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上)

经过珍珠泉,离开菜食河,我们从路左边一处牌楼转道上山。水泥路很快被沙石路代替,缓坡也渐渐陡峭起来。某个三叉路口直行,路面更加狰狞,可能因为胎压过高抓地力不足,上坡时不甚滑到,尽管带着双层手套,巴掌还是被硌得生疼。经过叮咚甜美且没有冻上的果粒橙的激励,一鼓作气爬山梁头。虽然帽子头巾头盔通通取下,头顶还是热得生烟,可惜双足依旧处于零下,毫无知觉。在等待我们上山的间隙,jwx小朋友挑战了一条陡峭的下降小路,可惜没亲眼见到英姿,只瞥见了最后痛苦推车上来的挣扎。

下山大都背阴,积雪厚厚盖了一路。起先还担心轮胎附着力不够容易侧滑,后来发觉其实轻微的漂移让下山乐趣横生。路面还算宽阔,坡度不大,小心翼翼的控制方向,车轮chuachua刷出两道车辙。不经意的抬头,如洗的蓝天下一座尖尖的小山拔地而起直插云霄,心下瞬时畅快淋漓,身体也犹如小鸟般轻快。

继续阅读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