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E HP5观影记

注定是一场很失败的经历。

购票时对面空旷一片的小蓝格思考良久还是挑了F排,结果一进IMAX放映厅就有点傻眼:太靠前了!懒得再去后排找座,安慰自己至少是正中间。期间非常小概率的接到电话一个,居然还听见振动了,居然还是020打头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号码,我颇想了想是不是上海,居然电话那头为无关痛痒的小事弃而不舍拨了4、5次,我只好郁闷的匆忙往返于座位到出口的黑暗里,听电话那头“喂、喂、喂”扯着嗓子喊了半天,背景比影院噪杂n倍。等这位同学交代完毕我穿越过看不明晰的阶梯回到座位,中间不知错过了多少精彩镜头,可恶!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直接在后排右翼找了座位,这次中心距足够,新的问题又产生:太偏了!坐下以后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导致最后30min的3D画面看得心存芥蒂难以畅快。

我的首次IMAX经历就在这样的磕磕绊绊里过去了,幸好是周二,幸好HP5档期尾声票价下浮,幸好没有更多麻烦找上门。对了,入场后旁边女生就一直在吃东西,花样不断翻新,关灯以前是汉堡,后来卤制品香气四溢,这也就罢了,她还吃得嘎嘎吱吱像老鼠!

UME硬件之豪华完全可称京城No.1,比最常去的中影还是高级不少。上次来可能是MATRIX,除开最后打车回家其他记忆消失殆尽。对传说中的IMAX厅充满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新鲜感,出门前还认真考虑要不要换了隐形方便带偏振镜,后来想到鼻梁架眼镜的同学千千万,此担心显然庸人自扰。拿到巨大的塑料眼镜后果然证实了我的推测,带在大脑壳上绰绰有余。

总的来说,HP5算是个制作精良、配角华丽的好片子。从前的小男生小女生们个个眉眼舒展个头猛蹿,举止沉稳许多,却也少了儿童时的纯真可爱。出场人物之多镜头分配之均导致个体塑造都不够丰满,远不能比魔法石和密室,或者是考虑到先前几部都已定型无需着力?画面则无法超越第三、四部,阿斯卡巴的囚徒已达相当高度,而火焰杯则创造了多处可堪经典的HP场面,以致到了凤凰令即使最后动用3D特效,画面纵深感强烈犹如身临其境,但高科技的泛滥仍然无法弥补创造力的匮乏。即使3D部分也有靠配角的大牌支撑之嫌疑,水晶球密室的奇幻比不过火焰杯里的森林迷宫,魔法师对战也并不比前集更精彩。而影片前半部分稍嫌沉闷,全然不像前4部的意外丛生扣人心弦,当然这和情节有关,不做评论。

变形金刚让我有花钱看第二遍的冲动,而HP5,耐心等待DVDRIP好了。

所以,作为哈迷或者号称哈迷的同学(俺),至少在影院看一遍是很有必要的。

雨夜时

从建研院出来,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是的,是走,不是骑),直到蒋宅口,没有一辆taxi收留我。

一下雨taxi就稀罕起来,半天没有露头的,偶尔一辆灯明的由远及近进入视野里,对着路旁挥舞右手的我却视而不见,或者一边借着惯性匀速驶过一边摆摆手,尽管我已经把轮子拆下来放进后备箱绰绰有余了。

无奈,指责天不作美司机无良,在雨幕里踮着脚尖翘首以盼发一点小呆,隐约有种冲动想拨个号码呼叫服务区以外可以顶上trek的一辆车,忍住没掏出手机,随即也就罢了。

闪进安外麦当当等待雨停。M记永远灯光雪亮窗明几净,不论付钱与否都可以在里面消耗掉随心所欲那么多的时间,这家是悬着蓝底黄月亮标志的24h店,即便趴在桌上睡至天白也未尝不可,饮料总有冰凉或炙热可供选择,cheese burg or chicken全凭喜好,随便挑一种都可以结结实实安抚肠胃一番汲取力量。因为这些可堪信赖的资本主义脉脉温情,冷漠的taxi司机造就的惶惑雨夜于是不再令人崩溃。

终于等到雨水零星可以慢慢骑回家。午夜路过展览路口,交通灯闪烁正在道路作业,巡洋舰般的运货车载着巨大的钢筋水泥桥墩们虚位以待,我从旁边默默经过,对着雏形惊叹即将横空出世的立交桥架设神速。

结果周三夜晚又是暴雨,京城洪水泛滥灾祸四起,好在这次是在小蓝里,我无所畏惧了。

车迷节,07

早上推车出门,一闪念,这是我第几次参加车迷节呢?算年份,似乎应是第四次,可是,为何印象里只留了2次的情节呢?果然是老了。

到场地,去王老师办公室换车、检录,粉丝同学参加的初级组在我前面,因为挤在等待出发区没瞅见他冲刺,后来据说是第三,还不错。

然后就是我自己的公路了。放眼望去,专业队、体校的幼齿小朋友分布四周,还有鼎鼎大名的前全国冠军赵伶燕,还有老对手思哲,不知道会混乱成什么样子。

心砰砰跳着听裁判鸣枪,出发以后也就安静下来,专心比赛再无暇顾及其他。专业队的小朋友生猛彪悍,一上来就妄图在老山第一大坡上甩掉所有人,我心下暗自吃惊,风格如此彪悍待会儿我还有的玩儿吗?落后2、3米才上到顶点,好在立刻追回到那一框小孩儿中间,她们经过这一轮发力速度也慢了下来,不知是否在思索以后的局面该如何控制。第一次大组比赛遭遇团队战术,有人突围,有人在后压速度,轮番上阵,或者想在下坡突然加速甩人。不过经历了金港系列赛事,即便男生们在平路突发性attack都不畏惧,何况这些小朋友?压弯更是轻松自如,我甚怀疑比她们在弯道更具优势。第二圈上坡她们变得保守,磨磨蹭蹭我甚至不感觉太费力。不过自己孤军奋战,要想突围显然还未具备过人的TT实力,只能紧跟在后。小朋友们不断耍心眼,想把我放出去耗费体力,或者集体突围,相互不断喊着“走”“上”这样的字眼,来来往往几回合冲刺前只剩了3个幼齿小朋友和我。无奈她们把队形压得太紧我无法占据有利位置,最后冲刺也被旁边小朋友死死卡住,担心被她们蹭倒并不敢太近身,最后和第三的小朋友几乎并行冲过,差距为小数点后第三位。

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平路作战团队配合的重要,如果今后有2、3人编队相互掩护形势才有可能转变,这种体力头脑并用的比赛想起来就让人兴奋,但何时才能掌握主动呢?

下午的山地是个失败,经过公路、团体比赛消耗身体不仅疲劳更无可抑制的懈怠下去,精神难以集中。第一圈下坡落后竟没有追赶欲望,平路眼睁睁看她们走掉全是茫然。第二圈上坡甚至比第一圈更利索,明显是之前不够卖力。第三的成绩,比思哲慢,比专业队小朋友慢,看看心率表,Max190多点,avs183,这样的心率对于两圈一刻来钟的比赛相当休闲,与以往山地赛avs190多而Max动咎200以上相比实在汗颜。

“想来是没人中场给按摩恢复吧”,我这样对自己说,也就找到很好的借口不为消极怠工自责了。

赛事以外的流水:

UCC北方区老板不知对我表现满意否,赛后聊了几句,双发都保持友善和谐的态度,达成多项共识,毕竟我已尽力,而他们也找不到更好的女车手。对于赞助商基本态度是不卑不亢,做好份内事,其他不多想。关于赞助的车,有当然好,没有也无所,但绝不要把我当比赛机器经常跑外地就成,除非给我发工资管到老!另外UCC天蓝骑行服和红色voodoo实在不协调,需要赶紧换车或者换衣服!

赛后西瓜同学对我说:成绩好的人里就咱俩算是清白的。显然他把今天被中国官员们拒之门外的一摞老外们给忘了。即使这样仍有所偏颇,虽然如今比赛的确到处充斥着专业车手们。换个角度想,他们的到来无疑使整体速度有一定提升,给业余车手更多和高手同场竞技的机会,未尝是件坏事。想想专业队孩子们也并不容易,世界原本没有绝对公平,把能控制的部分做好,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背了10D,自己比赛一结束立刻变成场地摄影记者,躲在上坡处对同学们一一扫射。 拍男子山地公开时,旁边举着20D+小白的另一名摄影师同学突然说“我还有你前年比赛在这个坡上摔跤的照片呢,很惨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即便他操相似于某个我心仪DJ的声音,还是很想用眼神杀死伊。看人家白白净净斯斯文文还戴眼镜,我只好礼貌的说:“是啊,那时技术很差,现在好点了,虽然还是很烂。”之后记下了人家手机号以便发邮箱过去索要原片。被某个sg以这般印象记心里,除开一声叹息也没啥念想了。

拍山地精英时郝乐小朋友经过刚刚中级组比赛又上来了,真是体力超人!郝氏兄弟帅得人神共愤堪称门头沟乃至北京地区最上镜哥俩并不稀奇,他们不仅帅且骑车快也情有可原( 住在妙峰脚下,可以每天晚饭后来一趟),问题是人家为啥比赛极端辛苦时还神态自若面似桃花?想想自己不是喘气吁吁就是咬牙切齿五官狰狞,人和人差距咋这么大捏?

一个叫吕诺斯的小朋友,因为穿单车工作室的队服,因为去年比赛结束曾经被他捎过一段,更因为人家算是大sg,印象有一点。但是他自己帅也就罢了,怎么还带了超级pp的女朋友过来?他女朋友pp也就罢了,还肌肤胜雪窈窕婀娜!身材好也就罢了,还穿了件低胸露脐无袖小马甲和同色系小热裤打扮堪比影视明星!引得旁边孩子已高中的某男士哭天跄地说要流鼻血。低头看看自己,撞豆腐去……

王老师给我们提供存放自行车的场地、加餐的桃子、午餐和可乐,比赛给我们拍照,赛后又把我和两辆车驮回家,甚至帮我抗上楼,无以为报呀无以为报!好在奖品中有把带指针的气筒一枚可以放小蓝里公用,总算我一点绵薄之力,希望经常有机会做贡献。老程评选为最佳后援,赛前赛后端茶送水,冰冰小朋友在赛后最虚弱时递上凉爽爽饮料一瓶,争取下次我bg全体家属吧!

晚餐吃的是杨老师包的肉粽(偷偷的说,肉不够多呀)!

这篇完全流水账,谢谢观赏!

new season of the criterium

抱怨一下炎热的办公室,36、7度的酷暑居然空调总是因人为或为人为因素不能正常运转,
害苦了一帮闷在楼顶不透气屋子里被一圈发光发热电子产品包围的同学们,个个坐立不安
摇头晃脑,拿着手边可以取得的东西充作扇子呼呼呼,热风油然而生。。。
 
昨天下班以百米冲刺的节奏往家赶,种种缘故还是比原定拖延了10分钟才出发,西外大街滚
滚车流,懂得变通的北京司机们都在见缝插针扭头并线,公交更是开得彪悍生猛在公交道非
公交道穿插摇摆,小蓝倒是从容不迫守住自己的线路,逼得那些左突右奔的小轿车停顿在毫
厘之外估计恨得牙根痒痒,当然也看得座在车里一干人心惊胆颤远比王老师更心疼小蓝。
 
赶到金港换衣穿鞋,没来得及热身车手们已然挤作一团蓄势待发,很高兴见到比去年多不少
的女同学,可惜其间依然没有如思哲白芷那样相当的选手能够同场竞技。老麦叽里呱啦说了
一通,最后宣布要分A、B组,女生必须在B组,当头一棒!诸如公平起见、诸如考虑人身安
全,我不得不心有不甘的遵从这样的游戏规则,连steven都回过头来做了个遗憾的动作,也
罢,大不了当成一次ITT吧…
 
过程如我所料了然无趣,起先B组还有几个男生在一起形成6、7人小集团,没想到冲刺圈过
后竟只剩1个,我们只好两人配合,但终究势单力微,没多久被大组追上,他似乎跟着走了,
我犹豫一下没有立即尾随,于是自己TT骑完全程,两次冲刺心率都在200以上,训练目的
算是达到了。
 
赛后老麦特意跑来和我唧唧歪歪一席,解释这次要看看情况下次一部分女生可以合并到A组,
看来还是做出了一点妥协,最后回敬一句“thank you very much",也算诚心实意。
 
赛后的粥粥粥家属答谢晚宴吃得酣畅淋漓,首先居然有2.5L家庭装可乐只9元,后面4凉2热
几个菜肴也都不乏惊艳之处,一罐台式咸粥被我一人喝下大半,引得报告同学连连侧目,当
我把那些故作惊诧的眼神瞪回去,又遭遇“我家冰冰在,不要老看我”这样的恶意报复,忍
住没有喷饭,恨恨然又塞下酸辣筋道的驴肉一片。

up close

高涯口,2005年成为我所有形如风联赛的起点。彼时下巴伤口正在愈合,尚未拆线,包裹的
纱布多少有碍观瞻,内心亦有些许惶惑,但比赛时也就不以为意了。转眼2006年来时已是风
雨摇曳,犹豫再三我换成短袖上车,比赛伊始细雨渐尽,然而大风依旧猛烈,一些风口我只
能跟在大个子老外后面寻求庇护。今年,第三次,艳阳下我换上了最朴素的长袖已减少水分
流失,途中依然累到缺氧崩溃数次想要放弃,跟丢了原本近在咫尺的纤细身材小哥一枚,放走
了年长许多的B组选手,耗费比steven多出整整10分钟的成绩才到达终点。虽然三次都是冠军,
但成绩永远不能尽如人意。
 
颁奖时得到了尺码合适的05款环法黄衫一件,虽然色彩明艳靓丽但何时能穿多少是个尴尬问
题,后来被提醒可以独骑车时套上作为安全服,茅塞顿开,喜滋滋。看到难得一现的日晕,七
彩光影在天空印下巨大一个圈,外侧还有更大的光环围绕,中间贯穿一条飞机划过的白烟,用
拳头挡住中心的日头,咔嚓咔嚓一阵扫射,这般景色不知何日能再见。
 
仪式结束后开始寻找"僻静处"野餐。王老师的小蓝和我们的Jetta架着7辆车8个人在菩萨
鹿山路上奔驰旋转,不多久在大路边找到了静谧阖然一条小径,似乎通向某个小村落,汽车
罕至,人迹稀疏。路边正好有几棵大树遮蔽出一块空凉地,摆上小桌小櫈,铺上各色冷食饮
料,塑料小叉子码码齐,勤快的几位同学又从路边草丛里找来几摞板儿砖叠罗汉充作两个能
座人的小凳子,于是所有人都能安稳的放置下身体,甚至还有想我这般能够翘起二郎腿用胳
膊肘撑起下巴颏的,自然又惬意。
 
各种野餐的美食、肉类和蔬菜,从嫩绿色小冰箱里取出的冰凉可乐、啤酒,碰一下杯,面包
片配着肉肠酸黄瓜夹成个三明治状迫不及待被塞进饥饿的肚皮,在灌多了碳酸饮料之后不由
自主发出一声“咯”,尾音拖了好长,无法掩盖。空气里充满了山野的土腥和阳光的热忱,
我们大声的说话、谈笑,头顶一把遮阳伞不仅屏蔽了小飞虫的骚扰,也把所有快活的气氛聚
拢起来,不会随着汗水被阳光带走。我眯起眼睛注视的伙伴们,10D在车里睡觉,我的瞳孔
变成DV的sensor,贪婪的想要把一切刻录进脑子里。王老师说那一声“咯”就表示幸福了,
我一口气出了3声。原来,我离幸福已经这么近了。
 
回来路上晕晕沉沉没有了知觉,再睁眼,竟然不认识回家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