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shimano车迷节

今年的车迷节,北京站设在金港,只有公路赛,无疑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对我胃口的。不过赛前公路车也有近一月没碰过,底气不足也是必然。

经过两年的trek夏夜狂飙,这条F3赛道已经烂熟于胸,宽阔的赛道过弯完全可以不减速安心压过,动量损失降到最低。但是女子公开众人水平良莠不齐,而90min耐力赛人多势众,为了避免刮蹭摔车事故,神经一直高度紧张,不得松懈。

女子公开赛波澜不惊,7圈的比赛路途短暂刷刷经过,来不及喝一口水就完结了。中间试图突围一次,但几个队友配合并不默契,未果。最后冲刺腿软乏力,再次被东北胖大妈超越,最后第三。我的冲刺一贯缺乏力量,启动极慢,这样的结果倒在意料之中。 继续阅读2008 shimano车迷节

贴在cyclone的年终总结

发信人: xxxxxx (比天空还要远), 信区: Cyclone
标  题: 滚动的猪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29 18:35:33 2007), 站内

这一年,如果我在北京,如果没下雨,周末肯定会去爬一次山,也有一天公路一天山地的时候。

年初跟着最亲近的一些人在香山雪地越野,上山下山技术都有显著进步,当时为了黄山赛而努力提高技术,而然香山却不是一个能够锻炼体能的地方。

于是四月去了黄山,第一次自己外出比赛,难度完全超过想象,被很多比赛以外的因素困扰,住宿无法落实,水土不服,心情郁结,全无食欲,赛前还有机械故障,虽然被trek和sram的技师调校,但还是埋下隐患。第二天的比赛果然惨败,一出发就被ltt甩掉,最后因为机械故障退赛。即便没有故障最好也只能是第三,甚至输给最后第二的clarie毛可兰,这个从前爬坡总是比我差很多的美国人。比赛当天立即改签机票深夜赶回北京。好在某人来接,给我很多慰藉,一下子什么都释怀了。

接下来天气愈发暖和,开始专心公路。说来十分惭愧,不要说去年10小时的300km,今年甚至250都没跑过,200出头就开始崩溃。五一和一群人绕了半个白河,午餐的饕餮毁掉骑行节奏,最后回兴寿的引水渠完全是被某人拖回去的,想想去年也是在同一条路上被同一个人拖回去,这段路已经成为我的一处疤痕。不过引水渠之前吃到了今年第一个也是最甜的一个西瓜,两个人在路面一阵风卷残云,惬意油然而生。

夏天赛事慢慢频繁,xrf各站联赛,shimano北京站和沈阳站,金港夏夜狂飙,我喜欢和高手同场竞技的刺激,也被TCR一帮高手绕圈时拉得眼冒金星。今年的金港我已经难以跟上A组TCR几元大将的小镇营了,完全是平时缺乏高速耐力训练的结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的结果很正常。

夏天下班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刷山。每周两三次,在骄阳慢慢褪去的五点半出门,四十分钟后和走山的人们一块儿从海二出发慢慢爬上鬼笑,对着夕阳发呆,默默想一些不知所以的事情,几年之间陆陆续续的零碎片段。第一次把刷山的时间提高到30min以内,但是距某人的27min还是差很多,想来要追上只能是妄想。回城路在固定的小铺子买一瓶可乐。老板慢慢和我熟识,每次都要寒暄半天,称赞我勤劳。他不知道,这其实只是我必须做的一件事,和吃饭睡觉一样。

秋季接二连三输了几场比赛。八达岭滑雪场两次完败,ltt都奇怪我怎么状态这么差。甚至年末的单车工作室爬山赛,郑汝芳,这个昔日的全国冠军似乎又恢复的当年的神勇,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应该在为某项户外赛事积极备战,而忙于学车的我自然无法匹敌。

在比赛随着寒冷的冬季而慢慢蛰伏以后,我重新回到年初的状态,在香山小路慢慢磨练技术。然而琐事缠身,包括家人的病情都令我神伤不已,练车也愈发乏力。不过好在得到杨柳同学的指点,我第一次毫无停顿的从山脊下到水库,第一次信心满满的下了后山到水库的碎石灌木丛小路。就算没有护具,对这些路段我也不再畏惧了。

明年我会有更好的器材,全碳架的公路和山地,不过那些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多乐趣。可能随着未可知的工作变动,比赛将不再占据我大部分休闲时光,不过,无乱如何,我还是会在山路上享受那些汗水挥洒的瞬间,那些不断突破和挑战带来的喜悦。

于是,没有你的Oct.

十月第一个下午觉(包括十一期间),从阳光曼妙到华灯闪烁不过3个小时余。挥霍周末整个下午的宝贵时光,幸福奢侈而美好。

工作异常忙碌。除了office的事务繁杂,还要经常奔波于大学校园或者酒店会议厅,琳琅满目的培训、交流、会议项目几乎占据了1/3的工作时间,并且在主办方日趋精湛的筹划排布下,内容既是华丽更是实用,最深刻的一场甚至有两名美国职业律师(ms还有合伙人级别的)和前任高级法官进行当庭辩论的模拟演示,于是听到头脑昏聩目光离散,隐约觉得律师果然是一项高深的职业,逼人此生绝无染指的IQ。不过法学硕士就简单多了。

终于在本月完成了所有驾校小时内容,接下来就是各个科目的集中和考试了,可惜预约困难,最起头的也要到11月下旬,生生20多日被浪费掉,得到Licence定然是年底的事了,对于追求多快好省的我来说很是郁闷。

嘉年华只能用一个词概括——catastrophe,最后一圈刚刚进入下坡section就听见广播里传来ltt同学已然夺冠的欢呼声,很汗颜的继续完成比赛。我懒惰且缺乏训练动力,近期又是忙于学车时间愈发拘谨公路车都久未上路,爬快活林需要休息若干次,前次甚至以饥饿为名放弃望京楼的最后的1/3路途(幸而下山时碰见clarie,送我一份三明治)。明年若是把若干周末都耗费在念书上那么骑车时间更为稀罕,何去何从,或者也的确到了该放弃一些的时候了。

倒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嘉年华赛事间隙经人介绍,得知在沈阳见过面的赛事组织人员竟然是老乡,听他操一口流利的家乡话艳羡不已(我的南昌话比英文差,说一句得想半分钟…)。又是一个高中校友(从时勇以后好久没碰上了),虽然他入校时我刚刚离去,但还是有一堆彼此都熟识的人名,因为当年排球队有一批小队员的缘故,而他,是田径队的,圈子总是那么小。谈及目前从事的户外赛事,得知这个圈子从主办方到参赛者都活跃着一批南昌人,而南昌话竟可以充当比赛的官方语言,明年或者可以组织一支南昌队。夏天时看重庆武隆的户外越野挑战赛(沿途路标都是他插的哦)就思量着如果有生之年若能参与一次这类比赛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一霎那的假象竟然并不遥远。另一位此项赛事的老乡高手说此项赛事中自行车高手非常有限,只要好好练习跑步在就很容易在国内拔萃(当然和外国职业队比如今年武隆的冠军nike队相比还有着悬殊的差距),而他刚刚结束了HK一场76km的马拉松赛事。一边看着身边这位个不高并略显瘦弱的男生,我一边开始琢磨跑步这件事。

和闺密聊天的时候被评论野心太大。其实我的愿望不过是不用生膝边就能立马有个会打酱油的小朋友,boy or girl,夜深时可以对着它黑色的眼珠和眉毛唱起“I love you and hope you love me"…

the fifth

二环路,小篮里,外面暴雨铺天盖地。王老师聚精会神的开车,无眠看手机,在短暂的沉寂里素听车外雨声哗哗响雷滚滚,闪电在顷刻间短暂的照亮城市。煞那,闪出高中同桌blog里那句——下大雨的宁静。

原来,就是这样的。

比赛毫无状态。从沈阳回来的疲劳期,雨夜被困的狼狈,夜晚的难以安枕入眠,累积到金港,身体疲倦肌肉酸痛,第一次犹豫要不要跟着group A,结果也就势在必行出发了。后面的情节毫无悬念,被落下,和水平相当的几个人绕圈绕到心脏难以负担,冲刺被辛胜利歘歘超越,他真是不厚道,在我后面跟了百米。不过还是有所突破的,几站里领骑最多的一次,每次都能坚持半圈多,最后还能保留冲刺的气力,心率居然蹦到了200多…

晚饭照例在粥铺。第一次喝甜粥,第一次忘了点肉,第一次要了汤,这么多的第一次没一个让我失望的,可见把这家店作为fb基地是有理有据的。不过店面有点架不住这场罕见的雷阵雨,后半程身后一直在嘀嗒落水,继而石灰陀噼里啪啦砸下来,这个惨剧夜里又在我家上演,幸好是客厅,幸好不太严重,顶楼的隐患呀。

每次路过北边路口都有难以抑制的小紧张,很远处就开始忍不住朝对面眺望一如从前。对于这场埋伏前方的遭遇战尽管已然心中有数,真正碰到还是有如钝钝一击,从无例外。

Transformer档期即将过去,我仍然只有心动没有行动。明天还要请客,一堆人并有家长,希望会是宾主尽欢。

在每一个可能的路口阔步往前走,其实并不知道会不会是条死胡同,但是,在这些无法回头的赌局里,我从来没有犹豫过。

沈阳两天两夜(3)

周日比赛日,早早收拾妥当开赴赛场,继头天错过之后再次浪费早餐券,这次是太早了吃不上…

第一项就是全体总动员——山地接力,检录的只6个队,有人笑称人人有奖,就位之后又急忙忙夹进了两队人马,扎堆儿挤在赛道转角狭小的草丛里倒也不算太挤。北京站已经数次登上领奖台的几个专业车手再次现身实属意料之中。打招呼,小姑娘总是腼腆寡言。对于一个高中生,实在不能指望在骑车之外还能处处周全。

就东北人民的XC水平实在不能苟同。第一次经历全程用大盘的赛道,海拔落差不超过3米,一干操着东北口音的选手们都说很难,居然还有人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会摔车(他们叫“zhuai3了”)。据说该现况与当地人性格密不可分,相对而言南方的公路山地算是齐头并进的,不知是不是南方人民事实求全一个舍不得放的精明性子使然?

比赛进行平稳,接棒时处于第三位,成功的落后于两队专业选手,没有太大迎头赶上的欲望,后面的本地选手也丝毫不能构成危险,不紧不慢往前跑,赛后看心率Max170,消极怠工可见一斑。不过半道发现高中小朋友扎胎了,不费吹灰之力晋级为第二,队友们光顾着兴奋,完全把这归功于我的实力强劲-_-,为避免良心谴责还是主动交代了事实真相。个人赛在不久以后上演,两专业队小mm齐头并进在赛道漫长的平路阶段落下我n米远最后并排冲线,包括一个倒数第二圈才找到超车机会的。怪不得没有爬坡,怪不得半程坦途,完全个人能力逊色,输得合情合理。而前三又把后面无数东北车手甩得无影无踪,第三圈末尾开始遭遇n个被套选手,因为赛道狭窄经常无法顺利超车,并不是她们不愿让,但能力有限人在车上歪歪扭扭把都操控不稳,在后面的我也不敢无所顾忌,万一她们受干扰而zhuai3了顺便把我连带上就不合算了,的确是一群没玩过XC的同志呀。上午的比赛队友们均出色发挥,在各个组别拿到一二的名次,而处在前面的均为专业选手。

早先预报有雨,感叹今年的车迷节大水泛滥,早起天色朦胧略带灰色,中午时分已然烈日当头。躲在帐篷里休息,墨镜后人头泱泱攒动车轮往来如梭,影子们都压得短短的贴着脚跟。热浪随着空气四下流动搅得胃口全无,只好不停灌下运动饮料:宝矿力水特(什么名字啊!)、脉动、红牛,最后一场比赛遥遥无期,一边为随着时间慢慢褪去的焦灼庆幸,一边又担心腹内越发空洞能量尽失,最后的结果是水喝太多检录时一趟趟往WC’跑,可怜的锁鞋……跑了3趟WC,赛前还是觉得腹胀憋屈-_-

结果公路赛败得一塌糊涂。赛道又是一马平川只两个u型弯需稍留心,几个喜得胜的队员战术混乱组织不起有效的attack,但从其中一位大妈的眼神里看出想在弯道别我(或者是我太敏感了),于是进弯前特意喊了句“注意安全”。最后一弯道出来后因为冲在内道最前,一时糊涂提前发力,明显这个距离超过我的能力范围,缺乏旱河路平路训练的我实在难以把冲刺距离拉大到150米以上,结果最后崩盘被大妈超过落后一身位过线,奇怪2个专业小mm最后居然没了踪影。赛后被杨威同学耻笑,说大妈足有150斤套着骑行服肚子上褶子一道一道的上下起伏,这话被他一路说到北京,顿感前途晦暗此世难以翻身,天天都在上演的人生长恨呀!

 赛后全队总计得到9面奖牌,参加的所有组别基本都登上领奖台,老大乐得嘴合不拢,站一堆奖品后面挂上所有奖牌摆了n个pose,我在一旁长舒一口气,总算我们不虚此行完成任务了。

沈阳两天两夜(2)

这是在这座城市度过的唯一一个整日子。

头天睡前趴在枕上用palm看当年明月,把20多天的积攒一气呵成读完了,夜晚异常踏实,结果第二天近11点才起床,包括中间被敲房门出去应答一次,接电话两次。睡饱了就是好,洗脸漱口都有摇头晃脑哼小曲的情趣。

发现两个男同学起早去遛车了,剩一枚和我一样睡到日上三竿。我们都成功的浪费掉早餐券,直接杀向午饭的战场。熏肉大饼很一般,完全销毁了我对东北人民的主食唯一一点兴趣。饭后直接奔赴五里河公园,继续训练、跑赛道。天气闷热,水汽凝聚空中生硬的憋着不往下落,我们只能大把大把流汗找平衡,停下来就热气冲顶,最后两个人忍无可忍挤进大白熊(我们此行的队车——全顺)里吹空调吹到飘飘欲仙,感叹人生真是美好!

晚饭平淡到几近嚼蜡,幸好早已饿得前心贴后背,草草把自己喂饱了事。晚上五人开车去carrefour买夜宵和第二天的粮食。表彰一下沈阳的节能降耗工作,大商场里空调孱弱让人充满想要逃离的欲望,进而成功的遏制了大超市繁华而不灭的物质对钱包的诱惑,积攒到全世界都遵照统一标准的麦当当,于是痛饮一大杯奶昔,从前两人的份量现在一人独享,这东西喝多了好像真有点腻…

回程在二环路兜圈子,被夹在两个帅哥之间左右摇摆无所倚靠。夜晚的街道诱人沉醉,天上的月亮愈发清朗圆润,但隔着玻璃总不真切,好比现在的我。

沈阳两天两夜(1)

在沈阳大街上习惯性扫视车牌,都是辽****,恍然悟到这里是辽宁,不是吉林,我对东北的认识实在混乱!

撇开车牌,从车窗里窥探到的景致和北京实在没有太大分别,有如巨大的北京城我从熟悉的海淀区空降到另一个**区,隔着几个block,楼房建筑道路行人,大都市的各个要素如此雷同,甚至包括韬光养晦的天气、浓墨重彩的污染,走马观花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然而陌生恐惧感还是在之后的五里河公园如期而至。在大片茂盛的草地里开辟出来的xc赛道上,面对满目杂草飞絮凉意丛生,大片郁郁层层摞摞围裹上来,试图用汗水冲刷走,但急速流失的只有水分。伙伴们近了又远,他们还在飞快的跑圈熟悉路况,我处在如同四月初刚刚抵达黄山时相似的窘境里,pretty low,身体随着天色渐暗慢慢颓废下去,蹲在小径上,车歪一边,鼻梁上架着巨大的黑色墨镜,不动声色在夕阳里泪流满面。这座新结识的城市给我的见面礼压得胸口喘不过气来,对北京的想念愈加浓重,一厢情愿的希望就算没什么人在等待那座千里之外的城市也依然能宽厚的记挂我,随时准备接纳我。好在天黑之前男同学们终于结束了骑行,把我从堕落边缘拯救回来,回宾馆了!

晚饭老大请我们在旁边的海鲜大排档,物超所值,个个吃的笑逐颜开。第一次和德曼潘总把杯言欢,又是一个他认得我我不认得他的。饭后在男生房间里看电视,看他们打牌算帐抽烟讲笑话,回屋已经昏昏沉沉难辨南北。

需要很多很多人在周围,用他们的叽叽喳喳打败一切坏情绪!

人生长恨

 好朋友介绍了个不错的工作,休假长度之巨将会令人发指(她本人是四十个工作日,想来我也少不到哪里去),且老板是自行车爱好者,过去以后很可能呈现惺惺相惜的局面,有助于工作和谐处事愉悦。工作内容是我希望转向的行业,个人能力将有显著拓宽和提升,学习更多新鲜事务,工作语言为英文,可以不用看美剧来防止口语生疏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everything is want I desired.
 
But,工作地点在南昌!让我一点念想都没有。
 
只能用“苍天啊,大地啊”来回复,朋友说可以换个环境试试。“我十年的积攒都在这边,朋友和工作,还有很多现实问题,比如搬家,哪里是随便想想就能走的”。
 
十年,a decade, 算一算,心里不禁一阵嘘唏。
 
十年前被妈妈第二次领到这个心目中无比繁茂光彩的城市开始一个人的新生活,弹指间,那时心比天高的小朋友最绚烂的韶光年华已然逝尽,那时没有的现在依然没有,那时以为的种种坚实笃定的必然终于只是未必,那时拥有的丝丝质地纯净的情绪早已无从怀念。信仰的殿堂坍塌以后,青葱岁月里所有漂亮的梦想尽数单薄得无可凭吊。只是,那又如何?
 
周末要被弄去沈阳,非常不情愿不乐意,但要为他人着想而不得不。东北是永远我无法喜欢的地方,就像某些理想主义的心绪永远难以平复一般。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