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洋洋,喜洋洋

形如风联赛,第一站依旧是解子石,差点没报上名,走后门,费了点周折,总算摆平了。

结果周六一大早就赶上了清明大塞车,八达岭高速,还没进收费站已经开始蠕爬,看看表,时间还算早。人算不如天算,莫名其妙错过了高速出口,再来个折返跑,通往十三陵的路还是被扫墓的塞得满满当当,看着时间花花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过了正点赶到,人黑压压一片,居然还没发抢!刚刚整理了整理,山地和女子混合组已经鸣枪出发了,来不及找号码牌,跨上车子生疏的找自锁,望着一堆背影,追! 继续阅读暖洋洋,喜洋洋

China Vélo Adventure

China Vélo Adventure是一个类似MOB(Mountain Bike of Beijing)的组织,召集l老外在北京周边骑车,继续他们喜欢的户外活动,并藉此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不同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公路车,没有越野,完全在优质公路上体验速度的快感。这个组织的发起人——比利时人Tom(蓝皓飞),一个在北京的体育记者,同时也在经营自己的自行车运动公司(可能还有其他职业)。Tom是TCR(trek china race team)的一员,在几年间的各种赛事和我逐渐熟识,经常在比赛前后聊两句天,唠唠家常。他的lp是马来西亚人(和瑞士铁人李铂一样!),会说简单的中文和少少粤语。最近他把我加入乐CVA的邮件列表,每次活动前都热情邀请参加他们每周末的骑行活动。

前几周第一次参加了他们白杨沟的绕圈活动。那次没有运输车,人丁稀落,高手罕至,混迹在队伍里很是从容。我第一次座上了“使”字头的车,第一次和在mob百公里初识的大使(or领事?)大叔近距离接触,对他强悍的体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这周,在Tom的邀请下,我再一次混迹在一堆操各地口音英文的老外之中,参加他们十三陵-四海的绕圈活动。这次举着peloton的旗号,有分别拉人和车两辆运输车,声势浩大。我也乐得蹭免费车,只是集合时间过早,撞上头天夜里隔壁大娘哭天抢地直到凌晨,早晨5点多爬起来时仿佛梦游。

车上倒头睡觉,迷迷糊糊间听旁人的自我介绍,五湖四海,完全一个小联合国。Tom解释说租车费用由trek公司赞助,他们希望藉此鼓励更多人参加这项运动,同时带动一批高端人群的消费(也的确有人回到城里后马上就去xrf修车或者升级零件的)。

image

原来是16人队伍

从长陵停车场准备出发,开车的座车的聚集一堂,才发现前面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其中一个还穿着TCR队服。揉揉眼睛仔细看,果然是Darren和Piers,TCR最强大的两元猛将。一个是孤身战Look群雄回回都完胜的澳洲铁人,100km超级马拉松7h多完成。另一个则代表了业余XC选手的最高水准,两届黄山赛的冠军,2小时左右的比赛只比李富裕这个在职业队效力的中国国家队顶级选手慢半分钟。倒吸口冷气,心道不妙,有这样的高手,我就是装上马达也不可能跟不上呀。

image  

好看的小腿,我也想要!
继续阅读China Vélo Adventure

小光节的海底捞和柳沟火盆锅豆腐宴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正洒蒙蒙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Jay的新专辑,只这首"青花瓷"还算可圈可点,看来真是太忙了,才思总有个限度,处处都能泛滥就是非人类了。

天冷后对热气氤氲的食物就越发想念,于是同事请客想当然就是海底捞。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几乎把这地方同火锅店划上等号,三两年间前后去了七七八八十来回也并不腻味。未必有多少美味珍馐,但因为各个方面做得都不错,去那里总归会是人人尽欢,且不用担心钱袋子被洗劫一空,于是便为我这般的朴素拮据的群众喜闻乐见了起来。

为了南北东西城的同事们都便利去了新开张的西单店(反正以前我没听说过),比牡丹园和大慧寺店装修都更符合西单这个著名地标华丽的表象和丰硕的内里:大开间,红黑调子,墙面壁砖精致,地面光可鉴人,宽厚整洁的大理石桌面摆上锅底地方还绰绰有余,杯子盘子一一摆开,鲜红的手切羊肉和清脆的莴笋,在柔和的橘色灯光下饕餮必然是水到渠成放松惬意的,所幸点的两个半份都断货,否则眼高胃小的同志们面对大批等待着红白汤洗刷的荤食们难免陷入进退维谷食之乏力弃之可惜打包回家还嫌麻烦的尴尬境地。在路灯明亮空气寒冷的夜色里借着牛羊肉的高热量吭哧吭哧蹬回家,完全没被冻着,totally成功的fb!当晚以回家太晚为名心虚的放弃了1h的骑行台时间,另一方面又继续为脂肪积累而忧心忡忡难以入眠。

总觉得这一季的秋天着实短暂,仿佛不为人知就早谢的爱情一般转瞬即逝,不过周末在舒朗的上午与十三陵沿途满树的柿子徒然遇见,它们确凿无疑的证明了秋天曾经在此驻扎的真相。

深感周五晚上放弃香山XC接受王老师的邀请去爬解子石是多么英明!公路车结束了长久以来只能于骑行台上原地踏步憋屈的室内生活来到山里和我一起呼吸清凉的空气,有了难以言语的自在惬意,滚动的轮胎和培林似乎都比晚上润滑了许多。在稍陡的路段摇车而起,在小下坡御风而行,阳光、空气、树木、鸟类,身材尚还肥硕的喜鹊从杨树高耸的树干上俯冲而下,迅速横穿过马路,在用一个急拉而上结束迁移,安稳的停靠在另一丛低矮的枝头。满树的柿子橘红色一片压弯了树枝,像小灯笼、像笑脸、像任何能够被联系起来的美好物质。第一次没用到小盘爬上解子石,Jay的新专辑从耳机缓缓淌进耳朵时依然不知所云,但就在那么一两段旋律里还是觉得情绪和海拔一样high了起来,哪怕汗水滴滴嗒嗒迷糊了眼睛也要摇车追上节拍。

阳光、山色、蹬踏、汗水,幸福的元素还是可以和金钱或爱情无关,虽然无法逃离完全为数字化衡量的物质标准继续抗争的生活轨迹,但能够在此间偶尔大脑缺氧情绪亢奋忧患困窘通通忘记只是单纯的沉溺在臭氧离子丰富的空气里毫无杂念,这感觉足以温暖我到下一个周末,在每一个没有暖气和其他生物体温的夜晚。

劳顿的骑行以柳沟豆腐宴为终点和目标,这当然也是极大缓解肌肉疲劳的有效心理暗示,小幅度的涨价并没有让人生出太多抱怨,而在王老师的特供五粮液刺激下辘辘饥肠给暖洋洋的豆腐腾出了更大空间。

火锅,总是个讨好嘴巴撑坏肚子的奸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