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le

(这天非常良好的展示了drizzle和shower的显著区别)

下雨天出行,比满身满车的污泥沙砾更恼人的是犹豫不定的心思。出了四环不多远,雨势逐渐密集,掉头,心有不甘,再掉头,在城里压马路,浑身湿漉漉,消耗大把如梭的光阴。

不过窗户总有一扇是开着的。109国道空气清爽,连绵的山势青烟缭绕。盘上山腰,远处云海磅礴,层层叠叠有如潮起。禅房到妙峰的几公里,在云雾间慢慢爬行,四只车轮游弋在油绿的水墨画之间,青花瓷的旋律悄悄就蔓生出来。

九月初,山间寒气重重。把风衣雨衣裹上,下山总算没有失温,手指脚趾还是冻得失去知觉。秋天来着真心急火燎。下山路上碰见两个骑山地的小伙儿,身上只裹了几只蝉翼似的塑料袋,被风成个球,暗自庆幸,还是俺明智,两件衣服两个人,下山就轻松愉悦了许多。

高崖口的比赛,希望能有温和晴朗的天。

忙碌而无趣的十一假期

两场比赛,占据了假期的头尾两端。

29日,铁三接力,一趟40min+的TT训练课。平均心率没有达到爬坡赛时的高度,应该还有提升的空间。比赛日温暖和煦,在乡间光影斑驳的林荫道骑行,旁边流水哗哗,婉转舒适的秋日迎面而来。可惜是在比赛,身体在极限边缘挣扎,再美的风景也无暇顾及了。

30号回到北京,还没进家门就被西瓜拉去老山跑圈。因为自锁的问题上坡时哗哗摔跤,屁股膝盖争先恐后的自残。不过西瓜更威武,刚下坡就把前轮辐条摔坏,我们只好灰头土脸的打道回府。 继续阅读忙碌而无趣的十一假期

秋天的妙峰

30日的早晨,易县浓雾弥漫有如仙境。晌午,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易水湖披上了金光粼粼的外衣。远处尖顶的小楼摩肩接踵,恍惚间飞身来到欧洲大陆。
 
今天,在妙峰,空气依然弥蒙。时值国庆大假,汽车往来不断。我和粉丝都纳闷,妙峰的山色并不壮美,较之气势磅礴白河峡谷,或者饮食发达的山吧,这里只有座娘娘庙能烧几根香(俺从来没进去过-_-),难道里面的佛祖很灵验?
 
过牌楼不久就打发走了粉丝,刚到八公里馒头坡又见他在路边折腾着轮子,又扎胎了-_- 出发时在三家店就发现后胎扎了,现在依旧是后胎。遥想当初的白河峡谷游,大侠们的扎胎之旅就是从粉丝开始的,rp这件事,真奇妙~
 
我继续独自上路,旁边的山泉哗哗,比nano更悦耳。适度的阳光把空气捂热,半山腰上树叶已经逐渐抖落,留下青黄相间的残余。白桦的树干突兀起来,长了眼睛的白树皮干枯的几近剥落,阳光在稀疏的枝叶间跳跃,光彩赋予自然一件霓裳。回头望,斑斓的色彩和泥土间的落叶,美好的几乎不真实。
 
秋天的妙峰,隐藏在缝隙里的美妙,不知道有多数人能亲历,品味。
 
下山的时候,水厂的小狗在我的链条上蹭出一道道黑色,他们亲昵的围着我转,就像上次穿越中给我们带来无数麻烦那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