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下)

第二日起床,冰碴子在炕头结出了漂亮的窗花。阳光不如头天好,但天公还算作美,依旧风平浪静。刚出发就发现右脚锁片掉了颗钉,靠同学们的搀扶才得以下车,请青蛙紧了紧剩下的一颗,硬着头皮上路了。

继续阅读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下)

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序)

08末尾,夜宿四海,月明星朗。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人生理想,浅谈辄止。繁星闪烁,群山寂寥,寒气逼人,心扉通透。纠结或失衡,且容我喝完这杯年关酒再说吧~

 翌日,元旦,09的第一天,虽然依旧寒冷,但阳光豪爽。告别四海镇,8辆车8个人,踏在了宝四路黝黑的沥青上。


继续阅读新年的交响曲new year’s symphony(序)

身体的化学反应

一周都是阴雨天,据说周六阴天,周五担心会不会被雨淋,结果转天变成了日头火辣辣,我差点晒成了猪肉干-_-

晃到禅房已经比正常时间慢了半小时。十一点的山路被烤得冒出青烟,雾气浓重,远处只有粗犷的轮廓,细节全凭记忆拼凑。乏力的蹬车,气若游丝,心跳平稳的维持在70%+,负担最小的有氧区域,没有任何心肺负担,然而在每个弯角还是忍不住想躲进稀罕的一小方树荫享受弥足珍贵的过山风。

经过30+min激烈的心理斗争终于抵达禅房的小杂货铺。下车买水,躲在树荫下狂灌1000ml可乐,仍然不过瘾,又管大爷要了根1块大洋的冰棍,吃到透心凉。碳酸饮料的气体断断续续从咽喉缓释出来,头前被汗水浸透的沉重身体重新轻盈起来,无奈的望望明晃晃的大路,开拔。
继续阅读身体的化学反应

China Vélo Adventure

China Vélo Adventure是一个类似MOB(Mountain Bike of Beijing)的组织,召集l老外在北京周边骑车,继续他们喜欢的户外活动,并藉此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同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公路车,没有越野,完全在优质公路上体验速度的快感。这个组织的发起人——比利时人Tom(蓝皓飞),一个在北京的体育记者,同时也在经营自己的自行车运动公司(可能还有其他职业)。Tom是TCR(trek china race team)的一员,在几年间的各种赛事和我逐渐熟识,经常在比赛前后聊两句天,唠唠家常。他的lp是马来西亚人(和瑞士铁人李铂一样!),会说简单的中文和少少粤语。最近他把我加入乐CVA的邮件列表,每次活动前都热情邀请参加他们每周末的骑行活动。

前几周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白杨沟的绕圈活动。那次没有运输车,人丁稀落,高手罕至,混迹在队伍里很是从容。我第一次座上了“使”字头的车,第一次和在mob百公里初识的大使(or领事?)大叔近距离接触,对他强悍的体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这周,在Tom的邀请下,我再一次混迹在一堆操各地口音英文的老外之中,参加他们十三陵-四海的绕圈活动。这次举着peloton的旗号,有分别拉人和车两辆运输车,声势浩大。我也乐得蹭免费车,只是集合时间过早,撞上头天夜里隔壁大娘哭天抢地直到凌晨,早晨5点多爬起来时仿佛梦游。

车上倒头睡觉,迷迷糊糊间听旁人的自我介绍,五湖四海,完全一个小联合国。Tom解释说租车费用由trek公司赞助,他们希望藉此鼓励更多人参加这项运动,同时带动一批高端人群的消费(也的确有人回到城里后马上就去xrf修车或者升级零件的)。

image

原来是16人队伍

从长陵停车场准备出发,开车的座车的聚集一堂,才发现前面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其中一个还穿着TCR队服。揉揉眼睛仔细看,果然是Darren和Piers,TCR最强大的两元猛将。一个是孤身战Look群雄回回都完胜的澳洲铁人,100km超级马拉松7h多完成。另一个则代表了业余XC选手的最高水准,两届黄山赛的冠军,2小时左右的比赛只比李富裕这个在职业队效力的中国国家队顶级选手慢半分钟。倒吸口冷气,心道不妙,有这样的高手,我就是装上马达也不可能跟不上呀。

image  

好看的小腿,我也想要!
继续阅读China Vélo Adventure

最好的季节,最美的风景

抓住渐行渐远秋天的尾巴去爬山,并要赶在预计周六中午12点到达的4-5级北风席卷京城以前完成一路向北的顶风作案,此行的基调已然垫定:和时间赛跑!对于行事毫无计划行的我来说真是头痛的紧。
刚上路不久就感到提前来到的北风已逐渐露出端倪,脑海里浮现年初形如风第二站解子石的比赛情形,小巧的身体如风雨中飘摇的一叶扁舟般无力挣扎。好在此时并无飞沙走石,风也不如当时那般狂野。爬不多久开始感觉身体的复苏,血液配合车轮在快速流动,一股热气慢慢蒸腾上来,肢体不再瑟瑟发抖可以放松而舒展的进行蹬踏动作,脸蛋舒适的浸浴在微寒的空气里,畅快的呼吸凉爽的空气。天空澄明干净,碧蓝到fz,大块乳白的云彩在空中浮动,被北风吹着走。能见度空前的高,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脉清晰展现在眼前,从未发现有这许多蜿蜒于山脊的长城,感慨早已作古的前人如何仅凭血肉之躯修造这世界奇观。行进中抬头远眺的瞬间脑海中常常闪回去年十一在前往新都桥汽车上的情形,想起当时更纯净的天空,远处更巍峨的群山,还有当时高反带来的晕眩,一如爬山时用力过度到脑缺氧。
磨磨蹭蹭1多小时才骑过黄花城,无奈。这一路总是无尽的缓上,无需小盘却常常要起身摇车才能保持一定踏频和速率,并为了追赶队友要忍耐身体的极度酸痛感,没有大汉淋漓却能感知额头的汗水一层又一层。缺乏锻炼的身体逐渐对爬升感到疲倦和枯燥,但只要上车就不能停下来了,惯性带动着身体开始了四海的攀登。
趁着伙伴下车更换装束的空隙独自前行力图扩大差距争取不会迅速被超越,然而须臾间阳光化为乌有头顶密密匝匝布满阴雨,正在努力与大腿堆积的乳酸抗争感叹骤然增加的坡度为是否要换小盘而犹豫时大颗雨滴砸落下来,高度表显示此时海拔700米。只好调转车头停在路边呆呆的看着雨滴不知何去何从,等待队友上来共同进退。
伙伴并不担心,于是继而前行。他轻快圆润的蹬踏很快消失在弯道,仍是留我一人蜗牛般一步一步往上爬。并不寂寞,脑子中倾泻而出这几日mp3里播放的周董的旧曲陪我一起欣赏雨中的山景。如伙伴预料的,很快雨滴不见,倏忽间阳光失而复得,微微润湿的山路更加一尘不染,偶尔还能看到路边高耸的枝叉间残留略带一分红意的秋叶,远望大约是一簇明亮的黄,鲜艳而不惹眼,孤单却不凄凉,一切都刚刚好。
在比预计要更长的时间以后终于登顶,我料想可以在800多米结束的爬升用900多米的海拔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意外。好在景色宜人我兴致满满,纵然劳累也能乐在其中。山顶与几个车友招呼一声,竟然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原来是头一日在车版灌水的孩子,结果真的碰上了!
鉴于愈来愈大的北风我们放弃了原本的计划直接折返。在肆意挥霍的阳光里我们在南归的路上留下两道被拉得长长的身影,在水库旁边短暂的停留也终于近距离观查到残破的野长城,尽管它们从远处看上去是那么威武雄壮。标牌上说严禁攀登是为了重建,它们真的会被修葺一新成为正式的旅游观光点吗?
临近结束时终于碰上猝不及防的“飞沙走石”,好在目的地就在不远处,赶路也变得不慌不忙。

喇叭沟门2

晚饭在喇叭沟门吃到了今年品尝过最鲜美的猪肉和分量最足的小葱拌豆腐。做法并不精致,配料也不复杂,但都是本地土猪,远胜过城里n到工序烹饪出来的所谓美食。

第二天早上9点从旅店出发。回程的路简单乏味。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了四海直接改道110国道,翻越琉璃庙云蒙山沿京顺路回家。回家的欲望强烈,于是马不停蹄在路上狂奔,只是头一天疲劳得紧这时候心率已经无法上到170了,爬坡时也只有160多,速度慢下来许多。看到小强常常在坡顶停下来等我也甚不好意思,只好一语不发急急下坡希望追回些时间。

接下来是枯燥的京顺路和繁闹的市区大马路。回到家下午3点,ridetime5小时40分钟。

over~

喇叭沟门1

按照计划7:40出发,一路南风轻拂,到达茂陵解子石比赛出发地点正好2小时。

按照舒服的齿比爬升解子石,路上碰到几个骑山地车郊游的大爷,看衣服是战友自行车俱乐部。一边爬坡一边和小强谈笑风生,为了照顾我这蜗牛般的队友这次小强又要创造一个最慢上解子石记录了。一个大爷跟在我们后面好一会儿,不过他骑的毕竟是沉重的山地车,转过几道弯再回头,大爷已经落在身后蜿蜒的山路上很远了。一路尝试用小盘配合高摆速上升,的确比42的齿盘节省力气,受小强的指点,意识到比赛时变速时机的确有问题,顶死已后自然转不起来,换小盘小飞速度掉下来也理所当然了,争取下次吸取教训在更合理时候变换速比。登顶之前几个弯道小强换成大盘小飞摇车快速冲上去,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中,我自然不会浪费力气跟上,保持自己的节奏走。到顶又看到几个大龄车友,来不及打一声招呼直接从他们身边略过。

从未走过解子石之后的公路,本以为到永宁都是一路下坡,下降才100多米速度骤然下坠,抬头看又是弯弯绕绕盘旋而上的山路,模样和刚刚的解子石并没有分别。小强已经不再按压着速度配合我,他轻盈而有节奏的踩踏,很快就离我而去。山路上又回到只我一人的状态,天色并不晴朗,没有眩目阳光的陪伴,不仅仅可以降低皮肤被灼伤的危险还能够大大降级耗水量。这边的山路远比国道清爽,路面平整且没有鱼贯的汽车往复,就算景色千篇一律也不至于烦闷。十几的速度随着坡度的变化略有不同,30min多上到隘口,小强又在下坡途中等我。一直很羡慕他优美的压弯姿势,快速平稳,如燕子在天空滑翔,酣酣畅淋。而一到自己过弯就变得我心戚戚,无论如何都忍不住要狠按刹车减慢速度,这样才有安全感。

虽然没有路标,还是认定了我们经过的镇子就是永宁。抬头看不到路标指示,只好找到一家小铺一边补水问路一边。这是我们途中休息最长的一次了,可能达到15min,小强用蹩脚的普通话问路,老板认真的给我们笔画了路线:去四海是这么走,去千家店是那么走。可是出发后不久就看到了去四海的路标,生生把人弄晕,四海可是我们计划中第二天的路线啊!智慧的小强同学摇头晃脑的告诉我他早就预见到我们走的并不对,本应向西北方进发的我们现在却扎向东北,不过看地图还是有路可以折回去的。于是这样犹犹豫豫的前进了不久,我们从一条“文明样板路”插了进去,大大的标牌显示:进入山区!

这时候我已倍感劳累,虽然不到100公里,但跟着小强这样一刻不停向前行进的骑法实在疲惫不堪,就连午饭也是在车上匆匆塞进几个蛋黄派和能量棒,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若不是在永宁补水问路得到了宝贵的10多分钟下车休息,恐怕我的腰早已直不起来了。这一段山路坡度和解子石类似,并不算陡,似乎爬升的高度300多米,然而此时已不再能保持当初的踏频,只好小齿比小摆速的输出,而小强依旧在前面轻快的摇车,对比之下我只能算是蜗牛在爬了。

艰苦的上坡之后是轻松愉悦的放坡。2部车穿行于长长的峡谷间,很长时间都是我们独占整条曲折没有尽头的马路,可以悠然自得的欣赏两旁多种不同形态的地质风景。“这个叫背斜”,惊奇的发现小强居然说得和之后看到的标牌一模一样,而我对此一无所知,全无概念,于是被耻笑初中地理不过关,颜面扫地。

很快到达一处三叉,记忆中曾路过此地,国家硅化林森林公园的标志更肯定了我的想法。只是之前是从此地返回北京,这次却是反方向进发。而后前往千家店的道路异常舒适,不仅顺风并伴有缓下,速度一直保持在33-37之间,想慢下来都困难。“人家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桃花换成了杨絮在山路间纷纷扬扬,虽然平添几分诗意,但时不时飘进风镜中,十分碍事。阴沉的天空这时候飘下小雨点,两人一声不吭,加快了前进的节奏。

千家店转眼就到了,这个破落的小镇巴掌大的地方还和过去一样,我认出了曾经留宿的小旅馆,来不及多看两眼,它已被我们远远的抛在后头。为了赶时间,我们决定改在汤河口补水。

这一段虽然不是国道,但路面却非常宽阔,外侧还有围栏的保护,“要能拉到这里办个比赛就好了”,小强由衷的感叹。汽车稀少,还能看到不少骑车的老乡,甚至还有把车子停在马路中间的。码表显示已经170km多了,今年最长跑的距离不过160来km,而这里离目的地还有3、40km,腰酸腿疼的症状阵阵袭来,只能强忍。宝山镇到了,宝山镇过了,看到去四海的路标了,西海也完全抛在后面了,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汤河口镇,这是天空也逐渐明亮起来。

这里算是一路第二个10min休息点,也是最后一个了。马不停蹄的赶路,时间显示已经15点多了。“8小时搞定”!小强的要求真是高啊。

过了长哨营之后就是目的地了,由于对里程的错误估计,体能严重下降的我们一次次遭到惨痛的打击:“还有5km”,之后变成了5km*2,5km*3;一次次看到村落,一次次发现那些只是喇叭沟门之前散落的小村庄。这段路是缓上,伴随连绵起伏的小山坡,为了消除疲劳增加乐趣我们开始了爬坡点积分争夺比赛,当然,如果不是小强为了保护积极性恐怕我一个积分都拿不到。

码表显示到达喇叭沟门的最终距离是215km,骑行时间8h**min,polar纪录的总共骑行时间是9h多一点,avs:25.4,这样的强度已经完全背离了我当初游山玩水的初衷,真是fz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