。

春风得意解子石

今天的比赛并没有多少新鲜之处,30来分钟的比赛虽然奖金不高但大家依旧兴致勃勃争先恐后,完全乐在其中。天公作美,成绩都比去年好了些。领奖台上人物有不小的变化,去年的前六今天大部分都在其他角落做着自己的事情,意料之中,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竞赛只是一小部分。今天的第一是Darren,这个澳洲人来中国并不久,去年是陆士运,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否在美国参加职业联赛?
 
我的比赛感想也愈发乏善可陈,和男生们较劲,不断给自己加油,排除杂念只想不断追赶超越,然后顺理成章拿到冠军,没有更多的精彩。比完了对成绩挺满意,比去年提高的2min(很大部分归功于没有去年的大风),比对手快了6min,对黄山赛更有把握。不过这时再看成绩单,男子第一是惊人的29’41”,天壤之别,又沮丧起来,这辈子估计没有希望进35′,前途渺茫…
 
比赛最高兴的还是见到许多熟悉的车友和他们的家人,人人脸上都有随意流露的舒适,在这个初春晴朗的天气如同枝头含苞的桃花一般融入漫溢周围的暖意里。赛后场边休息,默默站在旁边四下张望瞥见一张张微笑的脸也有酣畅的满足感,更胜于第一名带来的惊喜。王老师的夫人依旧沉稳安宁,从容不迫端着大炮充当王老师摄影师的角色;无眠的丈夫继续履行司机的职责克尽职守,一路给夫人加油助威;丑飞和mm正处于热恋区,可以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可以不知道自己的成绩是多少,但是对mm的寒暖尽在掌握;老沈说自己胖了五斤,上上下下细细观察了300眼我只能归结为长到肚子里去了;李铂同学又生病了,得知他114斤的确切体重再打量一下他弱可凭风的竹竿身材我不知道该羡慕还是同情。还有依旧帅气的张宇硕,裤子带两块大布丁的崔凯,瘦下来精神不少的笑笑,一张张脸孔都很熟悉生动,应接不暇,打招呼的简短两三个字也有不加掩饰的热情。
 
活动结束后4辆汽车载着14个人前往传说中的柳沟吃豆腐,痛快的一顿美餐吃得生龙活虎。回城路上终于在温暖得有些燥热的车厢里疲倦的闭上眼睛,任凭身体随着飞奔的骑车微微晃动,有酒醉般的不由自主,然而蜷在车架下的双脚竟然偷偷肿胀起来。

风雨摇曳的高崖口

行如风的联赛终于迎来了一次雨战,淅淅呖呖的雨中爬山在各类Grand Tour赛事中并不少见,环青海湖的比赛去年也有雨战,风雨无阻才是自行车运动的一大特色,也给了骑士更大考验。

果然,看到各路高手一一到场,而国际友人也不少,包括上站冠军美国人Shang,还有老朋友Joesha2Australia友人,其中一个还骑着单肩山地,架子的造型也很独特。后来问,他居然说没怎么下过山,还没感觉到和普通叉子的区别,ft

当比赛正式开始后我就没怎么感到雨的存在了。好像上天的眷顾雨一下子小了很多,只是路上仍然湿滑摇车会倍感吃力。开始跟了大部队2分多钟。由于下雨选手比蟒山少了很多很多,而来到的大部分都是水平较高的选手,速度一下子就被拉得很高;高崖口的山路一开始就是陡坡,要跟着这些强壮的男生好比登天。不过发现我并没有落单,旁边有个金牌的选手和我速度相当,心想正好,2个人总可以不偷懒配合着爬山了。

不过令我郁闷的是这个男生好像觉得和我配合是件不光彩的事情,每当我赶到他身前想领一段时他就加速跑开,可是努了几下速度又骤降,很快被我赶上,于是又加速,周而复始。这时骑山地的老外赶上来了,他一直用小盘爬坡,踏频比我还高。这时金牌的选手在反复的加速中耗费了大量体力,我超过他紧跟上老外,不久以后回头看,已经不见了身影。

之后就是高崖口最陡峭的路段,路面看不出上升的坡度速度却直线下降,老外依靠更小的齿比保持高踏频前进,渐渐的我有些跟不上了,距离慢慢被拉开,从开始的5米,10米到最大处的30来米,明显感到体力衰竭,非常想扔下车放弃比赛坐下来休息,赛前吃的香蕉似乎消化不好,一阵阵感到反胃想吐,这些都是以前的比赛没有过的,可能与最近缺乏爬山训练有关,平时不努力的结果!

这样熬到小树林坡度稍稍变缓,身体的状况也没有进一步恶化下去。开始借助对路线的熟悉看准时机加速追击。换成42的牙盘在某些小下坡处提前加速,终于在小树林的末尾追上老外。之后就是最后几公里的陡坡了,靠近山顶的弯道风也大了很多,迎面吹来的山风一下子让速度降低下来,只好默默躲在身材高大的老外,占了个便宜。在看到600米连续弯道的路牌后,我知道加速冲刺的时机到了。开始加大齿比提高踏频发力往上冲,老外似乎并没有跟上来,可能是刚刚为我挡风耗费了很大的体力或者不屑和公路车拼冲刺。于是我独自冲完比赛,下来感到阵阵恶心,终于没有吐出来。因为路滑天冷大家都被安排进汽车,我独自坐上宽敞的999,感觉挺好。

这场比赛基本一直在于老外死磕,虽然过程异常痛苦但更有比赛的意味,希望下一次同样能这样有苦有乐。

形如风06年联赛第一站:蟒山赛

蛰伏了一个冬天,06的第一场公路赛事的确是车手们的一大节日,各路高手纷纷携自己的爱驹来到蟒山摩拳擦掌。车子们大都光鲜亮丽焕然一新,车手们更是意气风发准备一显身手。男子高手们竟数到场,遗憾的是去年的女子冠军并没有来,据我所知是似乎是因为器材的缘故。她现在专攻铁人三项,训练十分刻苦,如果能来想必是个巨大的挑战。她的缺席不禁让我有淡淡的失落感,毕竟这种与高手过招的机会并不十分多见。而且以往我们各自参加爬坡赛往往变成个人计时,今天恐怕还是要沦落到这种境地了。

比赛发枪有点混乱,等我们后面的女孩子到达山脚已经鸣枪许久,男选手们大部分都没有了踪影。真糟糕,从一开始就变成了个人赛,完全不能沾到大组出发的光了。只好咬牙起身追,心率马上提高到180多,扛着吧。

正如我所预料的,这场比赛又变成了我的个人单发计时或者说个人追逐赛,一路上都是自己均速输出,追赶前面体力逐渐减弱的男选手。没有女孩子和我竞争,只好把目标锁定在前面那个男车手,超过一个以后就改为更前面那个。这样的比赛不能说不激烈,事实上我的心率也一直很高,当然这也和无人配合及当天较大的北风有关,但总缺乏一分紧张感,因为毕竟没有必须追赶的对手。一直很渴望女子比赛能像男子高手们那样有鲜明的第一集团,大家实力相差无几要靠战术靠智慧靠团体配合来争夺冠军,然而这些在女子比赛里只能是yy,唉。

最后在这样的匀速输出下进入冲刺,毫无悬念的取得了冠军。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的成绩并不理想,33分多,全场排名32。后面的女孩子年级比我大器材比我差,如果能有水水或者冬天或者全国其他高手一同比赛,我想赛后我就不会仅仅是喘了几口气就恢复了。

比赛中踏频一直在70上下,不算很高。心率在190左右,很是让人苦恼。心肺功能的薄弱无遗显示了未来提升空间的狭窄,如果真正和高手对峙,恐怕我将是那个被鱼肉的……

赛后发生的撞车事故给整个比赛蒙上一层阴影,当时激烈的撞击场面和伤者血肉模糊的惨状让其他车友们都心惊胆颤,好在事后听说那个车手竟无大伤,真是万幸。否则必然给自行车运动的发展带来沉重的包袱,联赛能否继续可能都会成为一个悬念。

警钟长鸣吧。

话年会

东方红年会
我迟到了,入场时绝大部分人也就座,好多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坐在那里谈笑风生喜气洋洋,要过年了嘛!
说几点有意思的和不足的吧。
1。开场孙队零零落落把东方红的来由从头到尾详述了一遍,终于明白了建站历史,以及所有网站开头苦苦挣扎增加点击率的过程,不容易啊!
2。主持开始介绍ppt,作的蛮好,生动活泼,都是网友们平日里的骑行orFB故事,倍感亲切。只可惜缺失背景音乐,否则一定熠熠生辉!
3。互相交换新年贺卡。这个创意节目灰常好,只可惜我开始并不了解,没好好写上几句,而仅仅是程式化的祝词,遗憾遗憾。
4。扒胎比赛。围观太多我这样海拔不高离得又远的什么也没看到,不过用脚丫子也想得出阳台同学必然是第一,熟练工种熟练工种。至今我没有实践过仅仅家中在某人的指点下练习过1、2次,比起参加比赛而且没有最后一个完成的阿敏mm,惭愧惭愧。骑车的人不懂修车不懂换胎而且从来不背气筒,实在是可耻的事情!
最后年会在一片祥和的氛围中结束。有人继续fb有人小群体行动,我抱着自己一个红彤彤的证书急急忙忙就往回赶了(这个证书实在水分太大,水水同学不在啊,只好我收下了),虽然家里没饭吃,说明我是多么顾家的孩子啊,表彰自己一下(其实是没钱和他们继续fb了)。
形如风年会
真是不爽,把年会开在南城三星级的酒店,老远了。不过到了才发现这个酒店还是蛮不错的,建筑够大,大厅够高。上到宴会厅和阎总打了招呼进去,人真是多啊。形如风就是形如风,财大气粗,能包下这么大个宴会厅,装下几百号人。当然,其中前面桌子很大一部分是形如风的合作伙伴or同行,是需要联络感情的那部分。剩下后面的才是积极参与形如风活动的车友,包括我这样不怎么有消费能力的,嘿嘿。
开头的ppt作的很好,尤其介绍联赛前10名的那部分,配和节奏强劲的背景音乐,视觉冲击效果真是不赖。阅sg无数,包括车版小强同学,水木车版成长起来的优秀选手啊(作为bm沾沾自喜一番,虽然实际上除了灌水没有任何关系),当然自己也是,前提是把“优秀”2字去掉。。。在ppt上看到本人玉照一张,嘿嘿,可惜脸上痘痘无数,郁闷之情久久不能释怀,好端端一个大好青年就这样被痘痘们残害了。。。。
看到国手和十运会40km tt冠军和他的车,好像均速是47多?我冲刺恐怕都冲不到这个速度啊。。。不过不汗了,没有可比性,就像国手们和环法的顶尖高手们没有可比性一样。环法选手们tt好像都是50多的。。。ttt更高了,好像接近某人的冲刺速度。国手的车子真是让人流口水,yy自己啥时候能有一辆大小合适配置相当的呢?估计有能力买的时候已经没能力骑了,挂在墙上摆着瞧好了。。。。
形如风颁业余车手联赛年终前10大奖前先颁了一系列花絮奖项,本人有幸拿到了***奖项,并再次得到merida廉价不实用骑行服一套,拿回家不知道可以干啥用。得到同样名称奖项的男子是**公司老板,奖品是价值2k多骑行台一个,口水无数同时很不厚道的b4 xrf一万次,哼哼!xrf今天的联赛大奖是trek1200一台,价值8k,还算厚道。老沈同志今后可以跨下trek同时闪电稍加调整携夫人一起游山玩水了,人生一大快事啊!发表感言时言辞恳切的表达了对夫人的款款深情,一席话下来不禁心生羡慕,某人向来不屑与我骑车,嫌我太慢,sigh,我又不是牲口,要求不要太高哟!
年会的大餐少不了,菜色也算不错,很多时候别人忙着颁奖领奖我就在下面一言不发埋头苦吃以解先前得奖的不爽,唉唉唉,真是没有追求啊!
中间夹杂抽奖,本着小概率事件不发生理论,我坚信自己和奖品是互斥的。果不其然,号码一一抽出,看到不断有人起身上去拿东西包括同桌车友,小到单车志杂志,大到某某瑞士名表运动款价值nk。不过得到这块大奖名表的竟然是xrf的合作伙伴**品牌的**经理人,匪夷所思。。。。。
碰到熟人Gosha,言语交流虽然不很顺畅但总不至于心猿意马,最后答应带他去到地铁结果出门回家时还是抛在脑后独自奔出饭店,深感抱歉,希望国际友人不会因此对中国人民的诚信产生任何误解。。。

注:为避免广告嫌疑各个品牌均用**代替,阅读如有不便深感抱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