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行

整个穿越,不得不说,最开始20km缓上,爬得我心率焦脆。

背个大包爬坡,起头还好。老或青蛙飞驰而过,我和老刘在后面磨磨蹭蹭。可能因为太过闲散,意志更容易被消耗。老刘骑着青蛙的yeti很不在状态,我不得不放慢的踏频等待。

骑了十来公里,厄运开始层出不穷。扎胎、车座导轨断裂、再扎胎、又一次胎没气,好在旁边还有人帮忙,灵芝、青蛙、老或,一块儿动手帮我解决问题。车座的问题最棘手,导轨断裂,只好在底下塞个内胎,再用另一条内胎缠上固定。勉强可以用了,就是磨得pp生疼,也导致后面一路都受煎熬,再也骑不舒坦。

三叉休整过后再上路,风云突变,老或和禹思浪的离开带走了阳光,乌云被大风卷过来,雨滴劈里啪啦就落下来,天色阴沉,气温骤降。在没有人烟的山里走,找不到一处可供避雨,前途渺茫,心里毛毛的,恐惧比劳累更压迫神经。

继续阅读灵山行

周日逛香山

人不算多,我和虾米老时间老地点,居然还有村长,可是牛年第一骑。问是不是lp出差了,答曰:在家蒸包子呢!原来北方人蒸包子这么隆重,可以消耗大半天时间!可是,身为一个南方人,我始终没搞懂,被面包着的肉,难道能比直接大块煮出来的肉诱惑力还大?需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劳神半天?压个红烧肉、土豆炖牛肉可是半小时就能搞定的呀!

今天虽然天蓝阳光足,但气温比昨天低了不少,出门就觉得冷。山下脱了外套,立刻脊背发凉。常规果快,软架爬山,呼哧带喘,汗流得劈里啪啦。行人不少,很多眼神不好的对着俺喊:看,小伙子上来了!我很郁闷的哼唧:不是小伙子!没什么突破,还差点掉沟里好几次,好在锁解快。倒是村长,好些日子不骑了,上坡依然生猛,过大树的技术也相当纯熟,完全学不来!

粉丝隆猫木玛早就上了,按照计划山脊下了水库,返爬回来时我们还没上到石板路。只好使劲儿往前赶路,途中被老霍超越,他虽然绝对速度不算太快,但快活林还是不怎么费力就一气呵成了,走得路线还不太常规,稳定性和粉丝相当。

快活林下来和粉丝他们汇合,爬前往望京楼的三叉。水泥路毫无趣味,只有劳苦,和虾米一个速度。虽然昨天的骑行并没留下太多疲劳感,但还是蠕爬,后来得知刹车蹭得很厉害。

下山,大路右转进土路,再立刻左拐进小路。昨天翻车的入口,一群走山的围观等候,俺使劲儿定了定神,晃晃悠悠下去了,总算没给出华丽的表演。后面的石头路,木玛同学不甚摔车,石头磕了膝盖,坐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来,速度是魔鬼!粉丝同学之后尝试了难点最大的急拐弯,2次之后放弃,从旁观者的角度,他其实已经下得很流畅了。

转到大路,返爬回刘半农墓,落在后面的俺突然左大腿内侧抽筋,虽然不严重,但无法蹬腿,一打弯就抽。眼见着同学们渐行渐远,只有同样落后的虾米同行了。他们抛弃了革命战友,抛弃了真贵的的情谊,于是走向了错误的路线,没到刘半农墓就拐弯,导致最后推了一大段。我和虾米也并不顺利,起先走上了林间小窄道,及陡,有树挡道,有高坎。继昨天的神勇之后,再次下了某个1尺多高的大坎,但及犹豫,于是缓缓撞在旁边小树上。虾米说,幸好我在前后,不然这一跤很可能主角是他。都觉得不靠谱,掉头选另一条路,好走了不少,但仍然大小石头密布,弯道丛生。俺正郁闷一个弯没拐好时,突然看见前头的虾米放下车急急忙忙往下面跑,琢磨着他是不是去拣手机眼镜之类的小东西,奔到近前,才发现不是。伊躺在我下面不远的草丛里,搞不清究竟出来什么状况,问是否裤子又磨破了?是否需要救援?均否定。十多分钟之后,伊才慢慢走上来说没事了。再下,伊的状态明显差了很多,据说患上了见树恐惧症!

下到底,汇合到昨天的小路上,穿过没锁的铁门,粉丝村长在下面等着。粉丝不尽兴,决定返爬马道,再下果园小路,真是精力无限。俺一条腿抽的厉害,不可能再爬坡了,三个人和粉丝道别,下山,在同一个面馆吃了同一种面条,不过今天带钱了!

回家之前,跟着虾米去大师的店,大师居然穿着西裤衬衫,真是不习惯。不管大师说了什么,手艺还是值得肯定的。刹车调成了我习惯的长行程,叉子变得润而灵敏,过两天再去装上护盘,一切就都完美了!

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2

轻舞山脊

天光大亮才起床,睡饱了就是好。刘大厨亲自下厨颠出了7个鸡蛋的加大号摊鸡蛋,虽然中间还有少许未完全凝固,但正和了俺爱吃嫩鸡蛋的刁嘴巴。

一扫头天的阴霾,在金光灿灿里出发。按着头天当地山民的指点我们和骑马的游客一起走了之前从未涉足过的小路,柏油路几百米后就拐上山脊,完全是驴友徒步的线路。

在山野里背着大包走路时总会琢磨能不能骑车,有多少路段可以用轮子代替双足直接碾过。当这个时刻真正来临时,心情刷一下就豁然开朗了起来,头天的种种不快、人心之险恶都被扔到九霄云外。天空高远,空气温润,虽然能见度并没太好,但远方西灵山的轮廓还是清晰可辨,大大小小的山梁也都在老刘的指尖一一被点出名字。在高高低低乱石丛生的复杂地形下骑行,车轮躲过一堆堆的马粪,撞上兀自突出的小草包,只能怪自己控车不够娴熟。穿行林间小路最是快活。高高的树冠和厚厚的落叶,车辙碾在黝黑厚实的泥土上,汗水被清凉的山风带走,畅快的说笑、吆喝,浓密的枝叶在旁边沙沙作响。 继续阅读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2

透过乌云的万丈霞光

下班又不能准点,但去刷山的愿望无比强,甚至不顾渐渐阴霾四起的天空,越往西行云层越加厚重,零星似乎有小点儿落下来,远处的大山在暮霭里显得庞大而稳重。

两周多没来这边,香山南路面貌全非,道路东移,工程宏大,希望能快快完成,行人早日免受尘土飞扬之扰。

爬山的时间并不满意,因为天气和时间的关系,放弃了更远处的望京楼。掉头下山,不经意间在茶棚眺望到万丈金光从厚重的云层后面落下来,投射在远处的山脊上。可惜相机没有带在身上,只好掏出手机,草草拍了几张。
图像017
继续阅读透过乌云的万丈霞光

a quick memo for last weekend

image

1. 2.1的胎,抓地力稳定性绝对比1.9的要强很多,更不要说是一条磨得近乎光头的了,这条光头后胎,让我在下坡的时候或者不断侧滑或者压根儿刹不住,吃尽苦头。

2. 冬天骑公路,即便是平路,还是让人冻不欲生。

3. 持续的失眠对身体的打击巨大。极其常态的骑行,强度不值一提,回家还是累得说不出话来,烂泥一样瘫在床上,可就是睡不着。再这样下去就要神经衰弱了。

4. 首体钱柜太落后了!硬件陈旧,软件匮乏,好在食物不算太难吃,卤肉饭还让人念念不忘,虽然都是肥肉。国际友人k鸟语歌时厕所时段就开始了,唯一让我们念想的机器猫主题曲没找到:(

5. 深夜失眠看了重新配音的阿信,她真的好漂亮,素面朝天仍然光彩照人,光崭崭的青春,能掐出水的嫩滑,羡慕、嫉妒!

6.周末的家乐福,人山人海,人海人山,零下7、8度的低温也挡不住人们采购的热情。为了给国际友人的生日礼品巧克力我不得不排了20分钟的队,附加值好高!

图片上是下水库走的一条岔道,窄而陡,很多大石头、高落差,我试了几回,总是没几米就下车了,结果对面山脊的走山人冲我扯着嗓子喊“小姑娘”,那意思是让我小心啊,这叫一个郁闷,只好在他们众目睽睽之下推下去(不得不是能见度真是好),谁让俺后胎磨光了呢?谁让俺没有软架子呢?谁让俺还没有护具呢?weaker总能找到一打理由!btw,照片是用手机拍的,虽然素质很差,红斑严重,不过在光线良好的户外出web图还是可以忍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补觉去,争取能睡着

贴在cyclone的年终总结

发信人: xxxxxx (比天空还要远), 信区: Cyclone
标  题: 滚动的猪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29 18:35:33 2007), 站内

这一年,如果我在北京,如果没下雨,周末肯定会去爬一次山,也有一天公路一天山地的时候。

年初跟着最亲近的一些人在香山雪地越野,上山下山技术都有显著进步,当时为了黄山赛而努力提高技术,而然香山却不是一个能够锻炼体能的地方。

于是四月去了黄山,第一次自己外出比赛,难度完全超过想象,被很多比赛以外的因素困扰,住宿无法落实,水土不服,心情郁结,全无食欲,赛前还有机械故障,虽然被trek和sram的技师调校,但还是埋下隐患。第二天的比赛果然惨败,一出发就被ltt甩掉,最后因为机械故障退赛。即便没有故障最好也只能是第三,甚至输给最后第二的clarie毛可兰,这个从前爬坡总是比我差很多的美国人。比赛当天立即改签机票深夜赶回北京。好在某人来接,给我很多慰藉,一下子什么都释怀了。

接下来天气愈发暖和,开始专心公路。说来十分惭愧,不要说去年10小时的300km,今年甚至250都没跑过,200出头就开始崩溃。五一和一群人绕了半个白河,午餐的饕餮毁掉骑行节奏,最后回兴寿的引水渠完全是被某人拖回去的,想想去年也是在同一条路上被同一个人拖回去,这段路已经成为我的一处疤痕。不过引水渠之前吃到了今年第一个也是最甜的一个西瓜,两个人在路面一阵风卷残云,惬意油然而生。

夏天赛事慢慢频繁,xrf各站联赛,shimano北京站和沈阳站,金港夏夜狂飙,我喜欢和高手同场竞技的刺激,也被TCR一帮高手绕圈时拉得眼冒金星。今年的金港我已经难以跟上A组TCR几元大将的小镇营了,完全是平时缺乏高速耐力训练的结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的结果很正常。

夏天下班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刷山。每周两三次,在骄阳慢慢褪去的五点半出门,四十分钟后和走山的人们一块儿从海二出发慢慢爬上鬼笑,对着夕阳发呆,默默想一些不知所以的事情,几年之间陆陆续续的零碎片段。第一次把刷山的时间提高到30min以内,但是距某人的27min还是差很多,想来要追上只能是妄想。回城路在固定的小铺子买一瓶可乐。老板慢慢和我熟识,每次都要寒暄半天,称赞我勤劳。他不知道,这其实只是我必须做的一件事,和吃饭睡觉一样。

秋季接二连三输了几场比赛。八达岭滑雪场两次完败,ltt都奇怪我怎么状态这么差。甚至年末的单车工作室爬山赛,郑汝芳,这个昔日的全国冠军似乎又恢复的当年的神勇,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应该在为某项户外赛事积极备战,而忙于学车的我自然无法匹敌。

在比赛随着寒冷的冬季而慢慢蛰伏以后,我重新回到年初的状态,在香山小路慢慢磨练技术。然而琐事缠身,包括家人的病情都令我神伤不已,练车也愈发乏力。不过好在得到杨柳同学的指点,我第一次毫无停顿的从山脊下到水库,第一次信心满满的下了后山到水库的碎石灌木丛小路。就算没有护具,对这些路段我也不再畏惧了。

明年我会有更好的器材,全碳架的公路和山地,不过那些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多乐趣。可能随着未可知的工作变动,比赛将不再占据我大部分休闲时光,不过,无乱如何,我还是会在山路上享受那些汗水挥洒的瞬间,那些不断突破和挑战带来的喜悦。

日照最短的周末

周六天气并不算好,阴天,雾霭浓郁,城市上空尾气积攒难以消散。香山上人迹稀疏,稍远处如同大光圈的焦外色散一般模糊不清,爆竹声从更远的地方传过来,隐约有过年的感觉,其实这天只是冬至。

刚到小路石板台阶处就遇到正在气喘吁吁休息的杨柳同学,我们都迟到了,所以都在尽力往上赶,只是他在前方一点点。路上还有一些推车而上的新人,只好默默从他们身边经过,不好意思打招呼,期间经过班头儿,很高兴一伙人里还有认识的。

我的XC技巧提高课程从遇到杨柳后正式开始,伊向我演示了如何蹬踏让前轮搭上高坎,如何在蹬踏失效之后用平推的动作让后轮经过大石头,如何选择合适的路线经过一些碎石坡。不过因为近一个月未骑车的缘故,体力松懈,很多地方仍然需要下来推车,上山变得冗长而乏味。

快活林休息时拣到从海二茶棚过来的小培和吞拿鱼小朋友,于是带上两个高中生一块儿开始了XC之旅。看杨柳从山脊之前的乱石陡坡下来,然后跟着下水库小路。虽然Z字弯仍然不能一气呵成,不过后面的部分倒是第一次不打磕巴完成了,有小小的得意。

陪着几个小朋友在水库厚厚的冰面耍了一小会儿,杨柳同学冰面骑车摔跤一次,而后听见沉闷的冰裂声从地下传来,既而显现到表层,安全起见,放弃玩耍,继续后山灌木丛小路XC。很诧异今天对这条颇陡的碎石路没多少恐惧,虽然上次还崴了脚,今天却是相当期待,紧遵杨柳同学教导的“要控制好速度、尽量让两轮贴地”的原则慢慢下,虽然速度并不比以往快多少,但心理上的安定是前所未有的,期间因为小培挡路无法停下倒地一回,两跟手指撞树干一回,下来以后被杨柳同学称赞已经很快了,伊必然深愔教育心理之道。倒是伊再次在后碟片高温后完全失效的情况下仅靠前刹下山,我一边听他抱怨一边直冒冷汗。

从水库半爬半推回快到活林,练习平推上台阶技术,练习前后轮过坎技术,随后下山,在杨柳同学的带领下不断创造了很多个第一次,例如第一次在快活林乱石坡可以控制好速度选择合理路线安全下来等等。伊把自己n分钟可以搞定的路线花了2n-3n的时间完成,俨然一个新时代的靠谱好青年!

天黑回到家才发现在外面转悠了大半天是如此疲惫,坐在床上除了看电视再没有做任何其他事情的力气,但是,第二天,还是响应了三脚猫couple的号召去石经龙滑雪。

滑雪俨然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运动,而我上次也是唯一一次从事这项时尚活动还得追溯到6年前,尚未成为一个运动青年时,而京城刚刚有了第一个雪场,滑雪对大众而言还是陌生而新奇的事物。然而整个过程完全失败,残存的记忆表明我在几个小时内不过是在二三百米的范围内和乌泱泱一群人走来走去摔来摔去,落得最后脚底抽筋肌肉酸痛的结局。这次不成功的经历完全磨灭了我对这项运动天生而来的向往,一别就是六年!

周日一行8人去的还是石经龙——这个唯一接触过的雪场,不过见识到一些新鲜事务,例如拖牵(lift),初级道还虽然有点别扭但总是安全过渡,到了中级道过坎时愣是被甩下一回,一边装作若无其事一边觉得羞愧难当。在初级道从零学起,三脚猫充当临时教导员,结果一上去就是噼里啪啦的两跤,也无法运用正确的侧摔姿势,结果第二次摔得差点掉眼泪,在雪地里站了十分钟动弹不得。好在慢慢掌握要领知道什么是犁式了,随即转战中级道。

后面的过程无非就是在摔也不摔、慢与快之间挣扎。在中级道上练习大回转,偶尔几次能够刚刚好停在拖牵入口,其他时候或者冲到边上的防护网里,或者难以控制速度如落石般飞速冲到底下的空场被称为“杀手”。犁式的要领并不复杂,但动作如何能自如到位总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好在体力尚可,一遍遍跟身体较劲儿练习,一天也支撑下来了,途中经历抽筋一次,慢慢忍受挨过。结束以前回到初级道,有如从钢丝绳上回到地面,轻松怯意的滑下来。

起头的第二跤磕着了骨头,直到今天还是疼,不爽。

周六虽然没有饺子但有鲶鱼锅和涮肉代替,周日在近一小时的迷路之后又来了一回柳沟豆腐宴,两天都是肚皮滚滚圆,完全无视白天辛苦运动的消耗成果,长胖是在所难免的了。


huchen <huchen@m165.com>

抱怨一打

目光呆滞,大脑麻木,右手抽筋,并在第二天全线瘫痪酸痛软弱,三小时的zuma给我带来了超过48h的后遗症,原来我真的不是三两年前那个为了通关整晚和泡泡龙死磕像吃豆子一样简单的小朋友了,指尖轻点,准确中的,出球速度永远比新球涌出的速度快,笑傲全家,人人景仰(妈妈骂!)。如今,当年勇已完全不复了,唉~

暖气来了以后和冬天的距离感被逐渐放大,对俺家的眷恋也日益强烈(单位还没供暖!)。办公室的温度总是诡异的低下,每次从卫生间、楼道回到座位就有如步入冰库,时不常的还有北方在耳边生起,相比之下楼下事业部朝南的大开间完全是个大温室,即使阴天也有如沐春风的暖意,只能一边羡慕一边感慨想做敝伟大祖国的花朵还真不是人人都有福分的!

上周几个日本人过来做seminar,两个工程师对着英文ppt照本宣科还结结巴巴半天鼓捣不出一个词儿来,到了Q/A阶段他们更是常常对着工程师的问题睁着迷茫的眼睛缄默着微微笑,好不容易“oh”了出来结果还是个不得要领的答复,我在一边哭笑不得,最后只好退居二线让同行不懂技术的日文翻译——一位朝鲜族东北小伙上阵摆平。不过日本同行态度倒是相当谦和,有问必答(不管答什么),不厌其烦(问一遍他们是很难知道所以的),其中一位还在午餐后回office的路上向我请教了如何学好英文,实在是三人行必有吾师的典范。伊带的cookie包装精美酥松香甜,会后迅速被同事们瓜分一空。那位日文翻译精通3国语言(母语是中文和韩文,日文专业)和据说soso的英文,令俺羡慕不已,早知道小时候也该去西藏班学点藏语,旅游时还能和当地人套套近乎加深民族感情促进祖国和睦团结啥的。

这周去金源大饭店开会,出乎意料的大会议室一屋子人挤得满满当当。荷兰律师在上面侃侃而谈,blabla把EU市场的状况描述了个遍,从税收到IP,临近午餐时我在暖色灯光和异国鸟语的催眠下渐渐目光离散眼皮沉坠,勉强竖立的脑袋像听摇篮曲一样完全不知演讲者在说什么。好在转眼即午餐时间,鱼虾蟹肉一应俱全,可惜都做得乏善可陈食之无味,愧对4星级饭店的水准。不过最爱的dessert有丰富的种类和甜糯的口感,比多宝鱼和粉丝扇贝都得到了我更多的垂青。下午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一口气灌了3杯coffee下去,苦呀苦!

我在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方面是越来越有天赋了。周六随着杨柳、三脚猫一干人下水库途中在数次平安通过的山脊土路上莫名其妙的脱把冲出,像以往那样旋即翻身而起继续跨车下山,n分钟后发觉腰部有异:原来这偷偷摸摸的一跤在胯部留下了一片擦伤。虽然轻微到血尚渗不出来,可惜位置恰好在系皮带处,于是此后数日移动总是动作僵硬,同事关切的问是不是脚摔坏了,我支支吾吾的解释是自己小脑不发达…

户内户外游戏活动都是如此危机四伏,该怎么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