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逛香山

人不算多,我和虾米老时间老地点,居然还有村长,可是牛年第一骑。问是不是lp出差了,答曰:在家蒸包子呢!原来北方人蒸包子这么隆重,可以消耗大半天时间!可是,身为一个南方人,我始终没搞懂,被面包着的肉,难道能比直接大块煮出来的肉诱惑力还大?需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劳神半天?压个红烧肉、土豆炖牛肉可是半小时就能搞定的呀!

今天虽然天蓝阳光足,但气温比昨天低了不少,出门就觉得冷。山下脱了外套,立刻脊背发凉。常规果快,软架爬山,呼哧带喘,汗流得劈里啪啦。行人不少,很多眼神不好的对着俺喊:看,小伙子上来了!我很郁闷的哼唧:不是小伙子!没什么突破,还差点掉沟里好几次,好在锁解快。倒是村长,好些日子不骑了,上坡依然生猛,过大树的技术也相当纯熟,完全学不来!

粉丝隆猫木玛早就上了,按照计划山脊下了水库,返爬回来时我们还没上到石板路。只好使劲儿往前赶路,途中被老霍超越,他虽然绝对速度不算太快,但快活林还是不怎么费力就一气呵成了,走得路线还不太常规,稳定性和粉丝相当。

快活林下来和粉丝他们汇合,爬前往望京楼的三叉。水泥路毫无趣味,只有劳苦,和虾米一个速度。虽然昨天的骑行并没留下太多疲劳感,但还是蠕爬,后来得知刹车蹭得很厉害。

下山,大路右转进土路,再立刻左拐进小路。昨天翻车的入口,一群走山的围观等候,俺使劲儿定了定神,晃晃悠悠下去了,总算没给出华丽的表演。后面的石头路,木玛同学不甚摔车,石头磕了膝盖,坐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来,速度是魔鬼!粉丝同学之后尝试了难点最大的急拐弯,2次之后放弃,从旁观者的角度,他其实已经下得很流畅了。

转到大路,返爬回刘半农墓,落在后面的俺突然左大腿内侧抽筋,虽然不严重,但无法蹬腿,一打弯就抽。眼见着同学们渐行渐远,只有同样落后的虾米同行了。他们抛弃了革命战友,抛弃了真贵的的情谊,于是走向了错误的路线,没到刘半农墓就拐弯,导致最后推了一大段。我和虾米也并不顺利,起先走上了林间小窄道,及陡,有树挡道,有高坎。继昨天的神勇之后,再次下了某个1尺多高的大坎,但及犹豫,于是缓缓撞在旁边小树上。虾米说,幸好我在前后,不然这一跤很可能主角是他。都觉得不靠谱,掉头选另一条路,好走了不少,但仍然大小石头密布,弯道丛生。俺正郁闷一个弯没拐好时,突然看见前头的虾米放下车急急忙忙往下面跑,琢磨着他是不是去拣手机眼镜之类的小东西,奔到近前,才发现不是。伊躺在我下面不远的草丛里,搞不清究竟出来什么状况,问是否裤子又磨破了?是否需要救援?均否定。十多分钟之后,伊才慢慢走上来说没事了。再下,伊的状态明显差了很多,据说患上了见树恐惧症!

下到底,汇合到昨天的小路上,穿过没锁的铁门,粉丝村长在下面等着。粉丝不尽兴,决定返爬马道,再下果园小路,真是精力无限。俺一条腿抽的厉害,不可能再爬坡了,三个人和粉丝道别,下山,在同一个面馆吃了同一种面条,不过今天带钱了!

回家之前,跟着虾米去大师的店,大师居然穿着西裤衬衫,真是不习惯。不管大师说了什么,手艺还是值得肯定的。刹车调成了我习惯的长行程,叉子变得润而灵敏,过两天再去装上护盘,一切就都完美了!

透过乌云的万丈霞光

下班又不能准点,但去刷山的愿望无比强,甚至不顾渐渐阴霾四起的天空,越往西行云层越加厚重,零星似乎有小点儿落下来,远处的大山在暮霭里显得庞大而稳重。

两周多没来这边,香山南路面貌全非,道路东移,工程宏大,希望能快快完成,行人早日免受尘土飞扬之扰。

爬山的时间并不满意,因为天气和时间的关系,放弃了更远处的望京楼。掉头下山,不经意间在茶棚眺望到万丈金光从厚重的云层后面落下来,投射在远处的山脊上。可惜相机没有带在身上,只好掏出手机,草草拍了几张。
图像017
继续阅读透过乌云的万丈霞光

于是,没有你的Oct.

十月第一个下午觉(包括十一期间),从阳光曼妙到华灯闪烁不过3个小时余。挥霍周末整个下午的宝贵时光,幸福奢侈而美好。

工作异常忙碌。除了office的事务繁杂,还要经常奔波于大学校园或者酒店会议厅,琳琅满目的培训、交流、会议项目几乎占据了1/3的工作时间,并且在主办方日趋精湛的筹划排布下,内容既是华丽更是实用,最深刻的一场甚至有两名美国职业律师(ms还有合伙人级别的)和前任高级法官进行当庭辩论的模拟演示,于是听到头脑昏聩目光离散,隐约觉得律师果然是一项高深的职业,逼人此生绝无染指的IQ。不过法学硕士就简单多了。

终于在本月完成了所有驾校小时内容,接下来就是各个科目的集中和考试了,可惜预约困难,最起头的也要到11月下旬,生生20多日被浪费掉,得到Licence定然是年底的事了,对于追求多快好省的我来说很是郁闷。

嘉年华只能用一个词概括——catastrophe,最后一圈刚刚进入下坡section就听见广播里传来ltt同学已然夺冠的欢呼声,很汗颜的继续完成比赛。我懒惰且缺乏训练动力,近期又是忙于学车时间愈发拘谨公路车都久未上路,爬快活林需要休息若干次,前次甚至以饥饿为名放弃望京楼的最后的1/3路途(幸而下山时碰见clarie,送我一份三明治)。明年若是把若干周末都耗费在念书上那么骑车时间更为稀罕,何去何从,或者也的确到了该放弃一些的时候了。

倒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嘉年华赛事间隙经人介绍,得知在沈阳见过面的赛事组织人员竟然是老乡,听他操一口流利的家乡话艳羡不已(我的南昌话比英文差,说一句得想半分钟…)。又是一个高中校友(从时勇以后好久没碰上了),虽然他入校时我刚刚离去,但还是有一堆彼此都熟识的人名,因为当年排球队有一批小队员的缘故,而他,是田径队的,圈子总是那么小。谈及目前从事的户外赛事,得知这个圈子从主办方到参赛者都活跃着一批南昌人,而南昌话竟可以充当比赛的官方语言,明年或者可以组织一支南昌队。夏天时看重庆武隆的户外越野挑战赛(沿途路标都是他插的哦)就思量着如果有生之年若能参与一次这类比赛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一霎那的假象竟然并不遥远。另一位此项赛事的老乡高手说此项赛事中自行车高手非常有限,只要好好练习跑步在就很容易在国内拔萃(当然和外国职业队比如今年武隆的冠军nike队相比还有着悬殊的差距),而他刚刚结束了HK一场76km的马拉松赛事。一边看着身边这位个不高并略显瘦弱的男生,我一边开始琢磨跑步这件事。

和闺密聊天的时候被评论野心太大。其实我的愿望不过是不用生膝边就能立马有个会打酱油的小朋友,boy or girl,夜深时可以对着它黑色的眼珠和眉毛唱起“I love you and hope you love me"…

瞌睡生生不息

一时的头脑昏聩目光迷离眼皮下沉四肢乏力并不可怕,在办公室首当其冲的位置假寐状nap片刻也无伤大雅,但是一整天保持如此状态在宁静肃穆偶有喧哗的办公室和昏昏欲睡的小宇宙作斗争就非常考验意志力了,其难度基本可与保持心率180以上爬望京楼一样,除非比赛,基本歇菜。
我在无数次同事进出的脚步声中仓皇睁眼,又在一行行有如天书的软件教程中阖然倒下,愧疚。让一个对高级编程一窍不通的同志耗费一两个月的大好时光写个熟练人士两小时就可以搞定的简单测试程序,并且谙熟此道的软件工程师在本公司比比皆是,领导想要培养我成为全能型高科技复合人才的决心可见一斑。
天气愈发寒冷,尤其是雾气昭昭不见阳光的日子丝毫没有出门的欲望。一个认识(且仅仅是认识)的中年司机继十一国庆中秋双节合一的好日子之后再次电话我,一口一个偶像的吹捧让人有点找不着北的难以应对。好在该中年北京土著还比较靠谱,我把一通“不敢当,不好意思,改天我请你”这样的客套话回将过去他也没有太为难我。饭总是要吃的,帐谁付也是可以商量的,时间嘛,一百年或者一万年以后也没啥区别。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打了近10分钟,好在没有同事对我侧目。
卧室不再温暖如春,22度多少有点穿衣服的尴尬,照上毛衣过于燥热,着一套单薄睡衣盘坐在书桌前看本本又总是心神不宁,套上我的童装版无敌小马甲,刚刚好!

香山香山

白天趁着阳光正好去爬了个香山,而且事先就想好了,不上到疯人院望京楼,到快活林就下来。
仔细的想,原来我竟然没有一个人上过香山,惭愧惭愧。北京周边很多山头我都一个人去过,而且很多不止1、2次,但是近在咫尺(其实也有13.5km。。。)的香山却从没独自跑过,足见我是多么抗拒XC!这个地方啊我是摔过无数次了,两个膝盖层层交叠形态各异的深色疤痕已经完全遮蔽了原本的肤色,可惜我的XC技术并没有随着疤痕的增多而长进,小脑不发达就是这样的。。。。
冬天骑车真是毫无状态可言,在平路上25都呼哧带喘,一个人更可以偷懒放松不用害怕被其他牛人们b4。这样磨蹭了近1h才到了闽庄路尽头,结果一头扎进了相反的方向,找了20min找不到海二的入口,可怜我来过数十次,b4自己。
爬山,慢慢往上蹭,海二虽然坡度不及马道,但是很多段也相当艰难,需要一心一意铆足了劲往上冲。上次和苏三一龙猫2个牛人来的,开始还一直要努力让他们保持在视线内,后来看不见了又着急怕他们等我不耐烦,一直顶着急促的呼吸狂乱的心跳往上爬。今天好了,空寂无人的山路上绝大部分时间只有我和我的影子在较劲儿。我在涔涔冒汗,她也大汗淋漓,我累得耷拉着脑袋,她也没了精气神。好在阳光温和也没有风,有点热但还可以忍受。山地车爬山,常常忘记了刚刚在公路锁上已经熟练的踩踏技术,不断的提醒自己,不断的又忽略的动作细节。就这样不断挣扎着爬升了500多米,一些坡度太大的地方都是摇车上去的,结果路人还凑上来问“男孩女孩?”,真是欠扁!到快活路花了40多分钟,想起来王老师上到望京楼不过1h20min,惭愧不已。
休息了好一会下山,小心翼翼的不敢猛冲,身上还好但是手指脚趾几乎冻掉了,唉。。。。庆幸我没有上望京楼,否则手脚就要不复存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