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兴玉渡,山野漫步

顺风顺水919
按照隆猫的攻略,早晨6点不到在919总站集合。与攻略截然不同的是,从调度到司机都很通情达理,对带自行车没有任何微词。919行李箱有容乃大,放6辆山地车还绰绰有余,据说还能再塞下两辆,看来8人一辆车没问题。

奥运限行,大车被禁,八达岭高速畅通无阻,到延庆县城才7点多,比隆猫上次的行程提早了4个来钟头-_- 接下来可以安心游山玩水了。

延庆县城出来,公路笔直,经过旧县,开始爬佛爷顶。从山下远眺,弯弯绕绕的盘山路在油绿的大山上优雅又险峻,不过柏油路对山地车并没有任何威胁,半小时多所有人聚齐,独独缺了摄影师煤油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推着车上来,可怜的孩子骑车去过西藏,但居然不知道有打链器这种东西,正琢磨着是不是要找车回延庆… 山顶视野开阔,燕山天池水势稀少,据说都被放到下游的密云水库支援北京人民了。

白河堡大坝有人看守,非常时期严禁滞留。经过关卡时被登记身份证,到河北后又撞见荷枪实弹的岗哨再次接受盘查,奥运期间北京周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阵以待。

到河北境内是大段的起伏路,视野开阔,广袤的清草地和陡峭的山峦,大饱眼福的同时它们也充当了到此一游照的华丽背景。

在后城镇午饭,从S353主路右拐进村。饭菜分量实足,西瓜甘甜,饭后透过窗户对着骄阳盛火唉声叹气,想到路途并不遥远,大家还是决定一鼓作气完成最后的几十里地。

一日里的三种天气
在阳光暴晒下骑行半小时余,西北方的滚滚乌云从远处的山顶慢慢挪到脑袋上,不多会雨就砸下来,分不清有没有冰雹,好在前方有座孤零零的小房子,窄窄一道屋檐成了我们的收容所。远处的山峰上传来雷鸣,青色的海坨和飘渺的流云相互砥砺,一道道光柱和烟柱交替出现,景色美不胜收。

大雨很快过去,炙热的地面冒出汩汩白烟,水汽被迅速蒸发。我们再次出发时,阳光躲在烫了金边的云朵里,空气舒爽。抵达雕鹗镇时也是3点多,和攻略相当。

没想到住宿遇到大麻烦,奥运期间小村镇统统不许留宿外人。只好找到当地公安局,软磨硬泡,晓知以情,终于在详细登记了每个人的信息后给我们指定了留宿地——传说中的雕鹗大酒店。住进房间时已经过去一小时多。这里的物价价格和蔼,贴近工农群众,早晚两顿丰盛的饭菜加上住宿,人均不到30。

雕鹗大酒店在S353路边,开门见山,在这个盛夏的傍晚气温宜人,空气清凉,比城里要低7、8度,晚上睡觉还需要盖着被子。如果不是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夏天来这边避暑是个不错的选择。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回头4、5km进入东兴堡村,从左边土路绕过村子进山。头十公里宽阔的乡间土路,平整缓和,直到石头堡村。

之后开始状况不断,按照隆猫头两天给我的tips,出村子第二个拦车杆100米左拐上山。这条路非常狭窄,大小石头遍布,我们疑惑的往上走,越爬路越狭窄,最后完全是在丛林里穿行。大伙商量半天,决定下撤重新找路。刚回到大路上,gecko小朋友又发现手机落在雕鹗了,三脚猫二话不说,调转车头回去取。这一去,就是1小时多。

等到三脚猫回来,我们重新找到正确的路,已经耽误了将近两个小时。

山穷水复,峰回路转
正确的路其实是在拦车杆之后1km多,左手边拐上山的路非常明显,也比较缓和,适合骑行。这一路都是艰苦的爬升,路况并不好。不仅仅是很多乱石,还有夏季疯狂生长的植物,几乎把大路湮没。骑着骑着路就没了,迷迷糊糊,好一会儿后峰回路转,石头又露出来,才放心没有走错。更糟糕的是带刺的枝条遍布,很快所有人的手臂腿部都留下道道血迹,伤痕累累,在汗水的冲刷下疼得我们直咧嘴。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xc结束回到柏油路。在上升400米左右后下山,路同样难以辨认,只能在草丛里踏花而行,好在路况平稳,并没有大块的乱石。

雨水丰沛的季节,在山谷里穿越时不断经过小水洼,清澈见底,还有活泼的小蝌蚪,四下游弋很是快活

12点多抵达大庙,午餐。村子很破旧,没几户人家。我们啃着自备的干粮,打听了去五里坡的路,据老乡说是出村以后马上右拐,拔梁。村民很热情,告诉我们五里坡还可以买到吃的,并问我们要不要井水补给。

果然,出村几百米,跨过右手边一个小水洼,上山的路蜿蜿蜒蜒铺展在眼前。这段山路比上午的要短一些,高处还有大片大片树荫,对在太阳下暴晒了半日的我们是巨大的赏赐。
 
一山更比一山高
下到五里坡时精力已经消耗了大半,漫长的爬升、恶劣的天气以及恼人的植物都增加我们的疲惫。休息时发现腿上血迹斑斑,原来是被恶毒的小虫子啃了一口,没想到这个小伤口第二天竟使脚踝肿大、疼痛。正当我放松心情以为接下来是一路坦途时,村民们悻悻的说还要拔梁,虽然路比较缓,但比之前任何一座都高,要一小时!所有人都很崩溃,但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在村里补了些泉水,继续上路。老乡们“要1小时”的话把大家唬住了,都爬得谨小慎微。不过事实再次验证了山里人对骑车的毫无概念(难怪他们见到骑车的都含老外),最后到顶时不过半小时左右。一路缓坡下山抵达冷水鱼养殖基地时三点半多,比攻略晚了两小时,正是我们之前耽误的时间。见到公路时欢天喜地,有种重回现代社会的兴奋。

回家,回家!
所有人下到玉渡山森林公园正门时已经五点多,离延庆还有16km,时间紧迫。大家分批分拨,为颓掉的找到接应的小面,其他人风驰电掣,我和山鸡、天狗轮流领骑,半小时左右回到汽车站。所有人都赶上了回城的919,一切圆满。

继续阅读东兴玉渡,山野漫步

Giro 2008,Stage 11

(这站的报道稿子太长,累死我了)

本站于中午12:08开赛,因为大雨,大部分车手都非常盼望可以变成一个休息日。三个车手的确没有出发,但都是因为不同的原因,他们是:Andrea Moletta (Gerolsteiner), Geert Steurs (Silence – Lotto)和 Francesco Bellotti (Barloworld)。

比赛开始时节凑还比较轻快,即使没有人突围车手们在这种阴冷的天气里也要为保持体温而战。AG2R车队一开始控制了节奏,之后换成了Tinkoff和Rabobank车队。湿滑的路面在第26km处造成了第一次事故,Mauro Santambrogio (Lampre) 和Serguei Klimov (Tinkoff Credit Systems) 撞车倒地。

29km处车手们正向Tavoleto的爬升进发时,Joaquin Rodriguez (Caisse d’Epargne) 发起了突围。他仅仅领先后面18秒,33km时 David Millar (Slipstream Chipotle Presented By H30)加入进来。然而,这两名车手在Paolo Bettini(Quick Step)处理车子技术故障时并没有跑掉。

42km时,Laurent Mangel (AG2R), Pablo Lastras (Caisse d’Epargne), Tiziano Dall’Antonia (CSF Group Navigare), Jussi Veikkanen (Française des Jeux), 和Alessandro Bertolini (Diquigiovanni)这五人形成了一个新的突围集团。第一小时后均速为42.7km/h。
   
经过不到50km后,Santambrogio因为此前的摔车故事退赛。48km时,领先的5人与后面大集团的差距为2’40。大集团此时安稳的让5人领跑,54km时差距拉大到7’10,61km时上升到8’10。

当五个人经过San Marino的顶点时,差距仍然有7’38。经过比赛的第二小时均速下降到36.4km/h,这要归咎于起伏的山势。

80km时差距扩大到9’10。10km后达到了本日最大的9’20。在距离Monte Csarpegna顶点12km时,领先的选手决定放慢速度,差距回到9分钟以内。

爬升过程中,Rik Verbrugghe (Cofidis – Le Crédit par Téléphone)和Barlowold在总积分榜的希望Mauricio Soler分别退赛。哥伦比亚人因为第二站的摔伤饱受煎熬。

Danilo Di Luca决定缩小与领先者的差距而奋力追赶,这引起了包括Riccardo Riccò (Saunier Duval – Scott), Andreas Klöden (Astana), Gilberto Simoni (Serramenti PVC Diquigiovanni-Androni Giocattoli) 和Alberto Contador Velasco (Astana)的注意。这次加速很快把差距缩短到5分半钟。

  
当突围选手爬上最高点时,他们只剩下5分钟优势。比赛经过第三个小时均速只有34.3km/h。快速的爬升让很多车手掉队,一些小集团逐一经过顶点。7’18后,粉衫选手Giovanni Visconti(Quick Step)经过顶点。

120km后,21个好手聚集的小团体还落后前面的领先选手5’25,粉衫集团落后7’45。

大雨里的下坡路段再次被证明是非常危险的。首先是Alessandro Bertolini (Serramenti PVC Diquigiovanni-Androni Giocattoli) 和Tiziano Dall’Antonia (CSF Group Navigare) 在121km时摔车,但其他3人都放慢了速度等待,于是还是5人的领骑集团。

下一个摔车的是Dario Cataldo,他手肘的血迹证明了这点。还剩75km时,5人集团与后面的34人集团之间差距是5’40,大集团在后面7’52。

比赛第四小时后均速为33.4km/h。此时,Gabriele Bosisio (LPR Brakes) 和Fortunato Baliani (CSF Group Navigare)正努力缩短与前方集团的差距,在137km时后只剩2’15,领骑集团只在在第一个追击小组前方2分钟。
  
而此时的粉衫集团,总排名第二的Matthias Russ(Gerolsteriner)已经没有了踪影。在经过二级爬坡的Perticara后,后面的两个集团合二为一。

143km时,Bosisio和Baliani只落后领先选手55秒。但在湿滑的下坡路段,Bosisio在左弯摔车,只好等待下一个集团上来。此时,他取得了总成绩的暂时领先。

152km后,Baliani在经过一段不可思议的solo后追上了领先的车手。在153km处Expo 2015的冲刺点Veikkanen超过Baliani和Mangel拿走积分。

剩下40km时,Lastras想第二次碰碰运气突围出小集团。然而,再一次,他很快被追回。Liquigas把队伍速度拉高,Bettini扎胎,不过他很快回到大集团。

在后方Riccò最先开始Monte Leone的爬坡,此时到终点还有30km多。Di Luca, Klöden and Contador 迅速回应,其他人从容的跟进。之后,一个20名强手组合领先于Bettini领军的大集团20秒冲过顶点。

Bosisio被追回,Rabobank的Mauricio Ardila Cano独自骑行了一段,不过他很快在一处左弯摔倒。在另一处事故中,一些显赫的名字都纷纷倒下。Pfannberger, Piepoli, Leipheimer, Visconti 和Sella都名列其中。但所有人都没有大碍,很快回到比赛中。

175km处,Baliani加速,其他人紧跟在身后。但这时,又是Lastras,开始本日第四或第五次碰碰运气,力图突围。他成功的到达了领先位置,但并没能走远。Savoldelli带领其他选手追击,两队选手共六人在下坡时汇合。

最后的爬山对Mangel和Veikkanen来说有点吃不消了。而其他四人第一次经过终点,他们还得绕行11km。Mangel和Veikkanen落后了1分钟,领先Di Luca所在的集团4分钟左右。Visconti所在的团队成功收编了其他车手开始努力追击前面的集团。

最后,Dall’Antonia摔车,而Bertolini,Lastras和Baliani继续朝着最后1km进发。此时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这三个车手为最后的冲刺而殊死搏斗,然而Baliani,在Bertolini之后经过最后一个大角度的左弯时因为打滑影响了车速。Lastras与一个伟大辉煌的时刻交臂而失,Bertolini保持住了与西班牙人之间的差距,第一个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