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经之路

“所有走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这是个mv说过的。我时常会想起。

所以周六,在熟悉的石景山地区迷路时,一边对我的orientation感叹,一边默默的想起这句话。经过了锦绣大地,这个京西批发市场的门开在小路上,人和车都是摩肩接踵的。经过八大处地区,这里的道路似乎并不横平竖直,我辨不出方向。看着西山就在咫尺之间,怎么也跑不到。

今天早上,经过最后一座立交桥,想着分钟之后就能到果园的当口,突然发现前胎扎了。气筒原本是每次都带的,结果上周六在下山路上被颠飞了,新的又忘记翻出来塞进包里。于是,当我丧气无比的推着车,踩着锁鞋,把5min的路走成了20min,又想到了这句话。

坐在路口等修车师傅的漫长时光里,我不仅打了个盹,还发现香山地区的早晨也是异常忙碌的,红绿灯路口的车永远滚滚驶来,不知道他们是去玩耍还是上班,不知道什么公司,办公室会放在这山脚下。或者仅仅是路过。有个青年人把车停在我跟前,一个大爷把后排还在熟睡的小男孩接下来。年轻人很快离去,大爷拿着大包小包,把孙子放在修车师傅的沙发上打盹。那是个漂亮的小男孩,有大大的脑袋和明亮的眼睛。

修车师傅来的时候我的生物钟已经完全进入清醒状态。和大爷聊天,看他熟练的拔胎,补胎,我把刺拔出来,他装好,打气,又没气了。原来不止一个眼儿。看来这胎扎的也不算太亏。

修车大爷说他家离这里很远,有三里地!晚上7点才回家,算了下,也快12h了。“没周末,天天来,自个儿的活儿。” “这儿的街坊都认识我,要不来了他们多不方便啊!”修车的大爷不断和经过的邻居们打招呼问个好,脸上永远挂着笑容,好像没什么烦心事。

可能人的幸福感真的与职业关系无多。或者职业也只是谋生的手段,贵贱是别人眼里的,能养活自己还能自得其乐就很舒适。他看上去有5、60时了,我希望在那个年纪也能对自己的生活保持类似的态度。

平静而舒适的生活,我该从事着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呢?还没想好。

时针在飞快的跑,又一个忙碌的上午开始了。没时间发呆,我跨上车,掉头奔向车流汹涌的西四环。

香山两日,喜忧参半

阳光和煦的周末,两天都是日朗云清。数九的严寒一下子消失殆尽,在香山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妙不可言。
 
周六状态极好,因为练了下肢力量的缘故,第一次感到果园小路尽可掌控。起头的排水沟,或者后面的小下坡,路线选择都操控自如。虽然中间也下车3、2次,但似乎看到一气呵成的希望。上快活林时碰见芳芳,带着她的户外队员练技术。跟在专业选手后面,我才明白了什么是轻巧的上山。用技术来弥补力量上的欠缺,即便低速时也可以维持良好的平衡,在磕磕绊绊的石头堆里找到恰当的路线,这样的功力不知还得再练几年才可能达成。
 
周日继续果快,才发现年纪大了就是身体不由人。昨天轻快逾越的路径纷纷下车,昨天觉得“怎么这么平?”的地方,今天变成了“k,好陡啊”,只好站着摇车上。昨天兵不血刃进入5系,期间还下车穿脱鞋套两次,和芳芳聊天数次,今天一个人却花了1h+, 天上地下原来近在咫尺,=。=
 
上山的真正目的是和粉丝老刘一圈人下山,挑战拦车杆等等凶险路段。大侠们一个个眼皮不眨的出溜下去,我在后面扭捏许久,气运丹田数次,起身霍霍又打退堂鼓若干,最后在大家的催促中下坡。拦车杆速度控制极谨慎,后面的大坡却再也难以为继,以DH态势跌跌撞撞到底,选择路边的草丛直接飞人减速,旁观者吓出一身冷汗。好在倒地姿势合理,身上又有全副武装的护具,毫发无损。无法控制重心已经成为下山的最大障碍,回想下后山,也都是因为重心太高而屡次失败。粉丝严厉的说:以后再控制不住重心就不许下这坡了!我只得作乖小孩状,点头称是。
 
本来以为霉运到此为止,不想与大部队匆匆分别准备赶回家加班时又节外生枝,只得两次掉头等待救援,时间一拖再拖,最后和粉丝一同踏上回城路时已经耽搁一多小时了。
 
太阳慢慢下山后,空气渐渐转冷,一个人座在果园入口的石头上,寂寥无奈,热量慢慢被大地吮吸,身体瑟瑟打颤,山下的时光就变得漫长而难以挨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