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迭

秋天是个好季节,不温不燥,早晚空气里都有爽快的味道。九月的第一天,夜里阵雨来袭,滚滚响雷在窗边裂开,我缩在床上汗毛乍起,迷迷糊糊中迫切的期待天明。转天的夜,回家路上听到主妇的声音,依依呀呀,“一切都好,只缺烦恼”,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还是忍不住咧开嘴笑,想,我的烦恼只是少个充气娃娃。

天阴的时候坐在天台看书,虽然四环边悬浮的尽是些热烘烘的尾气,虽然光线明亮到有些刺眼,但有阵阵秋风拂过脚趾,抬眼能看到模糊的西山的轮廓,又满怀感激,心里的闷瞬时被腾空了好些,继续看书,高深的数学运算也不太么晦涩了。

到了秋天才在10年第一次跨上公路车。没有秋高气爽,只是个略带闷热的周末,空气里凝结了厚厚的浮尘和潮气,只在山顶有风吹过时觉得畅快。秋老虎没有强烈到把人晒干,低气压略有点头疼,路边烧烤的烟气弥散,原本干净的沟里青烟缭绕,更多了燥气。

但季节的穿梭如此的快,这时仍然葱郁的山、流淌的河,过不多久就会凋敝,水库会凝结成冰。能够公路骑行的时间,只剩下短暂的1个多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