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县行

随手re了个挂牌组队的帖子,我就真的被编进了水木铁三接力的队伍。之前抱着开眼界的想法,没想到高手们都在河南雎县参加铁联国际赛事,党旗、李铂、Darren、Tony等等一干高手们的缺席着实遗憾。
 
半天在比赛,却需要在外面睡两个晚上,错过老刘青蛙丰盛的国庆长线越野,旁边也没有熟识的朋友,行程并不理想。
 
28号,拖拖拉拉的大巴半夜才抵达宾馆,组委会的mm把俺当成男生,和本队另一名男生同编在一个房间 -_- 。只好去argue,那个mm盯着俺,又看看名单,问:你是女生?旁边的队友当场笑倒,我无语…
 
在经历了漫长的折腾之后,在我终于可以把自己摆成大字型随意放在床上以后,极度的疲劳和及其的清醒交织在一起,把脑袋撑得满满的,我只好一片空白的等待瞌睡虫的到来,一直等到凌晨…
 
下午比赛状态极差,出发不久大腿后侧就有抽搐的隐患,连续的上坡和恶劣的路况缺不给人丝毫放松机会,折返以后的下坡稍作休息,但杨威的超越再次把心率拉到极限的高度。最后几公里的solo如同梦魇,没有码表,不知道换项区还有多远,一次次被路边的工作人员误导,在全力冲刺以后发现目的地仍然遥不可及,以致最后岔气,这在我不短的骑车生涯中几乎从未出现过…最后终于看到等待的人群,我翻身下车,踩着公路锁鞋跌跌撞撞的跑去和sunny击掌交接,脑袋有些不听使唤,只好呼呼喘气,吓坏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赛后得知我们拿到接力组第二,这样的成绩完全超出我的预期,被队友抱起来呼呼转圈,很开心。
 

愚人节的彩蛋

一瓶现磨的纯黑芝麻酱,香喷喷、滑润润,在我想象它变成麻酱油麦菜、陕西凉面、小肥羊涮肉的调味主心骨以前,哗一声,在进门前半分钟cei4了。袋子里的生冷熟食通通近墨者黑,披上了沥青般难以消除的外衣,漏下来的小雨点滴滴答答沾满了客厅到厨房的必经之路。从腻呼呼的袋子里抢救出其他食品,洗呀洗,涮呀涮,还要收拾地面台面,一边闻着馥郁的芝麻香,一边在崩溃前展开了强大的心理暗示工作:幸好没cei4在屋子里,幸好也不是在大马路上,幸好。。。。

鉴于第二日是愚人节,俺非常应景的企图从罐子残骸里打捞出一些剩余物,挖了一小勺,小口嘬一下,浓香幼滑,不对,有微小固体,原来是玻璃茬儿,小心翼翼吐出来,咂巴咂巴,怎么牙齿缝还咯吱咯吱响呢?

周日难得的晴空万里,有大风,所以郊外的蓝天就愈发清透。爬山时草丛里都是一小撮一小撮的白雪,给青黄不接的春天添了笔色彩。公路车不过100km就累得头皮发麻,爬高崖口时溃不成军,遥想几年前第一次山地到此一游,耗时尚不及今日,唏嘘感叹,臀大肌抽搐,再没有激情燃烧的糖分了。

昨天有人说想买车,伊的证儿据说要夏天才能拿到,问价位,说在QQ和focus之间。俺当时就想给伊寄块儿豆腐过去,不过路途遥远,收到时可能已经是臭豆腐了。本着舍不得拿臭鸡蛋拽我的原则,估计伊也会将其继续酿成霉豆腐。 (太丢人,俺就不说是哪个小朋友了)

下午接到了前两周刚刚在赛场认识的91.5的朋友的电话。赛后他们问“你听国际台么?”俺轻松对出了“easy morning飞鱼秀”的暗号,于是在网站上俺赫然被贴上了“小飞的超级粉丝”这样的标签。

“周五有空吗?我们要去白杨沟”
“哎呀,最近正好有事儿,假期我出不去。”
“是吗?太可惜了,小飞喻舟也去。”
“啊(提高8度),不带这样的”
“他们昨天刚从非洲回来(嗯,这个我知道,两人跑去开普敦参加国际音乐节了),小飞还没订,有可能去。喻舟去,下午我去小飞他们家。”
“啊?你和他们那么熟,我只知道我和喻舟是校友。”
“哦,真的?你也是理工的?我和她是亲戚,她大一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她在学校也是广播站的,你没听过?”
“没注意过,我都把学校广播当背景声。她能骑那么远?”
“有后援车啊!现在国际台的主持人每人都有一辆车,我拉的赞助,louis garniu的。小飞的是你们那个UCC碳纤维的山地(难怪跟俺的赞助商那么近乎,原来和俺用一样的车架)。”“都是光年赞助的。”
“那个传媒公司啊。”
“对,还有下午夏雨也去”
“夏。。。雨。。。?”
“就是演电影那个。见过么?”
“在电梯打过照面,不过我没注意,他出去以后旁边人才说,刚刚那个是夏雨。”
“他和小飞是哥们,确切的说,是小飞的粉丝。”
“感情跟俺一个级别啊。”
“对了,周日有个飞鱼秀的听众见面会,下午3点到5点,在万达广场的咖啡厅,免费的。”
“oh,这个时间还不错,可以考虑。”
“那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
“好啊。”

晕晕乎乎的接完电话,看到

同学发过来的人肉搜索页面,激动的敲了几个字母进去,心想传说中的8g站点终于出现中文版了,不过回车以后,发现又被涮了。。。。

image

一个男歌手说:“今天是4月1号,离我4月20日的北京演唱会还有21天。”俺的第一反应是掰开指头算,结果发现不够用。。。

煎蛋号称要关站;水木已经当掉了,只剩下凋敝的灌水站;Google出现了人肉搜索。愚人节,你被整蛊了没?


——————————————————————————————————————

人肉搜索招聘需求

人肉搜索志愿者管理专员

组织和领导以志愿者为核心的超大规模人肉搜索团队,整合来自数千万搜索志愿者的小道消息,从茫茫人海中发掘信息背后的奥秘。严格管理,制止人肉搜索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扯皮、造假、谣传、起哄、攻讦、谩骂等不文明行为,创造合理、有序、创新、务实的人肉搜索新秩序。

能力要求:

  • 博士以上学历
  • 管理学、传播学或相关专业毕业
  • 掌握五种以上方言
  • 有八卦主义精神和凡事不着调作风者优先

请将您的中英文简历以文本或HTML的格式发至renrou-jobs@google.com, 并在邮件的标题中注明“人肉搜索志愿者管理专员”。邮件正文请使用中文,所有英文信息请以附件形式提交。

人肉搜索志愿者(兼职)

在业余时间为人肉搜索引擎奉献智慧、汗水和好心情。利用谷歌研发的人肉搜索平台,与其他数千万志愿者并肩工作,使用并行人肉计算的方式,对疑难问题坚持不动摇、不软弱、不抛弃、不放弃的肉骨茶原则,为广大网民提供第一手的,带有人情味儿的,具有震撼力和可传播性的搜索结果。

能力要求:

  • 学历不限,专业任选
  • 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 对常人无法获取的信息有敏锐的感知能力和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坚定信念
  • 自备联网电脑一台,电话机一部,粉笔若干,餐巾纸一箱,《八卦人物风云榜》16开大字本一套共40册

请将您的中英文简历以文本或HTML的格式发至renrou-jobs@google.com, 并在邮件的标题中注明“人肉搜索志愿者(兼职)”。邮件正文请使用中文,所有英文信息请以附件形式提交。

致猎头公司:对于未签约的猎头公司提供的简历,谷歌将不支付任何费用。

坠落

在wm的blog上看到祭文哀悼:选择纵身一跃的女子姜岩,很难过。

不上天涯,除了水木每天只浏览有限的网页,对此事一无所知,直至读到wm的blog。顺着链接去看了姜岩本人临别前的日记,以及她亲爱的姐姐建立的祭奠网站,反复出现的“坠落”,这样的字眼让人触目惊心更头晕脑胀。

一个悲剧的震撼,胜过一千个喜剧。一滩鲜血,又需要多少亲人的眼泪来洗刷?

但克制悲伤,好好活下去,又是多么艰难。

贴在cyclone的年终总结

发信人: xxxxxx (比天空还要远), 信区: Cyclone
标  题: 滚动的猪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29 18:35:33 2007), 站内

这一年,如果我在北京,如果没下雨,周末肯定会去爬一次山,也有一天公路一天山地的时候。

年初跟着最亲近的一些人在香山雪地越野,上山下山技术都有显著进步,当时为了黄山赛而努力提高技术,而然香山却不是一个能够锻炼体能的地方。

于是四月去了黄山,第一次自己外出比赛,难度完全超过想象,被很多比赛以外的因素困扰,住宿无法落实,水土不服,心情郁结,全无食欲,赛前还有机械故障,虽然被trek和sram的技师调校,但还是埋下隐患。第二天的比赛果然惨败,一出发就被ltt甩掉,最后因为机械故障退赛。即便没有故障最好也只能是第三,甚至输给最后第二的clarie毛可兰,这个从前爬坡总是比我差很多的美国人。比赛当天立即改签机票深夜赶回北京。好在某人来接,给我很多慰藉,一下子什么都释怀了。

接下来天气愈发暖和,开始专心公路。说来十分惭愧,不要说去年10小时的300km,今年甚至250都没跑过,200出头就开始崩溃。五一和一群人绕了半个白河,午餐的饕餮毁掉骑行节奏,最后回兴寿的引水渠完全是被某人拖回去的,想想去年也是在同一条路上被同一个人拖回去,这段路已经成为我的一处疤痕。不过引水渠之前吃到了今年第一个也是最甜的一个西瓜,两个人在路面一阵风卷残云,惬意油然而生。

夏天赛事慢慢频繁,xrf各站联赛,shimano北京站和沈阳站,金港夏夜狂飙,我喜欢和高手同场竞技的刺激,也被TCR一帮高手绕圈时拉得眼冒金星。今年的金港我已经难以跟上A组TCR几元大将的小镇营了,完全是平时缺乏高速耐力训练的结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的结果很正常。

夏天下班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刷山。每周两三次,在骄阳慢慢褪去的五点半出门,四十分钟后和走山的人们一块儿从海二出发慢慢爬上鬼笑,对着夕阳发呆,默默想一些不知所以的事情,几年之间陆陆续续的零碎片段。第一次把刷山的时间提高到30min以内,但是距某人的27min还是差很多,想来要追上只能是妄想。回城路在固定的小铺子买一瓶可乐。老板慢慢和我熟识,每次都要寒暄半天,称赞我勤劳。他不知道,这其实只是我必须做的一件事,和吃饭睡觉一样。

秋季接二连三输了几场比赛。八达岭滑雪场两次完败,ltt都奇怪我怎么状态这么差。甚至年末的单车工作室爬山赛,郑汝芳,这个昔日的全国冠军似乎又恢复的当年的神勇,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应该在为某项户外赛事积极备战,而忙于学车的我自然无法匹敌。

在比赛随着寒冷的冬季而慢慢蛰伏以后,我重新回到年初的状态,在香山小路慢慢磨练技术。然而琐事缠身,包括家人的病情都令我神伤不已,练车也愈发乏力。不过好在得到杨柳同学的指点,我第一次毫无停顿的从山脊下到水库,第一次信心满满的下了后山到水库的碎石灌木丛小路。就算没有护具,对这些路段我也不再畏惧了。

明年我会有更好的器材,全碳架的公路和山地,不过那些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多乐趣。可能随着未可知的工作变动,比赛将不再占据我大部分休闲时光,不过,无乱如何,我还是会在山路上享受那些汗水挥洒的瞬间,那些不断突破和挑战带来的喜悦。

关于哥哥–ZZ

发信人: Iamsorrymm (爱生活爱先生), 信区: LeslieCheung
标  题:  当我再次看到你————中秋致Leslie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Sep 25 16:58:56 2007), 站内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
                   落满山黄花朝露映彩衣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爱的故事里
                   起阵阵烟波你往哪儿去
                                                  田震《千秋家国梦》

初识Leslie是由于《霸王别姬》,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他的定位是电影演员。不是没听说张谭争霸,但也如过耳云烟转瞬即忘,好像此张非彼张似的。我从来没想过许多人是通过听歌,通过另外一种艺术形式认识他喜爱他,这差异着实有趣。

第一次看《霸王》,印象震撼且模糊,我被浑然的悲怆笼罩,无暇理会细节。第二次看《霸王》,我与现在的男朋友相识不久,在他宿舍里心不在焉地只看到一半。我羞于同陌生人、半陌生人、熟悉的人————一切人在非电影院的私密场合,同看一部优秀的电影,因为优秀的电影常令我悲伤,我羞于把这种缠绵的难堪感情暴露给人,所以只能逃避。

第三次终于在深更半夜独看《霸王》,看电影真的是需要勇气的。我早知Leslie在里面很好,可是,我不知道会好成这样。我哭成个泪人,同寝的美眉们翌日早起说我夜里的声音犹如女鬼。关于《霸王》的评论,我觉得最搞笑的莫过于说Leslie是“本色表演”。让一个乡村女教师按生活的原样演乡村女教师或许可称之为本色表演,我实在不知道让一个受英式教育的、娱乐圈里的香港男星,来演旧社会的、戏曲界的名伶,这又该是怎么个本色法。蝶衣是个很特别的人,他把那个由表演构架起来的艺术世界看做是绝对的真实,而有血有肉的现实世界,在他眼里反倒是虚假。前一个世界经过感性的衍发和理性的抽绎,自然比后一个世界更美丽,更完整,更深情绵邈更回肠荡气,更符合我们灵魂的要求,所以蝶衣的这种选择虽然在常人眼里是“疯魔”,却自有他的纯粹与高贵,这才是蝶衣的核心所在。人们似乎对蝶衣的同性之爱更有窥探的热情,这是买椟还珠。

从同性之爱的表现角度,Leslie从他跟唐生的感情中所能汲取到的表演原材料,跟我们从我们的异性恋爱关系中汲取到的表演原材料,本质是一样的,因为说到底感情就是感情,它是一种精神性的,跨越肉体躯壳的存在,是一种奉献与追寻的冲动,它的芯子是千年不变的痛切与诚朴,不会因为它的对象是同性或异性,发生本质的改变。我是个拥有不算太浅薄的恋爱经验的人,可让我去表演一个恋爱中的女人,我一定会演砸,就像是普通人写出的情诗,不可谓原材料不丰富原动力不充足,但就是远远算不上好的作品。因为有了原材料只是第一步,之后的路可还长着呢。让材料变为成品,让模糊变为确定,让小中见大让一中见多,让独特成为普遍可传达,又让普遍可传达不失独特之韵,这里面的门道多了去了。总之,这远远不是一个仅凭感性仅凭“本色”就能驾驭的工作。这长达数月的磨来炼去,日日对着镜头,日日在加工那点原材料,不断地经受他人修正与自我修正,要是没有理性的分析与超越,再真切的原质感情也会被迅速耗散殆尽。所以我后来看到的灰姐姐说起《霸王》的花絮,赞扬Leslie入戏快,出戏也快,前一秒还仰着脸做绝望状,后一秒已经开始耍宝“师哥慢走”,这个情形是既可爱又顺理成章。

蝶衣不是张国荣。这个人物是被他硬生生演出来的,他真是太优秀了。

后来我看了《阿飞正传》和《春光乍泄》。郑重声明我非常欣赏《春光》起始处的性爱场面,这个场面完美符合王安忆对于性爱表述方式的要求————为性而性,而作为王安忆的粉丝,我对此欣然赞同。我不怎么看电影,而在小说里我已经看够了王安忆批评过的虚伪流风,即遮遮掩掩,让性成为工具成为手段,来承担某种社会观念的表达,从而造成一个滑稽的场面:一方面引诱读者肆无忌惮地意淫,另一方面方便评论家以道貌岸然的姿态分析,即把那个早已“主题先行”的社会观念阐发出来完事。当然,这种写法也不是一无是处,毕竟若能把某种观念说清楚了,也算有点成绩。可是被反复利用不得脱身的“性”本身是很委屈的————我第一次强烈意识到性题材自我呼吸自我表达的缺失,是源于看史铁生的《务虚笔记》,那时的我比现在幼稚,谁跟我提性,我肯定要掩面而走的。在此之前我看过史的《我与地坛》,他在我心中是个最最纯洁和高贵的作家,而眼下,我竟然看到这个最最纯洁和高贵的人在长篇大论地写性,写令我目瞪口呆的男女对话“‘我欲壑难填怎么办?’‘我万死不辞。’”更要命的是,他写得那么美,那么好,就如《我与地坛》的结尾,那已经不仅仅是小说,那同时是深刻的哲学与美丽的诗歌,这令我忽然明白另一种羞耻:为本不该羞耻的东西而羞耻,那才叫羞耻。后来我接触到王安忆《岗上的世纪》,我以为,她写得比史铁生还要好。史是刻意的弘扬,是昂然的风貌,而王的笔下,性就如秋季的果实,成熟丰饶,还如山间的流水,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那真是很美的,而Leslie和Tony则用他们的形体给这种自然之美做了最佳的注解。我在寂寞的夜里定定地看他们搂抱,喘息,心中充满安静的感动:感谢王家卫肯拍,感谢Leslie和Tony肯演,我连跟他人同看电影都会排斥,只因为隐私的情绪不堪触碰,在镜头下做出这样隐秘忘情的开敞和回应,那就更不可能是很愉快的经验了。Salute to Leslie & Tony。

《阿飞正传》把我看《春光》的胃口调得很高,因为我知道那种魅惑他可以演到十足,Leslie就是这样用他的高标准宠坏了我们。我穿过凌乱细碎的光影交错一路看下去,看到何宝荣挂了重彩回来,看到他乍着受伤的手用胳膊搂定黎耀辉后本来想笑却忍不住要哭,看他在确定对方不会推开他后微微一个趔趄,将自己更深地托付到黎的怀里,看他呜呜咽咽哭得像个孩子,看黎耀辉心疼地轻轻抚拍他的肩背,看得满心都是酸楚。类似的感受在《金枝玉叶》里复制了一次,《金枝》里他唱《Twist and Shout》固然震撼,不过袁咏仪扮演的那个清新纯真的女孩如黑暗中的小天使般,用手掐了掐他的脸颊,给这个有困电梯恐惧症的乐坛精英男子以安慰的温情场面,是我看完后脑中反复的微笑回味,只因我对一切温柔生物受伤的样子都没有任何抵抗力。Leslie实在是温柔敏感————拜托千万不要告诉这是女性的专利。乐坛影坛我不熟,至少以我的阅读经验,敏感温柔的男作家车载斗量,而且,从整体上看,他们在这方面的表现甚至要优于女性,因为女作家容易出现一些泛滥的涂饰和不合时宜的神经质,将分量本不足的感情错误放大,最后反而会对敏感和温柔的纯净表达造成损害————呃,我没有性别歧视,真的没有。还是我的王安忆说得对,在温柔上区分男女是非常狭隘的,这是属于人性的特质而不是
针对某一性别的,而人性只有二分法:好的和不好的,深刻的和浅薄的。我很肯定Leslie身上拥有许多好而深刻的东西,否则他的戏不会令我如此感动。并且,他亦是一位男性魅力很完备的人,像我这种热烈向往盛唐兴象的女性,可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去喜欢一个发柔骨脆的“娘男”的。

很不客气地说,许多关于Leslie的所谓“争议”简直就是流言和诬蔑。与“像女人”如影随形的流言,还有借由他的某些演出流露出骀荡秾丽的风情,然后就胡乱生发,直说到不堪。看Leslie的一些表演让我怀念李商隐的《燕台四首》“风光冉冉东西陌,几日娇魂寻不得。蜜房羽客类芳心,冶叶倡条遍相识。暖霭辉迟桃树西,高鬟立共桃鬟齐。雄龙雌凤杳何许,絮乱丝繁天亦迷”:“冶字倡字如果摆脱陈腐的成见来看,是何等色泽鲜明,精力饱满的字样。冶字之美,倡字之盛,千红之缤纷,长条之披拂,岂不皆可从这两个字中想象得之。遍相识三个字,更是表现了全心的奉献与追求。”(叶嘉莹)如果你模仿过这种诗风,你就会马上发现这种冶艳蛊惑而深幽窈眇的风格是很难写的,它从思想性社会性等方面无从借力,所依凭的,全部是艺术家自身心灵中弥满的深情极怨,掺不得一点水。Leslie真是委屈,作为表演工作者,他用来创造艺术的手段和他自己离得太近了,必须附着在他的身体发肤之上,不像义山,好歹隔了人与笔墨的距离,不至于写了冶叶倡条,整个人就被定义为冶叶倡条。很多人喜欢说Leslie性感,我亦喜欢看他跟别的表演者亲密接触的戏。情色的那种感觉是很难演的,你的感觉到了那个份上,然后你方才可以做与之相称的事情,否则场面将是非常丑恶的。艺术就是这样,有质和量的严格区别,别想骗得了人。不少演员演起吻戏四肢僵硬,嘴唇乱动,令人不忍卒睹。而Leslie,每当他投入地去吻他戏里的伴侣,都让我感到心旷神怡,感到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是我们与这个世界缔结的深层关系。所以说他性感,不如说他深情,或者这两者本身就是不可拆分的。

现在该说说Leslie的歌,这是促发我为他写点东西的直接原因。我喜欢他的戏,但从没想过去找找他的歌。策反这一切的动力是的灰,一个荣迷们所熟知的名字。我本是为奉陪我家bf去听学友演唱会而当歌做功课,顺路点进他的文件夹下一首《往事不要再提》,只因我忽然忆起的灰姐姐说那人唱歌是 “一把好嗓子”,“质如纯金”。我对文字很敏感,“把”这个有质地的量词吸引了我,“纯金”这个形容也让我心生好奇。不听则已,一听,便惊呆了: “谁人有此?谁人为是?” 柳枝为义山之诗所发的,煎促急迫的惊呼也是为此吧。谁人有这样优美的心魂,谁人给我撼拨振动的无限惊喜?

“质如纯金”出自事后的论定,考虑到我初见的蓬蓬然的惊喜,还是这个形容更妙些:他一开嗓,“就好像有万千金絮飞扬起来,简直令人有瑟缩之感”(《启蒙时代》)。在他的准确传达下,每一个汉字都都像能自说自话,焕发出动人的表情。 “雨”“里”这样的句尾,由他压起来真是黯如雨、沉入里;“抹”是棉布抹在桌子上,说不清这痕迹是要增还是要减;“继续”是努力加餐饭式的勉以为继,“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这一句不是唱歌,“你就不要”这四字简直就是耳边的轻喟。“爱情”这两个字是这万千金絮中最最温暖纯粹的一朵,所以为它“目眩神迷”那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目眩神迷”,这清醒受痛的四个字并非在描述初面爱情的迷乱,而是反省过后,仍能笃定地陈述只有这样才是对的,好的,是有情生命的正常反应,为此受了多少苦也并不后悔。这种清醒的担荷才是这四个字为何会显得如此深情切肤的魅力所在,也正因此,其下的两个保证才全部有了着落:“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以及“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始终”这两个字,他发的低而促,似乎是介于正齿头音和正齿音之间的音。听听后面的“言不由衷”就知道,这里可不是他发不正,而是上平的一东韵太平正,太过于往而不返,因此不够郑重其事。这保证不是做给别人看,是做给自己的,所谓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所以它也是一个质如纯金的保证。什么是“始终”?始终就是一辈子,差一分,一秒都不算一辈子。这样的话其实是不堪倾吐的,一定要说的话,那就只能用他这样仓促的方式讲出来。

于是开始夜夜笙歌,一首接着一首,绵绵不绝地听下去,余音绕梁。 听他唱“但愿是潇洒告别,休说可归返”,想他真的一去不返,忽然很难过。我是疏懒之人,不爱动笔,却感到表达的迫切需要了。他把一切美好传达给我们,把黑暗留给他自己,而我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只是思念罢了。我现在很想哥哥,也很想我爱过和爱着的一切人。中秋是个温柔的节日,它的重心落在月亮和思念上。非常感激听我啰嗦至此的朋友,中秋快乐。

lust. caution–zz

发信人: plainheart (Si judicemus, judicemur), 信区: Movie
标  题: 考据癖想像中的爱情:在纽约两看《色戒》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Oct 25 01:59:29 2007), 站内

《色戒》只是在东西两岸的大都市上映,去东部游历正遇上,于是两次去看,可巧每次不是大雨倾盆就是淫雨霏霏,阴冷的调子和电影暗合。

李安谦谦君子,这次说《色戒》"不讲道德伦理,只讲男女之间界线模糊的状态"。到了享誉全球、名字成了金字招牌的时候,大导演可以从心所欲、不管逾不逾规矩了。

报道说,他和演员们因为拍摄的压力而痛哭,我看不见得,电影人的巨大创造力是有巨大感知性为前提的,那种所谓的界线模糊的状态,折磨人的程度,就是古往今来、他人自身,千千万万的感触一并全在这一刻体会到了,怎不有天地悠悠、怆然泪下的情形?而李安在媒体前面表示,希望汤唯全裸出镜以后还能嫁得好人家,才是大导演时时感到规矩的存在,隐隐的担心。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天下的故事、人情,无论多离奇,几千年之内也都有了。李安的《色戒》,是在一个面目不清的本体上,又多增加一个像。第一层,郑苹如刺丁案,一像两形,又是民国海上的香艳传奇,又是志士报国有憾的扼腕叹息。第二层,张爱玲万字短文披阅三十载,这次书写行为本身,就已经被认定是在编织对胡兰成的爱恨了–痴心错付、郎心如铁,小节就如此不堪,大节上还是个汉奸,哎,罢了罢了。第三层,小说《色戒》是一个藏头露尾、欲言又止的故事,你看到老易的好色、王佳芝的肉感,把打破时间顺序的一个个场景连缀起来、看懂了,是文学意象的玩味。而电影《色戒》这第四层,确是一个文化考据癖复原历史、想像爱情的产物。

我看李安不是要复原刺丁案的历史,刺丁案的版本够多、故事性够好了,李安也不是要讲文人汉奸和伤情才女的爱恨情仇,也不是要照小说《色戒》拍个王家卫似的风格电影、在故事上做减法、在风格上做加法。李安要做的是讲一个完整的、不需要想像空间的故事,他的意图,是借《色戒》情节的一个影,捕捉张爱玲对城市物质生活场景的描写,复原三四十年代的孤岛上海,历史生活的片断。他的这些"以诗证史"的精神,成就了电影里的街道、电车、人力车、梧桐树、西点店、绿屋夫人服装店、印度人的珠宝店、不刮腋毛的阔太太、汪伪大员的书房、馆子里的评弹等等。顺着这个逻辑,李安也许这样想,如果是一个《色戒》样的事发生,真实情形应该是怎样呢?他便真的编起了王佳芝和易先生的恋爱史来。

这是怎样一种关系呢?张爱玲有她辛辣的总结,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是猎人和猎物的关系,是虎和伥的关系,是终极的占有与被占有的关系。李安在媒体前解释,《色戒》是他"中年危机"的产物。他想说的,就是开头那句,这电影不讲道德伦理,讲男女间界线模糊的状态。

是不是人到中年的光景,任何事都不复最初光明万丈的那样了、而当生活成了习惯、渐渐很多事物都变换了一种情形,人又需要一种新的自处自为呢?

爱情不再是举案齐眉,爱情是没人逼你、你却偏要去夹缝中求生存。张爱玲说,爱情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所以,李安的电影里,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爱情是畸形的,它没有希望,它违背初衷、它没有道理可讲。小节上,它没有道德伦理,大节上,它没有原则立场。

然而这朵恶之花,就这么轰轰烈烈开放了。它从性开始,电影里这性完全没有香艳色情的感觉,只是两个心里恐惧、有精神压力的人在互相诉说释放。

日式酒馆的那出戏是张爱玲小说中没有的,算是李安对这桩爱情时间做的最大胆而动人的想像。易先生在酒馆里听艺妓唱歌,说它像哭,发感慨说日据局面江河日下、好景不长。作为汪伪高官,这是对他自身功业的否定。

于是王佳芝唱了一曲《天涯歌女》助兴,歌分三段,第一段唱天涯海角觅知音,我只当是王佳芝唱两个人的感情,易先生也能笑着欣赏;到第二段唱"家山北望泪沾襟",王佳芝放慢了速度,钩起人山河破碎、家国不再的伤感;到第三段,她降低了八度唱"人生谁不惜青春"时,全完全是对人生短暂、生命无常的感慨,唱完她躺倒在易先生怀里,易先生很自然流出了眼泪。我在黑暗的电影院里,深深浸透在易先生的泪水之中,想,身边这些要看字幕的老外,能理解这其中的深意吗?到这一刻,王和易的感情达到了高潮,完全成了世事难料、风雨飘摇中有情人之间的相濡以沫、惺惺相惜。

所以,我们不要再纠缠于王佳芝为一颗钻石,就出卖自己和同志这样的疑问了。最后那颗钻石,只是压垮她情感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呀。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李安用他考据癖的精神道出了不可道的男女之间模糊的界线,而我却在这里笨拙地想用笔描摹出电影传达出的那难以名状的情绪。

闲话:汤唯决是脱了,没错;但她那把瘦弱的身子骨没有什么特别的,而影片中她所表现出的克制的愤怒、怨恨的诉说、忘情的呢喃,女学生的才华、纯洁、坚毅,阔太太的风情、精明和适度,是很多明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江湖

我看到相熟而相处适宜的朋友忽然生出间隙进而敬而远之,已经不止一俩桩了。

先是newsmth的内部会议室RoomA31。

水木从来是个纷争不断的地方,不论版面大小人数寡众。任何态度相左言辞欠妥都可能引起纷纷无休的争端。我依然记得人少得可以掰着指头一一数来的cyclone也曾有过一场闹得颇为脸红的arguement,因为骑车的缘故大家都是常见面的友人,或者朋友的朋友,然而还是不可开交。起承转合早已忘记,最重要的当事人如今也转换了灌水的阵地甚至谋生的场所,我当时持着谨慎而怀疑的态度,只贴了几个不带观点要求实证的帖子,还是被某人评论是被另一些人带坏了,他们是“坏孩子”,我需要反省。

久未关注food不去room,夏天的起头参加了几次内部fb活动,慢慢回到了这个小群体。本来只是灌水,有天突然收到一封群信,来自某前任版务mm,叙述了和另一个版务gg之间如何因为一些小事言语不合直至有激烈的争辩最后被他踢出room的事,如今已没有在内部会议室的发文权限,只好用这样的方式来告知一头雾水的其他人,否则总是那个gg的一面之词,会将她形象尽毁,并宣称惹不起,躲得起,以后和那个gg各走各路再无往来。想起当初他们经常一起灌水一起fb,其乐融融,一对朋友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今天在座在W老师的车上,某个单处的空隙听到Y老师说起和wm之间的摩擦,因为网上随笔写出的一些不恰切言语甚为不悦和难堪,而更因无确凿凭证的闲言碎语而恼火,以后尽量要避免接触。而开赛前夕,wm急急来到跟前解释和Y老师的矛盾,担心“恶人先告状”带来的偏见,认为后者度量太小脾气发得莫名其妙不可理喻,我切切不可以Y老师的话为真。果然,我听到了毫不相关的缘由,与之前那个的相去甚远。然而,无论如何,两家人之间友善的气氛已然消逝荡然无存,当初闲谈间相互串门预定客房共度周末的心愿,不知是否还能得尝实现。

其间的对错是非,除了当事人,恐怕很难有人能真正分清,而即使是当事人,也会因为意气用事头脑发热,难以化解城府。今后朋友是否还能做,只好看缘分了。

照片里还有十一出游时她们肩并肩微笑向前看的影像,而那饭桌上小篮里那些谈笑风生的情形我也历历在目,所谓此一时,彼一时,计划总是不如变化快,人与人的相处总是那么难。对这种事情实在再熟悉不过的,从前最亲密的某个人,突然转过脸去就不再相见了,和陌生人一般。这样的变数,我在困顿惊惶间也只能缄默不语,克制的愤怒和无声的呐喊。既然是非是不可避免的,那么至少不要沦为他人的谈资笑料,否则,也枉对我们诚心相待寸寸如金的韶光年华了。

20071115_af92d18c0105c5e25dbbwRzoI5iw8ngv

这是今天白杨沟比赛最陡的一段,盘旋而上的山坡看上去很是恐怕,不过赛前王老师的一句“没问题”给了我定心丸,而真正爬升时果然是可以忍受的,感谢我的小盘!

秋游行(下)

Summer has come and passed
The innocent can never last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巨大的音箱喷薄而出Billie Joe Armstrong(和lance同姓哦)略带嘶哑的声音,三面环山的滑雪场成为共振协和的大音箱,旋律在温暖的阳光下漫天飞扬,无法申辩而惆怅虚幻的情绪像某种湿漉漉的软体动物在透明的空气里缓缓蠕动,满眼的绿意微风、山体延绵起伏的轮廓,模糊的人影在身边快速旋转,我的脚步来回游移,身体随着音符兀自轻轻颤动。这一刻,很想睡在柔软的草地上再不醒来。

远人山地节,没有白雪覆盖的滑雪场,两天两夜,带着鼓鼓囊囊的背包,乘着UCC永远的大白熊,经过八达岭高速堵而不是很堵的车流,跋涉抵达凉爽到有些寒冷的延庆县。其实参加这个小小的越野赛顺便赢得一些奖品受到一些赞誉实在是个合理的借口,这样便可以在周末有个什么地方去,和一些什么人呆着不用思考或发呆。

两场比赛,统共不过30来分钟,更多的时间在和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但是他们认识我)说话,给陌生而年少的车手们加油。不同颜色的大学车协的旗帜在赛场周边迎风招展,后面是声音饱满却全是稚气的脸。第一个看到的竟是“国际关系学院”,后来他们在大学生接力赛分别拿到男女前六,表现很好。更远的还有来自内蒙古和山西山东高校的,近处的包括北大清华,并没有水木的孩子,至少是我不认识的。有些孩子打扮很是专业,显得颇为aggressive,发现是山东大学的,验证了我长久以来对山东人个性的想像。

很多城市都是有自己鲜明个性的,新潮如上海、动感似广州、慵懒同成都,可我找不到什么词可以一语中概况北京——这个有生以来呆过第二久的地方,并很可能在下一个十年来到之前成为头名。或者是和她太熟捻难分彼此、其中故事太婉转动人,或者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囿。不论有多少难以言说的情节纠缠其中,隐匿在一棵树、一条路或者一扇窗户一处园子里,她至少给了我一个可以舒适的摆放下自己不会为谁所扰的朴素安宁的家,这样的宽容,已经很难再从什么人身上找到了。

Carrie说:dating with the New York city,那么,北京也可以成为一个体贴的恋人吗?

第一个住进滑雪场度假村的夜晚就被郊区骤降的温度shock了,紧抱着大包抖抖索索进了房间不敢再出去,白天淅淅沥沥的雨带走了夏天残留的最后一丝热气,一场秋雨一场寒在论述在每次经历考验时都显得更加铁证如山。第二个夜晚,因为白天充沛的日照变得亲切而温和。站在屋外的山坡享受远离城市人潮汹涌车水马龙的宁谧,高高低低的虫鸣从夜的黑里面传过来难辨出处,空场上男孩女孩们聚在跷跷板和秋千周围玩耍聊天,欢快的笑和一些零星的说话声喊叫声传出很远,探照灯从高杆上投下明黄的光,他们的影子在草丛上被拉得很长,有一些映在房屋上,那么大。找不到月亮,把一架飞机的示廓灯当成了星星,在它消失以后发掘出更多,虽然全然不是记忆里满天繁星的图景,也分不清哪里有什么星座拼凑成什么形状,不过每片沉寂里都能找到一颗小小的星星在闪烁,在清冷的未可知里发出一点微弱却确凿无疑的宣布了“我存在”的光。山在夜里愈发神秘,散发出勾人心魂的气息,轮廓与深色背景融为浑然天成的水墨画,像熟睡的巨人那样深邃沉默,不给出任何关于生命或未来的诠释或谶纬,如果在这样的夜我探身下去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他的躯体发肤,呼吸泥土和青草的腥气,那里心里盈满的是不是取代了叶公好龙的景仰而汩出的油然而生的恐惧?

虽然滑雪场食物恶劣难以下咽,虽然房间没有门卡没有浴巾甚至没有可以用的插座,但,还是因为他给了我一个饱满充实的周末而心怀感激。下次来的时候,希望他待我还是如这次一般好,不改变。

wake me up when Sep.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