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游行(下)

Summer has come and passed
The innocent can never last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巨大的音箱喷薄而出Billie Joe Armstrong(和lance同姓哦)略带嘶哑的声音,三面环山的滑雪场成为共振协和的大音箱,旋律在温暖的阳光下漫天飞扬,无法申辩而惆怅虚幻的情绪像某种湿漉漉的软体动物在透明的空气里缓缓蠕动,满眼的绿意微风、山体延绵起伏的轮廓,模糊的人影在身边快速旋转,我的脚步来回游移,身体随着音符兀自轻轻颤动。这一刻,很想睡在柔软的草地上再不醒来。

远人山地节,没有白雪覆盖的滑雪场,两天两夜,带着鼓鼓囊囊的背包,乘着UCC永远的大白熊,经过八达岭高速堵而不是很堵的车流,跋涉抵达凉爽到有些寒冷的延庆县。其实参加这个小小的越野赛顺便赢得一些奖品受到一些赞誉实在是个合理的借口,这样便可以在周末有个什么地方去,和一些什么人呆着不用思考或发呆。

两场比赛,统共不过30来分钟,更多的时间在和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但是他们认识我)说话,给陌生而年少的车手们加油。不同颜色的大学车协的旗帜在赛场周边迎风招展,后面是声音饱满却全是稚气的脸。第一个看到的竟是“国际关系学院”,后来他们在大学生接力赛分别拿到男女前六,表现很好。更远的还有来自内蒙古和山西山东高校的,近处的包括北大清华,并没有水木的孩子,至少是我不认识的。有些孩子打扮很是专业,显得颇为aggressive,发现是山东大学的,验证了我长久以来对山东人个性的想像。

很多城市都是有自己鲜明个性的,新潮如上海、动感似广州、慵懒同成都,可我找不到什么词可以一语中概况北京——这个有生以来呆过第二久的地方,并很可能在下一个十年来到之前成为头名。或者是和她太熟捻难分彼此、其中故事太婉转动人,或者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囿。不论有多少难以言说的情节纠缠其中,隐匿在一棵树、一条路或者一扇窗户一处园子里,她至少给了我一个可以舒适的摆放下自己不会为谁所扰的朴素安宁的家,这样的宽容,已经很难再从什么人身上找到了。

Carrie说:dating with the New York city,那么,北京也可以成为一个体贴的恋人吗?

第一个住进滑雪场度假村的夜晚就被郊区骤降的温度shock了,紧抱着大包抖抖索索进了房间不敢再出去,白天淅淅沥沥的雨带走了夏天残留的最后一丝热气,一场秋雨一场寒在论述在每次经历考验时都显得更加铁证如山。第二个夜晚,因为白天充沛的日照变得亲切而温和。站在屋外的山坡享受远离城市人潮汹涌车水马龙的宁谧,高高低低的虫鸣从夜的黑里面传过来难辨出处,空场上男孩女孩们聚在跷跷板和秋千周围玩耍聊天,欢快的笑和一些零星的说话声喊叫声传出很远,探照灯从高杆上投下明黄的光,他们的影子在草丛上被拉得很长,有一些映在房屋上,那么大。找不到月亮,把一架飞机的示廓灯当成了星星,在它消失以后发掘出更多,虽然全然不是记忆里满天繁星的图景,也分不清哪里有什么星座拼凑成什么形状,不过每片沉寂里都能找到一颗小小的星星在闪烁,在清冷的未可知里发出一点微弱却确凿无疑的宣布了“我存在”的光。山在夜里愈发神秘,散发出勾人心魂的气息,轮廓与深色背景融为浑然天成的水墨画,像熟睡的巨人那样深邃沉默,不给出任何关于生命或未来的诠释或谶纬,如果在这样的夜我探身下去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他的躯体发肤,呼吸泥土和青草的腥气,那里心里盈满的是不是取代了叶公好龙的景仰而汩出的油然而生的恐惧?

虽然滑雪场食物恶劣难以下咽,虽然房间没有门卡没有浴巾甚至没有可以用的插座,但,还是因为他给了我一个饱满充实的周末而心怀感激。下次来的时候,希望他待我还是如这次一般好,不改变。

wake me up when Sep. ends

艳阳高照妙峰山

这次爬过的路,同一座山,与上一次,有不同吗?

我依然记得两年前夏末的傍晚刚刚拥有一辆公路车后独自爬山的情形,简单又平常。暗自哼一首歌,喘气和流汗,到山顶时微笑着望一眼远方,转身下山,轮子碾过刚刚撒下汗水的地方,悄然无声(其实只是我自己听不见罢了)。

青山依旧,植物如常,我还是不带工具和气筒,但其实,也有那么点不同,比如,现在我总会带着nano,甚至这回的比赛。

妙峰算是所有爬坡分站赛里我最怵头的一个,不仅因为有前7km缓坡会被男生拉疲,不仅因为全程20km需要1小时多算是最长的一个连续爬升,更因为当年水水62min的惊人成绩,至今我还纳闷当时比我重近十余斤的她是如何蹿上去的,且坐骑不过一辆Dr. Chen版尺寸巨大的904,这个记录恐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难以逾越。自恃在所有女选手中爬坡算是最具优势的,以往的战绩也带有这种倾向,但始终无法超越一个主攻铁三的特殊选手2年前的记录,万分汗颜。

周六是怎么经过的呢?

1.大白熊不断推迟出发时间,我在航天桥头人行道边望穿秋水一小时余,赶到赛场时检录队伍早已就绪只等发枪,来不及热身,踏上自锁后紧张的心还怦怦乱跳。
2.天杀的比赛安排在11点,最热的晌午,阳光热烈到狰狞,水分源源不断猛烈蒸发,身体烤得像炉壁的白薯一般,皱巴巴干瘪瘪,可惜不甜,咸渍的猪肉!

3.头十多公里苦不堪言,唯一念头是要不要放弃,看旁边男同学们一个个鱼贯而过,往常总是我不断超越了一些人,调了角色,打击不言而喻。如果这时任何一个女生发动attach从身边经过,我仅存的一点斗志毫无疑问将溃不成军。

4.高寅在途中的补给做的很好,正因此我才有足够水源在解渴之余还能不断浇在头顶防暑降温保证比赛顺利完成。

5.前面平路过后再没能跟住任何人一米。后半程一直有个sg如影随形,有人督促自然不敢怠慢,我不断变换爬坡节奏他都死死贴着,我只能从喉中挤出一个“hi”时他还能和旁人谈笑风生,但始终没有上来领我一米,恨!

6.赛后公布的成绩是67min,我的polar记录是65min多,差距还很明显,3、4分钟的间隔犹如天堑,面前还有很长一段要走,不知是否还有机会。

想来想去没有更多值得记录的情节。对了,大白熊后来去模式口接了几个在山上摔车的小朋友,发现一枚工美大三男孩,语气平仄完全copy自海子,果然是成都人,可是居然没上过newsmth!

美院已经在园子里上课了,可是小朋友还不知newsmth为何物,枉为THUer啊……

————————–我是分割线—————————————

隔天翻出了newsmth退站送别语,一并奉上:

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到过水木,它将一生跟随着你,如同一场浮动的盛宴

四川有机3:汽车上的一天(上)

天不亮就起来了,三人三大包鱼贯而出赶到新南门长途汽车站,等到天完全亮了,车也发了。一上车就犯困,昏昏沉沉的座在最后一排,再一睁眼,我们已经在群山的环绕中了。山一座一座的爬,海拔一点点的提升,窗外满眼的绿意,空气微寒,很清爽。经过传说中的二郎山,秋色怡人,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洒下来很和暖的样子。在车上凝望着盘山公路,我痴痴的想在这样坡度的山路上骑车该多过瘾啊…有机会一定要扛着公路车过来!午饭就在二郎山上一个小饭馆吃的。进到店里才发觉是没有菜谱的,厨房就在大门口,所有配菜一字排开,老板端着盘子给顾客现拼凑出一盘,素的荤的品种还不少。我们点了2盘这样的烩菜,三个人吃的饱饱的,味道强过北京的很多大排档。
下午一点多到达了长途车的终点站–康定。传说中的康定情歌就是指这里,海拔3k左右吧。我们和车上结识的旅伴一共7人一同包了辆小面,继续驶向今天的目的地:新都桥
旅伴中2个是成都来的,似乎是川大的一对couple,她们打算在康定附近fb游,并没有背着大包。一个小伙子是北京土著,准备单人走川藏线,勇气可嘉!还有一个米国mm,交谈得知她要去自贡山区的一个孤儿学校教授英文课程。米国mm还背着小提琴,她说只是个hobby,可惜一路都没机会听她拉琴。问及为何来到这个偏远山区教书,她说是想提高中文。。。不可思议。。。。他们家人都
觉得她很crazy,不过,年轻的时候疯狂一把,真的很值得的。放弃了舒适的生活来到这个落后的山区做义务性质的教学工作,不由自主的对勇敢的她我有了一种敬意。
刚刚翻越的二郎山并不是今天的最高点,接下来的4k多的折多山才是今天海拔最高最冷的地方。

四川游记2:热闹的春熙路

头一天晚上折腾到大半夜,睁开眼睛已经是11点了,注定是fb的一天。朋友短信说可以去逛逛春熙路,那就走吧
其实成都和很多南方的大中型城市类似,没觉得多特别,一路晃着脑袋四处张望,踱着小碎步走到了春熙路。来了才知道,原来这里相当于北京的王府井,是最热闹的步行街了。十一阿,一路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基本上我们也就是来看人的。看到有男孩子女孩子穿着轮滑鞋在给某某饮品作广告,这个算是比较新鲜的了吧,惹得小秋同学不住的想要找双鞋子去刷刷,刷版混的太多了。。。。
下午等到了大猫朋友蒋mm的消息,去她家拿衣服兼带吃晚饭—继续冷锅鱼。这个冷锅鱼似乎并不太难做,不过还是等到我肠子都空了才看到满满一锅热烘烘的东西端上桌,味道果然不比三只耳逊色。席间蒋mm重复做法不下3次,终于我现在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欢迎另两位同学补充。依旧我保持了旺盛的战斗力,稀里哗啦吃了半锅,他们也就见怪不怪了。昨天吃完了我并没有拉肚子,看来对于成都美食俺的肠胃还是相当欢迎的!
回到旅店,收拾东西、打包,欢欣鼓舞的开始睡觉养精蓄锐,明天嘎正旅程就拉开序幕啦!

四川游记1:Sep.30 飞机开往成都

到首都机场n次了,但是这次我还是迷路了,找阿找阿找不到大猫他们,电话沟通无数次终于在走了nkm以后找到了大部队。大猫、小秋,回家的马贼、和gg一起去海螺沟的linger mm,我们一票人马背着大包小包浩浩荡荡出发了。飞机没有如大猫预计的晚点,准时起飞准时到达双流机场,踏上这块土地,我默默的想,成都,我们来啦!
尽管在飞机上吃了晚餐,我们还是在到达旅店放下行李采购完上山食品以后10点多钟兴致盎然的打车出来,直奔第一个目的地:三只耳,这晚的内容:冷锅鱼。
开始并不清楚冷锅鱼是什么,凭直觉推测可能是一条干煸的草鱼放在一个长长的盘子里,结果到了才发现我是大错特错了,冷锅鱼实际是没有点火的鱼块火锅,煮熟了趁着滚烫的劲儿端上桌来,不过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红油,并不会冒热气,保温性能很好。汤是麻辣麻辣的,4斤多的鱼泡在里面,大快朵颐啊,真爽!吃完鱼就把火开开变成鱼块火锅,继续涮各种蔬菜还有肉类,汤鲜味美,加上热乎乎的麻辣劲儿,一口一口不能停嘴。其他人常常说成都话,或者不会说的也能听懂,我70%都听不懂,只能更加刻苦的埋头吃东西。吃撑了喝点饮料,休息两分钟,感觉肚子还有点空地儿,又继续吃。搞得大猫连连惊叹:我们去贡嘎的食品够吃嘛。。。。。不到1点回到旅店,酒足饭饱可以安心呼呼了
结果2点多大猫冲了进来:我发现没带冲锋衣!我和小秋集体晕倒。。。。四处打电话开始找衣服,这个zt啊!然而时间实在太紧迫,我们终于悲哀的发现:1号必须继续呆在成都fb。。。。

杂谈

从贡嘎回来我就没写过东西了,上次找了一篇两年前的东西贴出来敷衍了事,汗~对不起观众(作无辜状。。。)
其实主要是这段时间太疲惫了,回来以后就着手找房子的事情,房子马上搞定了然后就是搬家,搬家啊!这种浩大的工程我最害怕了,我东西比以前又多了好多,而且以前几次都是有人帮忙的,这次虽然也有人帮忙,还是很辛苦啊。。。。这种状态会持续到月底,这边搬过去了那边还得使劲儿收拾,房屋硬件有待我进一步改善提高,而内部设置估计也要变来变去变动n次才能满意,还有综合布线的工作,唉,就当减肥运动吧。。。。
发现从成都带回来的灯影牛肉很好吃,可惜只带了2袋,而且忘记买麻婆豆腐啊担担面啊等等的调料了,遗憾,下次有人从成都回来记得告诉我,谢谢!
一句话的游记:徒步很辛苦,高反很厉害,贡嘎很好看,下次要继续。具体内容以后慢慢补充,大家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