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bluesea的雾灵山游记-2003

一切历历在目仿佛昨天,真想再去一次阿,弥补上次没有登顶的遗憾。
发信人: exbluesea (深蓝的海), 信区: Cyclone
标  题: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Wed Oct  8 19:45:41 2003)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_          10月6日 雾灵山骑行概要
  ,-__ ;         
 ╭\ \╮                      ┌───────┐
 ╰╯`╰╯                      │ 骑车游山玩水 │
┌─────┬────────────────────┴───────┤
│ 活动时间 │ 2003年10月6日
├─────┼────────────────────────────┤
│ 骑行路线 │ 北京-平谷-黄崖关-青灰岭-兴隆-雾灵山歪桃峰-兴隆-密云-北京
├─────┼────────────────────────────┤
│ 天气情况 │ 阴,多云,小阵雨,雾,平原10℃,山区约5℃以下
├─────┼────────────────────────────┤
│ 骑行强度 │ 大,两日320km,骑行攀登海拔2116米的雾灵山主峰歪桃峰
│      │ 根据骑行后的大致主观感受,青灰岭大致相当于一个半东方红
│      │ 隧道东坡,雾灵山大致相当于两个半高崖口
├─────┼────────────────────────────┤
│ 道路状况 │ 公路,路上山上都是很不错的公路。
├─────┼────────────────────────────┤
│ 参加人员 │ bike, caisson, exbluesea, fancyrabbit, lyflyf
│      │ 荣誉陪同: mounmoun
└─────┴────────────────────────────┘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1)风雨上征途
  西爬百花,东登雾灵,这是这个夏天以来一直潜心琢磨的两个计划。登上海拔1991米
的百花山是在一个阴雨雾霾的日子,没曾想时隔两个多月有机会骑车爬雾灵山,又遇到了
绵绵细雨。2003年10月6号,这是国庆节休假的最后两天。本来雾灵山一直算是给阿土留着
,非等这个ZT一起去,好不容易阿土说没问题了,谁知道他自己出事故,这就怪不得我啦
  六点一刻我从通州出发,一路大雾,能见度只有十米,寒冷的天气一直让我担心这次
出行能不能成功。到了顺义,我才想起来攻略里面的数据是旧数据,bike他们一行人可能
要比计划多走10km才能到,我只好找到一个麦当劳喝热咖啡,在温暖的屋子里面看着外面
的浓雾逐渐散去。而路边的温度指示牌报告室外只有10℃。
  不久兔子、caisson、lyflyf和bike他们一行从远处鱼贯而来,惊诧的是号称弹药箱
caisson的残废兔子居然是个小mm。从凌晨四点给我发短信到现在水米没打牙的兔子,也
终于可以吃到汉堡了。一喊兔子,两个回头,晕。
  从顺义到平谷,再从平谷到金海湖,总共70km路程,笔直的道路连个弯儿都没有。路
上两只兔子在前面“绝尘”,我等只有追赶的份儿。前半程还是在细雨中冒雨前进的。我
们在平谷广场吃午餐,被当地保安以自行车不能入内为理由而到处遭到驱赶。当笔直的公
路出现了拐弯,把金海湖抛在后面的时候,我们才刚刚进山。
  从金海湖到黄崖关,一路丘陵连绵,虽然还有些雾色,但依然山清水秀,秋风送爽。
路边的小孩子不时高呼“老外,老外,加油”!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到了天津蓟县
的王庄子,向北一拐,便进入了莽莽群山,逐渐秀丽起来的景色伴随着有些寒意的山风迎
面扑来。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2)青松岭传奇
  慢慢看见美丽的黄崖关长城了。弯弯曲曲的城墙在两侧山脊上盘旋,一行人在两山间
曲折骑行。一路缓慢地上坡,除了在平谷上堡子和蓟县王庄子遇到的两个小坡外,期待中
应该翻越的黄崖关山梁却没有出现,而是代之以不断起伏的小丘陵。就这样,一行人一直
走到茅山镇,在那里休息、补食,等待攀登传说中的青灰岭。
  长影1965年拍摄的《青松岭》,在那个年代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哎哟喂、哎哟喂、
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的歌曲,也曾经在中国广为传唱。而这个故事就是在这茅山发
生的。果然,我们在爬过一个小坡后,看到了后人用钱广的名字命名的“钱广大酒店”,
算是“资本主义”最终战胜“社会主义”的见证吧。
  继续向前,山路陡峭起来。兔子说他从来还没有在骑行100km之后开始爬山。一个坡,
又一个坡盘旋起来。这个差不多强度是一个半东方红隧道的山梁,在骑行100km之后出现,
真是天赐大礼。抬头望去,盘山公路在对面山梁上往复折叠,缓缓行驶的卡车就像模型中
的玩具。
  一边艰苦地骑行,一边我们几个不断受到从坝上赶往兴隆的mounmoun打来问寒问暖电
话的袭扰。一会儿说还有三十公里,一会儿说是十公里,一会儿说是手机没电了,一会儿
询问我们的住宿标准,于是我们在感激之余不得不一次次从艰苦的爬行中掉下来。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2)青松岭传奇续
  半山腰上我们等两个mm。残废兔子猫着腰,按照兔子的话就是用大齿比练习力量,一
会儿身穿一身红的lyflyf也出现了。不知该用什么话表示怜香惜玉,倒是后来公共汽车司
机在东直门问候caisson的语气颇为关心和贴切:“姑娘,你多大了?跟他们这么骑车你受
得了吗?”
  继续上爬,就看见了山梁顶上道路两侧放满了鲜花,虽然暮色将近,但山花烂漫依然
。路边一块大石上刻着鲜红的“青松岭”三个字。骑过梁顶,一路下坡,慢慢地又出现了
村庄,不久,我们经过了黄酒馆,走上了宽阔的密兴公路,兴隆县城就在眼前了。
  到了兴隆县政府打听招待所,却没有门卫,冲进院子,走上台阶,县政府大楼传达室
也没有人,走到楼道里高声呼喊,没有回应。2003年10月6日下午6时30分,我们经过150k
m长途跋涉,顺利攻占了兴隆县政府大楼。
  出了县政府大楼,政府招待所原来就在斜对面。专程从承德赶来等候多时的mounmoun
从大堂的座椅上站起来,亲自开门,代表兴隆县人民欢迎我们。:-)
  晚上是要腐败的。热水沐浴后积聚的一天的疲劳也不能抵挡火锅的诱惑。六个人在黑
灯瞎火的兴隆县城溜达着,看到小肥羊都不约而同地往里走。火锅桌上兴致盎然,从旅游
版到减肥版,从骑车到方言话题,边吃边谈。不一会儿,mounmoun已经吃完了一碗芝麻酱
。残废兔子递过自己的那一份说:“我的没怎么动,你不嫌弃吧”,谁知道mounmoun得便
宜卖乖,说:“那我吃了你还吃吗?我不嫌弃你,你会嫌弃我吗?”一桌人暴笑,槽牙立
刻酸倒。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3)雾登雾灵山
  清晨从梦中醒来,天还是黑的。我们就要上路了。留mounmoun一人在兴隆独自郁闷,
其余的都上路。由于时间紧迫,看来不可能等所有的人都登顶了。不久lyflyf发来短信,
她独自在后面溜达,让我们别等。后来得知她也顺利登上了坡度陡峭的中古院山门。
  到了中古院山门,居然不让自行车进。这岂不是白来一趟?掌管此处的一位姓牛的站
长说是因为安全原因,山路陡峭,修了公路后,自行车和摩托车就不能进了。几个工人在
旁边帮腔。我们只好诚恳请求,后来我发现牛站长脸上隐约写着犹豫二字,于是又晓之以
理动之以情,最后写了安全保证书,这才得以通行。门票也是这里买,每人71元。杀人不
见血啊!
  从兴隆火车站到山顶一共33km,前13km 主要是缓坡,但是过了眼石后坡度忽然急剧陡
峭起来。兔子和bike在前面,我怎么也追不上,心中纳闷,难道他们不累么?后来bike回
忆说,之所以爬得快,就是因为“一回头就看见兔子,怎么也甩不掉,特别讨厌,于是就
拼命骑。”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3)雾登雾灵山续
  进了山门,还有20km。这才发现坡度格外陡峭。我迫不得已一开始就用最小齿比,这
在一般的爬山路上还是非常罕见的。回头看,bike已经开始大口喘气,兔子的脸憋得通红
,残废兔子在最后猫着腰顽强地吭哧着。不久我开始冒汗了,一半是热汗,一半是冷汗。
多半冷汗是被这阵势吓唬住了。
  本来约定的是5公里一休息,到了3km就不得不停下来。后来发现,这种陡坡从中古院
一直维持了5km。后面的道路间歇出现了一些稍为平缓的情况,但也是松一阵,紧一阵。越
向上越冷,停下来两分钟就会感到寒彻肺腑。不久,猛烈的山风不时裹挟着浓云,从我们
身边呼呼刮过,有时车把会在大风中猛地歪斜出来,骑车人就在云雾中时隐时现。
  只有在休息的片刻,才忽然感到,我们的身边已经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好一番感人
的深秋雾灵山的美景。过了莲花池,我不得不在长骑行裤外面再套上冲锋裤,三个人继续
向上骑行。偶尔浓雾还随风甩出豆大的雨点。渐渐地,需要仰视的层峦叠嶂开始尽收眼底
,头顶飘过的云雾被踩在了脚下,我们用3个小时终于登上了海拔2116米的雾灵山主峰歪桃
峰。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4)叶红胜春花
  到山顶时收到mounmoun的短信,他已经开始安排给我们在山下订餐,这封热情洋溢的
短信立刻让我们感到饥肠辘辘。于是,我们只做了短暂的停留和拍照,开始下山。
  寒风越来越大,呼啸的浓雾像海浪一样在山间的小路上激荡着。我的两腿身不由己地
瑟瑟发抖,我生怕两手失去知觉,于是过几秒就动一下,以确保应该刹车的时候,手指头
还能听使唤。
  同时,美丽的雾灵山变成了感人的电影。漫山的红叶就像春天盛开的花朵在燃烧,鲜
黄的柏树在丛林中仪态万方。偶尔还能看见美丽的山鹰在山谷里扑朔迷离、展翅飞翔。蜿
蜒的山路在红叶中曲折蛇行,小径通幽。迷雾在红叶中缭绕,白霜在树梢上纷飞,落叶在
路边起舞,单车在小径里飞奔。
  如果不是饥肠辘辘,没准会忘却寒冷,最后被定格在这美丽的图画中,回归在河北兴
隆县的大自然里。
  回到中古院,已经爬了十公里山路的残废兔子已经恭候在那里了,据说她几乎就要在
这美丽的画卷中寻梦回归了。下山途中,由于屡次拍照的缘故,我不得不让他们多等了几
乎半个小时。
  四个人冻红了鼻子,在回兴隆县的路上飞奔。这回是我和残废兔子绝尘在前,bike和
兔子颓废在后,即便如此,还是让mounmoun、lyflyf伴随着土豆烧牛肉和豆腐汤多等了半
个小时。后来兔子问残废兔子为什么回来这么有劲儿,答曰:跟上深蓝有饭吃。
叶儿为什么这样红 雾灵风霜染透了她 5)归途历险记
  要回北京了。早晨开始猛刮的西南风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一行人走到黄酒馆,就
被风顶得不行。Bike的膝盖不慎发生机械故障,于是和lyflyf决定坐车,我和mounmoun决
定至少走到密云,残废兔子和兔子“心心相印”,所以就等兔子的决定。20分钟过去了,
兔子经过思想斗争,决定跟着骑行。一队变两队。
  上路不久便走进黑咕隆咚的黄酒馆隧道。我和mounmoun在后面停下来装车灯,两只兔
子头也不回地就扎进去了。我们出来后,在外面等兔子,据说这家伙在里面撞了台阶、掉
了水壶、劈了指甲、扣不上自锁。
  沿着一路下坡西行,才发现这里是别样的山水风光。我们又在细雨蒙蒙中前行,快到
北京界的时候,bike和lyflyf坐的车才赶上我们。走过北京界,爬过老庙沟门的小山梁,
在山谷中又经过了大城子乡,眼看有望在六点钟前赶到密云。
  行至巨各庄乡离密云还有11km的豆各庄村的时候,队形变成了caisson在前,兔子、m
ounmoun和我跟随依次在后,我看见caisson从兜里掏手机接电话,忽然,对向缓缓驶来一
辆大卡车,把窄窄的小路占去大半。只见残废兔子一趔趄,从车把前方翻滚了出去,倒在
地上,随后整个自行车压在了她身上。我忽然觉得那个时刻,时间停滞了。
  大卡车及时刹住了车,我冲到前面拿掉caisson身上的自行车,发现她还能动唤,后来
发现还能说话,然后她乐呵呵地爬起来了。就是还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
  这时候,时间又恢复了流动,我看见卡车开走了,兔子和mounmoun围了上来,周围一
些村民在各自家门口张望。因为有头盔、厚衣服和皮手套的保护,残废兔子才没有变成真
的残废兔子,甚至皮也没有破,真是万幸,这个家伙居然还纳闷自行车为什么没有摔坏。
  我们在六点半到达了密云汽车站,在腐败王mounmoun的倡议下,我们只先垫了一点饼
干,然后连人带车上了末班980公共汽车,路上我们收到lyflyf和bike发来的平安短信。车
到东直门后,我们在左家庄mounmoun曾经无数次浪漫过的地方品尝苦椒茄条、红烧排骨、
水煮鱼、鲫鱼豆腐和蒜茸油麦菜。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