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ulta a Xi’an

标题全为应景~

去西安的路途不算太遥远,河北、山西、陕西,区区千里余。不过刚出北京就与撞车事故擦肩而过,前面的马六突然失去控制,左右打轮,随即撞在路边护栏上,好在司机反应及时,狠劲一脚刹车,在祸车半米外停住,没有追尾。迷迷糊糊中被突然的制动弹出又拉回,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定神看,马六前脸已经完全损毁,扭曲的车盖,苍白的发动机,好在乘客毫发无损,走出来绕着车仔细瞧,呜呼哀哉。

继续走,山西境内一段高速封闭,国道上弯弯绕绕走走停停。傍晚前驶入陕西境内,天色愈来愈凝重,雨就唏哩哗啦下下来,进入古都已成瓢泼。后来才得知,雨已经下了一整天。

一路念叨着向往已久的羊肉泡馍和油泼面、岐山面,晚餐却是江山一片红的川菜。味道普普,功效显著,导致之后两天排泄系统完全崩溃。

第二天的比赛过程大约是最不堪的一回了。公路,冲刺前一个弯道,0.1秒的时间,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导致压弯路线完全错误。起因好像被挖去了一般空白,瞬间脑海里的反应和去年太仓如出一辙,只两个字:完了!山地本来信心满满想扳回一局,哪知道比赛完全是在一片烂泥地里抗车玩儿,眼见着从第二落到12、13、14,眼前还是漫无边际的泥塘,身边的姑娘们推车抗车嗖嗖而过,我无望的在泥塘里打转,腰钻心的疼。深一脚浅一脚,步履维艰,有那么几段甚至难以把小腿从泥巴里拔出,想起了野外生存里教人如何渡过沼泽,用的是匍匐前进的招数,于是俺也尽量效仿着斜向发力拖起脚而不是直直的上提。

赛后心情迅速平复,再不像当年的黄山赛,退赛后满腹挫败感,非要亲人绵长的拥抱才能释怀。毕竟只是一场比赛,胜败乃兵家常事,机会还有许多那么多。哪知道随后就是腹部绞痛纠缠,夜晚同学们在回民街满怀闲情逸致的压马路,俺一小时冲进卫生间一回,横加打扰。满街的西安特色,贾三和老孙家从眼前纷纷而过,可惜那些充斥着茴香孜然的烧卡美味这会儿都对俺敏感的消化道都变得辛辣刺激,不堪忍受。

第三天早晨离开时,古城仍然灰蒙蒙一片,不知究竟是阴天还是西部城市恶劣的空气质量所致,遗憾。

石家庄,嘉年华

直到骑行在城市二环路上,我才意识到之前种种美好的憧憬都是无稽的,这里完全不是宽阔夯实京城二环路。不仅空气质量恶劣,路面状况更是惨不忍睹。因为车胎问题,临时换了西瓜的山地车。硬邦邦的车座和完全锁死的叉子,蹬踏找不到合适的齿比没有节奏感,公路越野对身体的折磨就此展开。55km的环城赛道,一路呼吸着从对面车道铺天盖而来的呛鼻尾气,时刻需要提防星罗棋布的沙石坑洼。好在骑行本身并不困难,女子组单独出发,因为没有各个车队的集团较量,完全消极怠工,速度好比蜗牛。后程男子民用车们慢慢加入,吆喝、叫嚷一路不断,民用车和山地车挤作一团,队伍混乱不堪,直到终点冲刺。
 
即便是人数不多的女子组,主办单位也分成了18-25H2,26-35H3,36-45H4三个组别,所有实力稍强的对手都在年龄最小的H2组,而H4则汇集了不少妈妈级人物,单单是我所在的H3组稀稀落落,放眼望去甚至没有一个穿着锁鞋的。比赛后程,四周围绕的也都是H2的小mm,包括四名河北队的teeager。间或零星点缀了几个H4的阿姨,不仅仅有456大姐,还有不认识的,单单H3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比赛冠军没有任何悬念。

继续阅读石家庄,嘉年华

TaiCang Race 续

前跳高亚洲冠军!比赛前一场雨,气温骤降,他冻得缩手缩脚,太瘦就是不好啊!

马驹,传说中的qqride的摄影师,技术一流,因为他手中的长枪短炮才对各大赛事尽在掌握,有如身临其境

我们有大白熊,赛场有大灰熊。。。

他家东西其实挺好喝的,也蛮管用。没吃中饭,后来饿的时候去讨了几杯喝,一会儿就饱了 继续阅读TaiCang Race 续

TaiCang Race

精英组女生虽然只有区区12人,但全国的业余高手悉数到场,混迹在黑压压一片的男子精英选手之间,完成了65km的平路赛事。跟着男选手跑,毫无团队战术可言。突围、追赶,车队配合和勾心斗角,基本都是男选手的事情,和女孩子们无关。我们只需要老老实实跟在大队伍中不被落下就好。虽然avs达到41km/h,但有前方浩浩荡荡的大队伍劈开空气,隐身大队伍里倒还算舒服。
 
和男生比赛总是易于精神亢奋。金港的磨砺,自以为跟车、过弯都可以从容应付,甚至最后一圈还和几个兔子一起突围一次。然而在体能下降时对面突发状况还是缺乏应对能力,在终点前一个弯道犯下致命错误,不仅自己走错路,还牵连后面的男选手,并造成其中一位摔车,羞得无地自容。因为这个愚蠢的错误,也彻底失去争夺前三的竞争机会。本来颇有信心的爬坡冲刺,眼睁睁看着前方几米的llt踩着大碳刀蹭蹭向上窜,距离并没拉开,但腿部已经力竭无从追赶。提高紧张压力下应对能力,又是一个新的课题。

继续阅读TaiCang R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