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山地联赛第一站

在与Jenny半年多的交战史上,俺保持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顽强作风,望其项背,灰都吃不着。这无疑是开天辟地了,按照普适的唯物辩证法,后继者必然滚滚而来,俺最终会被拍死在沙滩上动弹不得。

其实被Jenny打败也完全有客观因素可以抱怨。洋鬼子被黄油奶酪喂养,身高马大,可以在俺和姚明之间构成等差数列。腿尤其修长,和亚洲跳高冠军1.87m的崔凯同学估计相当。贴个对比图吧。 继续阅读09山地联赛第一站

春天赶快走!

桃花开了,不过是灰色的,大树吐新芽了,也是灰色的。北京的春天就这么讨厌,没完没了的扬尘,无处不在的雾霾;东西南北风刮得七荤八素的,出门窗户千万记得关严实,不然回来又是一层土。

头天4、5级的风呼呼挂了一天,清早出门,城市变得亮堂堂,平常总是挡在眼前的毛玻璃拿掉了,一切都清晰可辨,浸浴在春天的阳光里生机勃勃的。可是下午再出门,空气又渐渐污浊起来,雾蒙蒙的天空,云彩层层落着,脏兮兮的;空气里杨絮没头脑的飘来飘去,就好像垃圾场上迎风飘扬的塑料袋。

春天就是这么荒谬着。看得见蓝天白云的时候总是狂风大作,趴在7楼的窗棂上眺望,树梢被吹弯了腰;好不容易风平浪静了,灰蒙蒙的棉花垫子又盖了上来,呼吸都得夹着小心,绝不敢劲儿喘。

香山上总是在施工,黄土漫山。防火道上间或的被挖出个大坑,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叶子努力的生长,不过很多树枝的被砍伐去了,倒在地上有点仓皇。

气温很古怪,3月初突然飙升到近30°,3月底又开始下雪了,头皮屑一样的小颗粒漫天倒下来。旁边是满树盛放的桃花,从小径上飞驰过,落英缤纷。4月,早晚温差还是十多度,雨下得金贵,但经常不合时宜的在周末出现,凌晨哗哗泼几瓢水下来,之后乌云就一直在半空悬而未决,阴阴的天气,出去不是,不出门又憋得慌。

春天的荒谬,常常让我想到很多人情世故。

高崖口的狂风

11月的高崖口并不可爱,周六尤甚。刚到山脚就能感到阵阵北风呼啸而过,奔向山顶的征程充满未知数。

头天在gym作出汗运动时候还思考战术,准备牺牲自己全力保护友队夺冠。于是今天一改以往的沉稳,出发不多久便一马当先开始领骑,将速度拉起来。大风天,领骑尤其辛苦,对抗逐渐提高的势能之时还要应付阵阵随时可能把车掀翻的狂风,不敢有丝毫松懈。然而队友仅仅跟随了2km就被拉下,我在头前全然不知,仍然奋力前行。半晌过后456大姐慷慨的换下我,回头看,才发现紧跟的3个人里没有她,无奈。她并不在视线内,即便牺牲自己也不可能再将她带上来,只好改变战术开始一个人的征程了。

合力的小姑娘身材壮硕,力量十足,原本身材尚属清瘦的我在大风天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更容易被风吹倒。在4-5km的陡坡她发力加速,我因为之前的领骑耗费过多体力,节奏难以转换。换口气想追,但马上被大风粉碎,车子几乎失速,只能勉强维持平衡。进入小树林,456大姐居然又追了上来,吓了我一大跳。今天的她表现异常强悍,之后一路领骑,我猫身在后注视她发达的小腿,线条已能分割出三部分,往往这样的小腿总是男生们的专属。在最后2km的一处风口,她成功的跟上男B的选手离我而去。而当时我一不留神被风吹倒解锁下车,只能眼睁睁看着前面4人渐行渐远,再上车,他们已经在数十米开外,在大风中完全无法追赶。临近隘口的大风更加狂暴,明显能感到大风从辐条间穿过,轮子摇摇欲坠。终点前被卡西追上,刚刚起身想发力摇车,大风袭来,车子差点反向后退。于是体重更大的卡西后发制人,领先我几个身位到达。最后冲线的两三米花了不止5秒,人几乎定在风中,下车时被阎总抓住才没被吹走。后来发现xrf的工作人员在大风里体贴的保护好每一个撞线选手,大家伙才没像风筝那样被吹跑了。很多之后抵达的选手明智的选择了推车,低头猫腰推着车前进,即使这样也并不轻松。 继续阅读高崖口的狂风

骑车五年,五个十一

2003年 第一次长途骑行,也是此生第三次真正骑运动自行车。燕山山脉的第一高峰雾灵山,顶峰遥遥不可及。此生唯一一次公路爬山基本靠推,沿途风景完全无视,脑袋昏昏沉沉只想睡觉。走到半山腰,在路边坐下小憩,然后放弃登顶直接下撤。十一的雾灵寒气逼人,穿着冲锋衣还是冻得浑身打哆嗦,手指完全失去知觉。

2004年 第一次去喇叭沟门 这一两年间一直用山地骑公路,走遍了京郊各个山川河流,并乐此不疲。喇叭沟门的白桦林有如画卷,色彩斑斓。这个北京最北端的森林公园了就藏着北京最美的秋色,遗憾常年被灌输香山红叶的人们大多没有听说过。期待来年继续去那里拍照,戏耍。

2005年 贡嘎,蜀山之王。徒步对我来说是艰苦的,近5k的子梅隘口,高反让我溃不成军,最后几公里乘上了摩托车。夜晚滴米未尽,只是呕吐。不过第二天日光普照云蒸霞蔚,我的高反就完全蒸发了。贡嘎寺幸运的拍到了主峰,惊叹八王海蔚蓝的湖水,美不胜收

2006年 回家了,什么也没干。适逢中秋,明月千里寄相思。想念,就慢慢长在了脑子里,再也拔不掉。

2007年 ’24hours’成了主旋律,间或去香山,往返于海二和鬼笑,驾轻就熟。习惯了一个人骑行享受自由和静谧,享受植物的腥味和空气的清冽,没有负担的呼吸。

2008年 有了赞助商,就得卖力去比赛。易县铁三和UCC,两场比赛,三个回合,有赢有输,有朋友有娱乐。付出和获得,不勉强不思索,得快乐时尽欢颜,人生不过如此。

忙碌而无趣的十一假期

两场比赛,占据了假期的头尾两端。

29日,铁三接力,一趟40min+的TT训练课。平均心率没有达到爬坡赛时的高度,应该还有提升的空间。比赛日温暖和煦,在乡间光影斑驳的林荫道骑行,旁边流水哗哗,婉转舒适的秋日迎面而来。可惜是在比赛,身体在极限边缘挣扎,再美的风景也无暇顾及了。

30号回到北京,还没进家门就被西瓜拉去老山跑圈。因为自锁的问题上坡时哗哗摔跤,屁股膝盖争先恐后的自残。不过西瓜更威武,刚下坡就把前轮辐条摔坏,我们只好灰头土脸的打道回府。 继续阅读忙碌而无趣的十一假期

2008 shimano车迷节

今年的车迷节,北京站设在金港,只有公路赛,无疑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对我胃口的。不过赛前公路车也有近一月没碰过,底气不足也是必然。

经过两年的trek夏夜狂飙,这条F3赛道已经烂熟于胸,宽阔的赛道过弯完全可以不减速安心压过,动量损失降到最低。但是女子公开众人水平良莠不齐,而90min耐力赛人多势众,为了避免刮蹭摔车事故,神经一直高度紧张,不得松懈。

女子公开赛波澜不惊,7圈的比赛路途短暂刷刷经过,来不及喝一口水就完结了。中间试图突围一次,但几个队友配合并不默契,未果。最后冲刺腿软乏力,再次被东北胖大妈超越,最后第三。我的冲刺一贯缺乏力量,启动极慢,这样的结果倒在意料之中。 继续阅读2008 shimano车迷节

东兴玉渡,山野漫步

顺风顺水919
按照隆猫的攻略,早晨6点不到在919总站集合。与攻略截然不同的是,从调度到司机都很通情达理,对带自行车没有任何微词。919行李箱有容乃大,放6辆山地车还绰绰有余,据说还能再塞下两辆,看来8人一辆车没问题。

奥运限行,大车被禁,八达岭高速畅通无阻,到延庆县城才7点多,比隆猫上次的行程提早了4个来钟头-_- 接下来可以安心游山玩水了。

延庆县城出来,公路笔直,经过旧县,开始爬佛爷顶。从山下远眺,弯弯绕绕的盘山路在油绿的大山上优雅又险峻,不过柏油路对山地车并没有任何威胁,半小时多所有人聚齐,独独缺了摄影师煤油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推着车上来,可怜的孩子骑车去过西藏,但居然不知道有打链器这种东西,正琢磨着是不是要找车回延庆… 山顶视野开阔,燕山天池水势稀少,据说都被放到下游的密云水库支援北京人民了。

白河堡大坝有人看守,非常时期严禁滞留。经过关卡时被登记身份证,到河北后又撞见荷枪实弹的岗哨再次接受盘查,奥运期间北京周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阵以待。

到河北境内是大段的起伏路,视野开阔,广袤的清草地和陡峭的山峦,大饱眼福的同时它们也充当了到此一游照的华丽背景。

在后城镇午饭,从S353主路右拐进村。饭菜分量实足,西瓜甘甜,饭后透过窗户对着骄阳盛火唉声叹气,想到路途并不遥远,大家还是决定一鼓作气完成最后的几十里地。

一日里的三种天气
在阳光暴晒下骑行半小时余,西北方的滚滚乌云从远处的山顶慢慢挪到脑袋上,不多会雨就砸下来,分不清有没有冰雹,好在前方有座孤零零的小房子,窄窄一道屋檐成了我们的收容所。远处的山峰上传来雷鸣,青色的海坨和飘渺的流云相互砥砺,一道道光柱和烟柱交替出现,景色美不胜收。

大雨很快过去,炙热的地面冒出汩汩白烟,水汽被迅速蒸发。我们再次出发时,阳光躲在烫了金边的云朵里,空气舒爽。抵达雕鹗镇时也是3点多,和攻略相当。

没想到住宿遇到大麻烦,奥运期间小村镇统统不许留宿外人。只好找到当地公安局,软磨硬泡,晓知以情,终于在详细登记了每个人的信息后给我们指定了留宿地——传说中的雕鹗大酒店。住进房间时已经过去一小时多。这里的物价价格和蔼,贴近工农群众,早晚两顿丰盛的饭菜加上住宿,人均不到30。

雕鹗大酒店在S353路边,开门见山,在这个盛夏的傍晚气温宜人,空气清凉,比城里要低7、8度,晚上睡觉还需要盖着被子。如果不是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夏天来这边避暑是个不错的选择。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回头4、5km进入东兴堡村,从左边土路绕过村子进山。头十公里宽阔的乡间土路,平整缓和,直到石头堡村。

之后开始状况不断,按照隆猫头两天给我的tips,出村子第二个拦车杆100米左拐上山。这条路非常狭窄,大小石头遍布,我们疑惑的往上走,越爬路越狭窄,最后完全是在丛林里穿行。大伙商量半天,决定下撤重新找路。刚回到大路上,gecko小朋友又发现手机落在雕鹗了,三脚猫二话不说,调转车头回去取。这一去,就是1小时多。

等到三脚猫回来,我们重新找到正确的路,已经耽误了将近两个小时。

山穷水复,峰回路转
正确的路其实是在拦车杆之后1km多,左手边拐上山的路非常明显,也比较缓和,适合骑行。这一路都是艰苦的爬升,路况并不好。不仅仅是很多乱石,还有夏季疯狂生长的植物,几乎把大路湮没。骑着骑着路就没了,迷迷糊糊,好一会儿后峰回路转,石头又露出来,才放心没有走错。更糟糕的是带刺的枝条遍布,很快所有人的手臂腿部都留下道道血迹,伤痕累累,在汗水的冲刷下疼得我们直咧嘴。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xc结束回到柏油路。在上升400米左右后下山,路同样难以辨认,只能在草丛里踏花而行,好在路况平稳,并没有大块的乱石。

雨水丰沛的季节,在山谷里穿越时不断经过小水洼,清澈见底,还有活泼的小蝌蚪,四下游弋很是快活

12点多抵达大庙,午餐。村子很破旧,没几户人家。我们啃着自备的干粮,打听了去五里坡的路,据老乡说是出村以后马上右拐,拔梁。村民很热情,告诉我们五里坡还可以买到吃的,并问我们要不要井水补给。

果然,出村几百米,跨过右手边一个小水洼,上山的路蜿蜿蜒蜒铺展在眼前。这段山路比上午的要短一些,高处还有大片大片树荫,对在太阳下暴晒了半日的我们是巨大的赏赐。
 
一山更比一山高
下到五里坡时精力已经消耗了大半,漫长的爬升、恶劣的天气以及恼人的植物都增加我们的疲惫。休息时发现腿上血迹斑斑,原来是被恶毒的小虫子啃了一口,没想到这个小伤口第二天竟使脚踝肿大、疼痛。正当我放松心情以为接下来是一路坦途时,村民们悻悻的说还要拔梁,虽然路比较缓,但比之前任何一座都高,要一小时!所有人都很崩溃,但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在村里补了些泉水,继续上路。老乡们“要1小时”的话把大家唬住了,都爬得谨小慎微。不过事实再次验证了山里人对骑车的毫无概念(难怪他们见到骑车的都含老外),最后到顶时不过半小时左右。一路缓坡下山抵达冷水鱼养殖基地时三点半多,比攻略晚了两小时,正是我们之前耽误的时间。见到公路时欢天喜地,有种重回现代社会的兴奋。

回家,回家!
所有人下到玉渡山森林公园正门时已经五点多,离延庆还有16km,时间紧迫。大家分批分拨,为颓掉的找到接应的小面,其他人风驰电掣,我和山鸡、天狗轮流领骑,半小时左右回到汽车站。所有人都赶上了回城的919,一切圆满。

继续阅读东兴玉渡,山野漫步

食在广州

七月十一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并没有发生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也没有遇到什么新奇有趣的人,不过这日北京的天空的确给人久违的惊喜:一碧如洗,湛蓝纯净,云朵在衬托下分外洁白,或卷或舒,徜徉自得。用任何美好的词汇都不过分,山区远眺,细节分明,锐不可挡,这样的能见度完全可以媲美坝上,或者欧洲。虽然爬山辛苦汗流浃背,但呼吸畅快清甜,如有甘泉滋养,舒爽怡然。如果京城一年中有三分之一这样的日子,大约这里就是我最心仪的地方了。

广州的美食让人食指大动,尽管时间紧凑,我还是见缝插针的在来去匆匆的行程里栽入了探寻美食的内容,在心理默念“找到好吃的才是正经事”。刚下火车就与肠粉新鲜碰撞,忍着饥饿入M记目不斜视,直到抵达市中心,在宏扬小弟兄的指引下跑到对面的小院子里和穿着睡衣来买早茶的本地人一起吃寻常的路边摊。猪肠粉和珍珠粉,也不知道哪种比较好味道,选了前者,摊主满满盛好一盒给我,在上面浇上热腾腾的肉汤。“一块五,明天就涨价了,两块啦。”暗自庆幸,坐在墙角唏哩哗啦埋头闷吃,因为担心时间不够。刚吃完,弘扬小兄弟也过来,“不要急,慢慢呲。”看看空空如也的饭盒,也只好暗自郁闷了。他要了一碗珍珠粉,不过没有浇肉汤,而是酱醋汁,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比我的贵5毛。“我已经在明天啦,你还在今天。”对面我的疑惑他乐呵呵的说。他拉了小板凳在我旁边坐下,开吃。我尝了尝,东西大抵相同,不过口感更瓷实些。临走还不忘把饭盒扎破,“你也不想他们…,四不四?”


弘扬对面就是一家凉茶店,品种眼花缭乱,疗效似乎略有不同,还有酸梅汤。我忍不住好奇随手要了一小罐,4块大洋,不算便宜。味道和王老吉类似。后来发现这样的凉茶店广州遍地都是,甚至包括广大学生食堂。转战大学城的路上还是那个小兄弟向我介绍“五柳炸蛋”,“酸酸甜甜,很四合夏天,小朋友们都爱呲”。可惜无缘得尝。
 
身为一座孤零零的小岛,大学城娱乐资源匮乏,没有照片闪烁的餐馆,没有传说中的茶楼。我对早茶再次产生强烈的向往完全源于弘扬一个上了年级的老太太,“我每天早上六点去喝早茶”,原来这项活动真的这么深入羊城人心。既便如此,酒店后面的美食中心还是给了我巨大慰藉。从一干南北风味里努力挖掘一些本地特色,肠粉又吃了一遍,烧鹅原来是用梅子烧的,卡西发掘了咸鱼茄子煲,各色奶茶甜品,小小的慰藉了没有品尝到榴莲和荔枝等等热带水果的遗憾。广大车协UBB的小同学们在半夜带我们到旁边大排档品尝了美味的清蒸鱼和田鸡粥,还有西瓜同学赞口不绝的空心菜,让一个顽固的肉食动物开始对绿色蔬菜眼前一亮,厨子功不可没。
 
离开时匆匆打包了烧鹅饭,里面竟然有杨梅!