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8

天津的比赛,下场就忍不住大声抱怨,真是气坏了。

再次碰到上周教育我们的天津大妈。这回她变本加厉,一路都在口水战干扰他人。本不想理会,因为队友在前面单飞,为放跑她我自然不会太使劲儿,一路都和大妈纠缠在一起。她见言语无用,竟然开始无休止的画龙别人。最后忍无可忍,冲了嚷了两句,也不过是“有没有体育精神?大家都是有文化的人”。不过秀才遇见兵,她毫无悔意,甚至扯着嗓子恐吓我们“信不信我倒你身上扎你?”好在返程的一处小上坡,她跟不上节奏,自己掉下去了。
 
最后她取得第四,兴高采烈的上了领奖台,大嗓门说自己已经四十了。不知道这叫不叫为老不尊。

继续阅读Jun. 28

他能冲过levi!

法兴天津站,赛场在传说中的奥体中心——水滴。咋一看,很像长安街边的鸟蛋,再一看,还是体会不到“水滴”从何而来,可能只有俯视之。赛道绕着场馆跑,路窄,弯多,还有石材路面,需格外小心。绕圈赛,一圈不到2km,极短。山地公路用同样的赛道,也就是说,根本没有XC!

女子赛安排在一大早开幕仪式以前,而且两场紧挨着,意味着比完了山地立马就得飞奔回检录处换车换鞋换号码簿,一分钟不能耽搁。结果正如预期,山地公路前四人员完全相同,连顺序也相同。 继续阅读他能冲过l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