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

这几晚,因为恰逢12年间的近日点,月亮显得格外大而圆,在我矫正视力不到1.0的眼神下,皎洁明亮。昨晚十六,数九寒天,月光清冷。虽然月圆的日子重心总是落在思念上,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也并不觉得感伤,倒是咿咿呀呀就哼起歌来。

今天飞鱼做大月亮的话题,在一众无趣的月亮歌曲中间,突然插进王菲一首’当时的月光’,弦乐响起,鼻子突然就酸了一下。彼时的情形又想起来,微醺的夜,在书桌前听这首歌,月亮在外面走,我在环绕的声场里做梦,飞翔。

十九个月,五百多天。出门、回家,南北两个红绿灯,无数次的经过,探身朝对面张望,或者是仰起脸。小概率事件发生过一两次,但也只有那么一两次。算不清概率,也懒得算。套用从八千明信片里看来的句式,反正一生中的五百多天,浪费给谁不是浪费呢?

下一个近地点,又该是12年以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