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行

整个穿越,不得不说,最开始20km缓上,爬得我心率焦脆。

背个大包爬坡,起头还好。老或青蛙飞驰而过,我和老刘在后面磨磨蹭蹭。可能因为太过闲散,意志更容易被消耗。老刘骑着青蛙的yeti很不在状态,我不得不放慢的踏频等待。

骑了十来公里,厄运开始层出不穷。扎胎、车座导轨断裂、再扎胎、又一次胎没气,好在旁边还有人帮忙,灵芝、青蛙、老或,一块儿动手帮我解决问题。车座的问题最棘手,导轨断裂,只好在底下塞个内胎,再用另一条内胎缠上固定。勉强可以用了,就是磨得pp生疼,也导致后面一路都受煎熬,再也骑不舒坦。

三叉休整过后再上路,风云突变,老或和禹思浪的离开带走了阳光,乌云被大风卷过来,雨滴劈里啪啦就落下来,天色阴沉,气温骤降。在没有人烟的山里走,找不到一处可供避雨,前途渺茫,心里毛毛的,恐惧比劳累更压迫神经。

继续阅读灵山行

云蒙峡谷

白河绕了许多次,从谷底穿越还是头一遭。

切入点是大片河滩,大石头小石头堆了一地,路线不清晰,前途未卜。灵芝探路并没有带来太多可参考的信息,突然冒出的看门人还盯着我们吆喝着要买票,一切充满了不靠谱。三脚猫couple当机立断不再贸然前行,带走了山鸡,六人的队伍刷刷少了一半。 继续阅读云蒙峡谷

周日逛香山

人不算多,我和虾米老时间老地点,居然还有村长,可是牛年第一骑。问是不是lp出差了,答曰:在家蒸包子呢!原来北方人蒸包子这么隆重,可以消耗大半天时间!可是,身为一个南方人,我始终没搞懂,被面包着的肉,难道能比直接大块煮出来的肉诱惑力还大?需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劳神半天?压个红烧肉、土豆炖牛肉可是半小时就能搞定的呀!

今天虽然天蓝阳光足,但气温比昨天低了不少,出门就觉得冷。山下脱了外套,立刻脊背发凉。常规果快,软架爬山,呼哧带喘,汗流得劈里啪啦。行人不少,很多眼神不好的对着俺喊:看,小伙子上来了!我很郁闷的哼唧:不是小伙子!没什么突破,还差点掉沟里好几次,好在锁解快。倒是村长,好些日子不骑了,上坡依然生猛,过大树的技术也相当纯熟,完全学不来!

粉丝隆猫木玛早就上了,按照计划山脊下了水库,返爬回来时我们还没上到石板路。只好使劲儿往前赶路,途中被老霍超越,他虽然绝对速度不算太快,但快活林还是不怎么费力就一气呵成了,走得路线还不太常规,稳定性和粉丝相当。

快活林下来和粉丝他们汇合,爬前往望京楼的三叉。水泥路毫无趣味,只有劳苦,和虾米一个速度。虽然昨天的骑行并没留下太多疲劳感,但还是蠕爬,后来得知刹车蹭得很厉害。

下山,大路右转进土路,再立刻左拐进小路。昨天翻车的入口,一群走山的围观等候,俺使劲儿定了定神,晃晃悠悠下去了,总算没给出华丽的表演。后面的石头路,木玛同学不甚摔车,石头磕了膝盖,坐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来,速度是魔鬼!粉丝同学之后尝试了难点最大的急拐弯,2次之后放弃,从旁观者的角度,他其实已经下得很流畅了。

转到大路,返爬回刘半农墓,落在后面的俺突然左大腿内侧抽筋,虽然不严重,但无法蹬腿,一打弯就抽。眼见着同学们渐行渐远,只有同样落后的虾米同行了。他们抛弃了革命战友,抛弃了真贵的的情谊,于是走向了错误的路线,没到刘半农墓就拐弯,导致最后推了一大段。我和虾米也并不顺利,起先走上了林间小窄道,及陡,有树挡道,有高坎。继昨天的神勇之后,再次下了某个1尺多高的大坎,但及犹豫,于是缓缓撞在旁边小树上。虾米说,幸好我在前后,不然这一跤很可能主角是他。都觉得不靠谱,掉头选另一条路,好走了不少,但仍然大小石头密布,弯道丛生。俺正郁闷一个弯没拐好时,突然看见前头的虾米放下车急急忙忙往下面跑,琢磨着他是不是去拣手机眼镜之类的小东西,奔到近前,才发现不是。伊躺在我下面不远的草丛里,搞不清究竟出来什么状况,问是否裤子又磨破了?是否需要救援?均否定。十多分钟之后,伊才慢慢走上来说没事了。再下,伊的状态明显差了很多,据说患上了见树恐惧症!

下到底,汇合到昨天的小路上,穿过没锁的铁门,粉丝村长在下面等着。粉丝不尽兴,决定返爬马道,再下果园小路,真是精力无限。俺一条腿抽的厉害,不可能再爬坡了,三个人和粉丝道别,下山,在同一个面馆吃了同一种面条,不过今天带钱了!

回家之前,跟着虾米去大师的店,大师居然穿着西裤衬衫,真是不习惯。不管大师说了什么,手艺还是值得肯定的。刹车调成了我习惯的长行程,叉子变得润而灵敏,过两天再去装上护盘,一切就都完美了!

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上)

经过珍珠泉,离开菜食河,我们从路左边一处牌楼转道上山。水泥路很快被沙石路代替,缓坡也渐渐陡峭起来。某个三叉路口直行,路面更加狰狞,可能因为胎压过高抓地力不足,上坡时不甚滑到,尽管带着双层手套,巴掌还是被硌得生疼。经过叮咚甜美且没有冻上的果粒橙的激励,一鼓作气爬山梁头。虽然帽子头巾头盔通通取下,头顶还是热得生烟,可惜双足依旧处于零下,毫无知觉。在等待我们上山的间隙,jwx小朋友挑战了一条陡峭的下降小路,可惜没亲眼见到英姿,只瞥见了最后痛苦推车上来的挣扎。

下山大都背阴,积雪厚厚盖了一路。起先还担心轮胎附着力不够容易侧滑,后来发觉其实轻微的漂移让下山乐趣横生。路面还算宽阔,坡度不大,小心翼翼的控制方向,车轮chuachua刷出两道车辙。不经意的抬头,如洗的蓝天下一座尖尖的小山拔地而起直插云霄,心下瞬时畅快淋漓,身体也犹如小鸟般轻快。

继续阅读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上)

两天的教学课

周六,果快,粉丝给大家上技巧课,开始了果快小路的反复补考。粉丝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播放慢镜头,配上同步解说。只是学生笨拙,手足并用还是难以复制。技巧的精髓不外有二:稳定的控制技术,直视前方,确定线路,完全按照自己的预想前进,车轮不左右摇晃;在关键时刻的站立式骑行,能够在过坎失速时拉高把横身体顺势站起下蹬,借助重力下压前进,且重心仍然放置在车座附近以保持后轮的抓地力。关于如何通过小树,则是在前轮抬起跨过树干后迅速前推把横,保证前轮的稳定,维持车体向前的惯性而不会空翻。至于勾后轮的技术,暂时还没领悟。练习技巧最朴素的方式之一就是反复爬过街天桥,在那些不算太陡的台阶上练习稳定随心的上下坡技术,修炼的要求是“越慢越好”。 继续阅读两天的教学课

I’m outta time

oasis沉寂若干年后居然重出专辑,真是件令人诧异的事情(但还没有the verve出新单曲更令人睁大眼睛倍觉神奇)。I’m outta time用美妙柔软的外衣包裹了Liam不羁张狂的声线和内里,迈步中年的成功人士仍然保有着青年时代的才情睿智,并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抒发出来,同样令人着迷,宛若十年前。
 
周六天气并不恶劣,虽然最高也在零下,但平静无风。爬果快时的感到冻手冻脚,但坐在水库西边的水泥台子还是可以眯起眼睛来晒太阳,浮想几周前一大群人分食麦粒素巧克力,热热闹闹不亦乐乎,调笑犹在耳畔。

继续阅读I’m outta time

香山两日,喜忧参半

阳光和煦的周末,两天都是日朗云清。数九的严寒一下子消失殆尽,在香山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妙不可言。
 
周六状态极好,因为练了下肢力量的缘故,第一次感到果园小路尽可掌控。起头的排水沟,或者后面的小下坡,路线选择都操控自如。虽然中间也下车3、2次,但似乎看到一气呵成的希望。上快活林时碰见芳芳,带着她的户外队员练技术。跟在专业选手后面,我才明白了什么是轻巧的上山。用技术来弥补力量上的欠缺,即便低速时也可以维持良好的平衡,在磕磕绊绊的石头堆里找到恰当的路线,这样的功力不知还得再练几年才可能达成。
 
周日继续果快,才发现年纪大了就是身体不由人。昨天轻快逾越的路径纷纷下车,昨天觉得“怎么这么平?”的地方,今天变成了“k,好陡啊”,只好站着摇车上。昨天兵不血刃进入5系,期间还下车穿脱鞋套两次,和芳芳聊天数次,今天一个人却花了1h+, 天上地下原来近在咫尺,=。=
 
上山的真正目的是和粉丝老刘一圈人下山,挑战拦车杆等等凶险路段。大侠们一个个眼皮不眨的出溜下去,我在后面扭捏许久,气运丹田数次,起身霍霍又打退堂鼓若干,最后在大家的催促中下坡。拦车杆速度控制极谨慎,后面的大坡却再也难以为继,以DH态势跌跌撞撞到底,选择路边的草丛直接飞人减速,旁观者吓出一身冷汗。好在倒地姿势合理,身上又有全副武装的护具,毫发无损。无法控制重心已经成为下山的最大障碍,回想下后山,也都是因为重心太高而屡次失败。粉丝严厉的说:以后再控制不住重心就不许下这坡了!我只得作乖小孩状,点头称是。
 
本来以为霉运到此为止,不想与大部队匆匆分别准备赶回家加班时又节外生枝,只得两次掉头等待救援,时间一拖再拖,最后和粉丝一同踏上回城路时已经耽搁一多小时了。
 
太阳慢慢下山后,空气渐渐转冷,一个人座在果园入口的石头上,寂寥无奈,热量慢慢被大地吮吸,身体瑟瑟打颤,山下的时光就变得漫长而难以挨过了。
 
 

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2

轻舞山脊

天光大亮才起床,睡饱了就是好。刘大厨亲自下厨颠出了7个鸡蛋的加大号摊鸡蛋,虽然中间还有少许未完全凝固,但正和了俺爱吃嫩鸡蛋的刁嘴巴。

一扫头天的阴霾,在金光灿灿里出发。按着头天当地山民的指点我们和骑马的游客一起走了之前从未涉足过的小路,柏油路几百米后就拐上山脊,完全是驴友徒步的线路。

在山野里背着大包走路时总会琢磨能不能骑车,有多少路段可以用轮子代替双足直接碾过。当这个时刻真正来临时,心情刷一下就豁然开朗了起来,头天的种种不快、人心之险恶都被扔到九霄云外。天空高远,空气温润,虽然能见度并没太好,但远方西灵山的轮廓还是清晰可辨,大大小小的山梁也都在老刘的指尖一一被点出名字。在高高低低乱石丛生的复杂地形下骑行,车轮躲过一堆堆的马粪,撞上兀自突出的小草包,只能怪自己控车不够娴熟。穿行林间小路最是快活。高高的树冠和厚厚的落叶,车辙碾在黝黑厚实的泥土上,汗水被清凉的山风带走,畅快的说笑、吆喝,浓密的枝叶在旁边沙沙作响。 继续阅读月圆风高夜,韭山飘香时-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