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跑过的五一(上)

最近一年养成了长假出门的习惯,或者旅行,或者回家,总是远远的离开我的房子我的洋洋。不过这个五一,犹豫
再三终于还是赋闲在京糜烂于床上了。
 
一号痛定思痛决定去骑车,为了第二天数人参加的郊游活动做准备。妙峰的路还是蜿蜒曲折的21km,不过来此郊
游的车辆多了平时几倍。花80分钟才爬上去也在情理之中,路走到一半水壶就空了,钱又没带着身上,路过的车辆
里常常传出加油声,开过去好远我才有气无力的喃喃两句:给口水喝吧。。。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同伴会早点下来,
结果一直盼到山顶娘娘庙,我抱着同伴的水瓶一通猛灌差点打嗝。晚上回城狠狠吃了顿自助,打着补充蛋白质的借
口尽享美食完全不顾忌腰腹间的赘肉。
 
二号白河峡谷绕圈,有熟悉的朋友和久违的风景,不同在于多了两辆后援车尾随,包括一辆宝马护驾,美女司机
帅哥摄影,端着小炮尽职尽责做全程记录,这待遇也算史无前例了。白河上游下游陆陆续续绕过好几次,每次有
不同的伙伴不同的路线甚至不同的坐骑,绵长秀丽的峡谷风光在北京雄厚壮阔的山色中也算独具灵气的一支,尽
管水色从不丰盈,河床总有大段干涸。密云境内爬坡不出多远就遭遇堵车,两排单行道齐齐码好两列小车纹丝不
动,我们在路边逼仄的夹缝辗转扭捏虽不能畅快但总胜过动弹不得,想到车里的人们此时或许生出些许羡慕,心
下不觉得意了几分。先行出发的同学见不见踪影,后面因换胎耽误的男生们亦没有迅速追赶上,不知不觉间一人
安静平稳的驶过一个个山坡一处处景区。在空旷寂寥的山谷里爬坡挥汗如雨,在游人如织的景区门口穿行小心翼
翼,更多时候只是在心跳表示数的跳跃和远处山峦侧影变换的交错里不断闪回出似曾相识的潜意识,默默漠漠的
发呆,也就忘记了是不是真的想起过什么,只剩劳累感势不可挡的顽强膨胀起来。
 
正午时分终于赶上了在路边补充能量的王老师,跟着他的节奏征服午餐前最后的爬升。王老师在崭新的5.5上生龙
活虎,不时的站立式骑行动作舒展,我却因为先前慷慨送出一个水壶再次遭遇水荒,途中补充的士利架一小枚也随
着势能的累积消耗殆尽。在某个下坡眼看王老师在前面压弯画出道优美的弧线渐行渐远,我只得在崩溃的边缘咬牙
坚持却已无力追赶了。
 
好在赶路终于告一段落,短暂的休息后所有人聚齐,琉璃庙附近的小饭馆吃到了鲜美的烤鱼爽口的绿豆汤,随后此
行唯一一张合影每个人都有饱食美味后的一点憨态可掬。然而接下来的赶路我却成了落单的最后一只,继续在国道
遭遇冗长的堵车,继续在下坡路段吞吞吐吐的捏闸直到手抽筋,下到云蒙山脚下竟然有几分饥饿感。还好有同伴押后
收编,两个人在消灭一整只西瓜后完成最后的烦闷枯燥的引水渠,以一段漫长到崩溃的平路结束郊游,其实除了无奈
还是无奈。
 
三号精疲力竭闷在屋里处理照片看美剧,直到下午被王老师通知去轴吧来个小fb活动。后海边精致安宁的小酒吧里唯
一的厨子和waiter伺候我们从二八少年到几近不惑的五个人,一会儿埋头苦吃一会儿高谈阔论,上海菜做得恰到好处,
桌后一口古旧的水缸里竟然有几尾红金鱼在悄无声息的游弋,我想,总归是我们更快活吧。饭后已是阑珊一片,顺便
在后海灯红酒绿的胡同里留下几张浮光掠影,回家看,200的长焦不配三脚架,即使sigma的旅游头比小白轻便了很多,
终究还是端不稳。
 

300km的Vatternrandun

比赛已经过去1个多星期,当时种种还历历在目,仿佛昨天。

对很多公路车手来说300km并不算什么,作为北京经典线路之一环白河堡水库就超过300km,东方红的很多朋友们对单日完成这个线路乐此不疲,今年夏天已经有好几次这样的活动了,无奈时间要求紧迫而我缺乏早起的决心,同时担心延误大部队的速度都未敢尝试。赛前我个人纪录不过日行240km,所以直到出发前我还毫无把握对总时间无法作任何估算。组委会为了确保钟悫不会在早上6点之前到达终点临时把我们从晚上8点换到10:22出发(他们不希望有选手在6点以前回来),据说早出发的大部分是年长的,后来的比赛也的确证实了这一点。

安稳的在屋里足足睡了整个下午,晚上一行四人在旁边一个新加坡人开的小饭馆饱食一顿。糟糕的是胃口不好一盘pasta只吃一半不到,为了比赛特意打包回酒店,可惜后来还是吃不下。还有一件倒霉事,头天下午去餐厅途中神出鬼没把脚崴了,当时一屁股座在地上歇了好一会才让钟悫扶起来,很担心受伤的脚踝会不会给比赛带来更大的困难。

晚上到出发点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到处都是车友和比赛工作人员。作为一个1万6千人参加的大型公路赛,虽然人满为患但一切都井井有条:补水区维修区出发等候区,每个地点都有清晰的路标。每隔2分钟就会听到喇叭里传来电子钟的鸣叫—-一组选手出发了。这样的情形从晚上8点一直要持续到第二天早上5点。

我曾经写过这样的文字

发信人: caisson (兔兔病入膏肓~只想好好睡g觉), 信区: Cyclone
标  题: 云蒙山游记--补全版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Oct 27 21:36:54 2003), 站内
直到出发的前一个晚上我才意识到我们的环密云水库已经变成了云蒙-四合塘-密云穿越活动。
深蓝很负责的告诉我们:只有两道梁,都是东方红级别的,纯粹是休闲fb活动,于是我都没作准备在小背包里塞了个蛋糕还有我们的新车灯就上路了。

8:20左右在密云县城内,这个看上去崭新的城市灰尘确丝毫不逊色于北京市区,我们只好一路狂冲出主干路,空气在一片稻田旁开始清爽,我也像小鸟出笼般一下子变得愉悦欢畅了许多。好景不常,京密水渠旁居然是满是大小石头和烂泥的土路,终于我和秀秀的山地显示出了比深蓝的
700C优越的一面了,想了版上种种关于越野的定义,我想以目前的路面状况加上我们盎然的兴致再按照猫的说法推断应该算是越野了一把吧。在我们开始早餐加餐的时候旁边路过了一对公路车手,打扮显然比我们这些郊游的同志专业许多,不久以后在我们开始爬坡时居然看到2个折返的还冲我打了个手势示好,问问深蓝说很可能是已经登顶的于是我更坚定了云蒙就是个东方红的信念。这样的好天气下有条件的都开着车子出来透气,于是蔚为壮观的将这上山公路变成了早晨的二环。我们只好在这样拥挤的道路上见缝插针,我好不容易冲上去的速度也一次次被遏制,呼吸节奏就这样被彻底搞乱了。弯弯绕绕的4、5km以后我似乎就要上到一个山顶了,于是幸福的问深蓝咱们到顶了吧,哪想到他马上来了盆凉水:咱们还没开始爬山呢!我当时真是ft的要死了。接下来的好几段下降都让我痛心疾首:这轻易损失的势能啊!

在我契而不舍的询问是否到顶了和深蓝坚持不懈的否认下,我们一坡三停留,终于上到了所谓云蒙山顶,回望身后的起起伏伏,这又何止是一个东方红?深蓝这个大骗子,哼~好在他有能量块给我补充,否则……呼呼的山风中我疯狂的向下冲去,想来想去只有这个是最简单的让我感受到速度和激情的运动方式了,不过每一辆汽车迎面而来时我都会假想自己和它亲密接触的情形,一幕一幕不断的脑
海中浮现,结果深蓝和秀秀都说我有病……

这次活动虽然强度不是很大但fb绝对是创了记录,四合塘山脚下的小鸡顿蘑菇让我乐不思蜀,差点就和老板娘的三只猫一起靠在墙壁打盹晒太阳了,这个干净漂亮的小院据说马上要随着冬天的脚步而撤空了,庆幸自己如此有口福,不枉此行啊

fb了进2个小时,慵懒的我们不得不告别这安逸的小院继续下面的旅程。出门就是爬山,可怜我的牙盘还在刚从下坡的档位没换下来。这条路异常的幽静,只有秋风吹拂落叶在午后的阳光下慢慢飞舞陪伴我们3个远道而来的车手。车轮压着枯叶发出的吱吱声响点缀在深蓝的悠扬的歌声中成为最好的伴奏,我们就这样的悠然自得的骑着S型,这一派金黄的景色如果再浓重些大约就可以变成‘英雄
’的场景了吧。童话中的场景不过如此,我想着想着又开始想入非非恨不得在这里住上3天再说了……

在下坡的时候遇到清理塌方的车子,我们这才明白为何没有汽车来打扰这一方空幽。默默的乞求不要让我们碰上塌方,一边又不怀好意的感激希望下次也能有这样的天灾帮我们消除一个个发动机给山谷带来的沉重负担。

接下来又是数不清的丘陵,一路上上下下让我对深蓝的‘仇恨’越来越强烈;好在不需要赶时间我可以慢慢蹭着爬坡。有趣的是我们一个经过了4、5个写着‘清凉谷’的地方,深蓝描述说上次单枪匹马狂奔这白河峡谷时甚至导致自己精神恍惚以为时间停滞、自己在原地转圈心里惶惶。在京都第一瀑又补充了一些深蓝的能量块,我就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洗礼哗啦狂吃一通消灭了近一半,秀秀居然一点不饿,他的一份就这样落到了俺的肚子里,哈哈~

到密云水库是天色渐暗,我们不禁感叹这100km的路程我们史无前例的磨蹭了9个来小时,虽然强度不小平路不到四分之一。本想在水库坝上留个纪念可是铁门紧锁管理员禁止我们通行只好作罢;想起1个多月前我第一次骑车来到这样,80多公里的路程让我心率焦悴,不过现在俺已经可以日行170km还爬灵山隘口了,进步果然显著啊,嘿嘿~晚上6点20,我们顺利搭上了回北京的汽车;和上次从雾灵山回来的疲惫情形绝不可同日而语了,不过京顺路恶劣的空气还是少呼吸一点为妙啊。3个人虽然了精神都很好,不知不觉还是昏昏沉沉的打起了盹。8点多回到北京,找地方继续fb居然在东直门附近转了n圈转到了三元桥附近,效率真是低啊,还是mounmoun在比较好,地头蛇在我们就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了。
10点,fb完毕,3人作鸟兽散,我离家最近,15分钟到家,看看码表,正好120多点
,看来里程上深蓝没说错。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61.49.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