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天三场

火辣辣的妙峰山
虽然没有何平,但是Jenny的现身让俺郁闷不已,她怎么也骑公路呢!

前7km休闲,摘录DFH上雪兔的帖子:
“女子组发枪的时候就慢悠悠的出发
骑了一阵还是排成一条整齐的队伍很河蟹的前进着
到后来更是神奇的排成两列开始边聊边骑
前面两位女老外领骑
后面大家井然有序
女老外用英语聊天
大家用汉语聊天
一路保持着22-23的速度完成了头七KM” 继续阅读俩天三场

艳阳高照妙峰山

这次爬过的路,同一座山,与上一次,有不同吗?

我依然记得两年前夏末的傍晚刚刚拥有一辆公路车后独自爬山的情形,简单又平常。暗自哼一首歌,喘气和流汗,到山顶时微笑着望一眼远方,转身下山,轮子碾过刚刚撒下汗水的地方,悄然无声(其实只是我自己听不见罢了)。

青山依旧,植物如常,我还是不带工具和气筒,但其实,也有那么点不同,比如,现在我总会带着nano,甚至这回的比赛。

妙峰算是所有爬坡分站赛里我最怵头的一个,不仅因为有前7km缓坡会被男生拉疲,不仅因为全程20km需要1小时多算是最长的一个连续爬升,更因为当年水水62min的惊人成绩,至今我还纳闷当时比我重近十余斤的她是如何蹿上去的,且坐骑不过一辆Dr. Chen版尺寸巨大的904,这个记录恐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难以逾越。自恃在所有女选手中爬坡算是最具优势的,以往的战绩也带有这种倾向,但始终无法超越一个主攻铁三的特殊选手2年前的记录,万分汗颜。

周六是怎么经过的呢?

1.大白熊不断推迟出发时间,我在航天桥头人行道边望穿秋水一小时余,赶到赛场时检录队伍早已就绪只等发枪,来不及热身,踏上自锁后紧张的心还怦怦乱跳。
2.天杀的比赛安排在11点,最热的晌午,阳光热烈到狰狞,水分源源不断猛烈蒸发,身体烤得像炉壁的白薯一般,皱巴巴干瘪瘪,可惜不甜,咸渍的猪肉!

3.头十多公里苦不堪言,唯一念头是要不要放弃,看旁边男同学们一个个鱼贯而过,往常总是我不断超越了一些人,调了角色,打击不言而喻。如果这时任何一个女生发动attach从身边经过,我仅存的一点斗志毫无疑问将溃不成军。

4.高寅在途中的补给做的很好,正因此我才有足够水源在解渴之余还能不断浇在头顶防暑降温保证比赛顺利完成。

5.前面平路过后再没能跟住任何人一米。后半程一直有个sg如影随形,有人督促自然不敢怠慢,我不断变换爬坡节奏他都死死贴着,我只能从喉中挤出一个“hi”时他还能和旁人谈笑风生,但始终没有上来领我一米,恨!

6.赛后公布的成绩是67min,我的polar记录是65min多,差距还很明显,3、4分钟的间隔犹如天堑,面前还有很长一段要走,不知是否还有机会。

想来想去没有更多值得记录的情节。对了,大白熊后来去模式口接了几个在山上摔车的小朋友,发现一枚工美大三男孩,语气平仄完全copy自海子,果然是成都人,可是居然没上过newsmth!

美院已经在园子里上课了,可是小朋友还不知newsmth为何物,枉为THUer啊……

————————–我是分割线—————————————

隔天翻出了newsmth退站送别语,一并奉上:

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到过水木,它将一生跟随着你,如同一场浮动的盛宴

为公司征文写的八股文

头布置的,不得不写,就写了。大家尽情笑话吧。。。。

启程,路就在脚下

天空明朗,阳光绚烂,透过窗户传来的是深秋丰盈的景象。来不及多想,我换好衣服带上公路车,准备向往常的周末一般,去爬妙峰山。推开门,离开没有暖气的房间,一阵寒气迎面扑来,我不禁一个寒颤,原来已经是初冬了!然而并没有丝毫的退却和犹豫,我跨上心爱的单车,投入到城市滚滚的车流当中

3年前,也是在冬天,我推开一扇玻璃门,带着几许好奇几分憧憬,开始了在意科的新工作。虽然是个新人,却丝毫没有孤单寂寞。格子间里,那些鲜活的面孔,那些干练的作风,帮助我融入进这个大家庭。如何学习新知识展开新工作,如何与同事协作完成项目,在这一点一滴中间,我得到的不仅是同事们真诚的帮助,还有一颗颗炙热的心。还有当初的领导潘波,亦师亦友;在8小时内布置工作,帮助我们一起搭建项目框架,找到切入点深入研究课题;帮助我们解决客观物资条件缺陷保证项目进度;言传身教工作技巧避免弯路磕绊。在8小时外,侃侃而谈古今中外大事小情,分享报纸上网络间流传的种种趣闻,还有家中年事已高步履维艰的猫。虽然后来潘总离任,我却一直满怀感激。

不知不觉,车子行到妙峰山下。经过30多公里的热身,我全身都已经热气蒸腾蠢蠢欲动,渴望细数路边那些干枯的树木开始向上爬。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北方干燥平整的山路在温和的阳光中安静的晒着,偶尔汽车经过,轰鸣的马达给山谷带些许震动,之后一切又恢复原本的肃静。我踩着车子一点点前行,默默看着高度表的示数一点点的往上蹦,五米,十米,五十米,一百米汗水淋漓,心跳加速,两条腿慢慢感到沉重,更加的沉重

04年底,我开始了PLC产品研发的工作。当时刚刚成立的PLC事业部虽然还不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却承担着公司未来发展的大任,是公司能否成功转型的关键之一。而作为PLC事业部唯一的女员工,我承担了整个研发项目—14M PLC Modem产品研发。踌躇满志的我信心十足的接受项目负责人的重任,开始筹划展开研发工作。订计划,排时间,协调人员,完成项目计划书,我才发现很多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困难许多。首先是时间紧迫,054月底必须拿出产品,工厂实现批量生产,研发工作迫在眉睫;同时人员又严重短缺,PLC事业部的研发人员实际只有我一人,从产品设计到生产支持全部都得由我来承担,压力不言而喻。如果有任何一个环节不能按时完成,整个项目进度都会延期,直接影响到最终产品交付时间。一时间,我感到肩上的担子很沉很沉……

山风吹来,撩起我湿乱的头发,带走了燥热和烦闷。虽然树木花草多已衰败,只留枯瘦的枝干在风中摇拽,但岩壁间缝隙里还是能找到凝重的绿色,并不娇嫩,亦没有太多姿色,只是高高矮矮杂乱无章的存在着,安享这个和蔼的冬日。瞥见这些随处点缀着的绿色,我的心情也跟着畅快了许多。视觉的愉悦带来了更多身心的松弛,原本沉重的双腿也被轻盈的身体带动着,踩踏变得欢快许多。起身摇车,自己仿佛化作蝴蝶在山路上翩翩起舞。

在产品研发的关键阶段,一个个困难迎面扑来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大部分都是之前的计划所没有预计的。图纸设计完毕,PCB版布线工作也在能源部孙工的帮助下顺利进行投出制作,然而在电路调试和器件选择上却一度停滞不前。反复的测试,穷尽思路,尝试各种可能,但是电路板调试结果依旧不乐观,信号始终达不到理想的幅度,这意味着产品性能远远不及实际应用的水平。我开始焦虑不安:计划在一天天退后,资金在一点点消耗,而且结果却始终相去甚远。很多个夜晚和周末的辛苦加班,牺牲了大量休息时间,却没有相应的回报。我不得不开始审视自己的能力,是否足以胜任目前的工作,是否能够摆脱当时的窘境,一切都让我感到身心俱疲。

对面这样的状态,领导却没有对我丧失信心。PLC事业部的贺总主管销售,对我的工作并不十分了解,但始终在研发过程中给我巨大的支持。资金上、设备上、时间上、人力上,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都尽力帮我解决困难。在我为电路焦头烂额时,他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我的能力,坚定的鼓励我继续走下去。公司主管技术的赵总,作为我工作的直接领导,在我抓耳挠腮不知如何下手时尽力给我提供经验和思路,同时还借助私人关系帮助我在设备短缺的情况下完成电路测试工作,保证我的时间进度。而能源部的孙工,更是始终和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共同进退,让我觉得自己并不孤单。很多时候她牺牲私人时间陪我一同调试电路,分析实验结果,提出调试建议和意见。如果没有他们的鼎力协助,我恐怕无法熬过冗长单调的研发阶段。

山顶越来越近,呼吸越来越酣畅,我可以感到即将登顶的满足喜悦,这喜悦如空气般溢满胸膛,让我完全忘记了先前的劳累,一鼓作气,把这一千一百多米的妙峰山踩在了脚下。

同事们的帮助让我感到意科这个大家庭的温暖,所有人拧成一股绳,同一个目标让我们群策群力共同进退。终于在埋头苦干数日之后的某个下午找到了症结所在:原来是某个器件的不合理导致信号的严重衰减。反复验证,确认的确这就是罪魁祸首。随着器件的替换,信后强度骤增,产品达到了预期的要求。当解决问题之后的成功满足感醍醐灌顶般鼓满脑袋,我只想说,谢谢所有的同事们,意科这个团队让我感到无比骄傲!

骑车,是我心爱的运动;然而意科的工作,才是我生活重心。这里的事业让我的生活不仅充实而且更加积极向上。我会继续我的爱好,也会更加努力的工作,把的汩汩的热诚投入研发工作中,用孜孜以求的态度完成每个任务,在意科这个大家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训练流水账

为了准备24号的比赛,今天的骑行定在了妙峰山
天很蓝很蓝,阳光很灿烂灿烂,但是风也很大很大,顶风骑到妙峰山下就累死了.
由于风太大,胆小的我再次没有到山顶娘娘庙,而是在距山顶4km标牌的地方就折返了,怕被风吹下去。这趟大概花了60多min。然后觉得强度不够,下山以后又从7km小桥处再次上到涧沟,号称第二趟。由于风太大,馒头坡那里甚至被风吹下车来,速度上不去,力气自然也没花太多,38min,真够慢的。我越来越节约了,忍着没在山上买水,就靠一小口鲜橙多撑完了第二趟,值得表扬啊!
回家路上飞奔,到家发现才大腿好酸好酸.
今天爬坡心脏基本没感觉,不像前几次,偶尔能感到心跳。气喘的也还算顺,就是肌肉比较酸疼,不过估计明天也能够恢复80%的,无大碍~

灵山隘口狂奔记1

这是一次很神奇的骑行
在妙峰上无意中听海子说想去灵山,正合我意啊,对我的车车很有信心
然而之后的工作日才发现我很难抽空,而海子已经约好他的两个同学了
忙的像陀螺,天天加班直到头天晚上才赶出活来为第二天的狂奔腾出一天时间,不容易啊
早上7点20多我才赶到航天桥西北角,海子和我前后脚,才发现海子的那两个同学都不来了,这一路只有我们两个啊
这个zt和我沟通有问题,前一天晚上n个短信的交流结果居然带了2把气筒,
好吧,和面包巧克力通通塞到我的水袋包里,出发
城里的道路很拥挤,n个红绿灯,不着急,慢慢溜达着吧
骑着骑着发觉后轮不对劲,一颠一颠的,没气了?找个地方补点吧
可是在模式口打气以后仍然是这样,跟在海子后面这个郁闷啊,终于搞明白是外胎龙了
明显鼓了个包出来,哭~~ 控诉lbs的正新垃圾胎!
过了龙泉开始编队赶路了,其实就是海子领骑我老老实实跟着
第一次公路跟骑,慢慢搞懂了海子的手势:跟上、绕开、有障碍,我是土人啦!
一会儿来到了东方红脚下,找了个树丛扔了把气筒下去,出发
之前我一直怀疑海子的状态,前个周末居然在妙峰山下睡觉,ft
不过上了东方红我就放心了,这个孩子一路摇啊摇啊就摇到我的前面几百米,然后慢慢消失
在视野里
想想不能追,也追不上,后面还有13km的爬坡呢
大概15min左右上去了,海子据说是13min,嗯,我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