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经之路

“所有走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这是个mv说过的。我时常会想起。

所以周六,在熟悉的石景山地区迷路时,一边对我的orientation感叹,一边默默的想起这句话。经过了锦绣大地,这个京西批发市场的门开在小路上,人和车都是摩肩接踵的。经过八大处地区,这里的道路似乎并不横平竖直,我辨不出方向。看着西山就在咫尺之间,怎么也跑不到。

今天早上,经过最后一座立交桥,想着分钟之后就能到果园的当口,突然发现前胎扎了。气筒原本是每次都带的,结果上周六在下山路上被颠飞了,新的又忘记翻出来塞进包里。于是,当我丧气无比的推着车,踩着锁鞋,把5min的路走成了20min,又想到了这句话。

坐在路口等修车师傅的漫长时光里,我不仅打了个盹,还发现香山地区的早晨也是异常忙碌的,红绿灯路口的车永远滚滚驶来,不知道他们是去玩耍还是上班,不知道什么公司,办公室会放在这山脚下。或者仅仅是路过。有个青年人把车停在我跟前,一个大爷把后排还在熟睡的小男孩接下来。年轻人很快离去,大爷拿着大包小包,把孙子放在修车师傅的沙发上打盹。那是个漂亮的小男孩,有大大的脑袋和明亮的眼睛。

修车师傅来的时候我的生物钟已经完全进入清醒状态。和大爷聊天,看他熟练的拔胎,补胎,我把刺拔出来,他装好,打气,又没气了。原来不止一个眼儿。看来这胎扎的也不算太亏。

修车大爷说他家离这里很远,有三里地!晚上7点才回家,算了下,也快12h了。“没周末,天天来,自个儿的活儿。” “这儿的街坊都认识我,要不来了他们多不方便啊!”修车的大爷不断和经过的邻居们打招呼问个好,脸上永远挂着笑容,好像没什么烦心事。

可能人的幸福感真的与职业关系无多。或者职业也只是谋生的手段,贵贱是别人眼里的,能养活自己还能自得其乐就很舒适。他看上去有5、60时了,我希望在那个年纪也能对自己的生活保持类似的态度。

平静而舒适的生活,我该从事着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呢?还没想好。

时针在飞快的跑,又一个忙碌的上午开始了。没时间发呆,我跨上车,掉头奔向车流汹涌的西四环。

秋天的妙峰

30日的早晨,易县浓雾弥漫有如仙境。晌午,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易水湖披上了金光粼粼的外衣。远处尖顶的小楼摩肩接踵,恍惚间飞身来到欧洲大陆。
 
今天,在妙峰,空气依然弥蒙。时值国庆大假,汽车往来不断。我和粉丝都纳闷,妙峰的山色并不壮美,较之气势磅礴白河峡谷,或者饮食发达的山吧,这里只有座娘娘庙能烧几根香(俺从来没进去过-_-),难道里面的佛祖很灵验?
 
过牌楼不久就打发走了粉丝,刚到八公里馒头坡又见他在路边折腾着轮子,又扎胎了-_- 出发时在三家店就发现后胎扎了,现在依旧是后胎。遥想当初的白河峡谷游,大侠们的扎胎之旅就是从粉丝开始的,rp这件事,真奇妙~
 
我继续独自上路,旁边的山泉哗哗,比nano更悦耳。适度的阳光把空气捂热,半山腰上树叶已经逐渐抖落,留下青黄相间的残余。白桦的树干突兀起来,长了眼睛的白树皮干枯的几近剥落,阳光在稀疏的枝叶间跳跃,光彩赋予自然一件霓裳。回头望,斑斓的色彩和泥土间的落叶,美好的几乎不真实。
 
秋天的妙峰,隐藏在缝隙里的美妙,不知道有多数人能亲历,品味。
 
下山的时候,水厂的小狗在我的链条上蹭出一道道黑色,他们亲昵的围着我转,就像上次穿越中给我们带来无数麻烦那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