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嘉年华

直到骑行在城市二环路上,我才意识到之前种种美好的憧憬都是无稽的,这里完全不是宽阔夯实京城二环路。不仅空气质量恶劣,路面状况更是惨不忍睹。因为车胎问题,临时换了西瓜的山地车。硬邦邦的车座和完全锁死的叉子,蹬踏找不到合适的齿比没有节奏感,公路越野对身体的折磨就此展开。55km的环城赛道,一路呼吸着从对面车道铺天盖而来的呛鼻尾气,时刻需要提防星罗棋布的沙石坑洼。好在骑行本身并不困难,女子组单独出发,因为没有各个车队的集团较量,完全消极怠工,速度好比蜗牛。后程男子民用车们慢慢加入,吆喝、叫嚷一路不断,民用车和山地车挤作一团,队伍混乱不堪,直到终点冲刺。
 
即便是人数不多的女子组,主办单位也分成了18-25H2,26-35H3,36-45H4三个组别,所有实力稍强的对手都在年龄最小的H2组,而H4则汇集了不少妈妈级人物,单单是我所在的H3组稀稀落落,放眼望去甚至没有一个穿着锁鞋的。比赛后程,四周围绕的也都是H2的小mm,包括四名河北队的teeager。间或零星点缀了几个H4的阿姨,不仅仅有456大姐,还有不认识的,单单H3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比赛冠军没有任何悬念。

继续阅读石家庄,嘉年华

于是,没有你的Oct.

十月第一个下午觉(包括十一期间),从阳光曼妙到华灯闪烁不过3个小时余。挥霍周末整个下午的宝贵时光,幸福奢侈而美好。

工作异常忙碌。除了office的事务繁杂,还要经常奔波于大学校园或者酒店会议厅,琳琅满目的培训、交流、会议项目几乎占据了1/3的工作时间,并且在主办方日趋精湛的筹划排布下,内容既是华丽更是实用,最深刻的一场甚至有两名美国职业律师(ms还有合伙人级别的)和前任高级法官进行当庭辩论的模拟演示,于是听到头脑昏聩目光离散,隐约觉得律师果然是一项高深的职业,逼人此生绝无染指的IQ。不过法学硕士就简单多了。

终于在本月完成了所有驾校小时内容,接下来就是各个科目的集中和考试了,可惜预约困难,最起头的也要到11月下旬,生生20多日被浪费掉,得到Licence定然是年底的事了,对于追求多快好省的我来说很是郁闷。

嘉年华只能用一个词概括——catastrophe,最后一圈刚刚进入下坡section就听见广播里传来ltt同学已然夺冠的欢呼声,很汗颜的继续完成比赛。我懒惰且缺乏训练动力,近期又是忙于学车时间愈发拘谨公路车都久未上路,爬快活林需要休息若干次,前次甚至以饥饿为名放弃望京楼的最后的1/3路途(幸而下山时碰见clarie,送我一份三明治)。明年若是把若干周末都耗费在念书上那么骑车时间更为稀罕,何去何从,或者也的确到了该放弃一些的时候了。

倒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嘉年华赛事间隙经人介绍,得知在沈阳见过面的赛事组织人员竟然是老乡,听他操一口流利的家乡话艳羡不已(我的南昌话比英文差,说一句得想半分钟…)。又是一个高中校友(从时勇以后好久没碰上了),虽然他入校时我刚刚离去,但还是有一堆彼此都熟识的人名,因为当年排球队有一批小队员的缘故,而他,是田径队的,圈子总是那么小。谈及目前从事的户外赛事,得知这个圈子从主办方到参赛者都活跃着一批南昌人,而南昌话竟可以充当比赛的官方语言,明年或者可以组织一支南昌队。夏天时看重庆武隆的户外越野挑战赛(沿途路标都是他插的哦)就思量着如果有生之年若能参与一次这类比赛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一霎那的假象竟然并不遥远。另一位此项赛事的老乡高手说此项赛事中自行车高手非常有限,只要好好练习跑步在就很容易在国内拔萃(当然和外国职业队比如今年武隆的冠军nike队相比还有着悬殊的差距),而他刚刚结束了HK一场76km的马拉松赛事。一边看着身边这位个不高并略显瘦弱的男生,我一边开始琢磨跑步这件事。

和闺密聊天的时候被评论野心太大。其实我的愿望不过是不用生膝边就能立马有个会打酱油的小朋友,boy or girl,夜深时可以对着它黑色的眼珠和眉毛唱起“I love you and hope you love me"…

2006 shimano bikers’ festerval

如果把每周三的trek夏夜狂飙当作一节训练课,那么shimano车迷节则更像个大型show。全国上下的帅哥美女们携爱车来到老山会场参与到这场大型show中,而每组比赛的参赛者们则是不同时段的主角。作为一个大型商业活动,shimano在赛事组织方面已经验丰富,整个比赛紧凑饱满而井井有条,姑且不论比赛内容,但就各个场次的准时准点而没有慌乱已足见其功力。
女子山地比赛被安排在上午的第二项,到达老山时广播里竟然传出了检录的通知,而在报名登记一项上又生出意外,好在最后一一解决,终于在出发前赶到了赛道上。一看,全国的高手都来了,很多人是耳熟能详却未曾谋面更别说同场竞技,充满新鲜感。好在自己心态平和,没有非要拿到**的雄心壮志,上上周在模式口的意外已经让我对山地比赛没有太多觊觎了,交流和提高足以。
果然比赛一开始就发觉遭遇到老山比赛以来最激烈的一场,几名选手争相骑到前面,速度很具冲击感。不过并不着急,没有马上追上的欲望,2圈的比赛,路还那么长,急什么?果然在后面的上坡路段一一追上先前跑远的对手们,不过下坡依然是心有余悸,继续葬送掉所有上坡段积累的优势。一圈下来,我排在第五。第二圈开始不断在超人,包括之前颇为畏惧的毛可兰,对于她勇猛流畅的下山我只能望洋兴叹了。杭州的思哲也在碎石上坡路段出现意外,比第一圈经过此处时更糟糕,看来运气不佳。白芷或许远道而来身体尚未调整好,并未发挥应有的水平,于是轻松追至第二。不过下坡时候被广州的选手赶上,而平路冲刺时因为技术不佳没有保持好优势被其以微弱距离胜出,最后获得第三名。不过自己很满意,毕竟山地比赛已成我的一块心病了。
随后是男子的一系列比赛,高级组里大川运气不佳,因为头天身体抱恙比赛时全无体力,终于没有完赛。另一个热门选手杨威则是车子出现故障,一出发就跳链子最后只能郁闷推完第一圈而下场。郝然同学表现尚可,已然疏于练车的他最后获得第七。冠军被广东的阿照拿走,北京的各路山地高手只能感叹虽然地利却没有天时只好等下月嘉年华再一较高下了。山地初级赛呈现了一种有趣的局面:不少公路高手都掺合到这组,包括基本没骑过山地的小强同学。比赛前抢走我的voodoo,简单的教授了SID team锁死或是不锁的操作,告之这根叉子性能的优越可以放心大胆的下坡。赛前又临时抢走鞋子,可怜一双40的大脚要努力塞进38的锁鞋里,除了忍耐只有无奈。比赛开始后小强果然表现神勇,一圈下来位置处于第四,细细看肩头沾满黄土显然是摔跤了,后来得知是被其他选手推挤而致。第二圈冲刺再看到时已跃升为第一,难以想象一个从未骑过山地车比赛才第一次踏上山地赛道的他能获得初级组的冠军,假以时日多加练习提高技术前途更加不可限量了。赛后才看到其右半身伤痕累累,车把也被摔歪了,车座据说是生生用pp掰正的,原来第二圈再次摔车,又据称第二圈控制了强度为下午的重头戏保存体力,然而仍然是第一!
团体比赛颇为被动的上场了,参加了单车工作室一队。本来强大无催的男队因为人员不整而实力大减,而本身对山地毫无斗志的我为了单车工作室的荣誉也只能勉为其难披挂上阵了。前几棒男生表现相当出色,接棒时虽身处第四但和前面两位差距甚小。然而一出发就被前面的思哲和zrf落下,上坡觉得颇为吃力,主要是胳膊酸软无力,似乎是头场比赛的积劳显现出来,爆发力差的弱点在这种一圈的比赛中更为致命,和个人比赛一样没有追赶的欲望,慢慢腾腾的骑到终点,此时胳膊似乎就要断掉,不是自己的了。交棒之前第三位,途中总算是追上一名先头出发很久的女车手。最后获得团体第三,也在情理之中,隐隐小小的自责。
下午的公路比赛成为车迷节的重头戏。因为本身条件所限公路比赛总比山地赛更能吸引眼球。从单位取车回来公路团体各队正在进行,金牌一队蓄势待发准备出击。咔嚓咔嚓为各个队员拍了几张后就离场休息准备待会儿自己的比赛。然而结束后却听到小强被队友别倒再次摔车的“噩耗”,更为严重的是车子,后勾基本报废,轮子也龙了。看到小强神色凝重的样子也为5.9的命运感到惋惜。杨哥调教一番,车子勉强能上场,却为后来小强后拨的分离埋下了隐患。
女子公路比赛只两圈,基本刚刚上场热身就开始冲刺的感觉,不过因为水平相当的选手众多,也算是个不错的交流机会。上大坡没有摇车而是靠提升踏频,总算比去年力量有所提高不需要走S型也不会太费劲儿了,然而依旧比其他三人慢一拍,好在这点距离不算什么后面的平路马上追回。第一圈波澜不惊跟在他人后面很是轻松心率怀疑只有160多。第二圈上坡时终于又落下一些人,形成四人领骑的第一集团。然而就在赛道最后一个上坡终于又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态领先冲了出去然后准备自己单飞。但之后的直道过于漫长一人单飞过于吃力,本身体重小身体瘦弱平路TT能力差的我采用这种战术更是死路一条。果然在最后直道拐弯前被其他三人超越,看看也无力追赶上索性放弃,结果获得第四。同样的错误犯了2次,从去年的嘉年华到今年的shimano,无可忍耐。赛后被石教练称为心理不成熟,一针见血。
经过几场比赛的较量基本对全国几个女子选手都有了大致的了解。作为业余选手并没有谁是鹤立鸡群,实力都相差无几。平路或是老山这样的综合比赛不仅是体能的较量,更多是头脑是战术。这样的游戏开始趋向于男子比赛的味道,真是让人兴奋。期待下月的嘉年华,在更为艰苦的赛道上比赛会更有悬念。
之后的重头戏男子公路公开组意外丛生,小强在爬坡时的后飞脱落让人扼腕,临时借来阿敏的车完成比赛,然而最后并没有得到中立圈,成绩也是DNF。广州的钟悫获得第一,再次坚定了巨子们在全国业余公路比赛中无可动摇的地位。
赛后颁奖,曲终人散,一场热闹的show终于谢幕。比赛的成绩已成过往,能从中有所启迪对未来的训练有所指引,才不枉费这一整个桑拿天流下的涔涔汗水……

突然发生的中奖事件

绝对是本年度最大的意外,就好像天生掉下的馅饼,一不小心就砸到我了,百年不遇的,嗯。
黄山赛无法成行,郁闷不已。就算我可以不考虑比赛对未来身体可能造成的潜藏后遗症,这两个礼拜体力也的确下降的利害,今天刚刚爬了个G109上几个小缓坡身体开始抗议了,于是上东方红的时候索性完全休闲,陪阿敏慢慢溜达。之后他们继续绕大圈zn,我老老实实晃悠着回家吃饭。这样的身体状况,即使可以去黄山也不会有任何好成绩的,估计会受打击,信心受挫,从此不敢出去见世面了。。。。。
继续说意外吧。
昨天下午nordic way公司的夏云小姐给我打电话,觉得她可能是要说8月挪威比赛事情。开头说到黄山赛(也是他们公司办的啦),我坦白不去了,她说没事,话锋一转,谈到六月去瑞典参加环瓦藤湖300km的那个赛事。本来应该是trek公路精英赛的冠军赵蕊去的,没想到这个小孩不到18岁,而第二名是她的同门,均为密云体校的孩子,同样不满18岁,都达不到出国比赛的年龄门限,这样,去比赛的名额就堂而皇之落在我这个第三的头上啦!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我听的晕晕乎乎的,夏姐让我下礼拜黄山赛结束她回来以后把护照号告诉她,要开始办手续了。
本来今年的嘉年华公路赛我有明确的目标—努力取得冠军明年去瑞典,没想到不费吹灰之力,他自动跑上门了,呵呵,这样我今年岂不是什么动力都没有了?
anyway,10个多小时连续骑300km,这样艰苦的比赛能完成就是最大的光荣,接下来的时间要好好准备了,不想太丢人,到时候!

其实我想折现!

Great Wall嘉年华2天的比赛,列举一下得到的东西:vetta价值1.5k码表一块,merida价值5k山地车一辆,出国去norway比赛机会一次,据说价值1.5w,加起来,wa!2w多了!
但是这些东西如果转手是卖不了多少钱的,而且去norway是不可以转让的,sigh! 要不是别人赔偿我的银子及时到帐,我现在要陷入经济危机了,买装备去转贡嘎的钱都没有。。。。。。
cash!我需要cash!

长城嘉年华比赛纪录

trek公路绕圈赛:失落的一天
比完了以后感觉下来抻腿、喝水,席地而坐,忍不住眼眶就红了,sigh,怎么会比的这么惨不忍睹的呢?
比赛,60%靠体能40%得靠经验,结果这次我从枪声一响就犯了错误,冲在第一个。以往比山地赛总是习惯冲在前面否则上山有人挡道严重影响速度,结果习惯性的公路赛也冲在前头了,没人带风就是浪费体力的。不过马上到了大坡牛人们就开始显示超群的实力了。一身红色trek的奥运冠军Gun rita(比赛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就是奥运冠军!)摇车铿锵有力,而另一个穿这trek衣服的小姑娘赵蕊也一点不弱摇车姿势非常专业,力量极强;我不会也没有力气摇车只能努力增大踏频努力不和她们差开太远,结果这样上到大坡顶时她们俩已经到我前面几米处去了。之后平路下坡我努力把差距弥补回来,基本上这一圈是3个人组成了第一集团,真累啊!第二圈上大坡时我已经没有能力跟住前面2个了,他们继续有力的摇车而我明显感到自己体能不足,只能用小尺比慢慢踩上去,一下子他们就拉了我好远出去,之后就只能望洋兴叹了。在后面那个缓坡处又看到了他们一眼,之后就再也瞅不见了。得,现在又得我一个人骑了。第三圈咬牙坚持,不知不觉忽然发现身后多了一个人,一惊!她能追上来证明实力很强的!有几次她窜到我前头去了,如果有经验的话就应该让她给我带风跟骑,结果很不理智的在下坡处我又超过她了而且妄图加速拉开距离,结果当然是徒劳,反复加速反复发现她还在我身边,sigh。第四圈上大坡时我们相差不算太多,她稍快些在我前面,但在之后的平路我又不知不觉跑到她前面去了。当时也知道给她带风我严重吃亏,但是总想着人家上坡摇车比我强,心慌慌的害怕后面被他落下,结果平路继续想往前拉开距离继续徒劳浪费体力,她像橡皮一样牢牢粘着我,唉。最后一圈我上坡毫无保留的拼命蹬踏,两个人基本挨着上到坡顶。本想着下坡我可以保持这个位置再冲刺拼一把,结果还有半圈的时候右边小腿肚子开始抽筋,虽然没有trek夏夜比赛那么严重但是也明显没有力量加速冲刺了。在最后一段长长的平路这个孩子发起冲刺加快踏频,腿软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跑到前面去了无能为力。赛后才知道她和第一名的女孩是一块儿的,用的都是航轮钛架,配置类似,应该是未注册的二线运动员或者体校的孩子,身体素质和技术都很好啊。不过第二名的孩子连自锁都没有就生生往上摇车,强悍!
结果只拿了第三名,眼瞅着人家把trek的车子还有去瑞典的机会通通拿走了,酸溜溜的,唉!技不如人啊,只能等来年了。
merida山地比赛:意外的惊喜
经过了头一天的打击,我对这次的山地比赛已经没有太多期望了。本来这段时间就一直在骑公路根本没上过香山,我下坡的技术也很糟糕侧滑摔跤一直都是经常的事情,赛前想着能够全身而退就心满意足了。
趁着大学生接力时去看了一圈赛道,一下子就傻了,比原来看的路长了好多好多也难了好多好多,又要爬那个老长老长的大沟了,最后下坡全是大石头小石头,一不小心就可能飞出去,心慌慌回来,发现胎上有n跟刺,比赛的时候扎胎可就前功尽弃了,虽然我垫胎了,还是不放心。。。。
下午2点多钟比赛开始了,我这次没有冲在前面了,世界冠军、奥运冠军、亚洲冠军,几个表演的专业选手还有几个正经比赛的孩子都挤在我前面,结果一上山就开始郁闷。前面的孩子好慢啊挡道啊,迅速超了2个可是赛道太窄剩下一个超不过去了,失策!看她慢慢悠悠的晃着我心里这个急,在上水泥路之前那个陡坡处被她害的不得不下来推车,吐血!只好在公路上超了出去。妄图和我一争高下,没门,不能再让她影响速度了,使劲儿蹬了几脚甩掉了。之后就是长长的迂回赛道,拐弯很急很容易冲出去或者拐不过去,而第二次水泥路的拐弯也很急,基本上是原地180度转弯,考验眼神!我第二圈在神智不清的时候就走错了,大汗~上去就是每圈赛道的中后一段,也是最艰苦的一段,一个缓上坡,然后是长长的排水沟上坡,不仅路很难走而且坡度很大,用小盘慢慢摇也相当吃力,而且这段路的最后一处是拐弯急上,我从来没骑上去过都是用推的。比赛的策略是尽量多骑能骑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只能推了。把这段跑完剩下的都是下坡了,可是下坡也得高度紧张不能松弛。小路上无数石头浮土,有几处坡还很急很难控车,结果保持了一贯的优良传统第一圈就摔了,汗~不过摔了基本没事,迅速上车迅速继续下坡,这时感觉到后面有人,在水泥路前发现这人噌一下超了过去。一看,是gun rita,奥运冠军,哦,不追,追不上,没能力。下坡的时候听见有人喊+U,但是这时候根本不知道是谁是在哪里喊的,除了骑车我的脑子没有任何能力想其他事情了。想起来男子比赛时郝然郝乐还能转头来看看路边草丛里喊+U的俺,牛人就是不一样啊!
第二圈基本是在拼意志,坚持吧!我想出各种事情激励自己少下车速度再快一点精力再集中一点,结果这圈下来我发现和后面拉开了不少距离,有点安心,但也不敢丝毫怠慢,第三圈还好长好长呢!平路时调整呼吸调整节奏调整精力,上山时候的感觉比第二圈还好些,反正最后一圈了就去拼吧!结果几处第二圈下来的地方这圈都多骑了好多,开心!在最长排水沟那里看到阿敏,问我要不要水,我连喝水的力气都没有哪里有能力回答呢?只能继续喘着粗气往上踩,这次基本上上到最顶拐弯处才下车推的,比前面2圈似乎都要好。最后一段的下坡过石头小路,听见有人喊说我要拿车了,不敢多想,只知道现在就是安全第一一定要安稳的下到底,全神贯注小心翼翼的,我终于跑到水泥赛道上了。向终点冲刺的路上回头看,没人,放心。不过冲刺总是要卖力一点显得pro一点,忘记撞线以后有没有振臂了,可能已经累的没有一点力气去做这些花哨的动作了吧。听见主持人说我可以去挪威了,狂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每个人拥抱,原来大赛冠军的感觉这么美妙!
美中不足,merida的冠军奖品居然是一辆warrior,价值1k出头,和之前公布的价值5k以上的山地车相去甚远,还不如亚军的心跳表,不知道郝然同学举着这辆车和世界冠军们留影时是啥心情。。。。。。
anyway,期待着明年去挪威旅游~

慌慌慌

虽然告诉自己我没有什么目标压力,但一想到比赛,不由自主的我就紧张了起来。
这应该算是今年业余比赛里奖金最高的一次了,我是指女子组。男生们还有月底湖南的衡山赛,22km大坡,艰苦啊!不过奖金也很丰厚,2w呢!不过没有女子组,女生们爬坡大概还是太弱了吧,相对于激烈的男子比赛来说。。。。不过真希望能去感受一下这种高水平的比赛,虽然我很弱。。。。。
这次嘉年华公路赛要跑5圈,不长不短,郁闷。要是长点我反而更开心,把体力差的可以拉开老远,不过现在只有5圈,谁都可以去拼一下。除了老山第一大坡很陡,其他很长一部分都是下坡,男子都在50以上,女子的慢一些,不过肯定是40多,我这种平路、过弯技术都不好的选手真是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还要十二分小心不要出什么意外侧滑之类的,争取在爬坡上能保住优势吧。不过全国的高手都来了,昨天又去fb看了一眼那个深圳女选手的比赛记录,人家还是很强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比她快。还有冬天,本来不知道她有多强,没骑过,不过翻看了去年的比赛成绩,只比赵灵燕慢一点点,3秒钟吧,大概是,把后面的人拉了好几分钟,吓了我一跳!不知道今年她的状态如何,虽然没战胜水水,但是实力应该还是很强的,又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啊!
想到这些,我又有些腿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