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F 2009

7月4日,美国独立日,这一天,在摩纳哥,TDF2009打响了第一站。

15.5km,比往常的揭幕战距离长了一倍多,爬坡达到200m的ITT。虽然小康“飞”过了第一计时点,但Cancellara再次凭借超人的下坡和平地技术,用最短时间完赛。胜利就像奥运的重演,瑞士大个子再次证明了自己不可战胜的ITT实力。

接下来的若干天,环法上演了诸多令人兴奋的跌宕起伏。安道尔、西班牙、瑞士、意大利、德国,第三站HighRoad在最后20km的突围,第四站Astana豪华阵容上演的TTT,第五站法国人突围拿下分站冠军,第7赛段Ryreness小康无以伦比的爬坡实力完成最终的attack,微笑着抵达山顶,直到第15赛段颇具王者风范的车上舞蹈完胜Andy穿上黄衫,从此黄衫恐怕再难易主。

中间的一大段GC争夺战都相当波澜不惊,倒是green jersy和poker dot jersy,异常惨烈。绿衫以后恐怕再不能叫冲刺王了,时间上公认冲刺最快的Mark Cavendish只能望着绿衫兴叹,决定GC们命运的stage17,一个冲刺车手在最艰难的爬坡赛段于前方solo一半赛程,世事难料,无奇不有。

TDF最后一周,忙碌又充实的每个晚上就快告一段落了。
bettiniphoto_0041601_1_full_600

在老山

老山,奥运赛道仍然保持着比赛时的情形,赛道绳并未完全清除,防护网虽然不在了,危险路段的大树也仍然包裹着防护用海绵。

周末,从晚上八点不到到早晨八点余,足足睡过大半天的光阴,创下近年来的新记录。期间被铃声吵醒,迷迷糊糊接了电话一通,顺手关上电脑电视,清晨醒来一次,看一眼闹钟,继续蒙头大睡,直到屋外一片金黄。

应约前往老山试奥运赛道,结果比想象的要好,艰苦的上坡只剩2处需要下次死磕的,包括60号下坡前的无休止的漫长之字弯。下坡过于困难,连续的跳台加上1米来高的飞跃,还有惊险的连续陡坡和之子弯,通通没悬念的推下来,甚至下来推也是手脚并用异常辛苦,或者因为坡太陡无处下脚,或者因为浮土太松没有抓地力。同行的牛人们收获颇丰,胳膊大腿纷纷挂彩,但惊险的赛段也都一一被征服,xc技术纯熟的粉丝最后一圈完成了所有路段的串联,耗时24min,之后还啧啧摇头,声称比奥运时女子选手一圈的16min还差很远…

事实上奥运赛道非常凶险,技术精湛的老外们在这里一一下马。在香山各条土石小路下坡如履平地的伊斯浪第二圈时在60号大长坡被放到,右臂严重摔伤不能动弹,从外形上看突出的关节像是骨折了,想来今年在香山上无法再看到他敏捷的身影了。而另一个不熟悉的老外,据亲眼目睹的老刘说,从半空飞了出去,横着撞在保护的海绵还未撤去的树干上,半响没起来,探身过去问,吱吱唔唔说还好,不知道最后是否留下内伤。

延续了奥运的势头,周日天气晴朗,云朵挂在湛蓝的天空,不远的西山一览无遗,爽快自在。禁不住众人的蛊惑,结束老山的行程后加入了家宴的fb队伍。

下厨的是专业厨师,打杂的家庭妇男,女生却只需要翘着二郎腿等现成的,这样的待遇恐怕只有在青蛙家能够遭遇。在我们依靠探索频道打发时间时,足足一锅的西红柿牛腩、六个炒菜从烟雾蒸腾的厨房变了出来,滑炒、煎炸、炖焖,满满一桌,应接不暇。时蔬碧绿,鸡肉嫩滑,我只好把占肚子的主食放在一边,用鸡肉、牛肉进行填鸭式运动。除了酥烂软糯的牛肉,最称奇的是一道扒菜心儿,不仅色彩明亮,而且香气扑鼻,完全停不下筷子。唯一遗憾的北方厨子味道偏重的风格,没有主食搭配更加突兀,只好咕咚咕咚灌下几杯啤酒。

骑行fb一条龙服务尾声时,大厨老刘还给我们播下馋虫的种子:下次给你们烤肉,更好吃!

奥运场地比赛

总共看了3次场地比赛,也就是开头两天和最后一天,共花去300大洋。不得不说自行车比赛的门票如果下手早还是很好买的,我在第一阶段的订单全部中签(可惜缺乏商业头脑,如果多订几张,比赛时拿出来转让就可以赚出一个镜头钱了,kidding)。

新学了一个词——velodrome,室内自行车比赛场地。老山这个场馆是全国唯一一个,而全美也不过三个(可能英国、澳洲比较多)。后来看到在滚筒上热身的自行车手们都像公路选手一样胳膊上有华丽的黑白分割线,可见他们平时也经常在室外训练。

场地自行车的几个大项:积分、争先、竞速、凯琳、麦迪逊,以积分(point)和麦迪逊(madison)赛最好看。而二者的规则也很类似,简单来说麦迪逊可以看成是二人接力的记分赛。想像一下,在木质的碗型赛道上,二十多个车手骑着大碳刀以50km/h+的速度在眼前飞驰而过,不断有人attack,又不断被peloton追上,光是期间四十来个轮子嗡嗡飞驰的声音就让人肾上腺素喷薄而出,而车手们在冲刺圈之前狰狞的表情更增添了紧张刺激的氛围,内场教练在选手们经过时冲着自己的队员哇哇大喊,丝毫不比选手们轻松,火爆异常。

英国人在这个场地的统治地位好比中国人在体操馆,他们几乎在每日的比赛中都有金牌入账,大不列颠的国歌一次次凑响,在很多场馆伤心失望的英国观众们一次次在这里扬眉吐气。老将出马,一个顶三。英国人Chirs Hoy依靠自己的强大无催的绝对实力把三块金牌收入囊中,也是除外星人Phelps之外金牌最多的运动员之一(体操小将邹剑也有三块!)。2012年,他们将给这样的神话一个怎样的延续?拭目以待

竞速(sprint)赛一共三圈,第一圈比谁慢,后两圈才比谁快。为啥呢?因为风阻、发力时间等等问题,车手们都不愿骑在前面,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出发以后车手们在大碗边展示定车技术,最神奇的是还有人向后蹬倒退的!当然,这个定车时间如果超过30秒裁判就会鸣枪,比赛重新开始。事实上,这次奥运的确有一场比赛因为定车时间过长而重新开始了。竞速赛中如果选手摔车比赛也会重新开始,郭爽的半决赛最后一轮,在俺前面几米突然摔车,当时吓了一身冷汗,后来听到裁判2声枪响才定下神来。

团体追逐赛一共三圈,内道出发选手领骑头一圈之后退下,中间的车手领骑第二圈,最后由最外道出发的车手独自完成最后一圈的冲刺。整个过程好比火箭发射,最后一位车手的速度被拉到最高。预赛中日本车手突然爆胎摔车,他们获得了再来一次的机会,并在之后进入了下一轮。如果是山地比赛,爆胎就没有这个好的待遇了,需要自己承担由此带来的时间损失。

享受奥运,公路ITT-1

7点多到居庸关脚下,jcss已经把比赛区域层层包围,没有胸卡的非注册人员统统被栏在外面。期间妄图混迹在农民兄弟的队伍里进入,但马上在下一个关口被拦住。和志愿者小朋友墨迹了很久,还是被赶出来。

通过好心的志愿者们透露的信息,我们回到下面的停车场。广大有组织的群众持免费发放的门票带着小红帽拎着小马扎正在排队准备安检。而经过老外们的抗议,奥组委同意发放给老外一部分亲友门票,但中国车迷不在次之列。看着手持护照的老外们在登记过护照号后一一顺利进入,我们极端眼红,只好和发票的gg墨迹,苦苦哀求。大约3、40分钟后,终于给了我们几个中国人门票。上午10点多,在经过3h余的努力后,我们一行几人终于进入了公路自行车的观赛区。我兴奋的狂奔,一步两级,不知疲倦。踏上居庸关藏青色的方砖时,抬头仰望,远处的烽火台和延绵的长城逶迤雄壮,头顶的摄像机在几公里长的滑轨上飞速掠过,巨大的福娃在旁边手舞足蹈,之前的阴霾绝望一扫而过,一瞬间幸福的快要晕过去。

DSC_2146
没票?不让进!
DSC_2146
就是不让进! 继续阅读享受奥运,公路IT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